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I

卡尔克镇的边缘,镇子唯一的出入口,此时此刻,如临大敌。

身强力壮,约有两米多高,背后背着两把入鞘得巨剑,腰间挂着两把霰弹枪,黑发绑成后脑勺长柱状,以黑色为主的伴随着大风飘扬的皮大衣,嘴中长着两根显眼的白色獠牙的奥克族佣兵队长,洪水·鲁克,此刻正站着镇子唯一的出口——一条吊桥的前方。

他的身后,是同样手持各类枪械,躲在各个防御掩体后,如临大敌的【鲁克佣兵团】的佣兵以及莫洛克自己掌控的绿军武装分子,以及包括壕沟、铁丝网、地雷和炮楼在内的各类森严的防御工事。

本来平时,并没有需要这样的阵仗。

毕竟红军的战线早就退到第聂伯罗一代,这一代早就不存在成建制的红军部队了;那些游击队也根本没有任何有效的力量和手段来攻克这里。而且实际上,现在要担心的根本不是游击队的进攻,而是那些游击队煽动镇民的再度叛乱,从镇子上获得补给,以及袭击商队和运粮队夺取物资。经常的情况是,他们武装监管在农地里干活的佃农以及镇子内的镇民,抓住并处决几个给游击队送粮食的镇民,同时出击营救受到游击队和土匪攻击的商队和运粮队——虽然很多时候当武装人员抵达时,只看到被洗劫一空的货车以及满地的尸体。

“……”

望向远方的鲁克,一言不发,神情凝重。

根据刚才探子的回报,目标,很快就要到了。

鲁克很不喜欢等待,但是曾经作为猎人的他,知道需要耐着性子等待,不论出现的是什么。

来了。

只听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开始传入众人耳中。

一开始,仅仅只是远处的森林与农田中出现的模糊的黑点。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轰鸣声越来越近,乡间土路上逐渐清晰起来的车辆越来越多,鲁克稍微数了数,居然有五辆之多。

除了后面四辆是运兵卡车以外,最前面的那辆,则是一辆由越野车拉着的四轮马车。

鲁克闭上了双眼。

同时,右手穿着的手套式【魔导机关】,齿轮开始转动,黄色的光芒也开始闪耀。

【地之鸣动·地感】。

这是鲁克现在使用的招数。

通过运用地元素的探测功能,在脑海里构筑其对手的部署。

浮现在鲁克脑海里的,是车队的部署情况。

除了末尾的运兵卡车里是十名武装人员和两名非武装人员外,剩下三辆运兵卡车全是堆满不知名的物资。

而最前头的马车,除了在越野车上的司机和一名实力极强的女性外,以及马车背后站着的一名配有武装的男性,马车内的状况——

——一团黑洞。

“切,留了一手。”

鲁克睁开了双眼。

而很快,车队便停在了吊桥前。

准确来说,是直接停在鲁克面前。

鲁克这下看清了马车的情况。

越野车的前方以及四轮马车的两侧车门,都有相同的标记。

【倒坠之鹰】。

这个是基辅罗斯王国国徽的同时,也是留里克皇族的标志。

只有留里克皇族才有权力使用。

非留里克皇族者胆敢使用此标志,按照【罗斯法典】的规定,杀无赦。

尽管这样,鲁克依旧保持刚才的姿态,没有任何变化。

“Грубый человек.(俄语:无礼之徒!)”坐在越野车的副驾驶位的那名女性,这时站起了身,手指鲁克,“见到留里克子孙,为何不下跪行礼?”

鲁克抬头望向这名女性。

这名女性,留着干练的红色中分短发,配有眼镜的有神的红色双瞳,有着姣好的面容,她的那一身将身体轮廓完美展现的裙甲以及腰间上刻有【倒坠之鹰】徽章的佩剑,证明了她的身份。

她是一名侍剑骑士。

“Це час війни, я не можу підкорятися.(基辅罗斯语:战争时期,恕不从命。)”鲁克坚定地回答道,“我们无法确定你们到底是皇族,还是伪装的土匪。”

“大胆,无凭无据,居然敢称我们家少爷是土匪。”女骑士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鲁克,继续质问,“还有王法吗?你还想要脑袋吗?”

“抱歉,没有证件,我不会让你们通过的。”鲁克依旧双手插在胸前,不肯退让。

“那你是不准备要脑袋了吧。”

说罢,女骑士左手抓住剑鞘,右手握住剑柄,缓缓将剑抽出,随后,剑尖指向鲁克。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女骑士冷冷地说道。

“那也别怪我们无理了。”鲁克毫不退让,摊开掌心,举起右手。

很快,掩体后的武装人员立刻探出身,把枪口对准了越野车那边。

“你们准备要枪杀留里克的子孙吗?”女骑士环顾了那些将枪口对准她的武装人员,最后将目光重新停留在了鲁克身上,“你们知道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吗?要是你们在这里枪杀了留里克的子孙,【奥科瑞纳】(公共安全与秩序保卫部)的【特辖军】将会追杀你们直到天涯海角,你们连同你们的家人,将死无葬身之地,不论你们躲到什么地方。”

听到女骑士平淡但低沉的威胁声,除了鲁克以外的其他武装人员,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但是手心,都在开始流汗。

他们很清楚,【奥科瑞纳】(公共安全与秩序保卫部),这个恐怖的秘密警察机构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们更清楚,其麾下早在伊凡雷帝时代并创立的古老的军事武装【特辖军】的恶名。

那帮组织严密,效率极高的嗜血恶魔们。他们不仅仅擅长对叛乱地区的镇压和肃清,也擅长对女皇之敌进行刺杀和绑架等活动。

【奥科瑞纳】(公共安全与秩序保卫部)与【特辖军】,共同构成了这个国家最黑暗的影子,谈之色变。

“……”

鲁克皱起了眉头,沉默片刻后,他举起的右手,握成了拳。

见状的武装人员们,纷纷移开了枪口,将枪口朝向地面,但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你不用找他们的麻烦。”鲁克的右手,这时转而握住了背后背着的巨剑的剑柄上,“如果有什么问题,那找我就可以了。”

说罢,稍稍把背后的巨剑抽出了一截。

“哼哼。”女骑士冷笑了一声,“你觉得,你的贱命,能比得上留里克正统子孙的少爷吗?”

女骑士反倒移开了长剑,敞开双臂,丝毫不在意这一点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来吧,如果想试试看后果的话。”

气氛再度凝重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武装人员,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前方背对着他们的鲁克,以及摊开双臂面对他们的女骑士。

他们都在等待下一步的变化。

下一步,这两人的任何举动,都会决定他们的命运。

他们的命运,掌握在这两人的一念之间。

“……”

“……”

尽管双方都没有进一步的言语和行动,但很明显,火药味已经越来越浓重了。

就差那化学反应——
——“喂!什么情况?怎么停了这么久?”

这句吼声,犹如泼在火药桶上的水一样,一瞬间把凝重的气氛直接打破了。

鲁克和工事后的武装人员闻声望去。

不知什么时候,马车的车窗打开了,里面传出了一名男性的不满之词。

“……”

站在越野车上的女骑士见状,立刻将剑收回剑鞘,随后,跳下越野车,来到窗户打开的马车门前,半跪下身。

“殿下,他们不让您进入卡尔克镇,要求您提供证明。”

“……”沉默了片刻以后,马车里,再度传出同样的男声,“我要下来看看。”

“是,殿下。”

女骑士随后,起身,对着车后喊道。

“奥伊斯特拉赫!殿下要下车了!”

“是!殿下!”

站在车后的那名男子很快就跳下了车后,恭敬地打开了车门。

女骑士也正对着车门,右手握拳在胸,向着打开的车门鞠躬。

首先下车的,是一名有着褐色双马尾的年轻女仆。

这名女仆很快就侧到一旁向着车门伸出了手。

随后,伴随着女仆的搀扶,一名年轻的男子,下了车。

这名年轻男子,身穿西欧式的黑色大衣和礼服,领口上绑着黑色蝴蝶结,头上戴着黑色高筒帽,手中穿着白色手套,他的脸庞十分年轻,黑色的短发也显得顺滑,给人的感觉是气度不凡。

“是谁说不让我进镇子的?”男子下车后第一个先向女骑士询问道。

“就是他,殿下。”女骑士很快指向了前方的鲁克。

“哦?”男子转头望向鲁克,脸上突然产生了让人难以琢磨的笑容。

在女仆的陪伴下,他缓步走到鲁克面前。

“你可真够大胆的啊。”男子并没有对鲁克发火,相反,反而有一种嘲讽的语调,“居然敢阻拦身为留里克子孙的我的车队。你叫什么名字?”

“洪水·鲁克,尊贵的人。”鲁克虽然这么说着,口气和刚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请出示证件证明。”

“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就能把皇族子孙当罪犯来看待?”男子说话的口气也毫不给面子。

“那么尊贵的人,您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您到来的官方信息?”鲁克继续问道。

“这是特别任务。”男子淡淡地回答道。

“特别任务?”鲁克听到这个词,皱了皱眉头。

“关于对光复地区的状况检查。”男子继续说的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叼在嘴边后,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将手指燃气小火苗,点燃了雪茄头后,再甩灭了火苗。

“哼。”鲁克点了点头,“那么是谁的授权呢?尊贵的人。”

“……”男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吸了一口雪茄后,把口中的烟全部吐到鲁克脸上,丝毫不在乎对方是否会发飙,“谁的授权?啊,当然是最高层的授权。”

下面,男子双眼一瞪,嘴角一咧——

——“Вершина, от Ее Величества. Понимаю?(俄语:最高层,来自女皇陛下亲自授权。明白吗?)”

空气再次凝固了。

毕竟这个消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我的天,咱们挡了钦差的道了。

不过很快,男子就用轻松的口气,继续说道:“陛下听闻了一些留言,说这里的情况非常糟糕,所以有幸选择了我,让我来查看这里的情况。”

“所以,能让我检查一下证件吗?尊贵的人。”鲁克依旧不肯罢休。

“嗯,我明白了。”

男子又打了一声响指。

很快,身后的女仆,便双手将一本上面印有【倒坠之鹰】标记的身份本,递到了男子手中。

男子将手中的身份本递到了鲁克面前。

鲁克刚准备去接,男子却又直接收回了。

“你是什么身份?”男子盯着鲁克,突然问道。

“我是【鲁克佣兵团】的团长,受到彼得洛维奇老爷的雇佣,尊贵的人。”鲁克平静地回答道。

“啊,那就说明,你连女皇陛下的臣下都不是。”男子笑道,“那么,无官无位的你,有什么资格来查看我的证件?”

“……”这一点倒是直接把鲁克给问住了。

的确,他并不是政府人员,本身是没有权力去查阅官员文件的。

但是有资格检查官员文件的莫洛克,现在却不在这里。

就在这时——

“哎哟!殿下!”

鲁克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名老年男性的声音。

回头一看,竟然是雇佣他的莫洛克老爷。

莫洛克老爷在两名女仆的陪伴下,赶忙推开鲁克,在男子面前一个劲的笑脸鞠躬。

“实在是对不住!小人不知殿下到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你就是莫洛克·基里拉·彼得洛维奇吧?”男子看着眼前慌张的莫洛克,缓缓说道,“卡尔克镇是你在管吧。”

“对对!殿下!正是小人在管!不甚让小人手下几个冒犯了殿下您!还望宽恕!”莫洛克的话语口气中极尽谄媚,“不知殿下尊姓大名?”

“皮埃尔·谢尔盖·留里克-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侯爵。”男子微笑着把自己的身份本递交到莫洛克面前,“需要检查一下吗?”

“不用不用!殿下!”莫洛克赶忙把男子手中拿着身份本的手退回,“欢迎殿下来卡尔克镇视察!若不介意的话,可否能在小人寒舍一留。”

“嗯。”男子散漫地看了看周围,随后把身份本递回给身后的女仆,“很好,正好我的家庭教师和情人也累了,需要一个地方歇歇脚,还有我的部下们,刚才打了一场,也需要些休息。”

“打了一场?”莫洛克听到了这句话,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是去打猎了吗?”

“啊,打了几个土匪,可是不小的猎物啊。”男子毫不在意地回复,“不过再凶狠的猎物也终究打不过人,不是吗?”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莫洛克依旧笑脸相迎。

“既然这样,我抓到的那两个活口的小毛贼,就交给你来处理了。”男子继续对莫洛克说道。

“诶!”莫洛克赶忙说道,“怎么敢吞殿下的功劳呢?”

“这也没什么,我又不管饭,这点功劳我也看不上。”男子这时突然对莫洛克勾肩搭背了起来,“让给你也算是抵了饭钱,岂不美哉?”

还没等莫洛克回复,男子举起夹着雪茄的右手,挥动了两下。

“是!殿下!”女骑士见状,心领神会,随后对车后喊道,“把那两毛贼带上来!”

很快,十名武装人员,从车后押着两名被五花大绑的一男一女,来到了男子和莫洛克面前。

“跪下!”

在武装人员的强压下,那对浑身是伤,且嘴巴被堵住,并依旧在挣扎的男女被迫跪在了男子和莫洛克前面,虽然他们怒视着眼前的二人,嘴中不断地试图在骂些什么,但很明显,他们不可能挣脱。

莫洛克一见被绑的是谁,心中一阵暗喜。

竟然是他日思夜想多日想要扒皮抽筋的那四个小赤佬的其中两个。

瓦瓦拉齐·索科诺夫和约尔卡·穆哈诺娃。

“怎么样?可以吗?”男子对看瞪了眼的莫洛克,问道,“不介意的话,这两个小毛贼就送给你了。”

“当然当然!”莫洛克此时喜在心头,自然满口答应,“感谢殿下厚恩!”

随后,莫洛克对身后的鲁克以及其他武装人员喊道。

“还不快撤掉防卫迎接贵人!”

听到这声命令后,所有武装人员都跳出了掩体,立刻站成两排,行了持械军礼。

“那么。就请阁下入镇吧。”莫洛克恭恭敬敬地朝着男子鞠躬,请男子入镇。

男子也不遑多让,很快便转身,在女仆的陪伴下,重新坐回马车内。

女骑士在重新跳回车上后,下令道:“开车!”

受命的司机,重新踩了油门。

跟着车队进入镇子中的,还有被十名武装人员一同押送的瓦瓦拉齐·索科诺夫和约尔卡·穆哈诺娃。

待撤退完全入内后,莫洛克立刻跑到鲁克面前,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你特么什么毛病啊!?”

“老爷,我们不能确认对方是不是真的皇族成员。”鲁克依旧维持己见。

“他都把那两小兔崽子送到我手中了,还不是皇族的人吗?”莫洛克指着鲁克的鼻子骂道,“你给我记住,要是惹火了那位钦差,等他回去汇报,我吃不了兜着走,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说罢,便头也不回,在两名女仆的陪伴下,走回了镇子。

“……”

看着远去的车队和莫洛克的背影,鲁克摇了摇头。

“总感觉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