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燃烧后的灰烬(6)

VI

  ——几十分钟前。

  “话说在这里吃饭真的不会被发现吗?”

  “听那个谁——安娜琪娅对吧?那位同志讲说这里是在敌军巡逻范围之外,只要注意一点就可以了。”

  “……”

  距离“观察点”不远处下方的隐藏处。

  三名独立团的士兵,正围坐在一起,一面吃着手中的杯面,一面相互交谈。在他们一旁,停着一辆涂上了绿色迷彩伪装的七人坐(六个席位+一个三管重型电击重机枪枪手位)敞篷军用越野车。

  刚刚第一个说话的,是独立团维修营维修兵及司机,萨拉·布鲁特。

  而与她对话的那名有着爽朗红长发的大姐姐形象,长着作为半兽人族象征的一对兽耳和毛绒尾巴,将军服上衣脱下,双袖绑在腰间,上身只穿着无法遮盖其丰满胸部的海魂衫内衣的女兵,则是独立团战斗工兵营机枪手,半兽人族的阿克珊娜·巴斯拉夫斯卡娅·卡缅斯基克。

  至于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则是一名低调的有着黑色短发,刘海盖住双眼,身体纤瘦偏矮,显得文静内向,右肩挂着红蛇仗肩章的男兵,是独立团医疗营医疗兵,波波夫·彼什科切克·尼科诺夫。

  “可是,那位‘同志’,真的可信吗?”萨拉有些不安地看着安德列他们三人离开时背影最后消失的地方,“到独立团也才不过几天的事而已。不要说团长同志了。副团长同志,甚至政委同志,都对她无比信任……总有些不祥的预感呐,特别是现在情况并不好——”

  “别说这种话。”阿克珊娜则是大口大口地吃着杯面,还没完全咽下便说道,“我们有无数次可能会死,但我们没有,我们活到现在了,我们以后也会继续活着。听好了。”

  随后阿克珊娜稍稍右手叉子,郑重地说道。

  “我不管团长他们怎么想,只要他们还是在干革命,那我们就没有资格去质疑他们的命令。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把这场解放人民的革命进行到底。老娘在革命开始以来就冲在第一线,我可不会再让那些王八羔子再骑在老娘头上作威作福了。是吧?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吧。嗯?”

  说完,阿克珊娜还放下杯面,拍了拍两位战友的肩膀来打气。

  “说的也是啊。”

  “……嗯。”

  相比萨拉的腼腆,波波夫就显得十分内向了。

  很快,三人便结束了杯面的午餐。

  “好啦!”阿克珊娜拍了拍手,说道,“看样子团长同志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回来,我们来聊些什么吧。”

  “突然说这个……”萨拉摸了摸后脑勺,“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啊。”

  “……”而看不到眼睛的波波夫,似乎并不想介入其中。

  “你们呐。”阿克珊娜看着两人,摇了摇头,“别这么无聊嘛。”

  突然阿克珊娜耳朵一摇,灵光一现。

  她突然站起了身,摇了摇尾巴。

  随后,阿克珊娜双手叉腰,目光直视波波夫。

  “……”

  被阿克珊娜这么盯着的波波夫,反而越发低下了头,脸也开始泛红。

  “哼哼!”

  而阿克珊娜见状,反而更大胆地直接坐到了波波夫身旁。

  “……”

  波波夫试图想坐开一些距离。

  但阿克珊娜眼疾手快,立刻就抓住了波波夫。

  “诶!?”

  波波夫一下就愣住了,虽然因为刘海的缘故看不到他的眼睛,但他通红的脸及反应来看可以看出他的想法。

  “别跑嘛。”阿克珊娜微笑着举起右手,搓了搓波波夫的脸蛋,“我们就来谈谈有没有喜欢的人的事,怎么样?”

  “哈?喜欢的人?”这次轮到坐在对面的萨拉愣了一下了。

  她的脑海里,立刻会想起了,在她刚加入红军不久,就经常帮助她的前辈。

  虽然那位前辈并非人类,但她依旧默默地抱有那深藏在心底的爱意。

  “让我来猜猜。”阿克珊娜用手指点了点萨拉,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是格力比同志吧?”

  “诶诶!?”萨拉听到阿克珊娜的答案,立刻吓得说不出话来。

  “看来我猜的不错。”阿克珊娜则是坏笑中带着得意,“格力比同志虽然看起来粗鲁,不过粗中有细,对待下属也是尽其所能地帮助,是一个不错的好男人,喜欢也很正常。”

  “所以说不是那个样子的……”萨拉虽然依旧试图否认这一点,但她一样红起来的脸蛋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哼哼。”而阿克珊娜自然是乐见于此,“跟你说一件事啊,要记住哦。别看格力比这样子,他其实超爱甜食的。试着给他做点看看?”

  “都说了不是那样……”萨拉看样子依旧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不过她已经暗自记下了阿克珊娜的话。

  “嘻嘻,好好努力吧。”很快,阿克珊娜便把目光,重新转回身旁被自己钳制住的波波夫,“喂!小子,没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女孩啊?”

  “……我?”波波夫显然没意识到阿克珊娜这时会问到自己,“我这样,怎么可能会有——”

  “小子,你没听懂我说的话的意思吧。”阿克珊娜大大咧咧地用左臂将波波夫搂在怀中,而波波夫因为个子比阿克珊娜矮了一个头的缘故,所以脸蛋也顺势碰到了阿克珊娜的胸部,“我说的是你喜欢哪位女孩,不是有什么女孩喜欢你。总有一两个吧?”

  “那个……”被这么一问,波波夫稍微思考了一下。

  ——那位有着黑色单麻花辫,身穿白色大褂的亚裔少女。

  “……”不知道是想到了自己的意中人,还是因为脸蛋依旧贴着阿克珊娜的傲人胸部,波波夫一刹那间脸颊来了一个白里透红,然后一面试图从阿克珊娜的怀中挣脱,另一面拼命摇头否认,“没没没没没没没这回事!!”

  但他的力气显然没有阿克珊娜大。

  反而还被阿克珊娜一把给抱在自己那对傲人巨胸之间,用其磋磨着波波夫的脸蛋。

  这个举动连一旁的萨拉都看傻了。

  “真的吗?”摇着自己那对尖耳和毛绒尾巴的阿克珊娜微笑着看着被自己的胸部所蹂躏而手忙脚乱的波波夫,继续说道,“你们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不想女孩的身体那是不可能的。怎么样啊?我这个身材,可是天天被像你这样的小男生给盯着看的哦?这个你可骗不了我。”

  “真的没啦!!”

  “真的?骗人——”

  “呜哇!”

  就在三人这么打闹之际,几声枪响,突然从森林里传来。

  “!?”

  三人立刻反应过来。

  “做好准备!”

  阿克珊娜一改刚才嬉皮笑脸的样子,表情严肃地松开了波波夫,起身立刻戴上船型帽,一下便坐在了越野车的重机枪位上,打开保险,抓好扳机,瞄准枪声传来的方向,双目望向瞄准镜和远方,随时准备开火。

  萨拉也马上坐上了驾驶席,发动了车子,右脚踩在踏板上,双手扶在方向盘上,目光望向前方。

  波波夫戴上了印有红色蛇杖的钢盔,坐到了靠左最后一个席位,举起了一把上膛并打开保险的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警惕四周。

  枪声并没有停下,而是越来越近,越来越连贯。

  听起来,似乎像是在追击什么东西,因为如果是埋伏的话,不可能这么打草惊蛇。

  而三人的心跳,也越发的加快了起来。

  到最后,冲出森林的,会是什么?

  而那一刻,到来了。

  “别开枪!是我们!”

  出乎意料的是,首先冲出来的,居然是他们三人的上司,独立团团长安德列,以及和他一起的塔提雅娜和安娜琪娅。

  以及被塔提雅娜抱着的,昏迷的未知少女。

  四人很快便跳上了越野车,从安德列和塔提雅娜大口喘气的样子来看,他们被人追赶的有一段路程了。

  不过同行的安娜琪娅,却并没有这个样子,依旧保持和来时差不多的样子。

  “团长同志!?”阿克珊娜赶忙问道,“这个到底是——”

  “没时间解释了!快开车!”安德列一边给自己的手枪上膛,一边对萨拉命令道,“那帮绿匪们很快就要追上来了!”

  “绿匪——”

  就在这时,一发子弹,跳弹在了阿克珊娜身旁的金属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该死!”

  阿克珊娜反应迅速,立马抓起电击重机枪,按下扳机,朝林中射击。

  一道道光束,从枪管里飞快地射出,其威力之大,将数颗大树都给打倒了。

  顿时间,森林那边传出各种哀嚎。

  而萨拉也立刻踩下油门,飞速离开这里。

  ———————————————————————————————————

  “哼哼哼哼哼,还真不错的一场好戏啊。”

  在谁都没有注意的一颗大树树顶,一名看起来只有20来岁左右,可却穿着传统斯拉夫服饰的宽大袍子,以及一顶老旧的尖帽的男子,正像看戏一般地看着安德列他们目前的状况。

  很快,他又注意到了,数辆载满了绿军士兵的运输车和几辆圆型摩托车,正在安德列他们的越野车后追赶着,丝毫没有想要放弃的样子。

  ”看样子,我科西切,也有登场的机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