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姆特兰萨普米公社党

耶姆特兰萨普米公社党

By 暗夜·Paradox·凯布里斯

-起源

耶姆特兰萨普米公社党,以萨米人为主体、吸收了北欧各国公社党人的小型公社团体,由于其党旗上有一句意为“萨米人的家园”的萨米语,所以也被萨米人称为“红色家园党”。

耶姆特兰公社党建党于2646年,最先由几位在摩尔曼斯克攻读古萨米文化的萨米人学生组建,这些受到无产国际理想鼓舞的学生自摩尔曼斯克大学退学,想要寻找于地下活动的公社党人并投身革命事业。

但他们很快就被沙皇俄国警察以“研究异端学说”以及“叛国”等罪名追捕,一行人不得不逃亡入斯堪的纳维亚帝国,直到进入耶姆特兰地区被当地的萨米部落所保护,才算是逃过一劫。

在此之后,这一支公社党人便一直在耶姆特兰地区活动,他们以耶姆特兰公社党自称,并从当地的萨米人部落之中吸收新鲜血液,至2656年,该党人数已经增长至500余人,建立了完善的党组织以及宣传队伍,与此同时,耶姆特兰公社的活动也逐渐吸引了斯堪的纳维亚帝国的警察部队的注意力,一场灭顶之灾即将到来。


-耶姆特兰惨剧

2656年11月末,一支小规模斯堪的纳维亚帝国军队突袭了位于耶姆特兰地区的数个萨米人部落,逮捕、击毙了包括部分公社创始人在内的210余名耶姆特兰公社党人,以包庇罪毫不留情的处死了175名尝试为公社党人求情或为公社党人提供生活物资的萨米居民,更多的居民被逮捕并判处监禁,超过70幢萨米人建筑物被烧毁,耶姆特兰公社党党组织被迫再次向北转移,并最终在斯堪的纳维亚帝国的围追堵截下被迫离开萨米人的传统居住地,流亡入芬兰。

-东山再起与俄国革命

在芬兰公社与无产国际的帮助之下,耶姆特兰公社党在芬兰北部建立党中央并正式更名耶姆特兰萨普米公社党,绘制党旗,以萨米语为基础编曲了萨米红歌《萨米家庭/人民之歌》(萨米语:Sámi soga lávlla)并开始收拢残余公社成员,在边境地区号召沙皇俄国以及斯堪的纳维亚帝国境内的有识之士扩充自己的力量。

耶姆特兰萨普米公社党党旗
党旗基色为“萨普米”旗帜,这一文化地区概念代指了萨米人所居住的北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中央的盾徽为耶姆特兰的“驯鹿、猎犬与猎鹰”,铁钳与两把铁锤代表着萨米人的劳动与汗水,左上为代表公社梦想的公社徽,最下方的北萨米语则意为“萨米人的家园”,代表了失而复得的古萨米文化。
正在接受芬兰公社军训练的萨米人

为了不再重蹈耶姆特兰惨剧的覆辙,贯彻放弃幻想、武装斗争的思想,耶姆特兰公社党还在芬兰公社共和军的帮助下建立了属于自己的革命力量,耶姆特兰公社红军。

耶姆特兰公社红军在巅峰时总人数达到了175人,下辖一个营三个滑雪排,由于萨米人长期在北斯堪的纳维亚地区放牧生活,耶姆特兰红军非常适应雪地地形,精通野外侦查以及陷阱的设置与解除,所以与芬兰公社军队一起行动的公社红军常常担任最严峻的侦查以及突袭任务,人员素质冠绝全军。

【耶姆特兰公社红军下属的唯一一支步兵营,第1侦察营“诺艾德“团徽(身份章)】
团章整体以耶姆特兰徽章改造而来,左上部分为锤子与雪橇,同时代表了侦察营的红军身份与侦查特质,左侧的黑色纹路来自萨米鼓的鼓面纹路,在萨米文化之中,萨米鼓是人们用于和万物灵、星象、精神以及死后世界沟通的道具;使用萨米鼓的人被称之为“诺艾德”(Noaidi)是可以和精神世界沟通或出神星象以预知未来的先知,这也正是第1侦察营诺艾德名字的由来。
JT_DJR6ST0NO2)4LBJ7[42T.png
一只生长着驯鹿角的鲑鱼顶着一颗红星,意味着无产阶级革命的理想正照耀着以农牧为生的萨米人
一只柳雷鸟顶着一颗红星,柳雷鸟是北芬兰萨米人居民重要的食用鸟之一,也被称之为生命之鸟,有趣的是这只柳雷鸟的爪子和鸟喙被涂成了红色,意味着萨米人武装革命的决心。)
第3滑雪排“乌茨约基”排徽(身份章)
地平线的极光在闪耀,上方是恒古不变的星辰,而下方正要冉冉升起的无产革命红星。

·

第一侦察营援助了2658年爆发的俄国革命,并与芬兰、俄罗斯军队一起在摩尔曼斯克近郊击溃了沙皇俄国军队,解放了公社的建立之地摩尔曼斯克城。而后该侦察营又数次协助俄罗斯军队侦查敌情,参与了圣彼得堡保卫战并驻扎于圣彼得堡近郊直至俄国革命结束。(在革命结束后,为纪念第1侦察营的贡献,他们原先驻扎的森林营地被更名为萨米林地,一直保留至南俄革命爆发。)

-南俄悲歌

南俄革命爆发后,耶姆特兰公社也按照无产国际的呼吁,向南俄派遣了属于耶姆特兰的义勇军,与以往一样,第1侦察营的第3滑雪排在经过改编后借道俄罗斯公社共和国与一部分芬兰义勇军一起加入了南俄革命。

但在基辅战役之中,外部反动派的干预军队打了公社红军们一个措手不及,第3“乌茨约基“滑雪排(此时更名为萨普米第3国际义勇军侦察排)作为最先抵达基辅城郊的侦察部队之一,其被神圣罗马帝国的两个步兵团左右夹击包围,损失惨重。

在察觉到敌人实力与红军司令部预计严重不符后,第3滑雪排的萨米人们拼死保护一名侦察兵突出重围以向红军先锋部队通报危局,其余士兵则迟滞敌人以求为大部队反应机动提供时间。

在激战1小时后,除一位撤离防御阵地向红军汇报的侦察兵外,第3滑雪排全军覆没,41名萨米、3名诺斯(挪威)、2名诺斯(瑞典)士兵阵亡,排级建制丧失,且由于其过于靠近基辅城守备军防御纵深,没有一名烈士的身份章得以回收。

【感谢读者暗夜·Paradox·凯布里斯的创作】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