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在这距离最近的城镇也有一段距离的郊外,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往来的破旧的乡间土路上,今天突然就热闹了起来。

  一辆越野车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冒着可能会翻车的风险,将速度尽可能地加快,希望借此摆脱追兵。

  车后,则是三辆坐满了身着不同款式衣物的武装分子的军用卡车,以及五辆圆环形摩托车,在那里穷追不舍,似乎是铁了心要追上前面那辆越野车,不追到手决不罢休。

  而为了达成各自的目的,双方不仅仅在进行“赛车比赛”,还同时进行“射击比赛”。

  不论是越野车上的电击重机枪,还是后方军用卡车上的一般重机枪,甚至双方均有的常规枪械,一刻都没有停火过。

  子弹和电浆大量倾泻,漫天飞舞,火花四起。但因为双方都呈现S型走位,所以就算那寥寥无几的几枪命中,也毫无用处。

  越野车上,坐着包括安德列在内的南俄罗斯公社联盟红军第三军独立团的成员。

  而后方的追兵们,虽然服装各异,但他们左肩上的绿色肩章,显示了他们的所属。

  【Зелёные повстанцы】(俄语:绿军),南俄红军退却以后,在政府依旧没有恢复秩序的地带,由还乡的【波雅尔】(中下级贵族的地主士绅)们组建的所谓“维持地方秩序,肃清赤匪影响”的“自卫武装”。

  “Сука блядь!(俄语:狗娘养的!)”越野车上,坐在机枪席的阿克珊娜熟练地换上新的能量匣,继续对着身后的追兵设射击,似乎因为一直打不到任何目标,所以便皱着眉,咬着牙,“这帮家伙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能闪躲!?”

  “我特么怎么知道!?”坐在前排副驾驶席的安德列将军帽扶好,随后询问身旁正在高速驾驶的萨拉,“能摆脱的了吗!?布鲁特!?”

  “剩下的油量足够我们开回【珀列维特】!!”尽管高速加上不佳的路况,让萨拉一点也不能分神,但她还是用简短的话语回答了安德列,“只要途中没有其他变故就可以了!”

  “干得好!加油!”简短地鼓励并拍了拍萨拉的肩膀后,转头面向坐在身后,正在给狙击枪上膛的安娜琪娅,“喂!安娜琪娅!你能不能用魔炮炸掉他们!?像你在车站时那样!?”

  “不行。”安娜琪娅的回答简单明了,并且对于现状脸上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或者说,不能在这里动手。”

  “为什么!?”还没等安德列回话,一旁才用卡宾枪打了两枪却一发未中的塔提雅娜便惊讶地扭头,难以置信地盯着安娜琪娅,“我们现在可是在紧急状态啊——”

  “第一,魔炮非常消耗魔力,我不会在打不中的情况下使用,只是白白浪费罢了。”即便是现在这种情况,安娜琪娅依旧保持着冷静的态度,“第二,这里依然是在军用机场第三级警戒圈内,我们也没时间在这里轻松消去残留遗迹,一旦被发现,哪怕只是最低的第三级,他们肯定会全面警戒并通知其他基地,到时不但偷袭作战无法执行,我们甚至能不能突破封锁前往第聂伯罗都是个问题,至少——”

  也在这个S型走位的瞬间,安娜琪娅举枪瞄准了其中一辆军用卡车,开了一枪。

  那一枪并没有命中任何人,不过把其中一名绿军武装分子的枪给打飞了。

  “——在我们开出警戒圈后再解决他们。”

  接着,安娜琪娅拉了一下栓,将空弹壳弹出,整套过程行云流水。

  “开出警戒圈以后!?”塔提雅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在开玩笑吗!?”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安娜琪娅看着塔提雅娜,神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切!”塔提雅娜显然也无法也不会去强迫安娜琪娅,所以也只能赌气地举起手中的卡宾枪,朝着后方的车子疯狂开枪,根本没管有没有射中,“愿女神拉达保佑,我们不会死在这里。”

  “冥界之主维列斯对众生皆是平等。”而安娜琪娅则说出了相反意思的话,好像就是要和塔提雅娜对着干一样。

  “……我明白了。”安德列见状,只能点了点头,随后向更后方,正在为刚救上来的少女治疗的波波夫望去,“尼科诺夫!女孩的情况怎么样了!?”

  “除——除了昏迷以外没有别的生命危险!!”波波夫回话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少女的状况。

  “给我保护好了!!不许让她出事!!”安德列下了死命令。

  “是!团长!”波波夫点头后,立刻回到照看少女的工作当中。

  “好了。”安排完所有人的任务以后,安德列将军帽扶正,举起手中的托卡列夫手枪。

上膛之后,安德列先是闭目,深呼吸一口气。

  很快,又一次S型走位,后方追兵们的车展现在安德列面前。

  “为胜利而生。”

  安德列一瞬间睁开了双眼。

  “或为革命而亡!”

  他的枪口,对准了追兵。

  扳机也被扣动。

  枪声响起。

  ————————————————————————————————————————

  道路上两方人马打的热火朝天。

  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头顶。

  科西切,那个神秘的旅行者,此时正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着。

  对,不借助任何工具,以站立的姿势,盘旋在两方人马上空,俯视着下面那小小的战争。

  “哼哼哼哼,这帮凡夫俗子。”科西切轻蔑地评价正在交战双方,“真是低级的械斗,就没有点有趣的新花样吗?”

  说到这里,科西切还打了一个哈欠。

  “真是无聊啊,看来那小子,还没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实力是什么。”科西切的目光,注视在了越野车上。

  准确地来说,是坐在越野车上的安德列。

  “嗯,不过也许这是老大的意思也说不定。”也在此时,科西切的表情,从轻蔑转向了玩味,“毕竟一开始就强无敌,也没什么意思了,不是吗?我的观众们。”

  简单地说出这句意义不明的话以后,科西切像是打定了主意。

  “好吧,继续旁观可不会什么戏份了。那位少年,也许需要一位【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