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

——“好冷。”

——小女孩走在皑皑白雪的山林当中。

——此时,在基辅罗斯东部的丘陵地带,大雪弥漫,到处都被染成了白色

——而小女孩,穿着单薄破旧的衣服,和几乎感觉与光着脚差不多的破旧鞋子,吃力且孤独地走在这有着厚厚白学的雪地里,紧紧地用双臂抱住自己,尽可能地想要保留住更多流失的体温。

——小女孩的身后,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但也很快,就被大雪所填上。

——而小女孩前进的步伐,也越来越缓慢。

——也许过不了多久,小女孩将彻底停下脚步,然后倒在原地,如同她之前所留下的脚印那样,她的身体,也会被大雪所覆盖和掩埋。

——但她前方依旧是一片白雪皑皑的丘陵,压根就看不到人烟。

——而她的后方,她的家——

——不,自从母亲去世以后,那里就再也不是她的家了。

——那个唯一关心她的母亲,走了,把她狠心抛弃在了这个悲惨的现世里。

——抛给了那个醉酒以后就知道殴打她的酒鬼父亲那里。

——不!宁死也不能回去!

——尽管寒冷到了极点,她也已经有好几天没吃过些像样的食物了。

——但她宁可死在荒山野岭里,也绝不回去。

——想到这里,她坚定了决心,继续向前。

——对,向前,也许在上天的眷顾下,还有一丝可能性。

——回去?那就只能等死。

——不论这【死】,是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就在这时,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因为,她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

——前方的雪林里,除了树和雪,什么都没有。

——但她明确感觉到了。

——有什么人?

——或者,什么东西?

——东西?

——她下意识地会想起了母亲曾经和她讲过的故事。

——难以通行的密林里,生活着一种叫列许的妖物。手像枯枝,用来抓住旅人,并脱下他们的衣服;或者想尽办法刺他们的眼睛,从来不放过他们。他以灌木伪装成土地上的树根,或干枯的树枝,只有炯炯有神的两个眼睛闪闪发光,绿色的头发四散。他所到之处总是笼罩在黑暗和令人不快的寂靜中,人们想从这里走出去,十分困难……

——密林?

——“!?”

——小女孩越发相信,自己可能碰上列许。

——而她的判断,在下一秒被验证了。

——“哇啊!?”

——一瞬间,无数条树枝突然从四面八方出现,迅速缠住了小女孩的浑身上下。

——“呜!咕!”

——小女孩痛苦的呻吟,并作着毫无意义的挣扎。

——列许的树枝捆绑,即便是身强体壮的成年人也难以挣脱。

——更别提一个几天都没吃过像样食物的小女孩了。

——“呜呜……”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小,同样的,还有她的呼吸声,也越发地趋于微弱。

——要死在这里吗?

——小女孩这么想着,眼皮也开始慢慢沉了下来。

——天父佩龙在上,我并不惧怕死亡,我只希望,您能够让我,与最爱的母亲在天界再见一面,便已心满意足。

——小女孩开始准备接受她的命运。

——也许,死亡并不是什么太差的事。

——也许,她很快就能和她所爱的母亲再度相见。

——也许——

——【你还不会终结于此,{意外之子}。】

——“!?”

——小女孩猛地睁开了眼。

——刹那,刺眼的光芒,从少女身上发出。

——捆绑着小女孩的树枝,很快就被这耀眼的光芒所刺激,赶忙松了开来。

——小女孩很快便掉在了雪地上。

——与此同时,她也看到了,两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视野内。

——一男一女,挡在了她的面前,迎战着现身的列许。

——列许看起来巨大,但很快就败在了那对男女的刀剑,魔法,与子弹面前,仓皇逃窜。

——待列许被击退后,那对男女很快就来到了小女孩身旁。

——“是她吗?”有着小胡子的男子问道。

——“没错,是她。”而那名女性,在抱起小女孩后,肯定地回答道。

——小女孩感觉到,当她被抱起时,那一刹那,寒热迅速被驱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温暖。

——在这温暖当中,小女孩终于放下了一切警惕,安心地睡了下去。

——————————————————————————————————————–

——少女睁开了双眼。

——她很快便做出了判断。

——她右手的银剑,一剑便斩下了前方一名夜小鬼的头。

——她左手的左轮手枪,则精装地将一名准备冲过来的夜小鬼给爆了头。

——不远处,有着小胡子的男子,也熟练地用刀剑和魔法击退了所有来犯的夜小鬼们。

——当最后一只夜小鬼被消灭以后,只剩下那名始作俑者,站在他们面前。

——当地的大领主,实际上却是一个隐藏很深的邪教徒。

——“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被你们看出来了。”年迈的大领主怪笑了两声,“看来还是小看你们了,猎魔游侠。”

——“通过魔物来控制人民达到为所欲为的效果,然后再贼喊捉贼,你也很行啊。”男子挥剑将剑刃上的绿血甩到地上,“不过,到此为止了。”

——“哼哼哼哼哼哼。”大领主却不以为然,“你以为我就这两下子了吗?”

——说罢,大领主用手杖敲了敲地面。

——瞬间,他的脚下,出现了散发着紫色光芒的魔法阵。

——口中,也开始念叨起了听起来不像是人类语言的咒语。

——“会让你得逞吗?”

——男子很快就冲了上去。

——不过他的攻势,很快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挡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领主狂笑道,“我主的力量!可不是你这等区区凡夫俗子能够——”

——“那这个呢?”

——“!?”

——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大领主的上方。

——她的那把银剑,正发着异样的光芒。

——“不!不可能!?”

——大领主惊恐地盯着眼前的一切。

——随后,他就亲眼看着,银剑把他的身体,劈成了两半。

——“意……外……律……怎么……会……”

——这是他化为灰烬前的最后一句话。

——“呼——”少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总算解决完了。”

——“干得不错,幸苦了。”站在少女身后的男子,拍了拍少女的肩膀,“下面只要烧掉剩余的魔物尸体就可以收工了。”

——“只是啊,老爹。”少女看着眼前的灰烬,皱眉道,“真不知道祖国大地上还有多少这样的人渣败类。”

——“怎么?要不要我和你打一个赌?”男子微笑道,“革命之火终将会在南俄大地上燃烧,烧死那些人渣败类,给劳苦大众们带来真正的和平与安宁。”

——“有点不信啊,老爹。”少女也豪爽地笑道,“不过这个赌值得打一个。”

——然后两人一同大笑起来。

——————————————————————————————————————–

——“报告!”

——“哦,安娜琪娅啊。”

——身穿俄罗斯苏维埃公社共和国红军军服的安娜琪娅,此时正站在自己上司的面前,接受任务。

——她的上司,那位曾经在大雪中和养父一起救下她的女性,这么多年来,就没看到过面貌上有任何明显的变化。

——“我找你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说罢,上司将一份封面上印着【Утилизировать после прочтения】(俄语:阅后销毁)的文件交给了安娜琪娅。

——安娜琪娅接过了文件,并翻开阅读。

——“你的养父,目前在南俄遇到了些麻烦。”上司缓缓说道,“现在,我需要你回你的故乡一趟,去帮助那里的革命。”

——“什么时候出发?”安娜琪娅问道。

——“越快越好。”上司的回答简单明确。

——伴随着安娜琪娅手中的火焰,那份文件,被烧成了灰。

——“时刻准备着。”

——————————————————————————————————————–

“……”

【珀列维特】的顶部观望台。

安娜琪娅此时正独自坐在顶端,看着手中的照片项链吊坠里的照片,陷入沉思。

照片当中,坐在中间的,便是年轻时的她。

而她身后,则站着一男一女。

她的养父,和她的上司。

她的两位救命恩人,导师,视为再生父母一般的存在。

“……”

就在这时。

“谁在哪里?”

她突然说道。

“是我。”

只见一名男子,出现在安娜琪娅下方,向她打招呼道。

安娜琪娅定睛一看。

来者是独立团的年轻团长,安德列·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

“察觉能力还蛮强的嘛。”安德列笑了笑,“看来老师和学姐说的没有错。”

“我和你们不一样。”安娜琪娅缓缓说道,“【斯佩茨纳兹】容不得任何疏忽和差池,不然等待的只有死亡和失败。”

“说的有理。”安德列微笑道,“不过这么晚了,还不睡吗?接下来可能会很艰苦的。”

“谢谢团长同志关心。”安娜琪娅的态度依旧不冷不热,“不过这点事压根就不算什么,我经历过比这更艰苦的环境。这里还算好了。”

“是吗?”安德列听罢,点了点头,“那接下来的路程就有劳了。”

“喂,团长同志。”安娜琪娅突然问道,“我们之间的约定还有效吗?”

“当然。”安德列点头,“如果是为了人民与革命,我会尽一切可能协助的。”

“那就好。”安娜琪娅对安德列的回答十分满意。

“话说回来。”不过安德列却有些疑惑,“是什么任务呢?”

“我明天会向所有人详细讲讲这事的,到时的话。”

说罢,安娜琪娅合上了手中的照片项链吊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