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第一章 相遇(8)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1年前 (2020-09-22) 37次浏览 3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VIII

“感谢这次没有打得太欢,把机体砸坏了,同志们。”

第三军独立团的驻地内,维修营地内。

两台刚刚结束【骑士比武】的骑士机甲,此时正在接受维修营的全面检查,而作为维修营营长的格力比,也正拿着扳手,轻轻地拍着后背的同时,和他的两位上司,团长安德列和副团长博格达娜,做“亲切交谈”。

虽然作为矮人的格力比身材明显比作为人类的安德列和副团长要矮很多(只有到差不多两人半身的地步),但说起话来的气势却呈反比。

“话说性能方面,你怎么看?”安德列问道。

“性能啊。”格力比转身看了看正在受检查的【齐格鲁德IV型+】和【施密特-8型】,继续用扳手拍着肩膀,“不得不说那帮日耳曼佬搞得还真是好呢,虽然齐格鲁德系列是使用电力为主的朱庇特石动力的老式机体,不过相较于核能为主的爱尔莲石动力的施密特系列来说,其升级空间更大,灵活度方面也更有优势。”

“那看来是捡到宝了。”安德列打趣地说道。

“对呀,确实是宝啊。哼。”格力比的态度却不同,“还得再学习另外一种系列的骑士机甲的维修和升级方法,真是宝。”

“嗨!”看着格力比的样子,安德列笑了笑,“不是现在有一台更先进的【齐格鲁德IV号型+】吗?”

“你还好意思说?团长同志。”一听安德列这么说,格力比看起来气都不打一处,“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开走一架【施密特-8M型】,还特么的被打成了废铁!?不知道我在那台上面花了多少心血吗!?政委同志记你一次大过,该!”

这说完让安德列和博格达娜都笑了起来。

“好啦好啦。”安德列笑后说道,“要不要我给你什么赔偿啊?同志。”

“赔偿?”格力比上下打量了一下安德列,“就你现在这样吗?团长同志。”

“要不然以后再付也不是不可以啊。”安德列双手一摊,“当然,不是工资这些啦,那就太俗了。”

“呵!你看我是那么俗的人吗?”格力比双手叉腰,“不过说好了啊,给我赔偿的。副团长同志,你来作证,可以吗?”

“很乐意,格力比同志。”博格达娜扶正眼镜,玩味地笑道。

“哈哈哈哈哈。”安德列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是非要不可了,说吧,同志,想要什么补偿呢?”

“嘿嘿嘿。”格力比笑了笑,“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我嘛,就是想要一个特别一点的战利品作为收藏品。你能不能帮我弄一把日耳曼佬的将官级别或者校官级别的佩剑?”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就这样啊。”安德列点头道,“好说,这事我一定办到。”

“一言为定,团长同志。”格力比伸出了左臂。

“一言为定。”

安德列也弯下了腰,伸出左手与格力比的左手紧紧握在一起。

就在这时,汉斯·穆勒赶了过来。

“你们在这呐。”

然后敬礼道。

“团长同志,副团长同志,政委同志和作战参谋同志要你们立刻到指挥部参加作战会议。”

安德列和博格达娜相互对视后,点了点头。

“明白了。”安德列说道,“告诉政委同志她们,我们随后就到。”

“是!团长同志!”穆勒敬礼后便迅速离开。

“格力比同志,你要去吗?”安德列转身问道,“营级以上的会议啊。”

“我?还忙着呢。”格力比转身看了看两台正在检查的【骑士机甲】,“这次就免了吧——喂!等一下!不是那样!”

似乎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格力比赶忙冲了过去,留下安德列和博格达娜在原地。

“这样真的好吗?”博格达娜看了看安德列。

“接下来的作战很需要那两台骑士机甲。”安德列的回答坚定,“她们不能出问题。”

“明白了。”博格达娜也点头表示同意。

只见不远处的机甲那里,格力比正在对着一位身高比他高出两倍的人类女孩训话,虽然听不到谈话内容,不过从情况上来看,似乎格力比不是很满意。

“那位同志是谁?学姐。”安德列看了看那名女孩,并没有认出来。

“那位啊。”博格达娜看了看,“萨拉·布鲁特,记得好像是卡拉伊姆人。战前是属于尼古拉耶夫省的一个汽修工家庭的女儿,在遭到当地的班德拉分子的迫害后就加入了我们,也是格力比亲自任命为自己助手的。”

“这种情况不会有事吧?”安德列看了看。

“你我都知道的。”博格达娜却觉得没什么,“格力比可是刀子嘴豆腐心,不是吗?”

“也是啊。”安德列点了点头,随后对博格达娜说道,“那么好吧,我们去指挥部,不要让他们等急了。”

——————————————————————————————————————–

“下面汇报一下目前的情况。”

指挥室内,营级以上的军官们,正在听站在正前方的地图前的一名军官的报告。

那名军官有着和人类一样的身高,但是肤色却呈现较为粗糙的灰色,且长着有些恐怖的獠牙,而且身材要比大部分人类都要健壮不少。

烈火·沃斯,奥克族,革命前是基辅的低薪工人,之后被吸收进了基辅罗斯公社党,革命爆发时从士兵开始一路高升和学习,到现在已经是独立团的作战参谋了。

“目前的情况是,白匪军和外国干涉部队正在通过波尔塔瓦省的交通系统向第聂伯罗和哈尔科夫的前线增援,并加强了在波尔塔瓦一代的‘治安恢复’。不论是民兵团,飞行大队,还是机动警察的大规模投入,这些都在进一步挤压游击战的空间。更糟糕的是,对长距离通信的妨碍让我们很难与其他部队甚至总部取得联系,神圣罗马帝国和英国的军事卫星也在不间断地监视地面上的情况,这又进一步打击了我们的作战能力。况且我们不论在人力还是资源上都已经被推到极限了。所以我的结论是,在波尔塔瓦的游击任务,已难以为继,我们即无可能在此建立稳固的根据地,也无法继续进行运动战,如果不早做决断,情况会很危险的。”

说完,沃斯便坐回了原位。

在场的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独立团是由九个营构成,由一营,二营,三营三个混编战斗营,和维修营,医疗营,战斗工兵营,装甲营,以及【国际义勇军】分配在独立团的【加里波第营】。

此时此刻,在场的除了团长安德列,副团长博格达娜,团级政委维卡,作战参谋沃斯外,就是除并未参加会议的维修营营长格力比之外的其他八个营的营长了。

“各位同志。”坐在主位上的安德列这时说道,“在做出决断前,我想听听各位的意见。”

“团长同志。”首先举手的,是战斗工兵营营长克里蒙特·哥萨切科·多卡里奇,这位不论从名字(【哥萨切科】意指【哥萨克之子】),还是他那黑色络腮胡的彪悍外貌,亦或是放在他面前的哥萨克毛帽,都证实了他的哥萨克出身的身份,“就我个人来说,我是希望能够继续为其他战友们争取时间,不过如果现在的情况证明继续下去只是无用功的话,那我同意应该终止游击任务,撤出这一区域,越快越好。无意义的牺牲,没有必要。”

“嗯。”安德列点了点头,随后环顾其他人,“各位同意吗?如果同意的话,就请举手。”

说罢,自己便先举起了手。

随后便是提出意见的克里蒙特和前明讲解战局的沃斯。

很快,博格达娜,维卡,以及其他营长,都举起了手。

“一致通过。”安德列点了点头,放下了手,“那么,终止游击任务的事,就定下来了。下面,也是最重要的了,怎么撤出去。”

“团长同志。”沃斯又举手道,“目前我们身处波尔塔瓦省的中部地带,距离最近的解放区也有近90公里。飞行大队和武装巡逻队都在主干道和天上虎视眈眈;如果要走水路,唯一的第涅河上也早已布满了炮艇,水雷,和两栖型骑士机甲,更何况能不能夺取一艘船还是一个问题。”

“那我们就在森林里进发不就可以了吗?”第一营营长伊万·赫梅利尼切克·特里格拉诺夫·切尔诺维奇这时举手道,这位栗发绿瞳的年轻军官身材也十分高大,而且面像显得相当凶狠。他的左脸上有着一道明显的伤痕,是在战场上留下的枪伤;而他右手上的伤痕,则是他作为酒吧招待时期,一名街头混混砸场时用匕首留下的痕迹,虽然最后那名混混也被他好好‘款待’了,“在森林中没有任何白匪军会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可以借助森林的地形优势一路撤入解放区内。”

“想法是很不错。”第二营营长波利斯拉娃·利奥切娜·莫洛佐娜双手插在胸前,冷冷说道。紫色披肩长发的她,看起来异常的冷淡,典型的知性的冰山美人范儿,很难让人想象她的农家女出身的背景,“可是,敌人也会想到这一点吧?并不是什么太复杂的构想,一旦他们通过卫星定位我们的位置,那么他们很快就会派人先投掷枯叶剂,然后再让飞行大队突袭作战。好几支已经确认全灭的游击队伍就是这么完蛋的。”

“但别忘了,现在敌人并没有完全在此地站稳脚跟。”赫梅利尼切克说道,“如果我们化整为零,采取强行军战术的话,那些白匪和外国鬼子们将很难发现我们。”

“可我们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的高强度战斗了。”第三营营长帕沃尔·佐洛塔连科·巴拉洛夫这时也提出了意见。有着金发黑瞳的他,看起来也有些稳重亲切,可能是因为过去是商店会计的缘故吧,“这种情况下搞强行军,我们的损失会很大的。”

“而且我们的伤员也不少。”医疗营营长的李小玉也说道,“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也不可能把伤员托付给当地人,只能跟着我们一起进军。这必然影响进军的速度。”

“而且我们只剩下五辆轻型坦克了。”装甲营营长的以撒·瓦洛奇科·科瓦列夫也是摇了摇头,虽然已是一头灰发的老者,但那硬朗的身体和年龄带来的经验是毋庸置疑的,“要进行全团的保护也很难。”

“可我们还有两台骑士机甲——”赫梅利尼切克反驳道。

“这种大规模且无力的兵力分散,想必那些匪军们最高兴了吧。”【加里波第营】营长,出身爱尔兰农民,原属【IRA】(爱尔兰红军)组织的艾弗·墨菲也说的相当直接。褐色的发色,黑色的双瞳,爱尔兰式军服,很具有凯尔特风格,“各个击破。”

“那等于说,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赫梅利尼切克握紧双拳,显然有些愤怒了。

“这一个月以来我们已经减员超过20%了。”波利斯拉娃的口气依然冷淡,“再继续下去,独立团将不复存在,我们的每一步都要小心再小心。”

“但这个——”

“报告!”

就在这时,塔提雅娜进入指挥部帐篷,向在座的众人敬礼。

“怎么了?同志。”维卡问道。

“政委同志,这是第一营侦察连刚刚拍到的照片。”塔提雅娜将几张照片呈给维卡,“在附近的军用车站那里拍到的。”

“哦?我看看。”

维卡接过照片,仔细看着每一张图,在最后,伴随着她眯着的双眼,她的嘴边,浮现出一丝微笑。

“怎么了?”安德列问道。

“同志们。”维卡直接把手中的照片给了安德列,示意传给在座的每一个人,“好消息是侦察连刚刚帮我们找到了一个有效的撤退方式;坏消息是,这个方法目前掌握在敌人手中,我们得要夺过来。”

安德列看了看照片。

照片现实的是一样东西的不同角度,但却能一眼认出是什么。

——一台侧舷上写着【珀列维特】的,巨大且多炮台的,列车战舰。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第一章 相遇(8)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3)个小伙伴在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