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24)

XXIV

【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

这里是基辅罗斯王国镇压南俄革命的重要军事基地。每天,都有大量的空中部队从此起飞和降落,执行对南方的南俄公社控制区的军事行动,以及在此接受补给。可以说,这里是对抗南俄公社的最重要的军事据点之一。

这也让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总管,安德烈·安德烈耶维奇·弗拉索夫中将感到责任重大。

所以哪怕现在已是深夜,他也依旧在办公室内处理大量未完的工作和文件。

毕竟要是这里出了什么差池,别说前途,命都有可能没了。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在之前的战役中立下大功,才有机会得到这个又肥又闲的差事,可不想出了什么事让自己连本钱都赔了。

“这样一来,今天的工作就算处理的差不多了。”

弗拉索夫合上最后一份签署过的文件,顺手喝了一口手边的咖啡。

随后,他点开了自己一旁的电脑。

“嗯……”

看着电脑上的复杂的曲线图,以及其中一条醒目的从左向上画的绿色的曲线,弗拉索夫的嘴角,微微上扬。

“看来皇帝汽车公司和埃里希·鲁登道夫帝国工业的走向是不错。”弗拉索夫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想看的更清楚一些,“还有就是克兰斯曼集团和海援社的感觉也不错……只要接下来我们继续打赢就可以——”

咚咚!

一听到敲门声,弗拉索夫赶忙按掉了屏幕,随后一本正经地坐正。

“Входьте!(基辅罗斯语:进来!)”

大门被门外的卫兵拉开以后,一名褐发的军官进入了办公室,看他的军衔,应该是少校。

向弗拉索夫行礼后,少校开始汇报。

“报告长官,来自通信部门的特别情报。”

少校边说,边将手中的文件夹双手递给了弗拉索夫。

“卡尔克镇的莫洛克·基里拉·彼得洛维奇镇长邀请您和卡明斯基上校一同前去参加后天的晚宴,同时受到邀请的还有——”

“不是说了这种无聊的破事不要上报给我吗?”弗拉索夫有些不耐烦地翻开了文件夹,“那家伙只要做好分内的事就可以了。卡明斯基他的话,要是想去就随他的便。”

“但是长官。”少校补充道,“这份文件中表示有皇差目前在卡尔克镇视察,同时今晚还有龙袭击了当地——”

“等等。”

弗拉索夫抬手阻止少校继续说下去,随后便低头开始认真阅读文件,渐渐的,他的眉头,皱了下来。

“皇差……龙……”弗拉索夫略加思索后,抬起头,“我们有收到任何来自京城的关于皇差前来视察的通告吗?”

“没有,长官。”少校回答道。

“这一地区近十年以来有任何龙族活动的迹象吗?”弗拉索夫继续问道。

“没有,长官。”少校的回答依然是相同的。

“嗯……”听到这两个回答后,弗拉索夫重新低下头,看着文件中的信息,“怪事了……龙先放一边,这个皇差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会不会是冒充的?长官。”少校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有这个可能性。”弗拉索夫点头道,“不过,如果对方是秘密派来视察的,那我们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但如果是秘密视察,应该不会这么主动公开身份吧?长官。”少校似乎并不相信“秘密视察”的说法。

“嗯。”弗拉索夫点了点头,“确实有些问题在里面……”

“长官,需要签署逮捕令吗?”少校问道。

“不急着。”弗拉索夫挥了挥手,“如果对方真的是皇差,那情况可就不妙了,到时候追究责任下来,整个基地的所有人都无法独善其身。”

“那您的命令是?”少校询问道。

“很简单。”弗拉索夫回答道,“叫卡明斯基上校到时候转告那位‘皇差’,就说是我,安德烈·安德烈耶维奇·弗拉索夫中将,邀请‘皇差’一行到机场视察。到时候,只要等他们进入了机场,那就是我们这边的可控范围了,我们可以慢慢进行审查,查出其到底是真皇差还是假皇差了。如果对方拒绝前来,那就直接逮捕他。”

“明白,长官。”少校点头道。

“哦,还有,出于安全起见,立刻向京城方面发送报告。”弗拉索夫补充道,“询问他们是否有派遣任何前来这一地区秘密视察的皇差。我需要详细的资料。”

“明白,长官。”少校再度点头,“那关于龙的事——”

“突发状况。”弗拉索夫对于龙的情况就明显没有皇差那么关注了,“顺带报告一下就可以了。到时候派人和神官团的成员一起到当地调查情况就行。反正只要不是我们军方被直接攻击,确定是否违反【彩虹之约】的事就是属于神官团来处理的。”

“明白,长官。”少校这时突然开始欲言又止,“可是……”

“可是什么?”弗拉索夫问道。

“可是长官,文件中表示龙似乎袭击了那个皇差,所以希望我们这里多派人去保护那个皇差,以免出现问题。”少校说道。

“机场机动防卫部队不归我管,是卡明斯基上校管的事。”弗拉索夫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没好气,“卡明斯基他准备要带走多少人?”

“报告长官,卡明斯基上校准备要带走四分之一的部队。”少校回答道,“他说是准备在皇差面前猎龙——”

“这个白痴。”弗拉索夫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少校的话,同时露出轻蔑的神情,“对方是不是皇差还不知道,龙也是他能打的?真是笑掉大牙了。”

“长官。”少校这时说道,“基地内还有关押1068个赤匪囚犯,如果任由卡明斯基上校带走那么多人,要是到时候这些赤匪暴动起来的话……”

“怕什么?”弗拉索夫对此完全不在意,“那些赤匪,哪怕不需要卡明斯基的机动防卫部队,他们也不可能闹翻天。我们这个周边也没什么成气候的反贼敢来进攻这里。我只是有些担心啊。”

“长官担心的是?”少校询问道。

“如果到时候真的是一个真皇差,那让卡明斯基那小子抢了先机,情况可就不大好了。”弗拉索夫低头思索了一番,随后像是有了一个好主意似地抬头对少校说道,“有了,你代我和卡明斯基一起去,顺带把我珍藏的喀里多尼亚威士忌送给那个皇差。这样一来,就不会在卡明斯基那小子那里丢了面子了。”

“明白!长官!”

少校向弗拉索夫敬礼道。

“哦对了,听说近卫骑士团第一大队近日也要到本机场补给,对吧?”弗拉索夫这时突然问道。

“是的,长官。”少校点了点头。

“关于皇差和龙的消息也转发给他们一份。”弗拉索夫说道,“兴许他们知道些什么。”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