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二

幕间二

  这是一个奇妙的空间。

不在此时,不在此世,不在此处。

  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同一时间发生一样。

  仿佛一切这个空间里,都在反复循环着。

  可以是一维,可以是二维,可以是三维,可以是四维,甚至于可以是十二维,乃至负维。

  看起来,似乎不是白天,也并非黑夜。

  不在空中,不在陆地,也不在海上。

  既非春夏,也非秋冬。

  沙漠,绿洲,雪原,草地,均融合为一体。

  不同时代——乃至在人类文明之前的文明——甚至之后的文明——的器物,看似毫无规则却又有序地漂浮在其中。

  在一处悬空的浮岛上,有一座中国风格的乘凉亭。

  亭内,有着一张大理石制的长桌。

长桌上,则摆放着一张与长桌面积几乎一致的地图。

一张由翡翠,蓝宝石,红白事,猫眼石,碧玺,祖母绿,水晶,石英,蓝锥矿……等各式各样不同的宝石所构成的极尽华丽的地图。

若是从俯视的角度来看,会赫然发现,这是一张全基辅罗斯地图。

在这张地图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用不同石材制成的城市模式。

以及一颗颗造型不一,看似用精致木材构成的棋子。

坐在地图前的一张罗圈椅上的,很意外地,是一名少女。

这名少女,有着一头褐色的长发,清澈的蓝色双瞳,但外貌和风格却十分东方化,身穿着设计的有些飘飘然的神道服饰,衣服下面是完美曲线的身材和光滑细腻弹指可破的皮肤,而她身旁靠在椅子上的,顶端饰以人头盖骨的权杖,似乎又带来了那么一丝肃杀之气。

少女正在看着一本书。

可那本书,不论是标题,还是内容,所使用的文字都是绝非现有人类所使用过的任何文字。

甚至看那个外形,是不是“文字”都很难确定。

也许用人类的理解来说,【天书】一词来形容,特别合适。

“……”

少女依旧在默默地看着【天书】,似乎是想从中找到什么有利于自己的内容和信息。

“哟!爱尔莲!在这里啊。”

被人叫做【爱尔莲】的少女抬起了头。

不知何时,一位有着浅粉色长发,头上戴着蓝色蝴蝶结,身穿精致的浅紫色衣裙和黑色丝袜的年轻少女,站在她面前,一面微笑,一面吃着手中的斯拉夫风格的面包。

“维列斯……”爱尔莲见状,也微笑以对,放下了书,“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维列斯又吃了一口面包,看了看桌面上的情况,“顺便就是看看【这一局】的走向。”

“走向不怎么好啊。”爱尔莲摇了摇头,“斯瓦罗格娜联合沃坦的反击快速又有效,我的几个投骰结果又不大好,劳神啊。”

“我看看。”维列斯一面看着地图,一面走近爱尔莲,“还真是呢,从基辅城一路败退……下面该是第聂伯罗了吧。”

“切断与苏俄方面的陆地联系。”维列斯走到了爱尔莲身旁,“很重要的一步呢。”

“确实,这并非什么阴谋诡计。”爱尔莲盯着地图上摆着的第聂伯罗的城市模型,“而是绝对的力量。”

“除非能够投出奇迹般的骰子数。”维列斯也吃掉了最后一口面包,“否则第聂伯罗守不住。”

“那种赌博我宁可不要。”爱尔莲摊手摇了摇头,“微乎其微的胜算,而且我也没打算把那里作为转折点。”

“哦?”维列斯似乎想听接下来的话,“那你的计划是?”

“用有限的兵力坚守第聂伯罗一段时间。”爱尔莲缓缓说道,“尽可能地从苏俄方面获取更多的物资,同时,将主力部队向南方全面撤退,保存实力。”

正在谈话间,地图上的棋子也在发生变化。

象征着南俄红军的红色棋子和象征国际义勇军的深红棋子正在向南缓缓移动。

而象征着基辅罗斯王国军的白色棋子和以象征神圣罗马帝国军的黑色棋子为首的各色棋子,则随着白色棋子一起南下蚕食着刚刚红色棋子所占有的地带。

而反革命远征联军主力所瞄准的,正是南俄红军和国际义勇军控制下的第聂伯罗。

苏俄与南俄公社联盟的重要连接点。

而象征第聂伯罗的城市模型,也在自动转变成类似要塞一样的模样。

“就算是这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维列斯玩味地看着棋盘上的变化,“没有一个传奇般的【英雄】来统领,那很明显这个任务是不会维持太久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已经有了。”爱尔莲笑了笑。

说罢,五枚深红色和红色的棋子,飘到了二人面前。

这些棋子与普通的棋子不同,是拥有各自独特的造型的,升格过的【英雄】棋。

“嗯。”维列斯把着下巴,仔细地看着每一枚棋子,“伏罗希洛夫,铁木辛哥,赫鲁晓夫三人构成的【南俄红军三巨头】,作为【基辅罗斯国际义勇军】总指挥的塔西尼,还有……嗯?”

维列斯一把握住了最后一枚红色的棋子。

“有趣啊,我的老朋友也在这里。”

只见这枚棋子的底座上,刻着一串名字。

【Нестор Іванович Махно】(基辅罗斯语:内斯托尔·伊万诺维奇·马赫诺)。

“别动队【黑旗队】的指挥官。”爱尔莲看了看维列斯手中的那枚棋子,“是你的契约者吧?”

“对,作为猎魔游侠的时候。”维列斯重新让棋子进入悬空状态,“不过他还是和别的时空里的他一样,投身于革命当中。”

“【九条命的马赫诺】,【小爸爸】,【基辅罗斯的加里波第】……”爱尔莲将双臂向上一撑,活动了一下筋骨,“同时也是唯一一个最本地化的指挥官。”

“毕竟三巨头和拉达的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之间的关系过于密切了。”维列斯继续微笑着看着马赫诺的棋子,“塔西尼又是法兰西公社共和国的人。所以马赫诺作为一个平衡者就显得很重要了……不过,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起,真的好吗?沃坦和斯瓦罗格娜的所选们也不是等闲之辈啊。”

“当然,我从来就没小看过过沃坦和斯瓦罗格娜的实力。”不知什么时候,爱尔莲的手边,突然出现了一杯热着的奶茶,她双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但如果她们以为我只会逃,那就大错特错了。”

五枚棋子回到了原先在地图上的的位子。

而另外两枚棋子,这时则映入爱尔莲和维列斯的眼中。

一枚,是一颗红色的沿着地图上铁道所在行进的列车战舰模型的棋子。

一枚,是一颗白色的漂浮在空中的飞行战舰模型的棋子。

两颗棋子目前处于不同的位子,不过都在向着南面进发中。

“【珀列维特】,然后是【博加蒂尔】。”维列斯点了点头,“你的两位崇拜者在统领他们吧。”

“安德列,还有奥斯塔普。”爱尔莲若有所思,显得有些伤感,“他们两人……踏上了不同的道路。”

“不论怎么说,他们都坚定不移地贯彻着各自的理想。”维列斯则比较乐观,“虽然在旁人看来可能很愚蠢,但是,我喜欢这样的人。这个世界的变革,恰恰就是这些被人嘲笑为【愚者】的人们奋勇向前而开始变动的,不是吗?”

“也是人类优秀的一点。”爱尔莲点头表示赞同。

“我的另一位契约者,现在也在【珀列维特】上哟。”维列斯突然说道,“【意外之子】。”

“有趣。”爱尔莲却并没有感到好奇,“奥德琳的神选也在【博加蒂尔】上。”

“那这越发有趣了。”维列斯笑了笑,“看来这一局,值得来上一场。”

不过很快,维列斯发现,爱尔莲的嘴角,似乎占着刚刚喝完奶茶后的痕迹。

“哈哈!真不小心呢。”

“诶?”

爱尔莲一愣,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维列斯便吻了上去。

然后两人便一同倒在了一旁才刚刚出现的床上。

就在二人享受之际,地图上的棋子们,依然在缓缓地移动,走向各自的命运……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