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呼……好久没这么大吃一顿了。”

安德列抚着自己的肚皮,满足地走在过道上。

自从基辅战役败退以来,原本还算充足的补给,便开始出现了吃紧状况;随着独立团转入游击战,这种情况便越发明显了,全团经常是上顿不接下顿,实际上在夺取【珀列维特】前,全团就算再怎么节衣缩食,也只够三天了。

所以说,如果没能夺取【珀列维特】以及其在军用车站里的物资,那就算是能存续下来,只怕也早已是连编制都无法确保了。

“哼哼——嗯嗯嗯——”一想到这里,安德列内心不仅庆幸,更是高兴至极,以至于直接就唱起李小玉教给自己的来自中华大同公社共和国的军歌来,“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砲,敌人给我们造——”

“你好像很高兴嘛。”

“那是当然——诶!?学姐!?”

安德列这时才惊觉,不知什么时候,博格达娜突然出现在通道的拐角处,双手插在胸前,靠着墙,面带微笑的注视着他。

“吓了我一跳呢。”安德列苦笑道,“怎么了学姐?”

“吃的不错嘛。”学姐依旧以相同的姿势,相同的口气,相同的眼神,对着安德列。

“什么啊,应该是终于能吃上一顿好的了。”安德列双手一摊,“不然迟早得饿死。”

“是吗?”博格达娜玩味地点了点头,“那么跟我来一趟,活动活动。”

“活动活动?诶——学姐!?”

还没等安德列反应过来,博格达娜直接就拉住安德列的手,不由分说强行带走。

“喂喂喂!学姐!?”

很快,博格达娜便将安德列带到了一个大场地内。

“这里是……”

安德列环顾四周。

只见这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但看到一旁靠在墙上的演习用剑和护具,安德列瞬间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战技训练室】啊。”

“对。”博格达娜点头道,“不来一场吗?活动一下,也好方便消化。”

“哼哼。”安德列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求之不得。”

很快,两人便穿好了护具,手持演习用剑,面对面站在对方面前。

“我可不会放水哦。”安德列双手握剑,并将剑身竖起,“学姐。”

“说大话可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博格达娜虽然也是双手握剑,不过剑身朝下,“我可爱的学弟啊。”

随后,两人互相朝对方冲去。

不过,就在二人的剑拼杀在一起之前。

两人右手上所佩戴的手套上如同瑞士钟表一样精密的齿轮一样的机器,开始运转了起来。

一瞬间,安德列的剑刃上,呈现出了熊熊烈火。

而博格达娜的剑刃上,则被水所环绕。

在这之后,两者的剑刃才拼在了一块。

一阵巨大的震动以后,火与水的余波,洒向四方。

【魔导机关】,或者叫【魔导器】,由神秘的贤者团体【泰勒玛】创造的嵌入了魔法回路的机械元件,结构类似巴贝奇设计的差分机关,这种分析机被设计出来的目的是普及魔法提高生产力以及简化古代密仪魔法繁琐的流程,降低魔法学的入门难度,让许多魔法适性低下的人也能成为出色的魔法使用者。这种魔导机关内置有铭刻神姬传授的卢恩符文之类的密仪魔法的魔导齿轮,可以通过内置魔法回路设定的转动程序产生阿卡夏(Akmha)熵和Ether场【负能量粒子海】共鸣控制宇宙弦的振动,产生各种对应的量子场达到改变事像的魔法效果,所以这种魔导机关通过换装魔法回路应用性接近无限,它可以从虚数之海的纯能量宇宙中取得取之不尽的真空零点能,因此可以运用在发动机,发电这些领域,但是魔法回路的运作是需要对应的魔法矿石元素加工的魔法回路的符文于Ether场共鸣才能产生对应的量子场,为此对魔法矿石元素的争夺成为了各国的首要事项。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魔导机关】的存在,通过【战技】而得以成为国家主要战力之一的【骑士】将失去特殊性;而【私人电脑】,【骑士机甲】,【飞行战舰】,【列车战舰】等一系列奇迹般的科技,将不可能存在于世;同时。冒险者们面对各地的魔兽们,死亡率将大幅度飙升。

在拼杀了十几刀后,很快,二人便相互向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哼!”安德列单手举起还燃烧着火焰的剑,横着一挥。

一道强烈的【火之波纹】,朝着博格达娜所在的方向飞去。

“天真!”博格达娜嘴角一咧,脚下一跺,剑尖朝下刺去。

下一秒,博格达娜的面前,便产生了一堵冰墙。

安德列的【火之波纹】劈在了冰墙上,除了造成几道划痕外,没有任何明显的伤害。

“哼!”安德列立刻做好架势,提剑与头平行,剑尖对准冰墙。

整个剑,立刻被火焰和金属一般的物质所环绕着。

然后安德列毫不犹豫地冲向冰墙。

并狠狠地将手中的剑刺向冰墙。

喀拉!喀拉!刺啦!!

冰墙先出出现几条明显且深层的裂缝,最后,如同被电钻撞击一样给击得粉碎。

碎冰四溅。

博格达娜就在眼前。

“哼,你中计了。”博格达娜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什么——”

还没等安德列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到一阵清风吹过他的身旁。

“难道——!?”

安德列这下才反应过来。

不过晚了一步了。

刚才被打碎的碎冰,立刻改编了方向,朝安德列飞去。

“该死!?”

自知中计的安德列迅速向后退了数步,同时用剑劈掉了不少飞来的碎冰。

而这,给了博格达娜机会。

再次变出水刀的博格达娜,再度向安德列冲去,并很快跳到半空中。

“!?”终于解决完纠缠已久的碎冰攻击的安德列,突然看到半空中的博格达娜,正双手持剑,朝自己劈来。

伴随着战吼。

“呀啊啊啊啊啊!!”

博格达娜手中的利刃,向着安德列的头砍去。

“切!?”

安德列眼疾手快,迅速一手握在剑柄,一手撑住剑尖,将剑本身聚到头顶。

乓!!

两把剑,拼杀在了一起。

“切!”见攻击失败,博格达娜很快退后两步,并再次短兵相接。

而安德列也不甘示落,一一见招拆招。

直到——

“呼,呼,呼……”

“哈,哈,哈……”

气喘嘘嘘的二人,一面大口喘气,一面注视着对方的状况。

“哈,哈……怎么了?”博格达娜见状,笑道,“这么快,就不行了吗?”

“呼,呼……学姐才是。”安德列也微笑着摇了摇头,“过去的学姐,可比这强多了。”

过了一会儿,两人又拼杀到了一块。

不过这次,安德列直接把博格达娜推倒在了地上,紧紧地将剑向着博格达娜的颈部压去。

而博格达娜也不甘示落,继续努力用剑挡着安德列的剑刃。

不仅如此,她灵活的双腿还直接夹住安德列的背部,试图让安德列的身体向下,让他的颈部碰到自己的剑刃上。

双方就这么一来一回僵持着。

就这样——

“呃呃——”

“啊哈——”

他们各自的颈部,已经被对方搞得十分贴近对方的剑刃。

这也使得双方的脸蛋特别接近对方。

也能非常清晰地看到对方脸上的红晕。

“……”

“……”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到最后,还是安德列先开了口。

“我说学姐,这个……就算平局吧。”

“……嗯。”

这样以来,双方才有办法从这困境中摆脱出来,令安德列可以先站起身,然后扶起博格达娜。

“还真是厉害呢,学姐。”安德列夸赞道,“不愧是大骑士。”

“哼,你也不赖。”博格达娜也回赞道,“只不过,作为大骑士,这也只能是极限了。”

说到这里,安德列也只能点了点头。

毕竟,根据欧洲通用的【骑士等级】,一共分为【见习骑士】,【骑士】,【大骑士】,和【圣骑士】四个等级。其中,只要是没有接受过君主正式进行骑士册封或者从骑士学院以及骑士科毕业者均属于【见习骑士】。之后,【骑士】升格为【大骑士】之间便有一座壁垒,而【大骑士】升格为【圣骑士】,之间也有一座壁垒,这种壁垒大部分人就算是耗尽一生也几乎无法突破的,仅仅只有少部分人能够达到这种水平。

诺威科夫伯爵家的次女出生的博格达娜能够如此年轻地就从【骑士】升格为【大骑士】,在一般人眼中本来就已经是天才了,要知道,很多人可能这辈子都未必能达到这种水平。

但是,从未担任过任何【神职人员】,有过直接与众神签署过契约的她,这也是她的极限了。

非神姬契约之人,是无法升格为【圣骑士】的。

“……哈,这个奇妙的制度。”安德列叹气道,“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担任神职人员,这样一来,可是堵了不少人上升的渠道啊。”

“话也不能这么说。”博格达娜却否认了安德列的看法,“【圣骑士】还要担当处理混沌魔物与异界恶魔的事务,没有众神加护很容易就会丧命的。你知道吗?我大姐作为圣骑士,她的本事可是可以直接吊打我的。”

“学姐的大姐这么厉害?”安德列有些不信,“学姐你都这么厉害了,如果你姐比你还厉害的话那岂不是——”

“哼哼!”博格达娜骄傲地笑了两声。

随后,她突然说道。

“那位叫安娜琪雅的孩子,实力就在【圣骑士】的级别了。”

“诶?”安德列愣了一下。

“虽然是特种部队,不过我听说了。”博格达娜继续说道,“斯佩茨纳兹的精英部队,那身手各个都是【圣骑士】级别。上次和她交手时就领会到了,果然名不虚传。”

“她也有众神加护吗?”安德列问道。

“有的,能察觉的到,不过她的实力直接压制我了。”博格达娜下意识地挥舞了两下手中的训练用剑,“甚至不需要召唤众神。”

“……”安德列思考了一番后,也只能苦笑道,“真是一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