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第二章【珀列维特】/【博加蒂尔】(3)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1年前 (2020-09-22) 14次浏览 3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III

“准备好了吗?安德列。”

“准备好了,老师。”

团长室(原先的舰长室)内,一个刚刚设置好的阵法中间的一个足够两人进入的已经放好水木制大澡盆内,依旧脱掉了上身的衣服的安德列,正坐在其中。

而站在他面前的,则是独立团的团级政委,他在大学时期的魔导科老师,维卡·叶雷娜·奥尔诺娃。

这时的维卡,已经换下了政委军服,穿上了纯白色的斯拉夫风格的连衣长裙,头上戴着花环,光着脚,胸前佩戴着刻有倒三角状标志的项链,手里持有一个精致的牛角杯。

而安德列所在的阵法,也是一个由古斯拉夫文字所环绕的倒三角状标志。

此外,安德列的左侧,摆放着一尊小型木制神像;右侧,摆放着一根柳树的树枝;后侧,是一小堆土;前方,是放在圆盘里的一块圆形大面包和放在面包上的盐皿里的一普特(普特,пуд,俄国重量单位,1普特=16.38公斤)的盐——面包和盐,是斯拉夫文化里一种欢迎客人的习俗,当重要、尊敬和钦佩的客人到达时,主人会把面包放在刺绣毛巾上,盐用盐皿装着放在面包块或固定在面包块上。

当然,对于来做客的神灵,同样也要献上该礼。

“嗯……”安德列看着阵法,有些疑惑道,“为什么是维列斯的术式模式?”

确实如同安德列所言,倒三角是斯维列的标志;柳树是斯维列的象征;最重要的是,那尊木制神像,正是斯维列的神像(因为那标志性的牛角)。

“啊啦啦,你也没认真读书啊。”维卡微笑着摇了摇头,“死神菲林斯……是维列斯的另一个名字啊。也就是说,两者是同一位神灵。”

“原来如此……”安德列总算回想起来他所学过的神学知识。

维列斯,是斯拉夫神教的大地,水,森林和冥界之神。而这个阵法,很明显包含了几乎一切与维列斯的能力有关的元素。

“那么,开始吧。”眯着眼的维卡微笑道。

随后,维卡缓步向前,腾出一只手,端起了面包和盐。

接着,她便埋入了澡盆,坐在了安德列的对面。

“……”安德列嘴上没说什么,但他的眼神和脸蛋出卖了他。

尽管有穿着衣服,但那单薄的连衣长裙,无法遮拦那丰满无比的胸部。

特别是当衣服浸水以后所带来的那种对于皮肤的紧贴,更是展露了这一点。

“……咕嘟。”安德列下意识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不过维卡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安德列的举动。

她一面递出装着面包和盐的圆盘,一面递出牛角杯。

“来吧。”维卡依旧面对微笑,“喝下三分之一的酒。“

“哦……好的。”安德列回过神,从维卡手中接过牛角杯,开始喝起了里面的伏特加。同时,另一只手也握在了圆盘下。

而当安德列在饮用伏特加时,维卡空出来的手端起了面包上那装有盐的盐皿,将拿盐皿的手向上一挥,高呼:“хлебосольный хозяин!(俄语:面包和盐!)”

盐皿中的盐,很快就飘散在了空中。

而这时,安德列也喝完了三分之一的酒,将还剩下三分之二酒的牛角杯重新还给维卡。

维卡接过牛角杯后,也喝了三分之一。

最后,将剩下三分之一的酒,倒入了盆中。

“请接受这虔诚的祈求吧,大地,水,森林和冥界的主人,伟大的维列斯啊!”

一瞬间——

“!?”

安德列发现,画在地板上的阵法,突然发出了刺眼的绿光。

紧接着,盆中的水,开始呈现出一条条如同触手般的水柱,至少有五六条,围绕着安德列和维卡。

“维列斯接受了我们的的祈求。”维卡看着这情形,微笑着点了点头。

很快,那些围绕着安德列和维卡的水柱,停止了转动,并倒向二人。

当安德列再度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坐在澡盆里了。

而是像置身于大海当中!

“!?”

安德列有些慌张地环顾四周。

不过他很快就安心下来了。

因为维卡游到了他的身边,并抓住了他的手。

【往下。】

维卡并没有说话,而只是指了指下方。

但安德列却又清楚地听到了维卡的声音。

【怎么回事……】

结果安德列发现自己不用开口居然也能发声了。

【这!这到底是——】

【这里是幻梦境,不是现世。】维卡见状,便解释道,【可以直接听到互相的心声。】

【这样啊……】安德列点了点头,【不过感觉我有来过这里……】

【等一下下去深层看一看就知道了。】维卡又指了指下方,【这里可以看到你过往的一切,说不定从中能够找到你不死身的来源。】

【不过幻梦境啊……】安德列环顾四周,【蛮安静的。】

【因为有维列斯的保护,所以那些恶魔不敢来搅局。】维卡解释道,【不然,我可不敢带你来这儿。没有签署彩虹之约,把我们视为食物的恶魔在现世都那么猖狂,在幻梦境这个亚空间里那更是如同走进自家后花园一样。】

说罢,二人便向下游了下去。

向下游的一路上,两人分别看到了不少在两旁闪烁的属于安德列的记忆片段。

有高兴,有悲伤,有愉快,有忧郁,不论是什么样的记忆,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二人眼前。

但这些,都不是两人想要找的。

【都游了这么深了,还没看到蛛丝马迹……】维卡摇了摇头,【再下去,那可都要到你小的时候了。】

【我觉得那个时候的可能性更大。】安德列说出了自己的构想。

维卡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两人停了一下。

因为前方,一行巨大的符文,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这是……】符文并不是俄语或者基辅罗斯语,甚至不是拉丁语或者希腊语,安德列一时没认出来是什么文字。

【这是鄂尔浑文字……】维卡盯着这段符文好一段时间,很快便皱下了眉头。

【这符文说了些什么?】安德列问道。

【……埃尔利克。】维卡缓缓回答,【你这段记忆已经被鞑靼人的冥王埃尔利克所封印,我没有办法解除神的封印……】

【那这样——】

【回去吧。】

简短的一句话后——

“呃啊!”

再度睁开眼睛的安德列,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一开始的澡盆当中。

维卡也依旧坐在自己面前。

但奇怪的是,他们手中的面包,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回来了吗?”安德列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感觉过了好长时间了……”

“实际上只有数秒而已。”维卡微笑着说道,“亚空间的时间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安德列点了点头。

“不过没想到你的记忆被鞑靼人的冥王给封印了。”很快,维卡便把住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这有点有趣了。”

“话说就没有任何办法吗?”安德列询问。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维卡若有所思,“假如我们能够到达冥王艾尔利克的神殿去祈求他解封的话,也许可以成事。”

“神殿啊,这附近肯定不用想了。”安德列双手一摊,“最近的一个神殿应该是在克里米亚吧。”

“那将会是一段漫长而又危险的旅途。”维卡说道,“话说你是准备北上吗?”

“目前看来算是比较保守但稳健的法子了。”安德列听到维卡的发问,不敢怠慢,“独立团里的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有机会带动更多的人起来反抗暴政,绝不是可以随便牺牲的。”

“但是南俄目前的状况并不是太好。”维卡思考了一番,“如果我们真的选择一走了之,那也等同于抛弃了南俄革命的可能。”

“所以是两难啊……”安德列叹了一口气,“等到到了第聂伯罗再说吧。”

“但愿在那里的统治如同安娜琪雅所说的那样。”维卡继续道,“还尚未落入敌手。”

“安娜琪雅……”听到之前所见过的那位神秘女孩的名字,安德列下意识地问道,“老师,你觉得安娜琪雅是否可靠?”

“就目前而言我可以确定她没有什么问题。”维卡低头思考了一下,“不过这也不是能够完全确认的,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嗯。”安德列点头同意,“这种严峻的时候,大意不得。”

“好了。”

维卡这时站起了身,从不远处的椅子上拿起一条毛巾,随后又走了回来,递给了安德列。

“赶紧擦擦吧,感冒了可不得了。”

“谢谢了……”

安德列接过了毛巾,也站起身擦了起来。

而维卡这时也背着安德列,拿起另一条毛巾,开始擦起了自己的头发。

“……”

安德列的目光,再次注意到在了维卡身上。

虽然这位魔导科老师早已结过婚,但她那位前公社党的丈夫早已被处决,之后也并未再婚。

而依旧年轻的她,也有着丰满且健全的肉体,再加上她那如同慈母般的温和性格,吸引着安德列在内的许多年轻人。

但安德列仅仅只是再度咽下口水。

然后继续将身体擦干。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第二章【珀列维特】/【博加蒂尔】(3)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3)个小伙伴在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