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日本钢铁工业

科普类 飞堡 奇人 12个月前 (12-19) 175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近来我在做日俄战争时的回答科普时有一位非常喜爱沙俄的体制和军队的知友专门开了个回答挂我和列宁恩格斯导师并且提出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论点,比如什么日俄战争前后日本的钢产量‘均落后于大清和民国,所以日本是个纯粹的农业国而非工业国,民国的工业到一战时都要领先日本,因为他特意开了个专文而且提到日本1914前一直没有工业化炼制钢铁技术,北洋的工业实力可以超过日本,沙俄的卢布购买力坚挺这些设定实在惊世骇俗,因此我特意引用美国芝加哥大学和日本钢铁协会对旧日本帝国钢铁工业的一些研究材料,帮助大家了解一下日本钢铁工业的具体发展情况,希望能够对永恒之国潮起时刻系列轻小说的读者们和爱好工业史的知友有所帮助。

日本钢铁工业

 

政治政策通常是由经济力量决定的。它们可能是,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几种工业影响朝着某些一般但往往不明确的目标努力的结果。然而,一个行业或一类行业可能是政治行动的唯一或主要决定因素。这种工业在制定一项政治纲领方面的力量,通常是由于它对所有其他利益的巨大的优先支配地位,或是它在国防方面的重要性。有迹象表明,后一种影响是跨太平洋政治某些阶段的主导因素。

日本的钢铁工业与该国的大陆政策密切相关。军事力量和殖民兴业政策带来的民营企业的蓬勃发展是保障钢铁制造业蓬勃发展的动力

随着对日本钢铁工业状况的了解,东方的政治形势将得到更好的理解。制造业这一分支背后的主要动力是政府本身。这种政治权威与钢铁制造业之间的密切联系,是由于工业与军事机构的发展有着明显的互补关系,这种现象产生于日本历史上封建时代的武器制造业与旧的幕府大名政府之间的类似关系。

在东方研究这一行业的一个困难是现有的零碎和不确定的数据。公开发表的声明往往只不过是基于超级官方的观察和不完善的政府统计数据的猜测。后者往往不清楚材料的种类和覆盖的区域。生产统计尤其如此。因此,对于引用数字时必须有相当的保留,需要从多个渠道进行比较,否则很容易得到和实际偏差值相差非常大的数据。

然而,官方的统计数据在进口、出口和部分钢铁产量方面具有重要价值和可靠性。在某些情况下,公布的数字包括单个工程和矿山的产能和产量。在确定日本钢铁工业的真实情况方面,相当重要的是对东亚的铁矿石和煤炭储量进行的地质调查,日本和韩国相当完整,而中国则相当零散。从这些来源可以获得相当可靠的数据,以便对该国在钢铁制造方面的地位及其与日本经济的关系作出一些估计-

日本钢铁工业

在现代条件下,旧日本帝国的钢铁生产远远不能自给自足。生铁年产量只有几十万吨,其中大部分是从国外矿石中冶炼而成。钢铁产量要大得多,同样大部分是用进口生铁和废钢制造的。虽然日本的煤炭出口量大于进口量,但本国的煤炭一般不适合用于炼焦,因此该国的焦炭和焦煤供应依赖于外国资源。在某些用于生产合金钢的原材料中,如铬矿,日本的资源相当丰富。然而,在大吨位生产所必需的巨大基础材料中,其自然资源是有限的。

日本的钢铁消费量远远超过其生产量,因此大量的钢铁是进口的。这种进口材料的大部分以钢板、钢筋、棒材和结构型材的形式出现。尽管这些材料在很大程度上是用在其他的工业船上

铁矿石、焦煤和生铁的大量进口表明,目前日本钢铁工业的产量和进口数据如下所示。

日本钢铁工业

建立在一个相当不稳定的基础上。该国对外国钢铁的依赖也表明,本国原材料供应不足的不利因素足以使钢铁制造成本保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尽管存在这些缺点,日本钢铁工业在过去二十年中,特别是在世界大战期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日本最大的钢铁生产商是位于九州岛的帝国钢铁厂。这些产品归日本政府所有和经营。除此之外,这家政府企业还有几家独立企业,其中大多数规模较小,致力于铸造产品的制造,但也有少数规模可观的企业从事生产吨级钢。

到目前为止,日本钢铁产量的大部分,可能还有生铁,都是在日本本土制造的。然而,近年来,一些日本钢铁厂和铸造厂向欧洲大陆转移。虽然目前的工业萧条已经停止了这一趋势,但在不久的将来,这一运动仍将继续下去并非不可能。正是这种发展及其产生的条件对远东的政治意义重大。在日本的经济和政治关系中,要全面综合的评估介绍日本的钢铁形势和发展,那就必须考虑日本的铁矿石和煤炭资源,以及日本的钢铁的生产和消费,日本工业的组织,以及日本在亚洲大陆的“势力范围”的铁矿石和煤炭资源,这些地区包括被日本影响控制的满洲和被日本吞并的朝鲜

任何一个国家钢铁工业的发展,都与其规模和特点密切相关

钢铁贸易中的“吨位”一词意味着大规模或大规模生产。

吨钢包括钢轨、结构型材、板材、黑皮、线材等产品,与用于制造高价餐具、手表弹簧、昂贵机械零件和类似物品的高级碳钢和合金钢不同。前者通常按吨出售和报价,后者按英镑报价。

铁矿石和煤炭储量或邻近地区的储量。在生铁生产费用中,运输成本是一个重要项目,因为在组装原材料时需要大量的运输。因此,任何大规模的钢铁生产都必须在离充足的矿石和煤炭供应不太远的地区进行。

就日本和日本控制下的朝鲜【前大韩帝国】而言,地质调查已经相当彻底,尤其是前者,除了少数日本和欧美国家允许进行地质调查的地区,中国对于自己的地质调查就不那么上心了,大清帝国和民国政府一直未能开展全国性的地质调查,这让国际社会许多调研机构难以在新中国建立前准确的了解到中国全国的地质调查情报。

日本钢铁工业

第十一届国际地质大会执行委员会于19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会议,编写了一份关于世界铁矿石资源的报告。这份报告仍然是估算不同国家储量的依据,尽管后来的地质调查在许多情况下改变了先前的数字。报告中给出的对日本、中国和韩国的估计如表一所示:

*“实际”一词用于表示已探明且具有商业价值的矿石。“潜在”一词指的是在目前条件下,由于铁含量低、运输工具位置不利或有害成分而无法有效开采的矿石供应。就上述三个国家而言,“潜力”也适用于已知存在但尚未调查的矿床。

就日本而言,自报告发表以来,上述估计数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我们明显可以看出日本在铁矿石产量方面是没有中国分富的,这直接影响了日本的生铁和钢铁产量

可以看出,日本实际或具有商业价值的铁矿石储量达5560万吨。在一个普通的好年份,美国的铁矿石产量就高达600多万吨,因此,日本有商业价值的铁矿石储量不足该国一年的产量。

日本钢铁工业

中国的铁矿石储量还不完全清楚。在这个国家的许多地方,铁矿石是在原始条件下开采的。在大多数其他金属的情况下,经验发现,只有那些以前由当地人加工过的地方,在发展到更现代的规模时,才有可能证明有价值,因此,对本地加工的全面了解可以被认为涵盖了可能证明有价值的大部分未来。关于铁矿石,这种说法正好相反。当谈到建立现代高炉工厂时,很可能出现适合原始方法的燃料不适合高炉实践,每天最多开采几吨的矿石,劳动强度大,既不具备必要的丰富性,也不足以满足新的需求。因此,现代钢铁工业可能会在独立于其领先者的地区发展。

对中国实际铁矿石储量的估计,如果今天作出,很可能大大超过第十一届国际地质大会的估计。然而,对于潜在的供应量,仍然需要提供非常大的补贴。在大会的报告中,没有对满洲的实际矿石储量作出与整个中国不同的估计。最近对这些储量的估计从800万吨到2.5亿吨不等,但这些数字,特别是后者,包括了上面提到的许多储量-

提到报告为“潜在”供应。

韩国的数字比目前已知的“实际”存量要小。近年来,韩国向日本供应的矿石量从15万吨到35万吨不等。这些数据取自美国钢铁学会1920年的年度统计报告第五页。

此外,中国国内高炉的矿石消耗量也不容忽视。韩国的铁矿石储量虽然比10年前估计的要大,但与日本控制的中国满洲和中国某些省份的铁矿石储量相比是有限的。

日本目前正在开采的主要铁矿床位于本州岛的北部和中部,以及北海道西南部,靠近海岸线,到目前为止,帝国最大的矿藏是的龟井铁矿床。该矿床是由国际地质学会估计的,日本的1910年铁矿石统计总量为47428731公吨。

日本钢铁工业

在中国,铁矿石在长江沿岸地区被大量开采。在与汉口隔汉江相望的汉阳,它的脉矿东南约50英里,长江以西约15英里。该公司开采的矿石为高品位赤铁矿(含6%至62%的金属铁)。江苏铁矿石分布广泛,主要产于南京一带,与石灰岩共生。这些矿石的化学和物理性质与的矿石非常相似,这两个地区的矿石都很方便开采,也是日本资本主要投资控制影响的地区,它们毗邻长江,有利于日本钢铁厂的装运,日本进口的大部分铁矿石来自这一块。

铁矿石主要是赤铁矿,产于吉林、山西、山东。满洲也有大型矿床,尽管其中一些含有低品位的矿石,由于靠近优质焦煤,在该地区冶炼这些矿石可以获利,但无法将其运往日本。有迹象表明,蒙古的矿石储量很大,但由于缺乏良好的运输设施,而且由于其地理位置的原因,无法获得关于其储量范围的确切信息,关于赤铁矿这些的概念在这里简要的介绍下,

磁铁矿、赤铁矿和褐铁矿等术语反映了铁矿石中某些化学和矿物的差异。虽然在化学成分上磁铁矿是铁矿石中最纯净的形式,但许多可用的矿石含有硫、磷、钛和其他限制其用途的元素。赤铁矿(赤铁矿)是美国铁矿石的主要组成部分,是炼钢的主要原料。褐铁矿是一个术语,用于涵盖水合赤铁矿。这些矿石中很少有足够的磷含量达到高品位钢所必需的贝塞默极限。国际地质大会,《世界铁矿资源》,第2期,第9-24页。

朝鲜的褐铁矿主要是褐铁矿。不过,还有一些赤铁矿和磁铁矿的矿床。可开采矿床平均约占金属铁的50%,易于开采。虽然数量不多,但他们有能力供应日本帝国钢铁厂

日本也大力投资在朝鲜的钢铁厂,当地的钢铁厂均采用了先进的高炉炼钢法,而且数量在稳定的增加。

在钢铁生产中,煤很重要。在制造更先进形式的钢时,煤的消耗量通常是钢本身重量的三到四倍。在生铁生产中,以焦炭形式存在的煤的数量大约等于所生产的生铁。也就是说生产一吨生铁两吨

通常使用高品位铁矿石(金属含量约50%)和1吨焦炭。

生产生铁和钢铁所用的煤一般都是烟煤。这是一种用来制造焦炭的烟煤。并不是所有的烟煤都是好的焦煤。一种煤是否是好的焦煤,部分取决于它的化学成分,部分取决于它的化学成分

它的物理性质。目前高炉和炼钢厂普遍使用的煤是古生代和中生代的煤。较新的煤炭矿床通常为次烟煤或褐煤,一般不适合炼焦,也不适合钢铁制造。

1913年,国际地质大会对世界煤炭储量的估计与19世纪铁矿石的储量相当。日本、中国、韩国和满洲的煤炭资源估计如下:

日本钢铁工业

在上述表格中,煤炭分为四个一般等级,A代表无烟煤,B代表高级烟煤,C代表低等级烟煤和次烟煤,D代表褐煤或褐煤。“实际”和“可能”储量的数字是根据测量的精确程度而估算的。因此,“实际”储量包括根据对煤层实际厚度和范围进行计算的所有矿床,而“可能”储量包括只能作出近似估计的矿床。

国际社会对日本的煤炭供应量进行了估算

地质大会,7970000000公吨。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可能的储量尚未作出估计。日本实际上没有属于古生代的煤,只有少量属于中生代(主要是三叠纪和白垩纪)的煤。日本大部分的煤是三叠纪时期的。这种材料只在有限的范围内适合于钢铁制造,实际上没有一种是好的焦煤。这种材料只在有限的范围内适合于钢铁制造,实际上没有一种是好的焦煤。虽然日本的煤炭出口量大于进口量,但是日本必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外国产品进行冶炼和炼钢。这些煤主要来自中国北部和日本控制的韩国地区。

煤炭在中国广泛分布。中国已知储量的大部分分布在两个广阔的地区,一个在中国北方,覆盖了中国的大部分省份

山西,湖南、贵州、云南、四川都有丰富的煤矿。除这些大型矿床外,在河北省(北京所在地)、山东省和其他省份也有相当大的供应量。

日本钢铁工业

中国无烟煤和高级烟煤供应充足。后者大部分是优质焦煤。目前,中国的一些矿藏相当难以获得,但有几处是日本钢铁制造商可以轻易获得的。现在中国的焦煤田很多都是日本方面的企业在控制,很多煤炭被运输到日本本土进行加工投入到工业化生产里去。

韩国的煤矿工业起源于一个相对遥远的时期,甚至早于日本。丰阳油田一直是韩国生产的主要基地。大部分的煤矿开采仍然是小规模、原始的。朝鲜的煤多属中生代,部分为优质炼焦煤

在满洲里,煤产于石炭纪、侏罗纪和第三纪地层。第一类储量虽大,但目前最重要的矿区所在的富顺河谷主要为第三系。一些最厚的煤层都位于满洲里。目前正在开采的矿藏并不能提供多少优质的炼焦原料,但有证据表明,在石炭纪矿床中存在优质的焦煤

铁矿石和煤炭是钢铁工业发展的主要地理因素,其他资源则影响钢铁生产线。合金钢的生产每年都变得越来越重要,从军事角度来看,对于制造适当和足够的军械材料和设备至关重要。用于合金化金属生产的矿物沉积物将有助于合金钢制造业的增长,日本有一些锰矿,19年开采了4000公吨这种材料。还有辉钼矿和含钨矿石的矿床。该国19至18年后者的产量超过6千吨。日本在中国新开发的含钨矿石矿藏方面的情况实际上也保证了这个岛国“高速钢”生产商充足的原材料。铬矿,或铬矿,也有可观的数量。由于自然资源和环境的原因,日本合金钢的制造业有了相当大的发展,这个岛国“高速钢”生产商充足的原材料。铬矿,或铬矿,也有可观的数量。由于自然资源和环境的原因,日本合金钢的制造业有了相当大的发展,有一些知友可能对高速钢的概念一知半解,这里我简要介绍下高速钢的概念;

高速钢其中一些最重要的合金化金属是锰、钨、钼和钒。在用贝塞默法或平炉法生产任何钢时,第一个是必不可少的。它使钢变韧,当加入量为12%至15%时,对其耐磨性有很大贡献。铬使钢变硬,用于制造
装甲板,炮弹等等。当在钢中加入足量的钨时,从14%到18%的钨使金属具有在红热下保持回火的质量。这种质量在制造发动机和其他机械设备零件的工业生活中是有用的,在快速生产火炮和其他战争物资中是至关重要的。正是这种所谓的“高速钢”,使世界大战期间军械材料的大量消耗成为可能。钒和钼提高了钢的抗反复冲击能力,因此在汽车制造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与合金钢制造业增长相关的是水力的利用。大多数合金钢生产是需要发达的水电系统和电炉技术支持的,电炉和水电的成本是制造业总费用中的一个大项目。虽然水力并不是矿石和煤炭的原材料,但它在电炉的运行中所起的作用与煤和焦炭在高炉和炼钢厂中所起的作用相同。日本拥有丰富的水力资源,利用水力发电生产高等级碳素钢和合金钢是日本钢铁工业的重要特点。

日本钢铁工业

相当大程度上超过80%的产量来自釜石的矿山,日本主要的钢铁生产商全部或大部分依赖进口矿石。日本最大的钢铁厂帝国钢铁厂使用的的本土产的天然矿石很少,《日本第二十届金融经济年鉴》,1920年,第54页记载了日本的几个主要铁矿石进口国;

日本钢铁工业

铁矿石的总进口量,包括1917年至1919年从韩国进口的铁矿石,每年都是国内产量的数倍。1919年,他们的产量大约是国内产量的7倍。这种矿石大部分来自韩国和中国。几乎所有的中国矿石都是从中国中部运来的,主要是从长江流域运来的。很少或根本没有从满洲进口,而满洲是众所周知的储量巨大的地区,无论如何,满洲的铁矿石很可能会在大陆冶炼,那里的焦煤距离很近,这将使高炉操作比在日本本土更经济。

日本的铁矿石年产量约为13.5万吨,近年来进口量从40万吨到95万吨,年消费量从50多万吨到近30万吨不等。由于政府数据显示,几乎没有铁矿石出口,而进口原料的铁含量可能平均不低于50%,因此每种生铁都生产年供应量将从约25万吨到55万吨不等。日本政府有关生铁和钢铁产量的数字远低于这一假定产量。日本大部分钢铁产量没有公开报告。

日本钢铁工业

在讨论生铁产量和消耗量之前,应先考虑一下煤炭。当然,在钢铁生产中使用煤只是几种用途之一。然而,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最近估计,1920年,日本这一工业部门冶炼生铁377616吨,炼钢1031550吨所需的煤炭量为6040000吨,如前所述,很少有日本煤适合制造焦炭。因此,大量的焦煤和一些焦炭都是进口的。

日本钢铁工业

中国进口的大部分煤炭来自北方省份。年内,共有463298公吨(不包从满洲进口的124427公吨),其中1919公吨来自中国北方。最后一个数字不包括来自满洲的37030吨相对较小的进口量

进口煤的大部分用于冶金目的,特别是高炉操作和钢铁制造。重要的是,这种进口燃料主要来自焦煤开采地区。

日本虽然是煤炭的大进口国,但却是一个更大的出口国。1919年,不包括对韩国的出口,块煤出口总量为686.621吨,煤尘出口量为314076吨。同年运往韩国的煤炭总量为333981吨。

日本钢铁工业

根据日本一些当局的做法,高炉产品中未经进一步化学变化的那部分被列为生铁。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生铁产量按用于转化为铸铁件的材料来表示,但不包括用于制造钢的更大吨位。然而,这种假设并不能完全消除政府统计数据的模糊性。有关钢铁生产的官方统计数据的差异和生铁的情况一样显著。

由最常被引用的官方权威机构公布并由伦敦的数字补充的日本生铁产量,在1933年至1919年(含)之间

1920年贸易委员会期刊和日本农业和商业部以及日本年鉴给出的官方数据如下;

日本钢铁工业

在上述表格中,亚洲大陆国家的数字显然是粗略估计。对中国来说,这些数据包括了完全或不完全受日本控制的公司的产出。可以看出,日本本土的钢铁产量是主要官方出版物的2.5倍到5倍多。

几年前,日本政府任命了一个金融经济委员会来调查全国钢铁工业的未来发展。该委员会发表了一份报告,其中载有1920年至1924年(包括1924年)的钢铁生产估计产量内容: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目前生铁产量的准确数据比任何其他可用数据都要准确。比上述普通政府机构公布的数据要大得多,这表明这些数据与我们所知的日本生产或从亚洲大陆进口的矿石的性质和数量更为一致,除了从本国和外国矿石冶炼的生铁外,还有相当大吨位的生铁进口。

日本钢铁工业

可以看出,在上述三年中,日本每年进口22.5万至28.5万吨生铁和铁矿石,超过一半来自中国,由于实际上没有生铁出口,如果政府数据可靠,这种材料加上官方报告的产量,将得出该国的大概消费量。事实上,根据公布的铁矿石和生铁进口数据以及已知的本国铁矿石产量,日本生铁的实际消费量要大得多。1919日本政府公布的生铁和钢铁总产量为5万吨。此外,还有283000吨生铁的进口。很明显,日本生产的大部分铁,正如已经观察到的那样,没有报告。

日本钢铁工业

就钢铁而言,政府有关产出的数字与有关铁矿石和生铁进口的统计数字之间也存在类似的差异。据报道,生铁和钢的产量,即使假定官方数据中前者都不包括在后者中,也远远低于原材料中进口的金属铁。就生铁而言,普通的政府数据并不能涵盖整个钢铁产量。1916年日本钢产量的突然增加是由于上表所列前三年帝国钢铁厂的产量被遗漏,以及随后几年的产量增加。在农业和商业部的统计报告中,这些数字虽然与上述数字不同,但基本上是相同的。

日本钢铁工业

这些报告将帝国钢铁厂和独立生产商的产量分开。然而,它们的不完整性表现在所报告的独立企业的产量很小,在19至13至1919年间,这些产量仅占全国总产量的5%至8%,尽管事实上,在世界大战后期,独立钢铁制造商的总产量可能接近帝国钢铁厂。

已经提到的财政和经济委员会对钢铁产量做出了类似于生铁的预测,远远超过了政府公布的数据。这些估计数是日本政府文件中给出的19年、18年和1919年的3至4倍,无疑更接近目前的生产能力评价,它们的报告取样比官方统计的帝国城市还要多。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生产的高速钢等主要出口到中国,但进口量相对较大。二战前,日本从德国和英国进口了大量的钢材。近年来,这些进口主要来自美国。进口的主要产品是钢管、角钢、钢轨等形状,以及未涂有其他金属的钢板或薄钢板(钢)。

日本钢铁工业

国内没有按钢铁生产的阶段和类别进行统计,也没有按钢铁的种类和用途分类的统计数据。众所周知,政府统计的生铁产量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用各种铸件制造的。日本的熟铁产量微不足道,每年不到2000公吨。在美国,这种铁比普通碳素钢贵,现在主要用于制造容器链条和暴露于比普通腐蚀更严重的管道。日本的钢铁生产可能主要包括标准吨位的产品,如钢轨、钢坯、棒材、结构型材、钢板、黑皮、镀锡板和线材。但这几类钢的相对重要性并未在公开的报告中显示出来。特殊钢(高碳和合金)也被制造出来,但没有数据显示这种生产的程度。如前所述,日本在制造此类钢材的原材料方面具有某些优势。

钢铁生产和进口中有多少用于军事和海军装备的制造还不好说。从美国进口的大部分钢板都被用于为帝国迅速发展的商船建造船只。其他进口钢材也被用于工业用途,而非纯粹的军事或海军用途。相当一部分的进口钢材是国内制造的,而国外的比例可能较小,这种推断的一个原因是钢的性质。进口钢主要是普通碳钢,而军械和海军用钢主要是镍、铬钢和硅钢。

日本钢铁工业

述关于日本产量和进口材料占这一产出的比率的数字是基于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由于显然有许多生铁和钢没有在这些出版物中说明,实际进口与生产的比率比数字所显示的要小。然而,该表显示,日本依赖外国的比例很大,因为他本土缺乏铁矿石和优质的焦煤,这影响了它的国家决策。

日本控制的钢铁厂产能。从19年到1922年至1923年的表格如下: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政府在中国大陆也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它实际影响着北洋政府的决策,这导致了中国很大一部分产能是受到日本控制和影响,除了满洲南部、韩国和中国的山东、湖南等省份,在描述东亚地区的原材料资源时,这些地区的铁矿石和煤炭储量很难说清楚。然而,人们普遍认为蒙古利亚的铁矿石资源丰富,在西伯利亚最东端和整个萨哈林岛都有大量的煤炭和矿藏。在这些偏远地区的大部分地区,由于距离遥远和缺乏运输设施,他们可能拥有的任何铁矿石或煤矿都无法得到利用。满洲和蒙古的铁矿石资源丰富,在西伯利亚最东端和整个萨哈林岛都有大量的煤炭和矿藏。在这些偏远地区的大部分地区,由于距离遥远和缺乏运输设施,他们可能拥有的任何铁矿石或煤矿都无法得到利用。满洲和蒙古的大部分地区,即使有最先进的运输设施,也离现有的工业中心太远,无法经济地运输铁矿石或煤炭等大宗商品。假设这些工厂在大陆附近被开发出来,这些工厂最终将获得更多的利润-

前往日本本土或大陆沿海地区。

人们已经看到,中国北方和韩国向日本供应了大量用于金属冶炼的煤炭,而在满洲南部也有大量这种燃料的矿藏。不过,据观察,日本的铁矿石供应在长江流域的南部地区也有很大的影响,日本对汉阳钢铁公司的控制表明,日本的兴趣是有影响力的,甚至有受到日本影响的势力准备在湖北建立另外一个中央国民政府。

日本钢铁工业

帝国主义对一个自然资源丰富的地区的渗透是一种经济需要,这一点对于任何相信日本保持强大军事力量的必要性或可取性的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这种组织必须建立在一个能够提供必要材料的工业基础上。中国自己的铁矿石和冶金用煤储量充其量也很贫乏,而最近能够大规模供应工业和军事用钢铁的国家就在八千多英里之外。

这种帝国主义运动的经济智慧当然会受到质疑,就像其他国家的情况一样。广泛的军事设施通常伴随着权力的扩张,确实代表着大量财富或资本从更具生产性的支出中撤出。这种明显的浪费在多大程度上是合理的,所提供的保护和间接的影响,以促进更好的产业组织化,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然而,很明显,日本认为维持一个强大的军事组织是必不可少的。在这种情况下,该组织的工业基础应按照现代技术发展是很自然的,日本的钢铁技术在世界上属于先进的现代国家行列。

我们在来看看某位热心的知友提的疑问,他的论据如下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钢铁工业

首先这位知友可能没有读过或者没有研究过日本的工业发展历史,所以得出了非常没有常识性的论据,实际上日本幕府末期就开始抛弃土法炼钢铁技术学习西式炼钢铁技术了,日本独有的【吹踏鞴】(所谓土法炼钢)的产量在1884年(明治17年)西式炼钢铁产业的产量超过,这个在日本的高中教科书里就有提到,当然这位知友可能从来没有去过日本,所以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会得出日本1914到1915年才开始工业化炼钢的无常识性结论;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1916年就开发出了世界上最早的永久磁石钢【KS磁石钢】,由世界著名的钢铁研究权威本多光太郎开发的,这位可是文化勋章获得者,英国钢铁协会贝赛玛奖获得者,美国金属学会名誉会员,德国哥廷根大学名誉教授,诺贝奖提名者,没有工业实力和理论支撑是怎么捣鼓出KS磁石钢的我也是不知道,估计这位知友不太清楚磁石对现代工业产品到底有什么划时代的用途吧

磁钢最原始的定义即是铝镍钴合金(磁钢在英文中AlNiCo即铝镍钴的缩写),磁钢是由几种硬的强金属,如铁与铝、镍、钴等合成,有时是铜、铌、钽合成,用来制作超硬度永磁合金(Any of several hard, strong alloys of iron, aluminum, nickel, cobalt and sometimes copper, niobium, or tantalum, used to make strong permanent magnets.)。其金属成分的构成不同,磁性能不同,从而用途也不同,主要用于各种传感器、仪表、电子、机电、医疗、教学、汽车、航空、军事技术等领域。铝镍钴磁钢是最古老的一种磁钢, 被人们称为天然磁体, 虽然他最古老, 但他出色的对高温的适应性, 使其至今仍是最重要的磁钢之一.铝镍钴可以在500℃以上的高温下正常工作, 这是他最大的特点, 另外抗腐蚀性能也比其他的磁体强。

其次是日本钢铁产量1913年的钢铁产量他也弄错了,当然他看的年鉴对亚洲工业的数据取样偏差值太大也是个原因;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钢铁工业

1855年贝塞尔默转炉炼钢法发明以来,世界钢铁生产以显著的速度增长。这是近代制钢法的开端。在这个时候世界的铁的产量是。

生铁、炼铁等合计每年600万吨左右,

日本钢铁工业

近代设备开始批量生产粗钢是在1901年(明治34年,这一年官营八幡制铁所开始生产)以后,4年后日本的钢产量就突破了10万大关,从1911年开始日本已经导入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电炉生产技术,那么又谈何说什么日本1914年才开始搞工业化炼钢铁能,1900年前都是土法炼钢铁的事能,高炉这东西江户时代末期岛津这些势力就已经在发展了,这位知友把错误的论据发到评论区并且专门发了专文来对列宁和恩格斯导师发了一堆无厘头的指责,老实说,不太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不可怕,但是撒布社科类不实谣言误导其他知友可不是一种好的做法,其次日本是缺乏铁矿石和焦炭的,所以需要大量从中国,朝鲜【韩国】,美国这些国家引入生铁,焦炭,废钢,因此导致钢铁工业产能有一部分是安置在朝鲜【前大韩帝国】,满洲甚至湖北这样的中国内地,这也是日本对华发动侵略战争的动机之一,沙俄这样本身铁矿石和焦炭,人力资源都有优势的国家拿来和日本这样的资源贫乏的国家做对比是不合适的,地质学上不具备可比性,而在炼钢技术这些方面,工业化起步晚的日本并不逊色沙俄这些欧洲大国。

一方、この頃から日露戦争(1904~1905)後にかけては、民営鉄鋼企業の創業が相次ぎ、日本鋳鋼所(1899年、1901年から住友鋳鋼場)、小林製鋼所(1904年、1905年から神戸製鋼所)、川崎造船所兵庫分工場(1906年)、輪西製鉄所、日本製鋼所(1907年)、日本鋼管(1912年)などが誕生した。しかしその大部分は、主な需要を海軍や鉄道院などの官公需に求め、産出品も鋳鍛鋼や機械類に傾斜しており、生産品種においても生産量においても、官営製鉄所の間隙を埋める比重しか持ち得なかった。事実1908年の国内生産高は、銑鉄が14万5,000トン、鋼材は9.9万トンであったが、そのうち官営八幡製鉄所はそれぞれ71%、98%と圧倒的なシェアを占めた。当時の日本では、民営の銑鋼一貫工場が成立するための資金や技術の蓄積に欠けており、国営企業が突出する特異な構造が、永らく日本鉄鋼業を特徴づけることになった。さらに日本の鉄鋼自給率の低さは、英・独・米などからの輸入依存を構造化していたが、八幡製鉄創業後の1908年でもなお、自給率は銑鉄でやっと60%、鋼材はわずか20%であった。この供給不足を埋めるために流入する廉価な欧米製品はまた、国内民営企業の発達を抑制する作用をもった。

最后提一句和专题无关的话,这位挂我的知友朋友把俄国人民反对沙皇政府的专制统治的1905年大革命称为欧洲左壬工贼制造的阴谋暴动,而且说沙俄卢布的购买力是稳定的,这里首先指出他一个小错误,1899年到1903年英镑卢布对比都是1比6.28了,并不是一比10,只有他们的法国老大哥出于担心这个德国君主统治的斯拉夫国家又想和他们的日耳曼亲戚联盟,才坚持法郎卢布固定汇率1:4,而且到了1897年法国又改成1:2.2/3,沙俄的货币是一直在贬值的,到了一次世界大战时因为超发货币和法国英国这些同盟国的物资无法在进入俄国,物价最高峰时可以达到战前的6倍,整个俄国的经济都被超级通货膨胀瓦解;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钢铁工业

这位还辱骂列宁恩格斯导师,拿着斯大林文选来批斗列恩达到为沙俄白色人种帝国主义招魂的目的,贬低1905革命的先进性;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钢铁工业

列宁的论点是什么样的论点能,我们来看看这位导师的原文描述;

 旅顺口的陷落是对沙皇制度的罪行所作的一次最重大的历史总结。这些罪行从战争刚一爆发就已开始暴露出来,现在它们将更加广泛地更加不可遏制地暴露出来。我们死后哪怕洪水滔天![87]——所有大大小小的阿列克谢耶夫都这样说,他们没有想到,而且也不相信洪水真的就要来到了。将军们和统帅们原来都是些庸碌无能之辈。根据英国一位军事评论家的权威性论断(载于《泰晤士报》[88]),1904年战争的全部进程,是“对海军和陆军战略基本原则的犯罪性的忽视”。军政界的官僚象农奴制时代一样寄生成性、贪污受贿。军官们都是些不学无术、很不开展、缺乏训练的人,他们和士兵没有密切的联系,而且也不为士兵所信任。农民群众的愚昧无知,目不识丁和孤陋寡闻,在现代战争中同进步的民族发生冲突时,都赤裸裸地暴露出来了,因为现代战争也同现代技术一样,要求有质量高的人才。没有具有主动精神的、自觉的陆海军士兵,要在现代战争中取胜是不可能的。在使用射速快口径小的步枪和速射炮的时代,在舰船上装有复杂的技术设备、陆战中采用散开队形的时代,任何耐力、任何体力以及任何多数人密集在一起的战斗阵势,都不能造成优势。专制俄国的军事威力原来只是虚有其表。沙皇制度成了按照现代最新要求组织军事的障碍。而军事却是沙皇制度一向全神贯注的、最引为骄傲而且不顾人民的任何反对而为之作出无可计量的牺牲的事业。粉饰的坟墓[注:见圣经《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23章。——编者注]——这就是专制制度在对外防卫这个可以说是它最内行的专业方面的写照。事变证实某些外国人的看法是对的,这些人看到亿万卢布被用来购买和建造精良的军舰曾感到好笑,并且说,在不会使用现代军舰的情况下,在缺少能够熟练地利用军事技术的最新成就的人才的情况下,这些花费是没有用处的。不论是舰队也罢,要塞也罢,野战工事也罢,陆军也罢,竟都成为落后的和毫无用处的东西了。
一个国家的军事组织和它的整个经济文化制度之间的联系,从来还没有象现在这样密切。因此,军事上的破产不可能不成为深刻的政治危机的开端。先进国家同落后国家的战争这一次也起了伟大的革命作用,就象历史上屡次发生过的情形一样。觉悟的无产阶级是战争这个一切阶级统治的不可避免和无法排除的伴侣的无情敌人,它不能闭眼不看击溃了专制制度的日本资产阶级所完成的这一革命任务。无产阶级敌视一切资产阶级和一切资产阶级制度的表现,但是这种敌视并没有解除它应对历史上进步的和反动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加以区别的责任。因此,革命的国际社会民主党的最彻底和最坚决的代表,如法国的茹尔·盖得和英国的海德门,都直率地表示他们同情击溃俄国专制制度的日本,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在我们俄国,不用说,有些社会主义者在这个问题上也表现了思想混乱。《革命俄国报》[89]谴责盖得和海德门说,一个社会主义者只能拥护工人的、人民的日本,而不能拥护资产阶级的日本。这种谴责十分荒谬,正象一个社会主义者因为承认主张自由贸易的资产阶级比主张保护关税的资产阶级进步而受到的谴责一样。盖得和海德门并没有袒护日本资产阶级和日本帝国主义,但在两个资产阶级国家发生冲突的问题上,他们正确地指出了其中一个国家在历史上所起的进步作用。“社会革命党人”的思想混乱,当然是我们的激进知识分子不懂得阶级观点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必然结果。新《火星报》也不能不表现出混乱。起初它大谈不管什么样的和平。后来,当饶勒斯清楚地表明,拥护一切和平的冒牌的社会主义运动是为谁的利益服务的,是为进步的资产阶级的利益还是为反动的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时候,新《火星报》才急忙“进行纠正”。现在它又发表庸俗的议论,说什么借日本资产阶级的胜利“进行投机”(!!?)是如何不恰当,说什么“不论”专制制度是胜是败,战争总是灾难。一家冷静的德国资产阶级的机关报[90]写道:“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见解,即认为在俄国爆发革命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人们用各种各样的论据为这种见解辩护。例如说俄国农民不爱动,俄国农民笃信沙皇,依赖僧侣。又说,极端不满分子只是极少数人,他们可能举行叛乱(小规模的爆发)和进行恐怖性的谋杀,但决不能掀起总起义。他们对我们说,广大的不满的群众缺乏组织和武器,而最主要的是缺乏冒生命危险的决心。俄国的知识分子一般大约只是在30岁以前具有革命情绪,以后他们搞到一官半职,就舒适安逸地生活起来,于是很大一部分激烈分子就变为平庸的官吏。”但现在,这家报纸继续写道,许多迹象证明要发生巨大的变革。现在谈论俄国革命的已经不光是革命者,而且还有那些全无“狂热”的、现存制度的坚实柱石,如特鲁别茨科伊公爵,他写给内务大臣的信现在正被所有的国外报刊转载[91]。“害怕俄国革命看来是有实际根据的。不错,谁也不认为俄国农民会拿起木叉去为宪法而斗争。但难道革命是在农村里发生的吗?在现代历史上,革命运动的体现者早已是大城市了。在俄国,风潮正是在城市里掀起的,它正在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地涌动。谁也不敢预言结果将会怎样,但是认为俄国革命不可能发生的人在日益减少,这却是一个无可怀疑的事实。而一旦发生严重的革命爆发,被远东战争削弱了的专制制度是否能对付得了,那就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事情了。”
是的,专制制度是被削弱了。最不相信革命的人也开始相信革命了。普遍相信革命就已经是革命的开始。政府本身正在以自己的军事冒险促进革命的继续发展。俄国的无产阶级将致力于支持和扩大重要的革命冲击。~【旅顺口的陷落】

人家的意思简单概括来说就是要利用沙俄在1905年在清朝领土上的侵略战争被日本打的大败的机会彻底瓦解沙俄这个腐败的专制政权,号召俄国人民行动起来越过卢比孔河,在完成世界革命,到了某些知友嘴里就是列宁支持日本,在1905年误判了局势背叛了俄罗斯人民的铁证了。黑海舰队的叛乱,沙俄军民的革命意识觉醒要求推翻封建帝制的诉求某些人视而不见,这位知友还说出过俄罗斯平民不接受教育无损于俄罗斯帝国的伟大,导致二八现象的原因发生很大正是因为教育资源分配不公,俄国的无产阶级和农民难道就心甘情愿的做一辈子的文盲让那些王公贵族永远把持着高端学术圈子和文化技术走向,让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在流水线上做着同样的工作?另外不识字怎么适应技术岗,怎么搞产业升级?俄国海军日俄战争里那令人绝望的炮术命中率就是他这种接受高等教育的基本都是贵族和神学院学会学生,而由无产阶级和农民组成的水兵群体大半不识字 ,很多水兵没有接触过基本的函数数学教育的最好体现。

日本钢铁工业

沙皇本人在国内的作为,不得不说,能让日本人都惊叹为暴君的人,在压制国民和收割韭菜财富方面还是颇有一手,沙俄的通货膨胀已经到了全俄工人和农民知识分子联合起来反对沙皇对清朝和日本的战争的程度了;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钢铁工业
日本钢铁工业

某位知友还说沙俄卢布购买力稳定,但俄国的人民已经受不了物价飞涨举行大罢工和游行示威和小爸爸的军警打起来了,连沙俄唯一剩下的黑海舰队都发生了大起义,人民吃不饱饭,和平情愿要求结束在满洲对黄色人种的侵略战争还被小爸爸派军警以要把参与罢工游行的知识分子,工人农民军人一并赶尽杀绝的强硬态势以蛮横的武力镇压态度对待,尼古拉二世这样一个隋炀帝式在欧美学术界风评极差的人物,到了这位热血的知友朋友口里突然就变成了彼得大帝亚历山大二世那样的明君了,个人在这里的评价是这位朋友批判列宁还真不够格,人民都面对因为通货膨胀要铤而走险的发动反战游行和罢工要求沙皇结束战争的程度了,他还要为这位又昏又暴的沙皇诡辩一番,甚至倒打一耙,说因为民不聊生揭竿而起的俄国人民是反动的,反对沙俄在满洲侵略清朝和韩国【朝鲜】的列宁犯了错误,事实上正是因为尼古拉二世把人民逼到不得不用大炮和刺刀反对他的地步,才最终导致罗曼若夫皇朝和俄罗斯帝国在日俄战争里的失败和在一战里灭亡。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日本钢铁工业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