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I

对于莫洛克·基里拉·彼得洛维奇来说,罗马历2679年5月4日的早晨和往常的早晨一样,没有任何不同。

他依旧从那张宽大的羽绒床上,绿色金丝边的被子下睁开双眼;依旧看到躺在身旁的昨晚“大战一番”后光着身子躺在被窝里的酣睡着的长着黑色兽耳的半兽族女性;依旧是身处这摆满了各种从神圣罗马帝国来的风景油画、不列颠尼亚联合王国的半身雕像、奥斯曼罗姆帝国的马赛克烛台、科梅特帝国的金字塔模型、波斯帝国的地毯、大华国的青花瓷、日本皇国的武士刀、塔瓦庭苏尤帝国的金具……以及其他不知道是从别的什么地方高价购入的各类外国艺术品的大卧室内;依旧是……被金丝边淡褐色窗帘给遮住阳光的房间。

“嗯……”

莫洛克扭动着他那粗壮的脖子,看向一旁的床头桌上的金色外壳的传统时钟。

指针所指,上午八点二十五分。

——还有五分钟啊。

一般都是在八点三十分准点起床(或者说,被仆人敲门叫醒)的莫洛克,意外地比平时早起了五分钟,这可真是意见不同寻常的事啊。

于是,他顺手按了一下床头的一个按钮。

那是电铃的按钮,直通所有仆人卧室和休息室以及厨房,只要按下,就能通知所有仆人,他,莫洛克,他们的主人,醒来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莫洛克正前方的精致的白桦树双木门,便传来了不大不小的敲门声。

与此同时,莫洛克身旁一丝不挂且身材妙曼的年轻的半兽族女性,也因而醒来,并顺手拉起了自己的床单遮住自己的胸部。

“Входьте!(基辅罗斯语:进来!)”莫洛克下令道。

莫洛克尽管身材臃肿,挺着个啤酒肚,长着小胡子的脸庞也因为过多的肥肉和略微的秃顶显得并不英俊,完全想象不到他才48岁,感觉更像是六十开外。不过,那双有神的双眼,以及他那洪亮的声音,似乎也给人一种信号:别觉得自己好惹。

很快,双木门被推开了。

只见推开双木门的,分别是一左一右两名黑发女仆,仔细一看两名女仆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就是对双胞胎,只不过,稍微注意一些,就能看到那对女仆似乎分别在自己的头部左右,各长了一支角。

其中一名左边长角的女仆,帮助莫洛克拉开了窗帘;而右边长角的女仆,手里拿着一套的浴衣,走到莫洛克床边的身旁。

“老爷,您的早餐已经做好了。”右边长角的女仆面无表情但带着恭敬地说道。

“很好,玛琳娜”莫洛克回复完以后,并没有立刻从那名被他称作玛琳娜的女仆那里接过浴衣,而是转过头,看了看身旁早已醒来,且对他似乎抱有些惧意的半兽族女性,露出充满色欲的笑容,同时,伸出自己那肥大的左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庞。

“唔!”被莫洛克抚摸了脸庞的女性,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兽耳也发抖了一下。

“你服务的很不错。”莫洛克见状,笑得更欢了,脸庞凑近那名女性,对着兽耳,说道,“你们家里欠我的那5卢布的钱,我可以暂缓几天了。”

“多……多谢老爷……”女性听闻此言,稍微放松了一下,频频向莫洛克点头致谢。

“别误会了,那笔钱你们家还要还的。”莫洛克的嘴角一咧,“不过……你要是接下来几天能够更好的服侍我的话……我会考虑继续不收利息,不把你丈夫送去牢里。”

“老爷大恩……老爷大恩……”女性毫无拒绝的可能,只能点头同意。

“很好,期待你的表现,不要让我失望了。不然,也许你的丈夫就得坐牢了。”

说到这里,莫洛克不再理会,下床以后,从玛琳娜手中接过深红色浴衣,直接给自己披上,穿好后,便在两名双胞胎女仆一左一右两人的随同一下,没有回头的大步走出了房间。

走过黑白大理石制的长廊后,又来到一座双木门前。

吱——

像是感知到有人来了一般,门后的两名女仆立刻推开了门。

展现在莫洛克面前的,是一张铺着白布的且早已准备好早餐的长方形餐桌,以及分别站在两边的八名手持各类器物的女仆。

莫洛克慢悠悠地走到椅子前,一旁的女仆立刻就上前帮莫洛克拉开了空间,让莫洛克得以直接坐下。

那两名长角的双胞胎女仆依旧分别站在左右。

莫洛克面前的早餐十分丰富。

白色瓷盘里切好的白面包、装在精致瓷罐里的果酱、热腾腾的煮鸡肉、一碗罗宋汤、切好的橙子、葡萄糕点、以及牛奶和咖啡。

不过,莫洛克却并未急着用餐。

他先打了一个响指。

啪!

其中一名女仆心令神会,立刻拿起手中的遥控器,瞄准桌子另一头的电视。

电视打开后,里面播放着早间新闻。

【——今天上午,我军对在哈尔科夫的赤匪展开大规模攻势,虽然赤匪们依然试图抵抗,但绝非我军之对手——】

随后,莫洛克又打了两声响指。

啪!啪!

很快,另一名女仆,将手中的报纸双手递到莫洛克面前,同时深深鞠躬以示敬意。

莫洛克接过报纸以后,挥了挥收就让那名女仆退下了。

“卡琳卡。”看报纸的莫洛克突然说道,“还有几个家伙说交不上钱的?”

“回老爷。”左边长角的女仆回应道,“还有五家交不上钱,恳请老爷开恩的。”

“开恩?哼。”莫洛克冷笑一声,“几个月前和那四个小赤匪们一起把老子赶出镇子分老子地的时候不是很拽吗?怎么?怂啦?告诉他们,没钱还也可以,把他们老婆女儿要是长的好看,献上来给老子,老子还能宽厚些。要不然,就等着坐牢吧。”

“遵命,老爷。”卡琳卡也是面无表情,不过也鞠了个躬。

“还有。”莫洛克又问了一句,“有那四个小兔崽子和那些贱骨头的行踪吗?”

“抱歉,老爷。”卡琳卡回答道,“跟丢了。”

“哼,天杀的赤匪。”莫洛克听完,似乎来气,顺手就把报纸丢到一旁,然后,左手拿起白面包,右手用餐刀沾上果酱,开始涂抹,“这些窥视老子从祖宗那里继承下来的家产和权力的贱骨头懒鬼们,要是让老子抓到了,老子要一个一个绞死他们,让他们去见那个该死的犹太佬。”

说话的同时,一名女仆也立刻端起牛奶壶,为莫洛克满上牛奶。

也在同一时间,莫洛克把果酱均匀地涂好在面包上。

正当莫洛克准备把面包送入嘴中时——

“老爷!”

一名女仆,慌张地跑到莫洛克身旁。

“什么事?”莫洛克皱起了眉头,放下手中的面包,有些不满地望着眼前刚跑过来站好后,小声喘气的女仆,“说。”

“老爷。”女仆快速舒缓了一口气后,说道,“镇外有贵宾来访?”

“贵宾?”莫洛克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好像没邀请过什么人吧?”

“老爷,根据回报,似乎是经过的留里克皇族的人。”

“留里克!?”

听到这句话,莫洛克大惊。

他迅速站起身,对周围的女仆们吼道。

“都愣着干什么!?赶紧把我的礼服准备好!?”

伴随着莫洛克的吼声,除了那两名双胞胎女仆以外的其他听闻的女仆们迅速行动了起来。

“老爷。”玛琳娜这时说道,“留里克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似乎有所蹊跷。”

“别管这个了。”莫洛克斜了一眼,“皇族的人……可不是我这种乡绅惹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