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奥斯塔普缓步走到了私人会餐室的门前。

本来按照古老的传统,骑士团成员不分上下,在前线作战时只要是闲暇时间都是在大会餐堂共同会餐(一天至少一次);或者就是骑士们共同在骑士会餐堂用餐。

只有特殊情况下,骑士长才会选择在私人会餐室用餐。

奥斯塔普推开了私人会餐室的门。

只见一名戎装的暗金色短发的脸上有着雀斑的男性骑士,早就在内等候,一见到奥斯塔普的到来,立刻起身,右手放在胸前,鞠躬以示敬意。

“雅洛斯拉夫!”奥斯塔普微笑着张开双臂,“我的兄弟!”

“谢尔盖。”男子也同样张开双臂。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男子,便是在基辅之战与奥斯塔普并肩作战的四人之一,基辅罗斯王国近卫骑士团第一大队副队长兼第一中队队长,德米特里·雅洛斯拉夫·瓦拉什,男爵。

两人很快便分别坐在了主席(奥斯塔普)和右侧第一位(德米特里)上。

也在同一时间,四名仆从推来了餐车,从上面拿下了罗宋汤,萨洛(斯拉夫的腊肉),基辅鸡肉,奥利维耶沙拉等美食,摆在了桌上。

两人待美食摆好,便举起刀叉开始用餐。

“舰上的伙食说真的还是不错的,比在基辅那阵子只能吃黑列巴要好多了。”德米特里将萨洛切开后,用叉子放入口中细细品尝,“不过总感觉口感淡了些。”

“毕竟不是名厨,而且我们现在是去打仗的,这已经很不错了。”奥斯塔普也吃了一口沙拉,“等这场仗结束了,大家一起去切尔尼戈夫欢庆一下。那个时候,我和娜塔莉亚一起为各位下厨。”

“好啊。”德米特里微笑着点了点头,“好久没品尝过您的手艺了,说话得要算话啊,骑士长阁下。”

“我什么时候胡扯过啊。”奥斯塔普也微笑以对。

随后二人一同笑了起来。

“不过真是耻辱啊。”德米特里继续切起了盘子里的肉,“我们基辅罗斯可是欧洲数一数二的粮食出口大国,可因为那些该死的乱党,我们的粮食产量遭到了几乎严重的打击。要不是有神圣同盟的盟友们和英国的粮食援助,恐怕要爆发严重的饥荒了。”

“自然,祖国是欧洲粮仓,还是帝国在神圣同盟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奥斯塔普稍微坐挺起来,“如果祖国落入赤匪之手,那么神圣同盟不但会失去最重要的粮食产地,还会被一分为二,并且东面的俄罗斯苏维埃公社共和国也会借此机会大举入驻,缩短战线距离,再加上老早就在莱茵河左岸威胁帝国西部边陲的法兰西公社共和国,这样的话,帝国国运,屈指可数。”

“神圣同盟啊……”德米特里将叉子插入切好的肉上,“由神圣罗马帝国霍亨索伦王朝第一任皇帝威廉一世所创立的军事同盟组织,不过一直到2658年战争结束以后,在祖国成功避免被苏俄赤匪所统治之后,神圣同盟才达到现在的规模……那已经是前任皇帝腓特烈三世时代的事了,也就是那位亲王殿下的父亲还在世时的事吧。”

“对。”奥斯塔普点了点头,“恩斯特的父亲……虽然非常遗憾,在2659年死于赤匪的刺杀。那个时候恩斯特才9岁,他的兄长,当今的皇帝陛下,也才11岁。”

“这么早就失去父亲,真是难以想象啊,也许会是永远的伤痛吧。”德米特里也有所感触地感叹了一下,“不过话说回来,也是因为亲王殿下的父亲去世的早,导致帝国内部出现混乱,这才不得不在对待我国的态度上大幅度作出让步。这样一来,加入神圣同盟的我国,是与帝国同等的盟友关系,而非附庸。”

“神圣同盟三大派系。”奥斯塔普缓缓说道,“以帝国和当今皇太后的娘家的斯堪的纳维亚联合王国为中心,联合巴尔干各国所构成的【帝国派】;以由伊比利亚霍亨索伦王朝所统治下的伊比利亚帝国为中心,联合包括墨西加帝国在内的同君共治国为中心的【伊比利亚派】;然后就是以我国为中心,联合包括白罗斯,波罗的海三国,泛哥萨克联盟,外高加索三国为中心的罗斯联盟诸国的【罗斯联盟派】。”

“一个同盟里还勾心斗角。”德米特里摇着头吃了一口肉,“哼哼,人性。”

“放哪一个国家都一样吧,这也不单单是【神圣同盟】的事。”奥斯塔普也吃下一口沙拉,“大英帝国缔造的【帝国联盟】,内部也分成了以联合王国中心,团结各自治领为主的【中心派】;以婆罗多及蒙兀尔联合帝国为中心,团结各同君共治国为主的【共治派】;以及以葡萄牙王国为中心,团结亚马逊尼亚帝国为主的【里斯本派】。”

“还有就是公社主义者们的【无产国际】了。”德米特里说道,“居然也能分成以法兰西公社共和国和埃律西昂人民联邦为首的【巴黎派】,以及以俄罗斯苏维埃公社共和国为首的【莫斯科派】。”

“人类就是这个样子。”奥斯塔普说道,“总会在内部无线分裂……这也没什么,和细胞分裂一样,人体细胞要是停止分裂了,也就死期不远了。”

“很有科学性的说法。”德米特里打趣道。

就在这时,德米特里似乎注意到了自己面前的盘子。

“哦,看这图案。”德米特里注视着盘子上的蓝白相间构成的图案,似乎是一副战争画,“是真青花吧。”

“大华真命五年,庆贺大华军攻入当时还叫京师的天京府而烧制的纪念版。”奥斯塔普介绍道,“我们现在用的就是其中一套,可花了我不少钱和门路呢。”

“哎哟,那可真是够贵的。”德米特里吓了一跳,“自从大华南方也爆发叛乱以来,真青花瓷可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以至于奥斯曼帝国和日本皇国的假青花大行其道。”

“听说大华帝国的皇帝和作为他皇后的日本皇国的女天皇准备要南下剿灭那些乱党了,想必东方世界也很快就能恢复原有的和平。”奥斯塔普若有所思。

“联姻啊。”德米特里也像是想起了什么,“女皇陛下的婚礼也很快就要举行了吧,和那位亲王殿下的哥哥,当今的帝国皇帝陛下。”

“是啊。”奥斯塔普点头道,“女皇陛下和皇帝陛下也是儿时好友了,皇帝陛下多年未娶也是为了这一天。”

“借着平等叛乱,我国有求于他时吗?”德米特里摇了摇头,“皇帝陛下打的算盘也真是好,既能得到美人,又能得到【罗斯联盟派】的进一步支持。”

“但总的来说还是利大于弊。”奥斯塔普的看法就较为乐观,“欧洲乃至世界的合法君主们将更加团结一致,来对抗公社主义者们对秩序的威胁。”

“说得对。”德米特里举杯道,“为世界秩序干一杯。”

“为了世界秩序。”奥斯塔普也举杯道。

两人碰杯后并将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不过话说回来啊。”德米特里放下酒杯,“那位亲王殿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奥斯塔普愣了一下。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德米特里这时显得很严肃。

看到德米特里的样子,奥斯塔普知道他想说什么。

“和那个波兰女人的事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一向尊敬您,也不想为过去的事多计较什么。”德米特里说道,“可现在那个波兰女人就在这艘船上……您要注意了。”

“……”奥斯塔普盯了德米特里好一会儿,缓缓说道,“我自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