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这一带看起来依然是森林地带,可以很好地遮盖行踪,避开白匪们的侦察主干路线。”

  罗马历2679年4月30日,国际历62年芽月30日,波尔塔瓦省的某处。

  安德列此时正举着双管望远镜,在丘陵的林中,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而跟着他的,除了作为警卫连连长的塔提雅娜,以及这次任务的提出者的安娜琪娅外,就只有其他数名士兵了。

  这一地区并不是人口集中地,不过却有着数条林间小道,以及三条笔直的铁道。

  而这些铁道,正是直通【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的军用铁道。

  “如果以【珀列维特】的最快速度来算的话,突然袭击后再全身而退不是难事。”塔提雅娜在一旁看着手中的地图,用红笔圈起了几个地点,“问题是,在这途中的各种明碉暗哨,空中和陆地的巡逻队,以及有坚固防卫的正门。不然不论是被对方提前得知,还是冲不过大门,我们都死定了。”

  “……”安德列没有立刻回答塔提雅娜的话,而是转头看向不远处站在大岩石上观望远景的安娜琪娅,说道,“我说同志,你应该对此有办法吧?”

  “正门不成问题,我只要能够潜入内部,就能制造机会。”背着魔导狙击枪安娜琪娅的目光依旧在远方,“问题是那些哨站和巡逻队。被他们提早警报的话,就算成功,效果也会大大降低,还会增加撤退的风险。”

  “这样的话,问题就在这里了。”安德列从塔提雅娜手中接过地图,指了指上面的几个已经被圈出的哨站的地点,“在【珀列维特】出动前10分钟内,必须肃清铁道两旁所有的明哨暗哨,以及巡逻队,而且必须是在他们送出警报前。”

  “这个不是强人所难吗?”塔提雅娜皱了皱眉,“光光在铁道周围的明哨就是十七个,暗哨地点和巡逻队情况我们几乎一无所知,再加上目前有限的兵力,根本不可能一次性瘫痪——对了!”

  塔提雅娜像是灵光一现一般,右拳轻轻锤在左掌上,转头询问身后的安娜琪娅。

  “同志,你有没有办法瘫痪机场的通信系统,让他们无法接收到通信警告?”

  “可以。”安娜琪娅的回答简单明了,“但只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才有效果。”

  “为什么?”塔提雅娜疑问。

  “通信干扰的时间太长的话,傻子都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安娜琪娅平稳地说道,“而且不清理掉巡逻队,他们一旦收到信息,很有可能会选择第一时间破坏铁道来阻止我们撤退,到时候可就真是进退维谷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这压根就不是作战计划。”塔提雅娜盯着安娜琪娅,摇了摇头,“这是自杀。”

  “但是你们绕不开。”安娜琪娅冷冷地说道,“白匪们的空中力量大部分都出发自这里,而且对于【珀列维特】的全面搜查已经开始了,前往第聂伯罗的关口上也早已是重兵把守。如果不能瘫痪他们的空中力量,那【珀列维特】还没摸到关口前,就应该已经被白匪们的空中力量发现并被堵截了吧。”

  “全速前进不就可以了吗?”塔提雅娜继续辩论,“我们距离第聂伯罗所需时间不到三天,为什么还要这么走停——”

  “这就是你这种不在决策层或者非专业者的极限了,塔提雅娜同志。”安娜琪娅跳下了岩石,走到塔提雅娜面前,略带轻蔑地说道,“【珀列维特】不是什么普通的存在,白匪们已经在整个波尔塔瓦省布下天罗地网。我们走走停停就是为了避开他们的常规巡逻路线,一旦被他们发现你知道会怎么样吗?”

  “会——”

  “他们会尽一切力量阻止我们。”不等塔提雅娜反应过来,安娜琪娅便直接凑近塔提雅娜,与她四目相对。

  塔提雅娜也一时发愣,向后退了一步。

  从安娜琪娅的双眼中,塔提雅娜感觉到了一丝寒意和恐惧。

  “不论是空中轰炸,还是周围驻军围剿,甚至对前方铁轨的爆破——一切我们可以想的到的手段。”安娜琪娅的双眼。依旧坚定地盯着塔提雅娜,她的双唇,也没有停下活动,“我就想问你一句,当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你有更好的方法逃脱吗?”

  “……”

  被说得哑口无言的塔提亚雅娜,虽然低下了头,但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她心里并没有完全服气。

  “可以了,两位。”安德列这时站在两者中间,打圆场道,“目前我们还在策划中,这些问题我们可以拿回去和各位讨论以后得出一个完善的方案,所以——”

  沙沙!

  三人身后的灌木丛,突然传来一阵声响。

  “!”

  三人很有默契地立刻举枪瞄准灌木丛。

  沙沙!

  有一阵响声后——

  “!?”

  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名看起来只有8岁,而且浑身是伤的褐色短发少女。

  “呃……救命……”看着眼前的三人,少女伸手提出求救,随后,便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没事吧!?”

  首先冲过去的便是塔提雅娜。

  安德列和安娜琪雅紧随其后。

  “她怎么样了?”安德列也赶忙检查了一起来。

  “看样子是过度疲惫和饥饿。”安娜琪娅很快便做出了分析,“没有什么致命伤,看样子她应该是被什么人给追杀着——”

  就在此时。

  “那死小孩跑哪去了!?”

  “跑那个方向了!!赶紧追!!”

  不远处的丛林深处,传来阵阵喊杀声。

  “该死!”安德列对已经抱起少女的塔提雅娜以及举枪的安娜琪娅命令道,“立刻撤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