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I

庄园的主厨房,此时充斥着忙碌的身影。

莫洛克家中的厨师们,都在灶台前使出浑身解数,将自己手头正在做的菜肴烹饪到最佳的样子。

毕竟今天参加晚宴的来宾非富即贵,甚至还有来自皇室和军方的人。万一出了点什么差池,以别说他们的老爷莫洛克,以那名皇差和那名军方人士的身份,要他们脑袋搬家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

所以不论是主厨的厨师们,还是别的在厨房里帮忙的其他仆人们,都是打起了精神,丝毫不敢有任何怠慢地面对着一盘又一盘做好的菜肴。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厨房里的,并不仅仅是他们。

还有那名来自那位皇差身旁的家庭教师和贴身女仆。

那名有着黑色长发,傲人身材,带着猜不透的眯着双眼微笑的表情的,名为“维卡”的家庭教师。

那名留着双马尾,身穿贴身的黑白色女仆正装,名字叫做“塔提雅娜”的贴身女仆。

那名家庭教师,尽管只是坐在厨房门口的小圆桌旁的椅子上,翘着腿,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微笑看着眼前正在忙碌的众人。

那名女仆,尽管只是站在家庭教师一旁,靠在墙边,冷眼看着来来往往的众人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两人,就是那名皇差派来监视他们的。

对于那名皇差来说,她们只是仆人而已;但对于他们这些在莫洛克家为仆的人来说,她们,现在就是他们的主子。

他们端出去的所有饭菜,都要经过这两人的检查,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都会被打回去重做。

好在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饭菜被他们摇头否决的,这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放心了下来。

一切都在这样的氛围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处理食材,烹饪,在容器中摆放好,给两人查看,得到许可后上菜。

所有人都希望这途中不要出现任何差错。

但很明显,事态很多时候并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

咯朗!!

突然,不知道哪里发出了盘子跌落的响声。

这一声响,一下子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了过来。

只见一名女仆,不慎将手中端着的食物失手摔到了地上。

更糟糕的是,她手中的食物,居然掉在了维卡,那名家庭教师的身上,搞得一团糟。

“哈啊!?”那名带着白色头巾的黑发女仆看起来十分年轻,只有18岁左右,而且看起来地位也不高,面对现在这种情况,显得十分惊慌,“实在是抱歉!阁下!我不该——”

还没等女仆反应过来。

啪!

一记耳光,直接扇在了她脸上。

扇了女仆一记耳光的,正是塔提雅娜。

“你是怎么干活的?”塔提雅娜望着跪在地上抚着自己被扇出一记红印的脸蛋的女仆,冷冷说道,“白吃饱饭了吗?”

“不是!不是!我——”

不等女仆解释,塔提雅娜便双手拉住女仆的领口,将她拉起来,然后直接往她脸上给了一拳,让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呃啊……”

这一拳打的连一旁旁观的都惊了。

因为直接连血都打出来了。

分不出是鼻血还是嘴中的血。

可这并没有结束。

还没等女仆反应过来,塔提雅娜便一脚踩在她的脸上,直接将她踏在脚下。

“告诉你,这算是轻的了。”

塔提雅娜弯下腰,冷漠地看着在她脚下呻吟的女仆。

“记得你要干什么。”

“呃……是,阁下。”

即便遭受到如此羞辱,女仆也不敢回嘴。

毕竟对方可是皇差的人,代表的力量是她根本无法对抗的。

“可以了。”

维卡这时抬手道。

“带我去换衣服吧。”

“是,阁下。”

塔提雅娜将脚从女仆脸上移开,随后,便转身扶起维卡,一同离开了厨房。

其他女仆很快便把那名女仆扶了起来。

而厨师长也来到那名女仆面前,板着脸。

“你到底怎么了?知道他们是谁吗?惹火了皇差,我们都得完蛋!”

“……”女仆只是低着头,接受来自厨师长的责骂。

“好了,现在滚去处理兵爷们的饭菜去!别再这里碍手碍脚了。”

厨师长挥手下令以后,转过身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都别愣着了!赶紧回去工作!”

主厨房又再次回到刚才的忙碌状态。

只留下那名女仆,站在那里,低着头,一言不发。

————————————————————————————————————

很快,那名女仆便来到了副厨房里。

相比给贵宾们做饭的主厨房,给那些卫兵和士兵们做饭的副厨房很明显做饭就没有那么精细了。

基本上就是几个大锅,将一堆食材粗略切完以后直接倒进去进行大锅炖的节奏。

不过哪怕是这样,对于那些常年在外征战的士兵们来说,也是美食了。

而且相比较有皇差的人看着他们,这里做饭的氛围,轻松了不少。

毕竟,那些大兵们的品味和贵人们可完全不一样。

“喂!把这些土豆倒进那个锅里!”一名厨师对着女仆命令道。

“好的。”

只是在脸上草草做了包扎的女仆,将一盘切好的土豆端往大锅前,然后将其倒入锅中。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被倒入锅中的,还有一瓶神秘的液体。

而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女仆,则露出了微笑,思绪也回到了不久前——

——“森林。”

——“暗影。”

——“你就是穆哈诺娃提到的那名内应吧?”

——“该如何尊称您呢?尊贵的人。”

——“叫我塔提雅娜就可以了。”

——“穆哈诺娃阁下她,有什么计划吗?”

——“整体计划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是在厨房工作的吧?”

——“是的,尊贵的人。”

——“你能不能在饭菜里动些手脚?”

——“那些贵宾的饭菜可是专门有人提前试毒的,动手脚会被发现的。而且你要知道,我们进入主厨房前,都要搜身的。”

——“那么那些士兵们的饭菜呢?”

——“……”

——“作为皇差下人的我们,不需要搜身吧?”

——“……明白了。”

——“到时候我会在厨房里把药交给你,不过在此之前会演一场戏,可能会很痛。”

——“如果是为了拯救村子的话,即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