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是,首席捕鼠大臣(1)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7个月前 (12-04) 145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I

公用历2678年10月8日,深夜11点12分,大不列颠尼亚及希伯尼亚联合王国,伦敦,白厅。

白厅,是英国政府中枢的所在地,包括战争部、皇家骑兵卫队阅兵场和内阁办公室在内的诸多部门均坐落于此,因此【白厅】一词亦为联合王国中央政府的代名词。

而首相官邸的唐宁街10号,亦坐落于此。

尽管早已夜深人静,但依旧有大批的警察在此巡逻和把守。唐宁街的两处街口,也同时设置了大型铁闸,警岗,以及自动电塔防御系统。

毕竟唐宁街10号遭到袭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联合王国政治中心的攻击从未中断过。因而,不论多么严密的戒备,都是必要的。

两名身穿黑色大衣和长裤构成的警服,头上戴着配有皇家警徽的黑色凉帽的警察,正站在铁闸门口。

尽管现在早已是深夜,但经过多年训练的他们依旧站立的笔直,一面注意着周遭的情况,一面等待着换班者的到来。

此时的白厅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依旧明亮的一盏盏路灯。

看样子,并不会有什么情况。

这也让两名警察的心态稍微放松了些。

还剩下六分钟左右,只要再等一会儿,换班的人就来了。

对于他们来说,不过只是又一天的晚班而已。

接下来,他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一番,然后等一早起来,来一杯可口的红茶,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很多时候,最意外的事,往往发生在最平常的时候,以毫无预警的形式。

“嗯?”

原本站立的如同雕像一般的两名警察突然神色一变,掏出腰间的枪,双手握住,向前方瞄准。

他们的枪口左右反复转变,不知道该瞄准什么。

因为他们的面前,并不存在特定的敌人。

准确的来说,是他们面前,突然起雾了。

雾,对于有着雾都之称的伦敦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但是,假如在面前的,是逐渐浓厚的,不断靠近的,让一盏盏路灯接连暗淡的,仿佛像是有自我意识的“雾”,那换谁都不可能觉得这会是很正常的事。

“可恶!”其中一名警察立刻使用戴在耳边的对讲耳机,“派德呼叫比尔!派德呼叫比尔!我们这里有魔法攻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但对讲耳机那边,传来的只有嘈杂的杂音。

而更糟糕的是,本来应该保护他们,可以自动发出强力电击将对手击晕的自动电塔防御系统,此时此刻却并没有任何反应。

毕竟电塔只能对抗有实体的存在。

但是“雾”,则并不是所谓的“实体”。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对于铁闸外的两名警察来说,他们所能依靠的,只剩下自己手中的枪了。

而两把普通的手枪,面对这种未知的存在,似乎也并不比赤手空拳要好到哪里去。

“派德呼叫比尔!派德呼叫比尔!请回答!请回答!”

两名警察这时后背已经靠在了铁闸上。

其中一人慌乱地试图解开密码门,但不知为什么,铁闸就是纹丝不动。

另一人还在试图通报状况,但回应他的仍然只是噪音。

而“雾”,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很快,他们将会被吞噬。

两名警察这时早已慌了神,他们浑身冒汗,绝望地看着“雾”一步步地接近他们。

“众神啊……”

他们闭上了双眼,开始向众神祈祷。

很多时候,死亡本身并非是让人最为恐惧的。

最为恐惧的,是未知。

而帮助认为对抗来自未知之恐惧的,是希望。

希望奇迹的降临。

“……”

似乎是过了好一会儿,感觉什么都没发生的两名警察睁开了双眼。

“雾”,停在了他们面前。

而在他们前方的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泛着金光的弧线,似乎是这道弧线构成了一面看不见的墙,把“雾”给格挡住了。

“哈——”

“!”

听到一些声音的两名警察立刻抬起头去。

只见在铁闸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位身穿着黑白相间的长裙式女仆装,脖子上戴着铃铛的年轻女子,正以卧躺着的姿势,一面打着哈欠,一面望着下面两名警察。

而从外观上来看,这名女子并不是人类。

她灰发的头上,长着一对和猫一样的耳朵;而她的背后,一条灰色的尾巴正在轻松地晃动着;她的一双绿瞳的双眼,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明亮。

这一切表明,她是一名猫族人。

本来,她的出现,应该是最可疑的。

但下面那两名警察,一见到她的出现,反而如释重负且激动地敬礼道:“女勋爵阁下!”

“这么大张旗鼓的围攻唐宁街10号,这帮家伙还真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呢。”

而那名猫族人,此时从铁闸上一跃而下,平稳地着陆在两名警察面前。

“只要我佩达莉斯还站在这里。”这位自称自己为佩达莉斯的猫族人,微笑着对两名警察说道,“就没人能攻破唐宁街10号。”

随后,佩达莉斯朝着面前的“雾”就是抬手一挥。

只是这一个动作,刹那间,“雾”就如同被狂风席卷一般地,直接被吹散了。

也在这一瞬间,原本受到“雾”的作用而暗掉的路灯,也重新点亮。

借助着灯光,三人很快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此刻正站在自己正对面的一名身穿破旧黑袍,左手手持的黑色法杖的巫师。因为对方的袍帽遮住了头部,所以看不清他/她的脸。

“原来是邪灵法师啊。”佩达莉斯见状,笑了笑,“胆子还真大,居然敢来唐宁街10号撒野,知道被抓住是什么后果吧?”

“……”

那名邪灵法师并没有回答佩达莉斯,而是举起了右手。

只见他的脚下,出现了泛着黑光的原型魔法阵。

而很快,他的附近,就出现了大量黑雾。

这些黑雾迅速形成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存在,看起来像是生物,但本身是由雾气构成的,不可名状。

这一套着实让两名警察看了头皮发麻。

而佩达莉斯,却轻蔑地笑了笑。

“喂,你们。”她对身后的两名警察说道,“火力掩护我。”

“Yes! Chief Mouser!(不列颠语:是!首席捕鼠大臣!)”

得到命令的两名警察立刻举枪朝着邪灵法师开火——尽管所有子弹都被那些不可名状的黑雾给阻挡了。

而在此之前,佩达莉斯早就出击了。

她身轻如燕,轻松地躲闪着前方所有阻拦她的黑雾以及身后飞来的子弹。

那些黑雾形成的怪物试图想将佩达莉斯吞噬。

但它们不是扑了个空,就是被手中长出利爪的佩达莉斯直接打散。

不一会儿的功夫,佩达莉斯就冲到了邪灵法师面前。

虽然依旧看不清那名邪灵法师的脸庞,但对于佩达莉斯来说,对方已经是自己掌中的猎物了。

“得手了!”

就差对邪灵法师的最后一击。

但就在这时——

咻——!

不知什么时候,佩达莉斯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名蒙面者。

这名蒙面者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长刀,直接向着佩达莉斯的脖子砍去。

佩达莉斯脖子以上的部分,掉在了地上。

“!”

这一突发性的一幕,惊得不远处两名警察直接停止了射击。

“你应当小心身后,你这只蠢猫。”那名蒙面者,看着已经失去头部却依然站立的身体,以及掉在地上的头,冷冷说道。

可就在这时——

——那具没有了头部的身体,却突然反身将蒙面者抓住,然后一个过肩摔,直接将其扔向邪灵法师,令两者一同摔倒在地。

而因作法被打断,那些黑雾也一并消散了。

“哼哼,我在想一个问题。”此刻,掉在地面上的头,看着前方倒地的蒙面者和邪灵法师,依旧面带笑容,“你们如何能将一只只有头的柴郡猫拿去砍头?”

蒙面者和邪灵法师刚想挣扎起身,那两名警察已经冲了过来,将两人直接按倒在地。

“老实点!”“不许动!”

“哼哼。”看着被两名警察压制住的袭击者,佩达莉斯的身体来到了佩达莉斯头部的所在地,将她的头部捡起,重新安了上去,就仿佛刚才她的脑袋从来就没被砍下来一样,“这个问题,希望你们能够在伦敦塔里想清楚了。”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是,首席捕鼠大臣(1)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