XXV

“……”

安德列看着电脑上的资料,神色凝重,一言不发。

尽管获取了第一手情报,但哪怕是这样,局势也依然不容乐观。

敌人有着远比自己多得多的兵力和物资,其防御能力也堪称强悍。

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有关押被俘同志的战俘营,这就意味着敌人手中有人质。

时间也并不是站在他们这边。

对于独立团来说,接下来的作战,只要有一步失败,那等待的只有全军覆没的结果。

这是一场容错率极低的行动。

“……”

就在这时,从安德列的背后,传来了女声。

“这么晚了,还不睡啊,团长同志。”

安德列转过头去。

是安娜琪娅。

只见刚刚洗完澡的安娜琪娅,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

对,只有一件浴袍,仅仅只有一件浴袍。

“!!!”

望着站在身后的几乎接近什么都没穿的,将完好的身材几乎显现出来的安娜琪娅,安德列先是一惊,而后脸也红了起来。

“还在考虑接下来的事吗?”安娜琪娅似乎对此并没有太在意,她稍稍低下身,手撑在前方的桌子上,也开始看起了上面的资料。

丝毫没有在意因此和她的身体有亲密贴近的安德列。

也是这个机会,安德列开始观察起了安娜琪娅。

脱下了军服的安娜琪娅,展现出了其相当完美的身材。

那丰满的胸部,那翘起的臀部,那平坦的小腹,和那修长健美的双腿。

可以说,不穿军服的安娜琪娅,根本不会有人想到她是一名来自苏俄的特种部队的士兵。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令所有男性都目不转睛的大家闺秀。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安德列的脑海里,再度回响起了这个问题。

【无政府】(安娜琪娅)肯定不是她的真名,作为一名资深的特种部队成员,透露自身的真实身份是为大忌。

但这勾起了安德列极大的好奇心。

尤其是今天晚上,当他看到娜塔莉亚变成了龙来作战的事。

“……同志。”

“嗯?”

安娜琪娅回过头来,看向安德列。

“同志……”安德列看着身旁的这位少女,询问道,“请问……你是龙族吗?”

“龙族?”安娜琪娅稍稍歪了歪头,“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团长同志。”

“不,只是有些好奇。”安德列微微一笑,“而且刚才真是对不起,打了你一拳。”

“没什么,演戏演的像才好。”安娜琪娅并不在意,随后说道,“我不是龙族,虽然有些类似,但并不是。”

“那是【祖先血脉】吗?”安德列又问道,“还是变形术?”

“哈哈。”安娜琪娅笑了笑,“我可没有一个上位幻想中的祖先;至于变形术,很大程度上是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的。”

“也是……”安德列点了点头,“那么这么说来,你确实能够变成真龙吧?”

“可以这么说。”安娜琪娅说道,“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很难向你解释清楚,团长同志。”

“我知道。”安德列表示理解后,突然脑海里,电光火石。

“等一下!”安德列立刻又问了安娜琪娅,“同志,如果你变成了龙的话,能够持续战斗多长时间?”

“四个小时,一般情况下的话。”安娜琪娅回答道,“除非有奇迹或者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的话,是可以换取更多的时间。”

“四个小时……和【祖先血脉】的持续时间差不多。”安德列低头思索了一番,“不过这样的话,倒也足够了,在接下来的作战里的话。”

毕竟,龙族是幻想种中实力最强的几个种族之一,不下精灵或者血族。与他们看似粗俗的外表不同的是,他们也是将魔法的使用发挥到极致的族群。一只强大的龙甚至能够团灭一支飞行舰队。显然,若不是身经百战的骑士或者魔法师,一般人压根就不想与龙正面交锋。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屠灭恶龙者会被尊奉为英雄的原因之一吧。

“虽然目前我比较担心,从机场那里过来的部队当中的【对幻想种战术组】。”安德列抬头说道,“刚刚莫洛克那家伙给机场那里发的信件提到了你刚刚变身时的情况。前来的部队当中很有可能会有【对幻想种战术组】,不知道威胁会有多大。”

“【对幻想种战术组】对抗一般的幻想种的确是相当有效。”安娜琪娅似乎却并没有对此有太大的反应,“不过对于我来,他们的这点把戏可就不够用了。这种战术组一旦被迫各自为战,那就只是一盘散沙。”

“有你这番话,我就放心了。”安德列点头道。

“话说回来,现在也很晚了。”说到这里,安娜琪娅站起了身,打了一个哈欠的同时,伸了伸懒腰,“哈——没有精神可是丝毫对革命没有任何正面影响……那么……”

说罢,安娜琪娅便走到了床边,面朝下地倒在床上。

“……也是啊。”

看着安娜琪娅那有些大大咧咧的睡姿,安德列也不禁微笑起来。

随后,安德列也站起了身。

但安德列所走向的,却并不是床。

而是一旁的长沙发。

安德列刚坐上去,躺在床上的安娜琪娅便发话了。

“团长同志……睡沙发对补充睡眠可不好啊。”

“我知道。”安德列说道,“但是你现在睡在床上,总不能说——”

“这张床够大,足够两个人睡。”安娜琪娅打断了安德列的话,“你是团长,不可以不养好精神来为全团做出正确的判断。再说了,猎魔游侠和特种部队里,可没有【女士优先】的说法。”

“你……真的确定吗?”安德列依然还有迟疑。

“你不会袭击我的。”安娜琪娅直言道,“就算想,你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你这还说的真是直接呢。”安德列苦笑一声。

“因为那些想袭击我的,手都被我掰断了。”安娜琪娅的语调冷淡地说道,“那么,团长同志,你准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