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II

“站住!不要跑!”

砰砰!

身后边追边喊的追兵,得到了两颗子弹作为回复。

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两名魅魔夹击的安娜琪娅,身后却又被数不清的卫兵所追杀着。

警报依然响着。

这就意味着,追兵只会越来越多。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几乎每个经过的拐角,安娜琪娅都能看到蜂拥而来的武装人员以及从待命状态被激活的【齿轮士兵】。

这样下去,哪怕这座豪宅再大,也将无处可逃。

这一刻很快就要到来了。

安娜琪娅的前方,此时只有越来越接近的玻璃窗户了。

而她的背后,是人手一把武器,口中喊打喊杀的追兵们,和那些无情的杀人机器【齿轮士兵】。

但是安娜琪娅并没有停下脚步。

相反,她越跑越快。

直到玻璃窗户近在咫尺。

而她,双臂交叉护在自己面前,直接撞了上去。

伴随着玻璃的破碎声,安娜琪娅跳出了窗户。

她原先所在的位置,是豪宅的三楼。

下方,则是后花园的草坪。

换成一般人,这个高度跳下去,没有缓冲的情况下,只怕是不死也要摔断几根骨头。

但很明显,这一点并不适用于出身猎魔游侠,接受过特种部队训练的安娜琪娅。

在距离地面触手可及之处,安娜琪娅眼疾手快,直接朝地面上一掌拍去。

伴随着安娜琪娅左手上闪现的印记,一波气浪,打在地面上,给予安娜琪娅缓冲的机会。

翻了两个跟头后,安娜琪娅稳当地半跪在草地上。

就在这一瞬间。

“!”

本来一片黑暗的后花园,瞬间被强光照的如同白天。

“切!没想到有还设置有强光术式……被发现了吗……”

起身的安娜琪娅一面抬起左手掩在额头处遮住部分强光,另一面迅速躲到了一旁的树丛栅栏后,同时急促地一阵简短的念咒。

念咒结束的瞬间,雨点般地子弹,朝着安娜琪娅所在的位置快速飞来。

树丛栅栏很快就在强有力的集中火力下被打成了粉碎。

但却没有一发子弹击中安娜琪娅。

或者说,所有接近安娜琪娅的子弹,都莫名其妙地在前面出现了一个暗紫色外环的小型黑洞,子弹进入其中后,便很快和小型黑洞一起凭空消失了。

——重机枪吗?还不止一台……

安娜琪娅冷静地闭上了双眼。

在她的脑海里,产生了一副奇特的景象。

黑色为主的背景内,数个蓝色的火焰,包围住了中间红色的小火焰。

这些蓝色的火焰,有大有小。

安娜琪娅再度睁开双眼。

——也不是一般的重机枪……莫洛克那个死胖子土财主,居然还买了第二代骑士机甲。虽然是老掉牙的玩意,不过说完全没有威胁,也是扯淡,至少在火力压制方面就不得不考虑其威胁了。

安娜琪娅这时一面伸手握住背后背着的长剑的剑柄,一面心中盘算着计划,等待时机。

可就在此时,对方突然停火了。

“?”

这一状况,反而让安娜琪娅大感意外。

毕竟刚才对她进行火力压制的状态下,自己其实处于劣势状态,停火反而给了喘息之气。

安娜琪娅缓缓抬起头,瞥了一眼对面的情况。

只见在强光的照射下,一名身强力壮,约有两米多高,背后背着两把入鞘得巨剑,腰间挂着两把霰弹枪,黑发绑成后脑勺长柱状,以黑色为主的伴随着大风飘扬的皮大衣,嘴中长着两根显眼的白色獠牙的奥克族战士,逐步靠近安娜琪娅所在的地方。

那人,便是【鲁克佣兵团】的团长,洪水·鲁克。

——那个佣兵头子……

一看来者,安娜琪娅皱了皱眉。

看样子,对方并不想杀她,是要活捉她的。

虽然从这点来说,自己存活的几率大大上升。

但从她在卡尔克镇外第一次看到鲁克,她就明白,对方也是刀口舔血,神经百战的高手。

和自己这样子的经过【斯佩茨纳兹】训练的特种兵来说是差了不少,但也绝非毫无招架之力,相反,很多时候还有可能会出其不意。

况且现在可不是正规的擂台赛,要是被拖住了,情况可就不大妙了。

“老子只警告一次。”与此同时,鲁克一面接近安娜琪娅所藏身的树丛栅栏处,一面从背后拔出其中一把巨剑,剑尖在地面上拖动带来的摩擦,还擦出了火花,“老爷开恩,立刻投降,可以免你不死。否则,老子将亲自了结你。”

电光火石之间。

“!”

战场杀戮多年的鲁克,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地举剑格挡。

安娜琪娅手中,本来那朝着鲁克心脏处捅去的的利剑,被鲁克那宽刃的巨剑,完美地挡住了这一击。

“你自找的。”鲁克看着眼前那身穿一身黑色特战服的蒙面者,冷冷地说道,“那就死吧。”

说时迟,那时快,鲁克另一只收握住了背上的另一把巨剑,一抽出便往安娜琪娅那边劈去。

“!”安娜琪娅也反应迅速,立刻向后退了两步,躲过了这一击。

“我可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耗。”故意压低声音的安娜琪娅,这时举起左手,握拳在胸部处。

左手手背上,很快便出现了一道倒三角的发亮的紫色印记。

“神印——”

还没等鲁克惊叹完,安娜琪娅便已念咒完成:

“大地,水,森林和冥界之神,吾主维列斯!愿汝开恩,仿汝眷属,重塑吾体,赐吾新生!”

一瞬间,安娜琪娅本身,便被强烈的紫光所包围,其亮度甚至一度超越对手打起来的强光。

“呃!”鲁克在一支手臂挡住亮光的同时,另一支手也举剑准备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

当然,当亮光退去时,展现在鲁克和在场所有人面前的情况,足够让他们目瞪口呆了。

一条长着巨大双翅膀,龙鳞片全红的巨龙,出现在他们面前。

“擀……”鲁克骂了一句,“居然是特么的龙——”

紧接着,那条巨龙的利爪,便直接向鲁克拍了下去。

鲁克不愧是沙场老兵,迅速将双剑作成【X】状,避免了自己被拍成肉酱的结局。

当然,从他双脚在地上留下的两道深痕,他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Чого ти чекаєш !?(基辅罗斯语:你们特么还在等什么!?)”鲁克转过头来对着身后有着各类武装的卫兵和佣兵们喊道,“Пожежа!(基辅罗斯语:开火!)”

如梦初醒的武装分子们,迅速拿起手中的武器,朝着巨龙开火。

不论是骑士机甲的重机枪,还是重步兵的反装甲火箭筒,甚至是轻步兵的霰弹枪和冲锋枪,其火力,都倾泄在了眼前的巨龙身上。

然而,他们绝望的发现,本来足够可以消灭至少数千人左右的火力,打在巨龙身上和雨点滴在身上差不多。

而巨龙,这时展开了她的还击。

她只有一击。

那就是她口中的烈焰。

但效果却是显著的。

在猛烈的烈焰喷射下,那些老式的骑士机甲瞬间成了钢铁棺材,然后融化成了铁水;而那些没有装甲保护的武装分子更惨,一旦被点着,那就是原地成灰。

“……认真的吗?”鲁克见这个架势,知道自己的人马已经被这条从人变形的巨龙给杀得溃不成军了,短时间内其他地方的援军也赶不过来。

而被对方的龙爪死死压制的他,也渐渐地快没有力气了。

“看样子……要使出那招了吗……”

闭上双眼冥思的鲁克在瞬间想通后,重新睁开双眼。

“吾之神祖提——”

不过,还没等鲁克念完,原本压制着鲁克的巨龙,突然松开了龙爪。

这当然不是巨龙良心发现。

鲁克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只见一名身穿着浅蓝色条状睡衣的年轻男子,右手拿着长剑,左手酝酿着火球,飞在半空中,一掌便将巨龙打得退了两步。

然后,那名男子,稳当地站在了鲁克面前,背对着他。

鲁克也很快认出了那名男子。

那名男子,便是今天到访的皇差。

“!?”

而那头巨龙,一见到皇差,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在一声咆哮后,扇动着自己那对巨大的翅膀,飞往空中,离开了这里,期间产生的疾风,差点就把地面上的皇差和鲁克给一并卷飞了。

“呼……”本来以为自己要死定了的鲁克,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

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鲁克面前的皇差,在收好剑后,竟然向他伸出了手。

“没事……谢谢殿下。”鲁克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便拉住皇差的手,站起了身。

“不过说真的。”皇差这时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惨状,“今晚可真实不太平啊。”

“确实,殿下。”鲁克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不同以往。”

“也许是因为我来了?”皇差玩味地看了一眼鲁克,微笑道。

“那可真是蒙承厚恩了。”鲁克重新将手中的双剑插回背后的剑鞘,顺带开了一个冷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而皇差,对此却并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