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马赫主义者的范式陷阱

科普类 飞堡 奇人 5个月前 (05-08) 8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作者:红色末日

最近一位当代的列夫·季霍米洛夫(Lev Tikhomirov)andre先生又把我早辟谣过的冷饭拉出来为他喜爱的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君主专制反动政府招魂大唱赞歌,真的让我出乎意料,这位先生反复论证沙俄在军工方面的所谓巨大成就,然后想方设法论证俄国是个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强国,任何反对该帝国主义进行在亚洲对奥斯曼清朝日本的不义战争的良知人士就是所谓的工贼。另一位热爱满清的的geosmin先生也立刻学习到了andre先生的马赫主义式辩证法,用所谓的清朝可以用买来的外国零件按照厂家图纸组装速射炮日本不行来强行论证满清相比日本工业在部分领域不上相下和封建帝制所谓的可取之处,但他们的很多言论暴露了他们毫无历史工业管理学常识甚至歪曲史实为君主专制辩护而辩护的一面,稍微有常识的知友朋友就会看得非常可笑,比如andre先生在他的所谓“左”的历史范式下的陷阱一文中提出的如下有趣论点;

马赫主义是什么?详细的内容可以看列宁的《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简单的内容概括如下:马赫主义的特征是披着唯物主义外衣的唯心主义,是跪着造反的修正主义:它们不敢直接攻击马克思恩格斯,就用尽各种法子偷运唯心主义的各种东西(有时候也被迫偷一些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塞在“马克思主义”的外衣下。

为什么说这位andre(用马赫主义的方法论)先生是马赫主义者?因为他首先在历史观和方法论上,用假装唯物主义式的材料分析(用各种不全面的材料,尤其是绝口不提沙俄政治反动性),去否决真正唯物主义(甚至是历史证明的战争结果)的日俄战争过程中与战后体现的沙俄专制制度的反动与溃败。这样,就能为他第二个也是最关键的马赫主义——披着“左人”马克思主义者皮的保皇保沙俄派立场去背书了。他看似客观分析,实际上是为了得出俄国失败只是偶然,俄国仍然先进的荒谬结论——于是仍然先进的俄国就没有必要和机会去革命了!反对1905年革命,反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以此为依据的策略和行动,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对他完整的史学观方法论批判在文中已有阐述,不再重复

我对andre先生感觉最吃惊的就是他的马赫主义式辩证法,在沙俄对中亚人民的野蛮的种族主义大屠杀时他拿还没有建立的苏俄去反对亚洲人民反抗俄帝国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的反殖民反帝运动,甚至为了替尼古拉二世当局在日俄战争里暴露出的反动性辩护用上了了指鹿为马的手法。

比如我引入了沙俄陆军参谋总长奥布鲁切夫将军在1893年说的;“俄罗斯不能与相距一万俄里、人口四千万、拥有发达工业的文明国家展开战争。在无论是西部还是高加索的安全都没能确保的时候,俄罗斯不能在远东进行战争”来做俄国方面有识之士对日俄战争预判的总结时,这位先生立刻根据这位沙俄将军对亚洲局势的预判给我发明了一个论点,也就是所谓的的我说日本是工业国,沙俄是落后农业国的推断。

但我本人从未发布过这个言论,倒是这位平顶船先生为我发明了这个论据从而回避我批判沙俄注重军事和重工业发展而忽略轻工业和现代化高等农业发展产业发展畸形从而在一战前全国持续性的爆发饥荒和物资短缺的史实材料和主要论点,因为他只懂得这种马赫主义式的庸俗辩证法,一旦脱离这个套路,他就无法为沙皇君主专制的反动性做进一步辩护。

在另外一个问题上他自己倒是提出了俄国是落后的农业国的论据,也就是说他把自己的论据给我扣上然后强行来让自己的辩证法预设前提可以成立,并且承认了沙俄是落后农业国的论点,这个论点在俄国本国和欧美历史学界也早已广泛流传被论证,也并非一家之谈,俄国的饥饿出口世界闻名,而农业人口人数也居欧洲之冠,可谓是欧洲最大的农业出口国。

而KS鋼这些问题上暴露了他的这些所谓证明沙俄先进的技术论据的基础,实际是建立在对史实时间线的篡改模糊上的,这种笨拙的障眼法有些甚至明显到小学生都看得出;

andre先生面对我拿出的磁钢论据,故意忽略了新字,甚至不查百科就直接迫不及待的要给我扣帽子,这个障眼法我觉得实在是太笨拙了,新老KS鋼维基都有写明,就是本多光太郎先生和其他日本的专家团队合作发明了新老KS鋼两种物理特性完全不同的磁钢罢了,新老KS鋼什么时候物理特性是同一个东西了?

然后是关于andre先生日本钢铁制造业的神奇推论,一如既往的采用了混淆篡改史实时间线的神奇辩证法,我觉得他说这些话前起码应该要看看《日本经济史》这些专著在来发表他这些无常识暴论比较好;

andre先生把日本引入平炉炼钢法的时间都弄错了,而且世界钢铁协会给出的定义是1850年以后的技术都算现代工业化制钢,这位先生在这个问题上被我和另外一位知友朋友胡乱闯先生指出了他颠倒篡改日本钢铁技术发展时间线的事后立刻开始诡辩,甚至说引入了平炉法都不算掌握工业化制钢技术,但我们知道沙俄是1910年才开始掌握电炉技术的,所以这位andre先生不知不觉就把沙俄的钢铁工业都黑了一把,当然哪,他还在宣传轻工业无用论,但到最后除了他自己制造出来扣给我的所谓日本钢铁工业比沙俄先进的说法外,在无其他他自己还可以自圆其说的论点,转炉和电炉都是1960年代以后才开始取代平炉的地位,之前因为一直无法解决杂质问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做到摆脱平炉,包括美国和苏联,所以明治日本为了保证钢质量决定选择从德国克虏伯公司引入坩埚炼钢法作为本国炼钢法的主力,这是当时德国主流的工业化炼钢技术;

特に草創期の海軍にあっては、1853年(安政元年)のペリー来航、1863年(文久3年)下関事件、同年薩英戦争などを通じて西洋諸国の艦船に装備された近代的軍備、主に鉄製の船砲の威力に圧倒されていた。このことから陸軍よりも早くから近代洋式製鋼技術の獲得の必要性を実感していた。
海軍が当初、近代製鋼技術獲得の手本としたのはアームストロング製鉄所を有するイギリスであったが、すぐにドイツ、エッセン市にある製鋼会社クルップ(Krupp)からも学びたいと思うようになる。当時クルップは世界第一位の鋼の生産量を誇り、近代重機、兵器を製造している近代的製鋼所であった。クルップの製品への需要は伸び続け急成長を続けていた[注 3]。
クルップの製品の優秀さについては福沢諭吉が1862年(文久2年)ロンドン万国博覧会視察の際、1万100キロの巨大船軸、8,000キロの鋳鋼塊を目にし著書『西洋事情』の中で紹介している。当時の海軍の実力者である海軍大丞川村純義は1873年にウィーンで開催された万国博覧会でクルップの30.5インチ沿岸砲、5万2,000キロの鋳鋼塊を視察している。これらクルップ社の製鋼品は当時の最新技術で造られており、毎年高い技術の向上があり人々を驚嘆させるものであった。
クルップの製鋼工場および関連工場自体について最初に日本および日本海軍関係者に紹介したのは、1871年(明治4年)11月-1873年(明治6年)9月に派遣された岩倉使節団である。岩倉使節団一行は欧米で、国会・役所・鉄道・港・教会・公園・学校など多くの施設を視察しているが、各国で各種の工場も訪れている。その工場視察の中でもっとも感銘をうけたのが、ドイツのクルップ製鋼所であった。久米邦武によって使節団の報告図書として明治11年に発行された『特命全権大使 米欧回覧実記』には、8ページに渡りクルップ製鋼所の規模、近代的設備、製造される製品の多様性などが記録されている。
当時、クルップ製鋼所はアルフレート・クルップ(Alfred Krupp 1812年‐1887年)が父フリードリヒ・クルップ(ドイツ語版、英語版)より工場を受けついでから25年がたっており、2万人が働き、その規模、技術の高さ、経営方法どれをとっても最先端であった。明治海軍が手本とするに充分な近代製鋼工場であった。

明治政府考察了德国克虏伯钢铁厂后决定选用该厂采用的欧洲各国那时作为主流的坩埚工业化炼钢法,海军引英德技术建设的现代化制钢厂出钢是在1882年,质量足以制造钢质炮架这些军用武器的钢制配件,沙俄到1917年仍旧有大量工厂使用和风箱制钢技术,这位andre先生说的20年不出钢和日本1914年后才引入工业化制钢法结论如何而来,我们不得而知,也许他去了平行世界吧。

同样的geosmin先生用速射炮和所谓的清朝具备独立生产2000吨级的钢甲舰和相关设计能力日本不具备得出清朝工业不亚于日本的辩证法其实也是采用了这种马赫主义式的手段让论证强行成立,首先我们来看看他犯的一个明显常识性错误的论据;

但实际上日本在甲午战争时是可以自造三千吨以上采用钢面装甲的的防护巡洋舰的,秋津洲和桥立就是这样的产物,也具备3000吨以上的防护巡洋舰设计能力,相比之下清朝到灭亡江南和福州马尾造船厂也没有生产秋津洲这种3000吨位水平的防护巡洋舰的能力,甲午战争后清政府只能从德国采购和秋津洲吨位性能接近的海容级防护巡洋舰,还难以结清尾款,这就是清朝在工业发展上已经落后于日本的最好证明;

geosmin先生的另外一个论点就是用甲午战争时清朝可以仿制英国的QF 4.7-inch Mk I – IV naval gun,日本这个时候没有仿制这种120毫米40倍径的管退炮,所以清朝工业在军工业方面肯定比日本强大,我只能说,按照这位先生的推演法,我们甚至可以得出清朝军工业部分领域领先美国俄国的结论,我们看看美国引入仿制这种英式120毫米40倍径管退炮的时间,是在1898年,而沙俄海军引入对标英国阿姆斯特朗120毫米管退炮系列的法国加奈特系列120毫米45倍径管退炮【120 mm 45 caliber Pattern 1892】是在1897年实现国产,按照这位先生的论据,只要大清引入一两个性能指标先进的武器,甚至不能大规模量产清朝军工业就可以凌驾于美国俄国这样的欧美列强之上或者与之旗鼓相当了,这样的逻辑演绎法显然是荒诞的,何况外网根本没有清朝量产过QF 4.7-inch Mk I – IV naval gun的记录能,不管是是navweaps还是维基,引入量产过这种速射炮的国家都没有提到过清朝。

geosmin先生说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菲特利曼中将对清朝军工业赞不绝口,但英国那时在太平洋只有中国和东印度两只舰队在活动,英国远东舰队成立是在1941年,这位先生发明了一个不存在的舰队让他的司令官强行夸清也是典型的混淆时间线的马赫主义辩证法,甲午战争时担任中国舰队司令的爱德华·弗里曼特尔在他的著作里从来没有说清朝军工业可以达到和美俄相提并论的程度,事实上他在原书就没有提过什么清朝的军工业非常现代化,这位先生说远东舰队司令官菲特利曼提督对清朝由满清贵族和官僚买办控制的军工业评价很高,实属无中生有,事实上弗里曼特尔对清朝的军事力量是非常藐视的,以致他甚至在甲午战争时就预言了清朝的崩溃以及英国应该预防性的占领台湾等清朝领土,而对日本采取防御性战略,他对日本的评价要远高于清朝,这与沙俄陆军参谋总长奥布鲁切夫将军对待日本整体工业和军事实力的评价不谋而合;

英国中国舰队司令的爱德华·弗里曼特尔,在中文互联网的诸多文学作品里他的职位被一位叫菲特利曼的男人代替,而他指挥的舰队也变成了从二战穿越来的远东舰队,其离奇程度足以完爆许多穿越题材的网文和轻小说

By then, Fremantle’s tenure as the C-in-C of the China Station came to an end. He was scheduled to leave his post in May 1895, but he kept a close eye on the war. In March, he warned the Admiralty of the possibility of a Japanese attack against Formosa, as the central and south China coast was in reality protected by the China Station. He suggested occupying the Pescadores, as this move would “neutralise the danger to our China trade of the Japanese holding the Formosa channel.”124 He noted that all the foreign trade in Taiwan was British, and “both the Chinese and aborigines” would “receive us with open arms.”125 He also predicted a Japanese offensive against Peking, but he thought it “does not much matter” as he considered it irrelevant to the maritime situation of Britain.126
This kind of strategic realism, however, found little audience in Whitehall: Kimberley asked the military services about the strategic importance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but took no action despite it being suggested by Joseph Longford from the British Consulate in Japan that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would at once necessitate a large permanent increase both in the garrison and defences of Hong Kong, possibly also of Singapore, and of the British fleet on the China Station.”127 When the Chinese offered Formosa to Britain, Kimberley refused, as he believed that such move would be tantamount to an intervention.128 As Ion Hamish suggested, Fremantle was “three years” more advanced than his contemporaries in suggesting the British should secure more footholds along the China coast before the collapse of the Qing.129

安德列【平顶船】先生采用马赫主义的辩证法强行能论证出高炉不能用于工业化制钢过程也是非常无常识的结论,高炉制钢法现在很多国家钢铁厂还在普遍使用,这位先生论证高炉不能用来制钢的论证法是很简单粗暴的,坩埚炼钢法就会用到高炉,andre先生抽掉高炉产出的生铁通过风箱,坩埚,电炉等高炉制钢法生铁转粗钢的过程,从而简单粗暴的就可以得出高炉不能用于炼钢的结论实在让个人叹为观止,而1900年日本才整明白高炉制铁这个结论也是纯粹的信口开河了,大概在andre先生的平行世界位面坩埚炼钢法从来不用到高炉吧;

坩埚炼钢法的制钢过程,很明确这种工业化制钢技术会运用到高炉

在日俄战争对马海战的俄国海军炮术问题上andre先生也是采用了这种指鹿为马简单粗暴的法子强行让自己的论点成立,他引用弗里德曼关于黄海海战的论述去套对马海战日俄海军的炮术,得出的结论是大俄炮术远超日本,在类推亚历山大三世到尼古拉二世让军队的将军们管理帝国教育不让无产阶级子弟入学的反智教育模式是非常高明的。沙俄的教育水平可以达到同时期其他列强的水平,在这里我们先来看看这位先生宣传的沙俄教育究竟是什么水准;

布拉索尔写道,公共教育部的预算为1894年至1914年。从2520万卢布增加到1.612亿卢布。学生人数大幅增加。但是,这种增长是否符合世界生产力技术进步条件下俄国人民的需求?只能通过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来回答这个问题,而作者会谨慎地避免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关于任何文明基础的基础-群众的素养-我们进行了比较(见表13)。

如图所示,相对于居民数量,俄罗斯的小学数量比西方国家少三倍。学童人数比欧洲“开明”国家少3.2倍,比欧洲“弱势”国家少2.3倍。就教师人数而言,俄罗斯落后于其他国家,分别为4倍和1.8倍。仅就每位教师的学生人数而言,俄罗斯领先于“弱势”国家。

当局对俄罗斯的初等教育的理解极为狭窄,这些学校主要由教会举办,主要教授读,背圣经,初等数学【很多沙俄高中生甚至无法掌握九九算数】的能力。因此,绝大多数小学是一年制(“一班制”)。二级学校很少(例如,在1903年,只有9%的学童从二级学校毕业)。为农民妇女准备的文凭被认为是不必要的奢侈么,亚历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多次下令由军部接管全国的教育并且关闭女子高等院校,限制无产阶级,特别是犹太人入学。

沙俄的识字率也是非常弱鸡,1913年才达到日本1850年的水准,沙皇当局为了数据好看,把女性直接剔除出识字率统计,沙俄1897年识字率28.4%,1913年通过不统计女性识字率勉强弄出来54%的“好数据”,1916年因为波兰等西部领土被同盟国占领总人口下降上升到56%,同期的日本1889年就有97%的人识字,1913年在本国人口大幅增加的情况下识字率是98%,远高于沙俄的教育水平,这一点甚至得到了沙俄军队高层的承认。

埃渥盖尼·马丁诺夫是参谋本部大学教官,在战争中,他作为步兵联队长出征,其后担任过第三西伯利亚军团参谋长。战争结束时,他被晋升为少将,以此军衔写下了这本书。

埃渥盖尼·马丁诺夫在书中盛赞日本人和日本军队的同时,彻底批判了俄罗斯人和俄罗斯军,其批判矛头首先指向了库罗帕特金。俄罗斯军集结兵力需要时间,库罗帕特金作为司令官,对日军采取拖延时间的战略无可非议,他起初回避决战的做法可以理解。然而,在回避决战的过程中,俄军开始在意识上萌生出无法与日军作战的想法。1904年9月,在发出“进攻的时刻到了”这个著名的命令后的沙河会战中,俄军又一次退却,从而使军队丧失了对库罗帕特金的信赖。奉天会战“使得官兵们对他作为司令官的才能的最后幻想也烟消云散了” 。

马丁诺夫对波罗的海舰队的回航也很肯定地写道:“这是一个丝毫没有成功机会的计划,谁都一目了然。” 他认为对马海战(日本海海战)败战迫使政府寻求和谈,然而当时陆军的战势已变得十分有利,没必要急着和谈。马丁诺夫甚至极端地写道,俄罗斯应该暂时在没有海军的情况下继续战斗。接下来,他对陆军也进行了批判。那些成为败战战犯的将军们,他们的任命完全是靠关系决定的。大多数军官没有使命感。留在军中的,除少数例外,都是些“升迁迟缓、无精打采的家伙”。士兵的素质也逊于日本。“日本士兵都识字,能阅读报纸。”在日本,军事训练从进入军队之前就开始了。

马丁诺夫反复追问道:“日本到底强在哪里?俄罗斯又弱在哪里呢?”他进行了这样的对比:“日本国民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受到爱国主义精神的教育”, 而在俄罗斯,爱国心只是一句空话,人们认为战争是“犯罪或时代错误”军事是“可耻的工作”。

这种抨击俄军的书自然很受日本军人的喜爱。该书很快于1907年就由偕行社以《令人悲痛的日俄战争经验》之名翻译出版,想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这种抨击俄军的书自然很受日本军人的喜爱。该书很快于1907年就由偕行社以《令人悲痛的日俄战争经验》之名翻译出版,想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马丁偌夫在俄国革命后返回国内协助红军,他对日俄战争的总结至今是日俄双方研究日俄战争战史的重要材料。

andre先生又来了个经典的发明历史,首先andre先生说日俄战争时俄国的盖斯勒系统是集中式火控系统,但实际上 对马时现代火控系统还在萌芽阶段,双方战前都紧急从英国订购了一批火控部件。日俄都买了自备基线测距仪,也就是英国Barr and Sroud公司的测距仪;日本则在开打前不久取得英国最新发明的德梅里克变距率盘,俄国貌似没有类似工具,但日本也没时间普及运用;传输方位距离等数据用的通讯器俄国是自产的,日本是自英国外购的。

所谓初代的(以日德兰为准)现代火控系统必须具备三大部分:一是感测用的方位盘与测距仪,后来集成指挥仪;二是计算用的变距率盘、射击钟和弹道计算器,后来集成射击盘或称火控计算机;三是通信用的参数收发器,后来配合随动而成为同步讯号传输表盘。对马时双方都没有指挥仪和火控计算机,要靠人工作业,通讯器也不够精确。

比较前两段内容,就知道对马时双方根本谈不上有火控,顶多是为延伸射程的传统炮术增加一些辅助机器而已,而所谓俄国的盖斯勒系统至多是指挥通讯系统,而非现代配套的火控系统。从英国观战员的报告可以看出,虽然双方都配备了一些新法火控部件,但实际运用还是七七八八,所以也不必深究到底谁的火控好,要比较最多也就在传统炮术的训练与实战表现上做点文章,当然,实战证明了对马海战日本人的炮术要远高于他们的俄国同行,这在炮弹命中率和实战结果上有非常明显的体现,日本方面对马海战只有117人阵亡,俄国方面是5045人,整个第二第三太平洋舰队都被彻底摧毁,

也就说,当对马海战结束时,俄国在这场战争中全面落败的结局已经没有任何疑问。俄国的武装力量承受了惨重损失,其中海军尤甚,俄国海军几乎丧失了全部曾经拥有的现代化战列舰、巡洋舰,以及绝大多数的驱逐舰,舰队的处境可以用「全军覆没」来简单概括。;

俄国海军在日俄战争里的炮术表现,甚至可以高到连自家旗舰巡洋舰都认不出一通炮打,对无辜的英国渔船使用从12英寸主炮到75毫米速射炮射击了半天只击沉了4艘的程度,俄国的战列舰因为超重问题在高海况情况下75毫米速射炮会因为大量进水冲走炮手根本无法使用,这就是俄国海军本位面真正的炮术水平,守护帝都圣彼得堡的波罗的海舰队拥有这位先生所说的所谓的世界上最先进的盖斯勒集中式火控系统,结果连英国渔船都认不出可以当日本雷击舰加以射击,如果不是机器的问题那自然就是水兵和士官教育和素质的问题,欧美舆论界对俄国海军如此“精湛”的炮术评价我觉得非常贴切,那就是是“疯狗舰队”,英国和沙俄差点为此直接就在地中海开战了;、

有些眼睛是不能闭上的,因为司令大人解除的只是全体人员就位的临战状态,而不是警戒航行本身。在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右舷的某个哨位上,一个简单的动作正在畸变成一场集体的狂躁。某位神情紧张、眼神疲惫的瞭望哨在海上看到了一些异常状态:在某个波浪的顶端仿佛有些微光在闪烁。是鱼群游动激起的磷光么?怎么可能呢,以现在的海况鱼群都躲在水下才对呀!而且这位水兵分明是看见构成闪光的红、白、绿的三色光!这是……日本人!
航行在旗舰前一个船位的“亚历山大三世”号是这样叙述当时情景的:我们的瞭望哨看见旗舰突然点亮了探照灯——照亮了海面上的1艘身份不明的船只,随后就开始炮击。并没有军官下达过射击命令,第一炮很可能是纯粹的误射。但是,在这样一艘危机感尚存在的军舰上,炮声是最能召唤起人们心魔的咒语。称职的舰桥值更人员在听到炮声的第一时间就鸣响了战斗警报,但其实不需要警报声的催促,就炮声鸣响的那一刻,沉寂的“苏沃洛夫公爵”号转瞬间即被唤醒。脚步身、撞击声、炮弹输送道的“嘎嘎”声,这些声音汇聚成一种奇怪的嗡嗡声在舰内回响着,好似一个被突然捅了一棍子的马蜂窝。不止是“苏沃洛夫公爵”号,在旗舰之前的“亚历山大三世”号、之后的“鹰”号以及队列最前的“博罗季诺”号,都像是被瘟疫感染了,对海探照灯被一一打开,战斗信号灯在桅顶点亮,看起来活像一株株被点亮的圣诞树。 水兵们重演着前一天发生过的景象,冲向各自的岗位。
然而这一次警讯对他们的触动远超空洞的战斗警报,犹存耳际的炮声对许多毫无战斗经验也未接受足够训练的人来说,具有着释放出心中一切恐惧的魔力。海面上,探照灯一台接一台的被点亮,漫无目的的炮火四处射击着。起初是那些75毫米和47毫米的反鱼雷艇炮,渐渐的各舰的6英寸(152毫米)副炮也加入进来,最后甚至连战列舰的主炮都不再对准中轴线,这些顶着大铁罐子的粗大管子任意的朝左舷和右舷转着,似乎也打算搜索目标。起先,探照灯投射在水面上那惨白的光斑,只是在海面上漫无目的的晃荡着,似乎拼命地想寻找出那所谓的日本鱼雷艇。居然真的给他们“找到”了!几分钟之后,灯光汇聚到几个实体之上。透过强烈的灯光,水兵们可以看到它们被映衬得惨白的桅杆和船艏。“雷击舰!是日本人的雷击舰!”许多声音从桅杆上响起,负责甲板纪律的军官此时才发现,很多非战斗人员跑到了甲板上,挤在上层建筑外的走廊里,甚至挂在桅杆上的缆索上。纪律此时已经荡然无存。 与船上的热闹相伴的,是铺天盖地射向“日本驱逐舰”的炮火,其凶猛程度大有将那片海水打沸的架势。那些“驱逐舰”很快就起火了,渐渐被不断前进的俄国军舰甩在了后头。然而炮击根本没有停止的迹象。一些狂乱的炮手仍旧瞄准逐渐远去的火光开火,而另一些则开始努力寻找起别的目标。有些水兵朝着探照灯投射在海面上的光斑射击,炮弹轰鸣着击向海面,却只不过激起一大片破碎的白色水波。
于是舰队那原本有序的航行队列解体了。恩克维斯特少将统帅的巡洋舰队航行在旗舰编队右后方数海里处,尽管来自第一战队的警讯明白无误,但是他们的理智并未被第一战队的狂乱所波及,在仔细搜索了周围海域后,毫无收获的他们对这所谓的攻击困惑不已。然而,发生在第一战队方向那漫天的炮火又不能不使他们感到迷茫。
为了查问详情,恩克维斯特少将的舰队不停地朝着旗舰方向打着灯光信号,查问情况。可是一群近乎丧失理智的人又怎么可能明白其中的含义呢?事实上在第一战队内的人看来,这分明是另一股日军舰队正从侧后围堵上来! 第一战队的左侧有船靠拢过来,似乎是航行在前头的“奥斯利雅维亚”号,第二战队司令费尔克萨姆少将的座舰。当然,这一点此时仅有少数人能分辨得出来。“奥斯利雅维亚”号对第一战队的状况似乎并不理解,因为航行在队列之前的第二战队也发现了几艘小渔船,但是他们很准确地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悄然无声地驶了过去。而现在竟然发生这种情况,费尔克萨姆少将自然也难免会怀疑自己的判断,甚至对这些发了狂一般火力全开的战列舰究竟是何方神圣感到了怀疑。为了查探究竟。他朝这几艘战列舰打去了探照灯。而对第一战队那些歇斯底里的人来说,这道光就好似地狱射来的一样。 “是日本巡洋舰!” “天哪,我们被包围了!被包围了!” “日本人一起攻过来了!” 第一战队毫不客气地对不识相地打来灯光的船只回敬以炮弹。“奥斯利雅维亚”号上的水兵事后回忆说,听闻有炮弹嘶嘶怪叫着从头上掠过。这还不算完,十几秒之后航行在战队最前列的“博罗季诺”号也调转主炮,朝着“日本巡洋舰”轰击。凭借探照灯和炮口焰的光芒,费尔克萨姆少将很无奈地核实了这是第一战队的4艘僚舰,他的船运气很好没有被打中,但是位于第一战队后面的巡洋舰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阿芙乐尔”号和“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号遭到了友舰的炮击,大吃一惊的2舰随后开炮反击,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随着战列舰的主炮加入到这曲杂乱的大合唱,“战斗”有了升级的趋势,而“博罗季诺”号12英寸主炮开火时压倒性的闪光和轰响也使得谣言进一步滋长。
一些水兵们相信这是鱼雷命中了“博罗季诺”号,而那艘船即将沉没。进一步,他们推导出整个舰队都已经完蛋了,而他们自己所在的船也即将一起玩完。谣言一经散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这一点,于是俄罗斯帝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第二分队顺利地完成了从舰队向浮动疯人院的转变。 这场闹剧演出至此,实在是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率先恢复秩序的是旗舰,显然罗杰斯特文斯基将军并未和他的大多数部下一样被“敌情”冲昏头脑。不知是什么时候,有人看见“苏沃洛夫公爵”号熄灭了多数的探照灯,只留下一台笔直指向天空。这是停止射击的信号。但要让一群陷入集体性狂躁中的人恢复理智是很不容易的。大喊大叫外加一大堆脏话的形式下被贯彻下去的。当然,对于最为癫狂的人,谩骂也是起不到作用的,对付这类家伙最好的办法是照着他的鼻子给上一拳,就好比给死机的电脑按下热启动开关。
在宪兵和军官的竭力弹压之下,舰队终于逐渐恢复了各舰的秩序,当挨了上级两拳后嘴唇肿胀的号手在甲板上反复吹奏“停止射击”的号令时,这出戏终于到了落下帷幕之时。这场“海战”持续了大约12分钟,舰队重整队列又花了大约20分钟。将近01:00时(22日)海面恢复了平静,只有4艘即将沉没的英国渔船残骸还在燃烧。俄国人没有搭理这些受害者,也许他们真的相信是有日本军舰乘着夜色借助渔船的掩护朝他们发起攻击吧…… “战斗”中,“鹰”号发射了6英寸炮弹17枚、75毫米炮弹超过500枚,“苏沃洛夫公爵”号和“亚历山大三世”号的情况也差不多,至于航行在最前面的“博罗季诺”号,还得算上12英寸炮弹2枚。“阿芙乐尔”号挨了5炮,舰长擦破了点皮,随舰神父则身受重伤。这个不幸的神职人员没有能撑下来,几天后便死去,成了这次远征的首个“烈士”。
这场“海战”持续了大约12分钟,舰队重整队列又花了大约20分钟。将近01:00时(22日)海面恢复了平静,只有4艘即将沉没的英国渔船残骸还在燃烧。俄国人没有搭理这些受害者,也许他们真的相信是有日本军舰乘着夜色借助渔船的掩护朝他们发起攻击吧…… “战斗”中,“鹰”号发射了6英寸炮弹17枚、75毫米炮弹超过500枚,“苏沃洛夫公爵”号和“亚历山大三世”号的情况也差不多,至于航行在最前面的“博罗季诺”号,还得算上12英寸炮弹2枚。“阿芙乐尔”号挨了5炮,舰长擦破了点皮,随舰神父则身受重伤。这个不幸的神职人员没有能撑下来,几天后便死去,成了这次远征的首个“烈士”。的“特拉法尔加之战”的九十九周年纪念时期,这引起了英国传媒的一阵穷追猛打和最为恶意的揣测,更使俄国舰队在英国国民心目中成了“疯狗”的代名词。 1904年10月22日早上,事情还在向更为严重的方向发展。接到英国海军部的命令,驻扎直布罗陀的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已经升火待发,将要对俄国太平洋舰队第二分队采取行动。~《日俄战争全史》

俄国海军的著名战舰设计师科斯坚科在他的作品《在鹰号上亲历对马》里介绍了日俄战争时俄国海军的火控系统和炮术的实际情况,参加过对马海战并以在舞鹤海军医院和罗日杰斯特文斯基正面发生辩论而在俄国海军史闻名的他在他的回忆录里承认日本人的炮术要比他们的俄国同行精湛的多,而andre先生大力吹嘘的盖斯勒系统也是中看不中用,测距误差可以达到惊人的2400米,俄国的军官和水兵甚至在白天也认不出自己的旗舰,在对马海战中鹰号战列舰对受到重创的旗舰苏沃洛夫公爵、使用152毫米副炮进行了炮击;

andre先生这个辩证法实际上是就是种典型的马赫主义辩证法论述,这位先生不厌其烦的用一些错误的伪唯物史论叙来堆砌沙皇所谓相对于落后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先进性,回避最致命的问题,也就到1917年沙俄灭亡为止沙皇野蛮君主专制的反动性和上层建筑的落后问题,营造出了沙俄所谓经济高速飞涨,在1905年可以避免革命的太平盛世假象,在他拿出一些奥尔登堡为代表的白俄沙皇救世主派御用文人提供的材料为尼古拉大帝大唱赞歌的同时,却对我个人和列宁列举出的沙俄经济实际是建立在工人农民的苦难,年年发生大饥荒的虚假繁荣视而不见;

andre先生列举了沙俄的先进性主要有两点,军事和经济。他大吹特吹沙俄的军工业繁荣,经济发展迅速,以此来类推沙俄因为所谓的资本主义高速发展在1905年不比日本奥匈等其他列强落后(要比日本更先进或者至少是不落后),所以俄国的失败是偶然的,而不是沙皇专制本身的问题,是腐败无能的贵族,他口里所谓的工贼(列宁斯大林普列汉偌夫)等害了尼古拉大帝,而geosmin先生拿几门零件基本都依赖进口,炮弹也依赖国外供应无法大规模量产的速射炮来论证已经被历史认为完全落后于日本的大清工业,最后和andre先生都转到鼓吹沙皇和老佛爷开明专制的成就的道路上,这种看似没问题但实际上是唯心的假唯物分析是靠回避关键的“战争是资本主义实力最可靠的体现”这一历史证明的客观规律以及披上“客观真实的材料分析”外衣的唯心结论。

andre先生在断章取义的截取了我的文章的一些片段后,发明出了所谓个人提出日本是工业国沙俄是落后农业国的说法,然后开始不厌其烦的堆砌他搜罗来的诸如钢产量这些的数据来证明尼古拉二世这个昏君其实还有那么点贤明之处,要维护所谓的俄国经济高速增长无产阶级必须和资产阶级一道去维护尼古拉·罗曼若夫这个手上沾满了无辜者鲜血的戴着王冠的刽子手,他把反对沙皇专制和俄帝国主义的人都一股脑的扣上工贼的帽子百般辱骂,甚至把列宁斯大林这些1905年组织反帝国主义起义反对沙皇封建军国主义专制的老布尔什维克和盖德这些人并列暗示列宁为首的老近卫军和盖德他们一样就是工贼,对沙俄封建帝国主义所谓的“先进性”没有清楚的认识。

我们来看看列宁是怎么回答这位先生提出的问题的,沙皇和他的封建君主专制政府真的先进经济繁荣么?什么样丧心病狂的人才能在本国发生大饥荒很多人饿死街头的情况下不把国家的财政资源用来救济灾民,而是进一步把本国的人民当干电池加强饥饿出口把主要的财力用在对清朝朝鲜的殖民侵略战争上,让一个什么都不懂患有精神疾病的德国女人管理一个拥有2亿人口的大帝国随意撤换帝国的部长们,甚至在日俄战争战败后连最反动的立宪民主党和黑色百人团都恳求沙皇立宪的情况下尼古拉·罗曼若夫仍旧拒绝做任何让步搞假立宪为自己的专制独裁垂死挣扎,结果就是沙俄到灭亡都没有一部正式的宪法。连普鲁士的二元君主制宪政都没有确立。

首先是经济方面,列宁在《俄国的新公债》和欧洲资本和《专制制度》这些文章里对沙俄的穷汉帝国主义因为常年对清国朝鲜波斯发动侵略战争濒临财政破产靠牺牲俄国人民利益像像法德帝国主义大举借债有非常详细的分析描述,在俄国从1897年到1905年全国都持续不断的爆发瘟疫和饥荒大量人口非正常死亡的情况,沙皇和他的走狗们还在像农民们强制征粮,剥夺工人们的救济粮去讨好法德的垄断资本金主太上皇们,他们可曾有一点为自己的臣民着想么?答案无疑是否定的?沙皇政府不仅压迫亚洲的黄色人种,对本国的白色人种无产阶级和农民也是百般折磨压迫,贪得无厌。

沙皇的政府甚至没有相比德意志第二帝国和明治日本那样正常的普鲁士二元君主立宪制政府运作框架,皇后和围绕在他身边诸如拉斯普京之类的宫廷奸党甚至可以直接玩和大清一样的后宫干政那套,一个什么都不懂歇里斯底的德国女人就能随意罢免内阁大臣和让沙皇免去在军队德高望重的尼古拉大公这样的罗曼若夫宗室勋贵职务,架空帝国部长委员会破坏神圣王定下的皇族掌军的祖制,这是一个正常完成资本主义社会建设的国家该有的表现么?答案无疑和清国的“两宫太后摄政”,“皇族内阁”一样,也是否定的,连平顶船先生口中所称的野蛮落后的明治日本都不会出现沙俄这样后宫乱政的盛况。

尼古拉·罗曼若夫先生和他的专制政府一面剥夺占俄国人口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农民的参政议政权,一面却又对法国德国的帝国主义者和金主们卑躬屈膝,为了镇压1905年在全俄爆发的大革命中走上街头对抗尼古拉·罗曼若夫先生和他的警察政府的andre先生口中所谓的无产阶级和农民组成的“工贼”们领导的革命武装,沙皇当局自己到是毫不犹豫的赞翼财阀和威廉皇帝甚至奥斯曼苏丹了,只要他们能出钱出人帮沙皇镇压国内的反帝反封建革命,尼古拉·罗曼若夫先生是不介意牺牲点本国经济利益让人民多流点血去讨好这些俄国苏维埃政权和无产阶级的敌人。

我们在来看看andre先生为尼古拉·罗曼若夫先生和他的专制政府辩护和所做的描述,和马尔丁诺夫的小册子《两种专政》提出的吉特伦式保皇主义论点竟然不谋而合,可见他的立场和拥护沙皇专制政府和封建帝国主义的新火星派和黑帮分子,司徒卢威主义者的立场是一致的,他嘲笑走上街头反抗沙皇和他的哥萨克亲兵和刽子手暴政的的俄国人民和革命的军队,用经济派和马赫主义者的庸俗唯物主义为沙皇的封建君主专制辩护,暗示革命只可能出现在工业生产力发达的国家,我不知道他怎么看待古巴这样的农业国革命,大概他会直接嘲笑卡斯特罗乃至斯大林他们愚不可及吧,面对革命条件已经具备的俄国他却在大声质问无产阶级和农民可以革命的人在哪里,反对列宁建立工农联盟的主张和俄国农民出现贫富阶级分化和受专制政府剥削的事实;

andre先生这些言论颇有当年司徒卢威主义主义者和新火星派“爱国左人”的遗风,司徒卢威先生用肥力递减理论来强行论证革命在俄国是不可行的,布尔什维克只能在沙皇的恩赐下走议会斗争的线路,这位先生也采用了经济学派的伪唯物主义学说用马赫主义的辩证法为尼古拉·罗曼若夫先生和他的警察政府的暴政辩护。他的马赫主义式诡辩实际列宁早就在诸如布列斯特问题,《1789年式的革命还是1848年式的革命?》等诸多文章上给出了驳斥;

主张立刻进行战争的另一个理由是,我们签订和约在客观上就成了德国帝国主义的代理人,因为这样不但使德国帝国主义能从我国战线上腾出军队,并且还能获得数百万名俘虏等等。但是,这个理由显然也是不正确的,因为现在进行革命战争,会帮助英法帝国主义达到自己的目的,使我们在客观上变成英法帝国主义的代理人。英国人曾经直接向我军最高总司令克雷连柯建议,只要我们继续作战,他们每月可以发给我们每个士兵100卢布。即使我们不拿英法一文钱,但是,由于我们牵制了一部分德国军队,在客观上我们还是帮助了他们。
  从这方面说,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都不能完全摆脱同帝国主义的某种联系,并且很明显,不推翻全世界的帝国主义,就不能完全摆脱这种联系。因此,正确的结论应当是:从社会主义政府在一个国家里获得胜利的时候起,解决各种问题时就不能从这个或那个帝国主义较好这点出发,而只能从发展和巩固已经开始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最有利的条件出发。
  换句话说,现在我们策略的基础,不应当是这样的原则,即现在帮助两个帝国主义中的哪一个较为有利,而应当是这样的原则,即如何才能更加稳妥可靠地保证社会主义革命在一个国家能够巩固起来,或者至少可以支持到其他国家也起来响应。

这位先生现在开始负隅顽抗玩弄起可笑的小把戏了:“从列宁全集里断章取义来给第二国际跪舔帝国主义的修正主义头目背书”、“完全无视列宁之后与第二国际的工贼决裂的历史事实”。要驳斥这些荒唐的言论,单复述列宁的论述是不行的,这位先生似乎之前被我们用死去的列宁批评的不够过瘾,非要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再狠狠训斥他一番了。

首先,这位先生是怎样驳斥我们给他“扣白种帝国主义帽子”(实际上我们批评他假左派实则反列宁反布尔什维克的保沙皇派立场,这点是很明确的)的呢?他给我们反手扣上了“乞丐版本黄种帝国主义的帽子”!这样,他就免去为自己辩解的徒劳,可以向我们不断进攻了,但是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他没有摘下自己的“白种帝国主义”或者说反列反布保皇派的帽子,他也摘不下来,因为要摘下这个帽子就要承认列宁同志的判断,承认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策略,和列宁一起站在最反沙皇的立场上了。和他摘不下这个帽子的逻辑一样,我们也经带不上这个他按照自己的头围定制的帽子:我们这里要彻底驳斥我们的立场是乞丐黄种帝国主义的荒谬攻击,连带着列宁同志的那一份(因为任何人都清楚地知道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只不过是复述了列宁同志在《旅顺口的沦陷》一文中的观点与立场)。

在日俄战争的过程中与战后,我们的立场一直是列宁同志的立场:日俄战争的结果与胜利证明了日本是比沙俄先进的帝国主义;日俄战争中沙俄军事冒险的惨败营造了并且极大激活了俄国国内革命的氛围,因而要抓住时机准备并发动革命推翻沙皇。这个立场在《旅顺口的沦陷》(第九卷)一文表现的非常明显,任何人都可以查阅原文原卷甚至是列宁全集前后的几卷看看我们的立场是不是就是列宁的立场。

因此,我们和列宁绝不可能带上黄皮帝国主义的帽子——如果这样,我们不应该关注俄国革命的可能,而是要给天皇歌功颂德了——这位先生看到这就兴奋地跳起来,说我们就是给天皇歌功颂德,这是我们宝贵的自供——醒醒!我们是怎么“给天皇歌功颂德”的呢?我们把战争结果和战争反应的最直接的问题给这位先生复读了一边:沙俄败得很惨(这点我相信列宁和我们一样非常乐意看到);这场战争的过程与胜败表现出日本(虽然不是全方面,但是是整体上)比沙俄先进(尤其是日本可没有因为国内革命情绪高涨而大损战争实力,沙俄这种最直接的政治上的反动总是被这位先生一笔带过甚至提都不提)。

关于否认战争结果所最直接最肯定反映的帝国主义的先进落后问题,本文其他地方已经对这位先生的马赫主义式史学观作了批评,不再重复。事实上我们是干了什么呢?我们说这场战争反映出日本是先进的一方,并且起到了进步的作用(极大地动摇了沙俄的反动统治)。承认一个混蛋有时候无意间干了好事是很正常的,指责我们为某个流氓揍了另一个罪大恶极的暴徒一顿(尤其是这个暴徒平时鱼肉乡里)叫好,这才是让人迷惑。

因此,我们很容易就能看出我们既没有断章取义也没有给什么修正主义头目背书了。任何人去看看列宁全集《旅顺口》原文原卷甚至前后几卷都能明白我们绝没有断章取义——只有在这位先生口中,我们才断章取义了。恐怕哪怕我们把全文贴上来他也会说我们是断章取义。因此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他对我们的指责实际上是对列宁的指责——他实际上(尽管他根本不敢明白着说)在说“列宁给第二国际跪舔帝国主义的修正主义头目背书”。因为我们的立场全然是列宁的立场,他攻击我们立场的每一句话都同样砸在列宁的立场上——可惜他绝对砸不动一丝一毫。

于是我们要为列宁同志辩护,正如这位先生仅存的良知(或许是怯懦)所称赞列宁与修正主义决裂的。我们的这个和列宁同志一样的立场,是给修正主义(社会帝国主义)背书吗?绝对不是。社会帝国主义是什么?是鼓吹革命护国主义,鼓吹全民的民主与正义,要求各国工人支持各国政府所进行的帝国主义战争——而我们和列宁全然相反。

我们给日本起到的进步作用叫好,但我们绝没有鼓励本国(列宁同志的话,是沙俄)人民支持本国战争(实际上列宁同志等革命者趁机进行了一系列革命活动搞的沙皇叫苦不迭),也没有鼓励日本人进行殖民侵略(我们和列宁同志等给过日本军一丝一毫的帮助过吗?我们只是在战争结果(阶段性结果和最终结果)出来后说了几句小鬼子打沙皇真痛快打得好,虽然这话这位先生怕不是永远说不出口),更没有给日本人一丝一毫的支持。我们和列宁同志一样,在做最正确的事——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而这位先生倒是跳了出来,说我们和列宁(尤其是列宁同志,毕竟我们没有参与革命)是日本帝国主义的舔狗了!这里这位先生说的跪舔帝国主义的修正主义头目是什么情况呢?是看到日本帝国主义战胜俄国帝国主义起到了进步的作用——这句话可不是鼓励革命护国主义,而是称赞或者说和列宁在一战时说的一样,欢迎反动政府(一战时是本国政府)的战败!

我们现在要转入进攻了。从这位先生最后一句“完全无视列宁之后与第二国际的工贼决裂的历史事实”就可以看出他攻击列宁攻击列宁主义的实质。这句话中的“之后”是一个绝好的自供,因为这说明他承认自己认为现在列宁的文章(就是《旅顺口》)一文没有和第二国际的工贼决裂了(声援了革命的国际社会民主党人的立场)!

但是我们在上面已经驳斥了他指责我们、列宁、“同情击溃俄国专制制度的日本”的茹尔·盖得和海德门的荒谬的修正主义的指责。因此,这只剩下两种情况:要么是这位先生指责列宁前期(要跳跃到一战前了,毕竟没和国际修正主义决裂)的理论是不成熟的(甚至不能攻击策略,因为我们已经论述了列宁在1905年的行动与策略完全是正确的革命的),要么就是这位先生无条件反对列宁的一切策略,反对布尔什维克的判断,来维护自己保皇派的立场了!

第一种情况很明显是错误的,承认列宁策略的成熟与理论的不成熟并存本身就是反列宁主义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更何况,这位先生倒是说说并且论述列宁全集(这位先生看过列宁全集吗)里哪些文章是不成熟的错误的?划到最后只剩下《旅顺口》的话,那就是最彻底的滑稽和揭露了:这位先生不过是为了给沙皇的政治反对作辩护,就说列宁这里判断错误罢了。

第二种情况,也就是这位先生的实际情况,就是他根本不是列宁主义者,也绝不是对列宁的论断作科学客观的批判——他是为了自己的保皇主张无条件反对列宁反对布尔什维主义的,于是他就在这里(《旅顺口》)不得不犯了昏,不得不攻击明显是列宁同志本人的并且是正确的真正列宁主义的立场和论断了。他作出这样的论断,给我们扣帽子泼脏水来回避我们对他维护沙皇帝国主义的批判,这样就可以堂而皇之保持他沙俄先进的论调(当然以掩盖沙俄政治上的反动为前提)来证明1905年不应该革命了。

任何一个意识到沙俄政治反动性的人都会因为日俄战争中沙皇惨败而高兴,认为日本起到了击溃沙皇专制制度的作用,并且主张抓住革命时机推翻沙皇——这位先生很明显不是这个立场,那么他就站在主张推翻沙皇的人民的对面,站在沙皇那一边去了,和列夫·季霍米洛夫,司徒卢威之流没有啥区别。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马赫主义者的范式陷阱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