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10)

X

——“我需要一个空间去聆听【启示】。”

向塔提雅娜和游击队的四位领导者提出这个要求后,安德列便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在游击队营地附近一块有空地的森林地带。

但对于安德列来说,这里的环境刚刚好。

“就这里了。”

安德列补充一句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一块小小的石像。

石像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所以上面的面目有些不清楚了。

不过安德列明白,这是谁的石像。

长生天的冥王,埃克利都。

安德列首先郑重地讲那枚小石像摆放在前方的空地上。

然后,安德列郑重地坐在了小石像前,盘腿而坐。

坐正后,安德列又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布袋。

打开小布袋后,里面放着一些深暗色的药草。

将药草取出一些并放在石像前后,安德列收好了小布袋。

随后,他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

啪!

小小的火焰,出现在安德列的指尖。

随后,安德列点燃了前方的草药。

燃烧起来的药草,冒起了一股青烟。

伴随着缭绕的烟雾,安德列闭上了双眼。

同时,安德列也举起了双手,手面面向石像所在的方位。

这是长生天教的祈祷手势。

当第一口烟吸入安德列鼻中时,安德列开口了。

“Эцэг минь, би өөрийгөө золиослолоор дамжуулан биеийгээ хамгаалахыг би танаас хүсч байна.

Намайг гамшиг, зовлонгоос авар

Илдний аюулыг надаас хол байлга;

Эцэг минь! Дээрэмчдийг, дээрэмчдийг, шунахай хүмүүсийг

Мууг аюулаас хамгаал.

Эцэг минь! Та нарт золиослолоор залбирах, уулзах, гэгээрэх боломж өгөхийн тулд би ирсэн юм.

Төөрөгдөлийн аюулыг надаас хол байлга …”

(蒙古语:天父,我通过祭祀而祈求你保护我的身体,

使我免除灾难和痛苦,

使刀剑之险远离本人;

天父!我通过祭祀而祈求你镇伏强盗,土匪,和以贪婪而行事的人,

使邪恶者之险远离本人;

天父!我在此通过祭祀向你祈求,祈求你给予会面和启迪的机会,

使迷惘之险远离本人……)

低沉且连贯的呼麦之声,从安德列口中传出。

伴随着的,是突入起来的风,划过树木所带来的落叶声;是燃烧着的药草所散发出来的反常的,缭绕着安德列的周围的,越来越浓的烟雾;更是那越发显得神秘的那一尊冥王埃克利都的小石像。

似乎,这里和刚才,完全不像是一个地方。

最后,安德列喊道:

“Эрлик хан! Та надад гэгээрэл өгөөч!(蒙古语:埃克利都汗!请给予我你的启示!)”

安德列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许轻飘飘的,就仿佛自己现在不是坐在地面上,而是漂浮在什么地方。

“Юу байна да?(蒙古语:你还好吗?)”

首先传入安德列耳中的,是温柔但不失威严的年轻的女性声音。

“Би сайн байна, хаан минь.(蒙古语:在下很好,吾汗。)”

安德列微笑着睁开了双眼。

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原本的森林中的空地。

而是在一座设置有弓箭,狼旗,画像等各类长生天风格气氛浓重的摆设的蒙古包内。

在一张矮木桌前。

自己的对面,跪坐着一名少女。

这名少女,有着一头褐色的长发,清澈的蓝色双瞳,但外貌和风格却十分东方化,身穿着设计的有些飘飘然的神道服饰,衣服下面是完美曲线的身材和光滑细腻弹指可破的皮肤,而她身旁靠在椅子上的,顶端饰以人头盖骨的权杖,似乎又带来了那么一丝肃杀之气。

“吾汗。”安德列再度郑重地朝少女鞠躬。

“上一次见面,是一年了前了吧,安德列。”少女微微一笑,随后,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套茶具,在将一杯苏台茄(蒙古奶茶)满上后,送到安德列面前,“来,不要拘谨。”

“谢谢吾汗。”安德列满怀敬意地双手握住茶杯,然后不紧不慢地喝了起来。

“你这次来,是准备为了机场的事吧?”待安德列喝完后,少女问道。

“正是,吾汗。”安德列喝完奶茶后,将杯子轻轻地放在面前,“吾汗……此时此刻的情况与在下不利。不论是直接南下,还是进攻机场,结果都将不尽人意。虽然在下心里有了大致的计划能够两全,但是在下并无太大把握……”

见少女没有回话,依旧继续在听,安德列便接着说。

“吾汗,在下并不恐惧死亡,作为您的信徒,视死如归乃天经地义。但在下并不想竭尽前生之努力毁于一旦,更不想见着拯救苍生的可能就此陨落。望吾汗能够给予启示。”

“……安德列。”听完后,缓缓开口,“你有来自我的祝福,这是我对你的保护。此外,一切就得看你和同伴们策划的结果了。何不向你的同伴们详细讲讲你的计划,然后在付诸于实际?这样一来,岂不是能大大地增加胜算?”

“吾汗说得对。”安德列听罢,点了点,“但是吾汗,在下无法确认他们都能够接受在下的计划,接受一个十死零生的任务是不可取的。至少我们现在还不需要烈士。”

“若是你的理由充足,你的麾下大部分都能为此而忘死,那么便无大碍。”少女回应道。

“但我们的敌人依旧强大,吾汗。”安德列继续问道,“他们正在一点一点地让我们走向毁灭。”

“所以就更需要一场胜利了,安德列。”少女的回答,虽然简单,但并非那么容易所能明了,“一切来自人心。令敌之人心恐惧,才能令彼之人心得以壮大。”

“可敌人是否会如我们所计划的那样来?吾汗。”安德列问道,“若坚守不出,该如何是好?”

“敌之狂妄可弥补其所带来的优势和理智。”少女直接说道,“他们定会出击,以除后患。”

“这样啊……”安德列这么想着,随后便再度向那名少女再度鞠躬,“愿吾汗能够保佑我等这次行动的成功。”

“我会的。”少女微笑着即答,“期待你的成功,以及期待,下一次的再见,我会在老地方等着你的到来。”

伴随着这句话后,安德列再度睁开眼睛。

他再度献身于刚才那篇森林。

面前,是那个已经燃烧殆尽的药草堆。

和那尊冥王埃克利都的小石像。

“……感谢吾汗指引。”安德列看着小石像露出了笑容,“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