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是,首席捕鼠大臣(2)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6个月前 (01-01) 12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II

夜晚过去了,随之而来的,便是黎明。

刚刚升起的太阳,其阳光照射在伦敦城,这座世界上最大的帝国的首都上。

在一片雾气当中,大本钟显得鹤立鸡群;往返于空中的各类飞行器,彰显了城市的繁荣。

尽管天色还早,在伦敦各个街区,工薪阶级,不论是蓝领还是白领,正忙着赶往自己的工作场所,准备接下来一天的工作。

而需要忙碌的,不仅仅是工薪阶级。

阳光,也同样照射进了唐宁街10号中。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啪!

吵闹的闹钟,很快就被一只猫爪给按停了。

没错,猫爪。

一只灰色的,有着绿色双瞳的短毛猫,躺在一张单人床上,用猫爪精准地将闹钟铃声按停了。

“哈————!”

短毛猫打了一个哈欠后,从床上起来,向前伸直双爪来伸了个懒腰。

然后,短毛猫从床上跳了下来。

这只短毛猫悠闲地一边甩着尾巴,一边走到这间房间的卫生间门口。

尽管卫生间是关着的,但短毛猫很轻易地便一跃而上,用爪子将门把拉下。

门很快就打开了一条缝,而短毛猫则一爪推开了门,走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内,装有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板,配有遮帘和喷头的白色欧式大浴缸,至于马桶和洗面台,自然也没少。可以说,配置是十分齐全了

短毛猫走到了遮帘后。

很快,印在遮帘上的猫影,居然慢慢变大,最后变成了人型的影子。

透过遮帘上的黑影,可以看出此人是一名有着前凸后翘且身材高挑的女性,但和常人不同,她的头部有两块呈三角形状的存在,而她的后面,有着一条活动十分灵活的绳状物,看起来像是尾巴。

她打开了喷头,迅速又不失细致地冲了个澡,然后用毛巾将身上擦了个干净,最后套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浴衣。

遮帘被一把拉开。

一名一头灰发上长着一对猫耳,有着一条灰色尾巴,绿瞳双眼,用浴衣遮盖着傲人身材的猫族女性,出现在了浴缸前。

现任内阁首席捕鼠大臣,佩达莉斯。

“呼——”

用毛巾再把头仔细擦干后,佩达莉斯便把毛巾扔到一旁的篮框里,走到洗面台前。

有些慵懒地洗漱并梳理完头发后,佩达莉斯走出了卫生间。

作为首席捕鼠大臣,佩达莉斯的房间并不小。靠窗的单人床,宽大且精致的不列颠尼亚式橡胶木制的书桌和衣柜,整齐摆放各类书籍的书架,配备齐全的梳妆台,单人更衣间,以及几盆鲜花等。很明显,是一个标准的贵族小姐的房间的配置。

佩达莉斯首先走到其中一个衣柜前,将其打开。

这个衣柜内,放的都是清一色的黑白色调的女仆装。

她从中取出一件后,便进入更衣间,帘子拉上。

很快,佩达莉斯就完成了换装,当她拉开帘子时,她早已换上了干净整洁且没有一点皱纹的女仆装,并穿上了被擦得可以反光的深褐色长筒皮靴。

随后,佩达莉斯坐到了梳妆台前,给自己做了点化妆——虽然以佩达莉斯的美貌来说,这完全没必要,仅仅只是工作要求而已。

最后,她来到书桌前,拿起了书桌上所放置的配有红黄绿三色丝带的铃铛,工作证,钥匙串,以及怀表,将其分别佩戴在脖子上,挂在胸前,扣在腰间,以及链接在口袋中。

“Splendid. (不列颠尼亚语:很好。)”

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再看了看自己的衣着,佩达莉斯满意地点了点头。

将怀表放入口袋后,佩达莉斯便推门而出,离开了卧室。

她走在红色地毯铺成的走廊上,走过一幅幅肖像油画。

这些肖像油画,都是历代首席捕鼠大臣的肖像。他/她们的人形以及猫形的姿态都会被画在同一幅画里。

而当佩达莉斯卸任时,她的画像也会和她的前辈们一样,被安放在此。

在走到最后一幅画像前的时候,佩达莉斯停下了脚步。

那副画里,同样画着一人一猫。

一猫,是一头纯黑色的,看起来相当优雅的不列颠黑猫。

一人,则是一名和佩达莉斯一样同样身穿着黑白色调的女仆装的猫族女性。

那名女性的脸庞,在某些方面,居然与佩达莉斯有些许神似。

“……”

佩达莉斯看着画像,有些出神。

“哦!要迟了!”

佩达莉斯很快就从中反应过来,她赶忙往楼下走去。

楼下,是其他在唐宁街10号工作的家政人员的集体卧室。

他们和佩达莉斯都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都是猫族人。

根据不列颠尼亚法律,首相并不能动用公款雇佣仆人,只能使用自己的工资。

早年由于首相均是出身大贵族,自然这项法律并无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伴随着资产阶级的兴起,越来越多并非贵族出生的人成为了首相,这便经常给了在唐宁街10号生活的首相家庭较大的支出问题。

于是,在某位首相的努力下,一项法律的漏洞,便被发现了——

——不能动用公款雇佣人,但并没有说不能动用公款雇佣猫。

于是,捕鼠部便在这条漏洞下,多增加了新的职能:首相一家的家政工作。

而在唐宁街10号工作的猫族家政人员,则全部都是捕鼠部指挥下的捕鼠官。

佩达莉斯来到集体卧室门前。

准确来说,是一左一右两扇集体卧室门前。

唐宁街10号内一共有六名猫族家政人员,三男三女,分睡在两个不同的集体卧室内。

佩达莉斯将两边的门都打开了。

只见两边卧室内共计六张床,每张床上都躺着一只呼呼大睡的猫。

“哼。”佩达莉斯摇了摇头。

然后,她打了一个响指。

啪!

一瞬间,一个精致的摇铃,凭空出现在佩达莉斯手中。

叮叮叮叮叮叮叮!

伴随着佩达莉斯的摇晃,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摇铃里发出。

这令那些刚才还睡得好好的猫们都醒了过来。

“喵!”“喵哦!”“喵呜!”“喏!”

自然,被铃声弄醒的猫儿们都发出了非常不满的叫声。

“工作时间快到了,赶紧起来,吃完饭以后就按平时的日程表来做事。”佩达莉斯很自然地无视了猫儿们的抱怨,“唐宁街10号的工作相比别的地方可容易多了,搞砸的话就给我去东非看河马龇牙吧。”

“……”猫儿们一听,立刻就不叫了

见状,佩达莉斯便走离了两间房间门口。

而两间房间内也传来了动静。

很快,六名身穿睡衣,和佩达莉斯一样头上长着耳朵,后面长着尾巴的男男女女,一面打着哈欠一面走出房间,开始了洗漱,换装,进餐,然后便是正式的工作。

虽然如同佩达莉斯所言,唐宁街10号的家政工作相比其他捕鼠部的工作来说是相当轻松,况且这六名家政捕鼠官也在唐宁街10号工作多年,大部分时候是没什么问题的。

大部分时候。

——

“咯朗!”

一瓶青花瓷,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噫!”

两名在清理房间内的灰尘时不慎将其摔在地上的女仆大惊失色。

“不好!卡莉!我们把大华天子送给首相阁下的青花瓷给砸碎了!”黑耳黑发黑尾绿色双瞳的女仆吃惊地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先不提首相阁下!要是让【公主殿下】知道的话——”

“别急,凯特,我看看能不能恢复。”另一名有着虎斑色耳朵和尾巴,并有着黄色双瞳的女仆则把双手摊开,对着地面上青花瓷的碎片,“A Ghobniu Onórach, mise, Carly, a chreidmhigh dhílis, seo d’iarraidh ort an rud briste a dhéanamh ar ais arís!(爱尔语:尊敬的戈布纽,我,卡莉,您的忠实信徒,在这里请求您将破碎的东西重新修复!)”

似乎是听到了号令,瓷器的碎片全部都从地面上升起,然后很快便拼装了起来。

“哈!”一旁的凯特见状,露出了笑容,刚才紧张的情绪也一扫而空。

但很明显,那些青花瓷碎片不过只是拼凑在了一起变成了看起来被修复的样子,但实际上那些裂缝的存在,在阐述着一个事实:这个青花瓷并没有恢复。

很快,这些碎片再度散开,掉在了地上。

“啊……”凯特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不行吗……”卡莉也摇了摇头。

然后——

——“你们把青花瓷打碎了?”

“噫!”“噫!”

两名女仆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吓得尾巴都炸毛了。

两人慌张地向后一看。

只见站在她们身后的,正是面无表情的佩达莉斯。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两人迅速向佩达莉斯提裙行礼,同时将头低下,完全不敢看佩达莉斯一眼。

“唉。”看着低头准备接受自己处分的两人,再看了看地上青花瓷的碎片,佩达莉斯苦笑了一声,“你们知道,这事情不用这么麻烦的。”

说罢,佩达莉斯穿过了二人,来到了破碎的青花瓷前。

像是要指挥什么一般,佩达莉斯抬起了双手。

伴随着一阵金光,在青花瓷碎片所在之处的地上,出现了一个发着光亮的凯尔特三圆环印记。

随后,那些青花瓷碎片再度拼接在了一起,而原本的裂痕处也在金光之后直接消失了。

青花瓷,恢复如初,并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

“记住了,卡莉。”看着眼前的青花瓷,佩达莉斯突然对卡莉说道,“很多事情,如果能够用自己的魔力解决,就不要频繁向众神祈祷。众神对众生皆是公平的,并不会多眷顾谁,少眷顾谁,更多时候,是靠自己。”

“是,公主殿下。”卡莉带着感谢的心情,向佩达莉斯鞠躬道。

“哦对了!”凯特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很快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封还卷着的报纸,呈给佩达莉斯,“这是今天的报纸,殿下。”

“很好。”佩达莉斯点了点头,顺手接过报纸,“下面别出事了。”

说罢,在两名女仆恭敬的目送下,佩达莉斯继续向前。

——

“天哪……”

厨房里,一名身穿白色厨师服的橙色猫尾的身材略显壮实的猫族男性,看着眼前灶台上的锅里烧焦的炒蛋,瞪大双眼,嘴型也呈现“O”型。

而站在一旁的另外一名同样身穿白色厨师服,但年龄看起来稍微年轻,有着白色猫尾的偏瘦的猫族男性,则站在一盘低着头,紧张地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比特先生!”

“这下麻烦了,韦德,首相阁下的早餐时间快到了。”被称为比特的猫族男性右手遮住眼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首相阁下那里先不提,要是【公主殿下】知道的话——”

——“要是我知道了会怎么样?”

“!”“!”

两人听到来自身后熟悉的女声,尾巴一阵炸毛。

转过身去的二人,果然看到佩达莉斯站在他们身后,她手里拿着早已做好记号并折好的报纸,用让人猜不透的目光,盯着二人。

“对不起!公主殿下!”

比特赶忙拉着韦德一同向佩达莉斯低头道歉。

“唉……”佩达莉斯看着年轻的韦德,叹了口气,“鉴于你才来几天,这次就不罚你了。”

然后,佩达莉斯从口袋初掏出怀表,打开看了看。

“还有一点时间,那就让我来亲自处理吧。”

说罢,佩达莉斯将手中的报纸直接交给了韦德,走到那锅被烧焦的炒蛋前,直接将之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随后,她拿起一旁的油,将其浇在空锅之中。同时,点燃了灶台的火。

比特赶忙从一旁的冰箱里重新拿出炒蛋所需要的各个材料,放到了一旁桌上。

而韦德,则手拿报纸,站在一旁,看着佩达莉斯的操作。

佩达莉斯不论是搅拌打进碗中的蛋,还是炒蛋时的动作,抑或是调味料的用量等,均要比比特来的更为流利且准确。

很快,炒蛋便做好了。

“学会了吗?”游刃有余的佩达莉斯微笑着看着韦德。

“学!学会了!公主殿下!”韦德赶忙说道。

“很好。”佩达莉斯顺手从韦德手中拿过报纸,然后,她另一手轻易地呈起放有早餐的托盘,离开了厨房。

端着这一整套早餐,佩达莉斯来到了一道黑色木门前。

噗!噗!噗!

佩达莉斯轻轻敲了三声。

很快,房间里,传来了一名老年男性的声音。

“进来吧。”

佩达莉斯得到命令后,便推门而入。

“早上好,首相阁下。”佩达莉斯恭敬地对房间的主人行了提裙屈膝礼,“您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是,首席捕鼠大臣(2)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