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博加蒂尔】的私人办公室内。

此时已是夜晚,落地窗外早已为星空,但奥斯塔普依旧坐在点着台灯的办公桌前,有条不紊地处理着桌面上以及电脑内的各类文件。

“哈——”看着眼前那数目不小的文件,奥斯塔普叹了一口气,然后端起一旁的杯子,准备喝一口咖啡提提神。

可就在这是,他却突然发现,杯子里没有咖啡了。

“啊,真是麻烦。”奥斯塔普放下了杯子,向后靠了靠,闭上双眼养了养神,“看来得自己动身了——”

“亲爱的?”

“嗯?”

奥斯塔普睁开了双眼。

只见一杯咖啡,这个时候正静静地端放在奥斯塔普面前。

而娜塔莉亚,也站在他身旁,微笑着注视着他。

“娜塔莉亚。”看了看桌面上热腾腾的咖啡,又看了看娜塔莉亚,同时也注意到了桌面上的时间,略带歉意地说道,“辛苦了,这么晚还——”

“说什么话呢,夫君。”娜塔莉亚一听到奥斯塔普这么说就鼓起了脸颊,“这是作为妻子所应该做的。”

“可现在这么晚了,不太好吧。”奥斯塔普依然觉得有些不妥。

“熬夜加班也很不好哦。”娜塔莉亚这时则走到了奥斯塔普身后,从后方抱住了奥斯塔普,并用脸蹭着奥斯塔普的脸,“弄坏了身体可不是好事,夫君。”

“娜塔莉亚……”奥斯塔普放下了文件,转过头,看着身后身穿白色连衣裙睡衣,有着可爱面庞的爱妻,他不禁伸手抚摸了一下娜塔莉亚的脸庞,“好吧,如果是爱妻所求,那我自然是欣然接受。”

说罢,奥斯塔普便吻了上去。

“嗯!嗯……”

娜塔莉亚温顺地接受了来自奥斯塔普的热吻。

见爱妻没有反抗,奥斯塔普自然是更进一步行动了。

他直接起身,反手保住了娜塔莉亚,继续热吻一阵后,很快就把娜塔莉亚双手公主抱了起来。

然后,奥斯塔普快速地走出了私人办公室,经过一个又一个房间,最终在私人卧室前停下脚步。

顺利打开门后,双人大床立刻就展现在奥斯塔普和娜塔莉亚面前。

奥斯塔普毫不犹豫地将娜塔莉亚放在了大床上,并骑到了娜塔莉亚的上身,开始脱起娜塔莉亚的白色睡衣。

而娜塔莉亚也没闲着,也帮着奥斯塔普脱掉了衣裤。

最后,一丝不挂的二人,一上一下,深情对望着对方。

“亲爱的……”

“夫君……”

奥斯塔普看着脸上泛红的娜塔莉亚,立刻吻了上去,进入了她的身体。

这对恩爱的夫妻,进入了欢愉之夜。

*******************************************************************************

——“感谢陛下,若没有陛下的话,臣的妻子的话——”

——“不必,守护臣民,是君王的职责。这次竟然出了如此大的事,应该是朕向你谢罪才是。”

——“陛下——”

——“可以了。”

——“是,陛下。”

——“话说娜塔莉亚的情况怎么样了?”

——“托陛下的福,现在正在家乡静养,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是吗?那是再好不过了。”

——“是,托陛下之福。”

——“关于那些不法之徒的事,很快判决就能下来了。看看这个。”

——“这个是……明天的判决书!?”

——“对,所有参与者全部处决,其财产没收后赔偿给受害者。”

——“这……谢陛下厚恩!”

——“朕说过了,这是朕的过失,让忠诚的子民遭受如此迫害。幸亏能及时补救,不然,也再多的补偿也难以挽回。

——“是,陛下。”

——“娜塔莉亚是一个好女孩,她为了你,不惜深入险境,其心可鉴。”

——“……”

——“要好好爱护她,奥斯塔普。”

——“是,陛下。”

*******************************************************************************

“嗯?”

奥斯塔普睁开了双眼。

“是梦吗……过去的事……”

他依旧躺在床上。

他的身旁,娜塔莉亚正侧身躺在他身旁,轻声而睡。

“哼。”看着爱妻可爱的睡样,奥斯塔普微微一笑,玩弄了一下娜塔莉亚的银色长发。

那顺长的银发,光滑而细腻,令奥斯塔普觉得十分顺手且舒适。

而被玩弄了头发的娜塔莉亚,这时也缓缓醒来。

“嗯?奥斯塔普。”娜塔莉亚半眯着眼,“怎么了……突然又开始……”

“没什么。”奥斯塔普笑了笑,“只不过,突然想起第一次和你见面时的事。“

“第一次见面……”娜塔莉亚还是半醒状态,“记得是6岁的时候吧……”

“对。”奥斯塔普望着天花板,“6岁的时候,叔叔大人他带着你来家中拜访,父亲大人和我专门在门口迎接。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穿着蓝白相间的连衣裙,脚上的白袜配着黑色玛丽珍鞋,后脑勺绑着浅蓝色的蝴蝶结,像极了精雕细琢的洋娃娃。”

“记得这么清楚啊。”娜塔莉亚倒是很意外。

“爱妻的事,怎么敢不记清楚呢?”奥斯塔普笑道。

“不过那个时候的你可不一样。”娜塔莉亚这时微笑了起来,“还有些畏缩地躲在父亲——哦不,当时还是伯父大人——的身后。”

“毕竟当时除了祖母大人和母亲大人以外,还没有见过另一位如此漂亮的女性。”奥斯塔普转头看了看娜塔莉亚,“而且还和自己同龄,紧张是很正常的。”

说罢,两人对视一笑。

“不过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你可和现在不一样。”奥斯塔普继续说道,“整一个超级野丫头,经常搞得大家头疼不已。”

“哼哼。”娜塔莉亚笑出了声,“我现在这脾气可是成为维斯娜的女神官以后才压抑下来的。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还能重新恢复哦。”

“哦?”

奥斯塔普突然又骑到娜塔莉亚身上。

“我倒想现在就看你恢复,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