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有没有他的消息?奥斯塔普。】

  ——“目前只知道他所在的独立团刚夺取了【珀列维特】,我们在波尔塔瓦的人马正在加紧搜索,大团长阁下。

  ——【嗯,必须要赶在其他人,尤其是神圣同盟的其他友军之前重新捕获{珀列维特},特别是要把他抓回来,不然我们两家,也就到此为止了。】

  ——“是!大团长阁下!”

  ——【……谢尔盖。】

  ——“岳父大人。”

  ——【我相信你对娜塔莉亚的真心,特别是之前的那次营救中的表现。】

  ——“谢谢岳父大人——”

  ——【但我最近听说了一些事,我不能不确认一下。】

  ——“请讲,岳父大人。”

  ——【那个波兰人,雅德维加·亚历山德拉·拉齐维乌-卢布林,名字没有说错吧。】

  ——“……没有说错,岳父大人。”

  ——【哼,那个老米克瓦伊的女儿,竟然敢来基辅罗斯,有种,果然是那位{骑士亲王}的部下。】

  ——“……”

  ——【奥斯塔普,我这个人不喜欢在过去的事情上计较那么多。你是我的得力部下,也是我的远房侄子,更是我的女儿,娜塔莉亚的丈夫,我的女婿。我信任你。】

  ——“岳父大人……”

  ——【但是,我必须在此警告:第一,现在那混小子还在外面闹事,这个时候如果你再和那个波兰人有什么纠葛,那就谁都无法挽回局势了;第二,不要忘记你在我女儿面前对众神所发过的誓言。】

  ——“……明白,岳父大人。”

  ——【嗯,不要让我和娜塔莉亚失望。】

——————————————————————————————————————–

  “……”

  睁开双眼的奥斯塔普,看着办公桌前的四个3D对讲视屏。

  是他的四位中队长,全都已经穿好了驾驶服,出现在视屏当中。

  瓦拉什,罗斯基斯拉夫,阿扎利娅,瓦莲京娜。

  “准备好了吗?各位。”奥斯塔普将双手交叉在架在桌上,平静地问道,“都明白各自的任务吧?”

  【第一中队准备完毕,将赶赴波尔塔瓦省南部进行边检任务。】第一大队副队长兼第一中队队长,德米特里·雅洛斯拉夫·瓦拉什,坚定地回应,【请下令,阁下。】

  【第二中队这里准备完毕,将立刻赶赴波尔塔瓦省西部进行索敌和秩序维护任务。】第二大队队长,罗斯基斯拉夫·乌佩里,以平静却又显得有些无聊的口气说道,【只等命令,阁下。】

  【第三中队,准备完毕,将前往波尔塔瓦省东部进行索敌和秩序维护任务。】第三大队队长,阿扎利娅·伊万诺娃,尊敬地说道,【随时可以出击,阁下。】

  【第四中队,已经准备完毕,将在波尔塔瓦省中部进行索敌和秩序维护任务。】第四大队队长,瓦莲京娜·亚历山德拉·叶莉沙维特格娅,也用略带俏皮的话语作为回答,【可以出击了哦,阁下。】

  “嗯。”奥斯塔普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只是简单的后方行动,但我依然信任并期待诸位的表现。不过记住,任何对陛下的忠实子民犯下暴行者,杀无赦。陛下已经授权给大团长阁下,而大团长阁下也同样授权给包括我在内的七位骑士长,现在,我授权给予你们执行这裁决的权力。倘若你们有滥用职权或有不查行为,我将亲自对你们行使这项权力,然后向陛下以及大团长阁下请罪。明白了吗?”

  【是!阁下!】

  四人异口同声道。

  “嗯。”看着四人明确且没有任何异议的目光,奥斯塔普显现出赞许的神情,“伊万诺夫斯基参谋文书也很快就会归队的,而且是带着第二大队和第三大队来,相信诸位很快就能得到换班机会。同时,神圣同盟的友军们也会协助你们的工作,亲王殿下也已经下达了和我一样的命令,所以不用太担心友军可能发生的暴行。”

  【干的还不错嘛,伊万诺夫斯基那家伙。】瓦拉什听到这个消息后笑了笑,【不过,还是得要注意,尤其是帝国联盟的友军们,听说很快也会来到波尔塔瓦省。】

  “大团长阁下已经亲自前去和帝国联盟的指挥层交涉了,想必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奥斯塔普对瓦拉什的判断点头表示同意其意见,“总之,我们先做好我们手头上的事,不然就是舍本而逐末了。”

  随后,奥斯塔普下令道:

  “Заздалегідь!(基辅罗斯语:出发!)”

  【Так, сер!(基辅罗斯语:是!阁下!)】

  很快,巨大的轰鸣声,开始一个接着一个传入奥斯塔普耳中。

  奥斯塔普朝窗外望去。

  运输舰,以及护卫的空袭型【骑士机甲】,正在慢慢驶离【博加蒂尔】,朝不同的方向飞去。

  待四个中队群全部都消失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以后,奥斯塔普才摘下了3D通信眼镜。

  “呼——”

  松了一口气后,奥斯塔普站起了身,转身说道:“亲王殿下会约束他的部下,对吧?”

  只见奥斯塔普正前方的会客桌旁的单人沙发上,一名身穿条顿骑士团黑色制服的少女,正微笑着面对着奥斯塔普。

  此人,便是条顿骑士团第七战团长,瓦尔德马亲王与奥斯塔普之间的联络官,雅德维加·亚历山德拉·拉齐维乌-卢布林。

  “当然,别看亲王殿下那样子,他可是很仁慈的,至少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是这样的。”雅德维加看着奥斯塔普,微微一笑,回答道,“你知道吗?殿下可是亲自枪毙过一名放任部下抢劫的准将,并把那些暴行者全部下令绞死的哦。”

  “哼哼,确实是他那性格能够做的出来的。”奥斯塔普笑了一声,随后便坐在了雅德维加面前。

  两人之间的会客桌上,是一张已经摆好棋子的西洋棋棋盘。

  棋子的材质,似乎是大理石打造而成;而光滑反射的外表,让人觉得这棋子是否打过蜡。

  奥斯塔普这边是白棋,而雅德维加那边,则是黑棋。

  “很长一段时间了啊。”奥斯塔普先看了看棋盘,然后看了看雅德维加。

  “是啊。”雅德维加拿起了黑色的【国王】,把玩了一番,“很长一段时间了……虽然我试图去忘掉你,但最后,还是来了呢。”

  说罢,雅德维加以违法规则的方式,将黑色的【国王】直接放到白色的【国王】前,仿佛让人觉得是黑色的【国王】自投死路被白色的棋子所包围一样。

  “你不该来的。”奥斯塔普看着棋盘上的这一变化,皱了皱眉头,“我已经结婚了,而且,这里并不欢迎波兰人。”

  “我知道,但别忘了,不仅仅是波兰人。”雅德维加看着奥斯塔普,十分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我还是条顿骑士团的战团长及联络官,负责相互之间的作战意图沟通。没有亲王殿下的命令,我是不会离开的。”

  “嗯……”奥斯塔普摇了摇头,“万一出了事,我可不一定有机会来救。”

  “放心吧,你是太小瞧战团长的实力了。”雅德维加看着奥斯塔普的样子,微微一笑,“不过,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子。”

  “别说了,那都过去了。”奥斯塔普挥手道,“现在的我可不能——”

  “奥斯塔普。”

  就在此时,另一名少女,出现在奥斯塔普面前。

  不知什么时候,奥斯塔普的妻子,娜塔莉亚·阿加塔·留里克-切尔尼戈夫,出现在他面前。

  不过看起来,她的脸色并不好看,似乎像是看到什么很讨厌的东西一般。

  “娜塔莉亚——”

  “哟,你就是奥斯塔普的妻子吧。”雅德维加这时也注意到了娜塔莉亚的出现,便起身向娜塔莉亚伸手,“很高兴认识你,我是——”

  “雅德维加·亚历山德拉·拉齐维乌-卢布林。”娜塔莉亚冷漠地说出了雅德维加的全名,“你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目的?当然是作为联络官——”

  “你以为我会信吗?”

  雅德维加也注意到了娜塔莉亚的不满神情,便收回手,微微一笑:“那你觉得,我是来干什么的呢?”

  “我现在还没有证据,不过,如果你敢对奥斯塔普出手的话。”娜塔莉亚的目光,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变得异常凶狠,且握紧双拳,“你会得到应有的回复的。”

  “哦?是吗?”雅德维加的口气则像是依然在微笑着。

  而奥斯塔普,自然是很轻易地就看出了从中的情况。

  他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