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燃烧后的灰烬

I

  安德列睁开了双眼,环顾眼前的众人。

  此时,安德列正站在舰桥内的一张3D指挥台前。

  他的左右,分别是副团长博格达娜,团级政委维卡,作战参谋沃斯,以及所有营长级以上的军官们。

  除此之外,还有留在舰上的【珀列维特】起义官兵中军衔最高的,狼人族出生的准尉,彼什科夫·内乌洛依(知道他是狼人的一个原因是他的狼头)。

  以及神秘的【斯佩茨纳兹】,安娜琪雅。

  “同志们。”安德列开口道,“虽然我们取得了一次绝佳的胜利,但不要过于沉浸其中。就整体而言,敌强我弱的态势仍然没有改变,敌人依旧在不断南下,他们的目标简单明确,就是要彻底扑灭革命之火。而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来阻止他们。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将会需要更多的努力和牺牲,还望各位有所准备。”

  “……”

  众人并没回话,不过他们表情坚定,并未因为安德列所阐述的现况而胆怯。

  “很好。”看着大家的反应,安德列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就由安娜琪雅同志来阐述一下当前的情况。”

  靠在一旁墙壁上双手交叉在胸前的安娜琪雅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她走到3D指挥台前,将一张磁盘**了指挥台内。

  很快。指挥台上,显现出一个巨大基地的影像。

  “这是……”一旁的沃斯问道。

  “【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安娜琪雅介绍道,“白匪们在前线设置的最大的前沿军用机场。每天都有大量的兵员和物资从这里中转。同时,每日也有超过1784架次的飞行器投入对第聂伯罗革命区的空袭。”

  说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神情严峻。

  如果真的如同安娜琪雅所说的那样,那将意味着,就算他们成功抵达第聂伯罗,也许他们所面对的,将会是更加严峻的情况。

  更别提现在,他们夺取【珀列维特】的事,早就已经成头条新闻了。

  这就意味着,他们将会成为白匪们的仇恨吸引点。

  也许就在现在,掌握了制空权的白匪们正在派出更多的空中力量在搜查他们的踪迹。

  更别提,他们的距离,离安娜琪雅所说的那个【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并不遥远。

  也就是说,哪怕【珀列维特】有屏蔽军事卫星监察的功能,通过飞行器的搜查,他们的位置曝光在白匪们面前,只是时间性的问题。

  “本来这是机密任务,不过鉴于其中一环的结果已经发生重大变化,而且总部方面也允许我见机行事,所以,我要求独立团和【珀列维特】的各位同志,来参与接下来的行动。”

  安娜琪雅环顾左右后,缓缓说道:

  ——“进攻【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尽可能地摧毁它。”

  “!”

  此言一出,立刻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你疯了吗?同志。”赫梅利尼切克试图用平缓的语气来回应,“你让我们一个减员严重的部队去摧毁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军用机场?”

  “减员严重?”安娜琪雅双手一摊,“你是说一个拥有原王国最强战力之一的【珀列维特】的部队毫无还手之力?”

  “你——”

  “我的任务本来是要炸掉【珀列维特】的动力系统来推迟其投入作战的时间。”安娜琪雅继续说道,“而我认为独立团有能力将【珀列维特】有效地用于革命当中,才改变了计划。如果你们不能胜任,那我将没有任何选择,维持我原先的任务。”

  “你这个!”

  赫梅利尼切克终于快要爆发了。

  但波利斯拉娃很快便默默拦住了赫梅利尼切克。

  另一边,一向稳重的第三营营长巴拉洛夫咳了两声,问道:“如同切尔诺维奇同志所言,我们现在是疲惫之师,而你所想要进攻的地方,有着我们所难以想象的敌军在等待着。如果真要进攻,为什么不先去第聂伯罗然后向总部——”

  “且不说我们能不能确保接下来我们绝对不会被白匪们发现。”安娜琪雅直接打断道,“就算一路都没被发现,我们成功抵达第聂伯罗,你真确定,你能找到总部联系?还是一片废墟?”

  “可这些都还是假设,目前的话——”

  “每天1784架次。”安娜琪雅缓缓说道,“想想这背后能够造成的破坏吧,同志。”

  “……”巴拉洛夫也无法反驳安娜琪雅,便不再说什么。

  “而且这个作战,突出的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安娜琪雅继续说道,“敌人认为他们的大后方是绝对安全的,不会受到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红军的任何有力回击。这,便是我们的一线生机。”

  “这么看来,你应该是早有计划了。”沃斯这时朝向安娜琪雅,很难想象,外貌狂野的奥克族出生的沃斯,却相当的沉着冷静。

  “哼。”安娜琪雅微微一笑,“我原本的任务,是要炸毁机场的电力系统和跑道,来暂时停滞其运作。但现在,有【珀列维特】的力量,我们能够做的更多。甚至将那个该死的地方炸成白地来帮助我们其他在奋战的同志们有更多的生机。”

  她的目光,转向了彼什科夫。

  “准尉同志,【珀列维特】的火力,足够完成这一点吧。”

  “只要有对铁道的掩护,那这一点是没有问题。”彼什科夫点了点头,但他那双锐利的狼眼,依旧盯着安娜琪雅,似乎还在怀疑,“可是,如何能够确保对手不会截断我们的铁路?这么一大段路程,如何能够确保全身而退?还望能够给予答案,否则,我是不可能放任部下去送死的。”

  “自然。”安娜琪雅胸有成竹道,“攻击不会在白天进行,而是在夜晚。我将会第一个潜入机场内部,破坏其电力系统,指挥系统,和机场跑道。然后就是你们的表现时间了。”

  “嗯……”彼什科夫低头思考了片刻后,抬起了头,“虽然还是过于简陋了,不过还是有值得一试的价值。”

  至此,再也没有人有任何意见。

  作战目标,就此定下。

  时间,是罗马历2679年4月29日,国际历62年芽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