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今日是罗马历2679年4月29日,星期四。

  如同往常一样,奥斯塔普坐在办公桌前,批阅着眼前的各类文件。

  翻阅,找出重要点,画线,输入电脑,签字,盖上印章。

  如此循环。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不过只是枯燥乏味的文件工作罢了。

  但对于奥斯塔普来说,这远比在战场上直接与敌人厮杀来的更重要。

  这些文件,关系着他与他的部下,还有他的家人,乃至整个国家。

  后勤,兵员,升职,任职,军法……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笔下的这些文件当中。

  他必须要谨慎。

  这是他的天职。

  “嗯?”

  奥斯塔普看了看手表。

  “到时间了吗?”

  奥斯塔普点了点头后,便打了一个响指。

  他身后的落地窗,自动地闭上了帘幕。

  房门也在同一时间自动上锁。

  然后,他顺手拿起一旁的眼镜,戴了上去。

  不过这个不是一般的眼镜。

  而是用来进行3D视频对视的【3D通信眼镜】。

  一种可以远程与多人进行会议式3D全息影像通信的最新科技,可以使人相隔万里也能如同在一间房间里一同探讨一般的效果。

  很快,展现在奥斯塔普面前的,便是一张呈现【Y】字型的长桌。

  三条分支,分别端坐着不同派系的指挥层。

  除了自己所在的【基辅罗斯王国近卫骑士团】的大团长,副团长,大祭司,和其他六位骑士长外,另外两个分支分别是基辅罗斯王国军部高层,以及神圣同盟联军高层。

  奥斯塔普环顾众人。

  首先,是坐在神圣同盟联军高层主席的好友,联军统帅,瓦尔德马亲王。

  其次,是坐在基辅罗斯王国军部高层首席的基辅罗斯王国总参谋部参谋长安东·伊万诺维奇·邓尼金元帅,这位虽然秃了顶,但却依旧保有威严的白色撇胡的老军人。

  最后,便是坐在自己身旁,同样也是在首位的【基辅罗斯王国近卫骑士团】大团长,一位有着一头与邓尼金形成鲜明对比的褐色密发,布满颇有威严感的几条皱纹,身材高大健壮,配上大团长装显得不怒自威的中年骑士。

  布尔巴·密尔格拉德切克·留里克-诺夫哥罗德-谢韦尔斯基公爵。

  对于奥斯塔普来说,他不仅仅是自己的上司这么简单。

  他还是娜塔莉亚的亲生父亲,自己的岳父。

  【所有人都到齐了吧。】瓦尔德马亲王首先说到,快速确定以后,他点了点头,【那么,正式开始吧。】

  随后,在所有人面前,都出现了一份全息地图。

  是基辅罗斯王国目前内战的状况。

  从地图上来看,尽管南俄公社联盟红军在基辅城战败以后依旧保有大量的领土,但在王国军和联军的进攻下,他们正在逐步败退。

  【女士们,先生们。】瓦尔德马亲王缓缓说道,【多亏各位的努力,我们不但阻止了公社主义者们对万城之母的攻势,我们还成功地将他们逼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正如同地图上所显示的,从南北两面夹击的王国军和联军,正在逼近南俄红军的战略要地第聂伯罗。只要这里被拿下,那么南俄红军与苏俄的陆地联系将会被彻底切断,平定这次叛乱也只是时间性的问题。

  【但是。】瓦尔德马亲王话锋一转,【虽然我们取得了优势,可这并不代表公社主义者们失去了反击的能力。根据目前的报告,我们在不少地区推进过快,未能及时在当地恢复秩序和肃清残军,以至于遭到公社主义者们的有力回击而被击退数十公里;或者后勤补给遭到当地游击队的袭击;更有甚者,因为当地的无政府状态,各类大小不一的所谓‘地方保皇自卫队’和土匪不断涌现,给当地平民的生命与财产安全造成极大的危害。这将极大地影响皇帝陛下与女皇陛下的声望与名誉。两位陛下是绝对不会坐视子民生活在如此水深火热当中。所以我认为,比起加快速度推进,我们应该稳打稳扎,恢复地方秩序与经济运转,解除自卫队武装,扫荡土匪和游击队,武力协助人道主义救援团体的工作,而不是急着去攻打第聂伯罗。】

  【亲王殿下言之有理。】邓尼金双手相互交叉,架在桌面上,【可目前的情况,容不得我们缓下步子。如果我们缓下来了,那很有可能会给盘踞在第聂伯罗的赤匪们时间去做好防御工作。这样一来,就算是能够打下第聂伯罗,那我们也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不仅如此,还有可能会让更多的赤匪们安全撤退到哈尔科夫一代继续抵抗,到那时的话,我国的伤亡将会更加惨重。亲王殿下所说的问题,可以在战后稳定的环境下解决,现在我们必须要有长痛不如短痛的觉悟,这样才能为两位陛下分忧。】

  面对神圣同盟联军统帅与基辅罗斯王国总参谋长的分歧,三派分席的众人不禁开始互相低语讨论起来。

  奥斯塔普则把目光投向了自己身旁的布尔巴身上。

  布尔巴并没有任何言语甚至表情上的变化,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一切。

  看起来是那么的深不可测。

  这是奥斯塔普对于自己这位岳父的看法。

  很快,作为联军副帅的神圣罗马帝国陆军装甲兵上将爱德华·冯·柏姆-厄尔默利,这位穿着笔挺军服,留着醒目八字胡的70岁老将,便开始发言。

  【可目前那些赤匪残党们的实力依然不可小看,邓尼金阁下。还记得才不久前发生的{珀列维特}事件吗?这证明了赤匪们并非我们所想的那样易于击败,相反,他们可以在任何可能的机会下给予我们致命一击。对此我们必须予以警戒。】

  【柏姆阁下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坐在距离邓尼金相隔不远,以“斯拉夫神教狂信者”著称的基辅罗斯王国第七军司令,米哈伊尔·康斯坦丁诺维奇·季捷里赫斯上将,面色轻松地回应。

  【一两支赤色异教徒的部队强大,不代表他们所有人都是这样。他们大部分不过只是乌合之众罢了,面对我们虔诚信徒的圣战大军,他们将会像被阳光照射的浓雾一样瞬间散去。而最终,天父佩龙将会授权于我等,送这些赤匪们去地狱接受永远的处罚。】

  季捷里赫斯上将的这番话,很快又导致了在场所有人的争论。

  而就在此时,布尔巴,开口了。

  【诸位都说得没有错。】布尔巴摊手说道,【我们需要恢复后方秩序,更需要集中大部分力量去从赤匪手中收复第聂伯罗。失去任何一者,都有可能引发我们的再度失败。】

  【那么,阁下的意思是?】

  瓦尔德马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而其他所有人,也都把目光放在了布尔巴身上,希望他能够说出一个两全之策来。

  【我认为,在集结大部分兵力准备进攻第聂伯罗的同时。】布尔巴继续说道,【应该要派出小分队在后方进行基本的治安维持。这些小部队将会被赋予一定的行政自由权,用来部分性地恢复地方的秩序,以及消灭土匪和残党势力。若是出现问题,可以直接问责长官。虽然不能全面恢复到战前的状况,但至少还是可以给百姓们信心。】

  这个提案一出,在座的众人都开始点头表示同意。

  【不错,是一个高明的方案,公爵阁下。】瓦尔德马亲王也赞扬道,【至少能够部分稳定当前的局势。邓尼金阁下,您怎么看?”

  【我也对此表示赞同。】邓尼金也微微点头以示同意。

  就这样,布尔巴的方案,在瓦尔德马亲王和邓尼金元帅的许可下,得以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