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怎么样?”

“嗯……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

【森林旅】的总部内。

瓦瓦拉齐与两女一男三名年轻人,此时正围站在一张摆满各类地图和报纸的方桌前,看着两本军人证以及一本身份证,和从安德列那里收缴的带有【倒坠之鹰】的徽章的佩剑。

阿加塔忐忑不安地站在一边,双手交叉放在前面,看着神情凝重的四人。

“虽然说不是假的,但也不排除对方是叛变者的可能性。特别还有其中一人是平民,另一人连证件都没有。”瓦瓦拉齐抬头看向其他三位同伴,“怎么看都觉得很奇怪……你们是什么看法?”

“如果阿加塔说的没有错的话,我觉得还是可以尝试信任的。”一名戴着眼镜,留着黑色刘海,穿着灰色长袍的男子首先说道。魔法师的纳法尼亚,便是他的名字,“毕竟我们现在的情况并不好,如果能够得到强援的话,应该能够多少能够有办法解决当下的困局。”

“我不这么认为。”一名长着灰色兽耳的碧眼少女双手插在胸前,持反对意见。她便是带领人民抗议莫洛克结果被捕,却反而变成起义导火索的狩猎女神狄瓦娜半兽人族女神官,约尔卡,“一个上校级别的军官,还是团长,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只有几个人地出现在这一代?这很不正常。更不正常的是,其中居然还有人连身份都无法确定。如果不是假冒的,那肯定是已经叛变了。”

“妾身觉得这么说,未免太武断了点。”另一位同样长着兽耳,不过却是金色的狐耳,并同时长着毛茸茸的金色狐尾,身穿着东洋的红白相间的巫女服的狐族巫女,玉藻伽卢,“若如阿加塔所言,那这批人应该只是在这一代进行勘察的,恰好碰见了逃亡中的阿加塔。”

“但这也不能排除是莫洛克那混球的诡计”瓦瓦拉齐双手插在胸前,“行了苦肉计好骗我们相信。”

“用得着需要牺牲几十名打手来骗我们的信任?”纳法尼亚两手一摊,“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根本就是刚来这里的,对当地情况并没多少了解。”

“也许是从外地雇佣的雇佣兵?”约尔卡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并非没有可能,外地的雇佣兵对这里的情况应该也不是很熟。”

“妾身认为雇佣兵的可能性也很低。”伽卢的狐耳稍稍抖动了一下,“雇佣兵会这么舍命?我觉得出多少钱也不会有这样的雇佣兵存在吧。”

……

现场又陷入一片寂静。

瓦瓦拉齐看着桌上的那把属于安德列的刻有【倒坠之鹰】的佩剑,看得出神。

纳法尼亚把着下巴,看着那三本身份证件,似乎内心里在推敲什么。

约尔卡也在低头沉思。

只有伽卢,把目光放在了站在一旁,欲言又止的阿加塔身上。

【森林旅】的情况并不乐观。

自从莫洛克随着白匪们的反攻回来以来,便联合周围的其他村镇展开了对游击队的武力镇压和封锁行动。不少游击队伍不是被摧毁,就是被迫解散,甚至有的为了生存沦为了盗贼,乃至直接投靠了白匪助纣为虐。

在这些打击中,【森林旅】虽然在卡尔格镇上的镇民们的冒死给他们补给,令他们还不至于要堕落成为盗匪,但面对来自莫洛克手下组建的那些绿军打手与他们合作的在附近的【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驻扎的基地防卫军总指挥布罗尼斯拉夫·卡明斯基的部队的一次又一次的围剿,他们的人数迅速缩减,从全盛时期的3100人缩减到现在不到900多人,而且因为大部分据点都被摧毁的原因,他们甚至已经是处于半游荡状态了。

这也很正常,最强大的装备只有两门反装甲炮的他们,如何能够和有着骑士机甲,双足战车,履带战车,直升机,榴弹炮,机枪,火焰喷射器等强大重火力武器的白匪军以及那些有着充足弹药的绿匪军相比?

就算约尔卡和伽卢是女神官/巫女,纳法尼亚是有着4=7级认证的魔法使,瓦瓦拉齐也是曾经在克拉科夫地下城里排行第四的强力冒险者剑士。但面对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军队,就算是打退多次,也是越发地觉得吃力,不知道接下来的什么时候可能会失手一样。

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这名自称是团长的红军军官,无疑是给与了处于危难之中的【森林旅】一个可能。

能够从险境中脱身的可能。

但另一方面,如果这帮人并不是红军的,那很明显,他们,和他们的整支游击队,将死无葬身之地。

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他们必须要在逐渐到来的毁灭前做出决断。

生死存亡,迫在眉睫。

这时,伽卢走到了阿加塔面前,郑重地跪坐了下来(她的斯拉夫文化圈的同伴们至今也无法想象她是如何能够跪坐这么长时间腿也不会痛),面带微笑地望着有些紧张的阿加塔。

“阿加塔,妾身想再次确认一下,你是否相信那些人?”

听到这句话,其他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阿加塔身旁。

“嗯!诶……”注意到四人注视到她身上的目光,阿加塔瞬间产生了一些怯意,双手也不住地反复交叉着。

“没有关系,不用怕。”为了缓解气氛,伽卢摸了摸阿加塔的头,“只要说出你所认为的就可以了。”

伽卢看了看眼前的伽卢。

随后,又看了看其他三人。

稍稍深呼吸一口气后,阿加塔说道:“我……相信那几位哥哥姐姐,伽卢姐姐。他们……肯定不是骗人的……”

说完这些,阿加塔喘了几口气,仿佛说出这些话需要用尽自己的所有力气一样。

伽卢点了点头后,又摸了摸阿加塔的头示好,随后,站起身,转身面对身后三人。

“妾身觉得,应该要和那些来客,好好谈谈。”

“我同意。”纳法尼亚也立刻表示赞同,“至少能够知道更多。”

“看样子也没更好的办法了。”约尔卡也点了点头。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伴随着瓦瓦拉齐的认可,他们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