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

——波兰的圣金加,是一名基督教圣女。她是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的女儿。她不甘愿的嫁給克拉科夫亲王之子博莱斯瓦夫五世,当博莱斯瓦夫继承亲王之位后她成了亲王妃。相传这对夫妇虽然有婚姻关系,但是都因自身的虔诚而立誓守貞而无夫妻之实,会有婚姻也只是碍于政治联姻。

在她与其亲王丈夫的统治时期,她热心的投注于公益事业,并关心的照料穷人与麻风病人。当她的丈夫过世而她守寡后,她隐退到位于山德特(后来的旧松奇)的一间女修道院。她在该处于信仰生活和祈祷中度过余生,並拒绝他人以对待一名前波兰的大公夫人的态度对待她。

而位于华沙的圣金加基督教教会女子中学,正是为了纪念她而建立的基督教会全寄宿制学校。

此时此刻,在校园内的大教堂内,身穿黑色修道服长裙的少女,正虔诚地跪在前方神坛上的三尊神像前,双手交叉在胸前,双目微闭,显得十分虔诚。

而她面前的三尊神像,则是诺斯替派所尊奉的三柱神。

无名之父,索菲娅,雅威。

“主啊!”

少女缓缓开口祈祷道:

“让我做您的工具,去宣扬和平,

在满是憎恨的地方,我要播下爱心的种子;

在满是创痛的地方,我要播下宽恕的种子;

在满是疑虑的地方,我要播下信心的种子;

在满是颓丧的地方,我要播下希望的种子;

在满是黑暗的地方,我要播下光明的种子;

在满是悲哀的地方,我要播下喜乐的种子。

神圣的主啊,

愿我不乞求他人安慰,只求安慰他人;

不乞求他人谅解,只求谅解他人;

不乞求他人抚爱,只求抚爱他人;

因为在施舍中,我们有所收获;

在宽恕他人时,我们也被宽恕;

在丧失生命时,我们将复活而获得永生!”

最后,少女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

“阿门。”

随后,少女站起了身。

微笑着看着面前庄严的三尊神像。

尽管在教会学校中的日子,平淡无奇。

但少女享受着些时光。

相对于家中的尔虞我诈,在这里,由三柱神所庇护,有老师和同学们所关心关爱,就足够让她心满意足了。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钟声。

“不好!要开始上课了!”

少女赶忙起身向外跑去。

哪怕是修道服,也无法遮盖她那黑色的长发。

不过少女并没有注意到。

当她在离开大教堂前,不知哪里来的一只纯白色的鸽子,飞到了神坛上,目送着她的离去。

——————————————————————————————————————–

——普拉特酒馆,是柏林最古老的酒馆,自罗马历2590年以来,这里就供应香肠和啤酒。人们没有想到,在这热闹的板栗树大道上,还有这样惬意的避风港。

“Zum Wohl!(日耳曼语:干杯!)”

七名身穿【柏林骑士学院】黑色金边校服的年轻男女们,正围在同一张摆满丰盛的香肠料理的方桌前,站起身,举起盛满了白色泡沫的啤酒的啤酒杯,互相碰杯欢呼。

“Zum Wohl!(日耳曼语:干杯!)”

也在同一时间,其他桌子的骑士学院的学生们,也一同向七人举杯庆贺。

待众人一同饮下大杯啤酒后,整个酒吧里,回响起了欢快的欢呼声。

这里,他们正在庆贺【柏林骑士学院】赢得了这次【联校比武大赛】的第一名。

而被围在中间的那七人,正是这次胜利的大功臣,第三班第七小队的众人。

七人当中,便包括了瓦尔德马亲王,贝娅特丽克丝,奥斯塔普。

以及雅德维加。

待众人喝下大杯的啤酒以后,他们便坐下了身,一面愉快畅谈,另一面也大口大口地吃着面前的热狗,火腿,和肉球。

尽管雅德维加享受着与好友们的畅谈和桌上的美食。

但她的心,却并不在这里。

而是在身旁的奥斯塔普身上。

“……”

不知是啤酒的酒精起的作用,还是因为与心爱之人同坐在一起,雅德维加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从刚进入学院与其他六人见面,再到学院里一同求学受训,再到不断斩获胜利成为学院内排名第一的小队。

她与奥斯塔普之间,也经历了陌生,交往,冲突,和好,互助等一系列风风雨雨。

虽然两人在世俗的关系本该敌对。

但爱情却并没有这种限制。

她也知道,她和奥斯塔普的未来之路,会受到各自的家人乃至各自的祖国的阻挠。

但她相信,她们能够同舟共济,挺过这难关。

很快,欢快的音乐声,回响在众人耳旁。

大家也三三两两的开始起身跳起了传统圆舞。

“奥斯塔普!”雅德维加走到奥斯塔普面前,一手被在背后,另一手伸出,微笑着邀请道,“一起来吧。”

但奥斯塔普没有立刻起身。

而是突然抓住了雅德维加的手。
“嗯!?”

雅德维加愣了一下。

不过她很快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手中,被奥斯塔普交予了什么小物件。

摊手一看。

是一枚镶嵌有水晶的银色戒指。

“维利奇卡盐矿内挖出来的稀有的魔盐水晶所打造的戒指。”奥斯塔普微笑着望着雅德维加,“和南部非洲那里开采出来的魔钻比起来没有那么贵重,不过也是——”

“不。”雅德维加合起了手掌,“这份心意,我收下了。”

两人对视一笑。

“好啦!一起来吧!”

随后,奥斯塔普也被雅德维加拉入了跳舞的众人当中。

那一刻,雅德维加瞬间觉得,世界都围绕着她。

——————————————————————————————————————–

——马尔堡城堡,位于神圣罗马帝国马尔堡市,是条顿骑士团的总部所在。

“所以,做好决定了吗?我的朋友。”

“……”

待客室内,曾经的第七小队队长,如今已经是条顿骑士团军团长的瓦尔德马亲王,正坐在雅德维加面前,静静地注视着雅德维加的表情与决断。

他们二人面前的桌上上,摆放着一份文件。

【条顿骑士团入团宣誓书】。

还有一只羽毛笔。

和一个魔导蜡烛融化器。

对于雅德维加来说,这是一笔交易。

随着波兰与东欧各国之间的关系的恶化,她那位作为基督徒的父亲的家主之位,也不断遭到其他分家的挑战。

但信仰,却远非直接改宗这么简单的事。

所以,她找到了曾经的好友,瓦尔德马亲王。

亲王不单单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还是立陶宛大公国女大公阿乌拉什的丈夫,若是有他美言,也许能够找到一个两全之策。

“你知道,我一向公平的,身为好友,我愿意帮你这个忙;但另一方面,作为陛下的弟弟,阿乌拉什的丈夫,我也要给我的兄长和爱妻一个交待。所以,你愿意吗?”

雅德维加低头望着宣誓书。

她十分清楚,只要签下这份协定,她将终生是帝国的人质,用来确保她父亲没有反心的工具。

但她不签,她的父亲,将不会有任何出路。

她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

于是,她举起了羽毛笔,在宣誓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随后,启动了蜡烛融化器,将蜡滴在了宣誓书上,并用自己的纹章戒,通过那还没凝固的蜡,将纹章印在了宣誓书上。

契约成立。

“欢迎来到条顿骑士团,我的朋友。”

瓦尔德马亲王微笑着举起双臂。

*******************************************************************************

“……”

此时此刻,在【博加蒂尔】上,雅德维加正站在过道上,俯视着落地窗外的夜景。

除了白云,便是星星,然后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雅德维加摸了**前。

是一枚戒指。

那枚奥斯塔普送给她的魔盐水晶的戒指。

那枚到最后奥斯塔普也没能有机会为她亲自戴上的戒指。

而她,一直将其佩戴在自己胸前。

“……”

奥斯塔普毫发无伤,且还成为了国家英雄,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她也终于放下了心。

可是,她却依然觉得有些落差。

尤其是当她看到奥斯塔普的妻子时,她明白。

她和奥斯塔普之间的距离,已经无法弥补了,她们之间已经不可能重新回头到一起了。

可是……

“……”

过了好一会儿,雅德维加的眼角,冒出一丝泪花。

就在这时——

“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嗯!?”

雅德维加愣了一下,丝毫没察觉到有其他人的到来。

而当她看到来者时,更是吓了一跳。

来者,竟然是奥斯塔普。

“奥斯塔普啊。”不过雅德维加很快就回过神,微笑道。“你也不是吗?这么晚了,不去陪陪你的妻子吗?”

“她刚睡下了,我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就跑出来找点东西吃。”奥斯塔普靠在了雅德维加旁白的位子,“不过没想到你还醒着。”

然后两人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呐,雅德维加。”首先还是奥斯塔普先开了口,“最近……过的怎么样。”

“还好。”雅德维加点了点头,“瓦尔德马亲王是一位优秀的指挥者,有他领导,骑士团倒不会出现什么特别的问题。”

“自然。”奥斯塔普笑了笑,“他可是我们的队长呐,还是个13岁就开机甲上战场的老兵,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

“是啊。”雅德维加表示同意,“他是一位好领导者。”

随后,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说来有些挺不住了。”奥斯塔普起身道,“我先去拿些吃的——”

咻——!

而让准备离开来缓解气氛的奥斯塔普所意想不到的是,雅德维加,居然一把抱住了他。

“雅!雅德维加!”奥斯塔普一惊。

“就让我抱一抱吧。”雅德维加这时却请求道,“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你。”

“……”

最后,奥斯塔普也接受了雅德维加的突然举动。

“我一直在这里。”

他温柔地抚摸了一下雅德维加的头。

不过两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是,在不远处的拐角,有一个人,正观察着这一举一动。

“……果然呢。”

是娜塔莉亚。

而她的表情,显得异常的复杂。

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奇怪。

“不能不提防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