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IX

此时此刻,在豪宅的大厅内,一个个身穿华丽服饰的豪强权贵,此时正在相互谈笑,等待着今日主宾——皇差的到来,从而开始今晚的宴席。更有不少人,还希望能够借机巴结到来的皇差,好谋取更多的好处。

而作为主人的莫洛克,这时也在和两名身穿军装的男子聊天,显得十分亲密。

其中一人,肩章显示是上校,有着一头黑色的顺短发,双眼冷漠,有着略厚的双唇,说话中带有德语口音。

另一人,肩章显示是少校,梳理着黑色短发,双眼炯炯有神,八字胡十分显眼,着装有着明显的哥萨克人风格。

这两人,便是【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的机动防卫部队总指挥官波洛尼斯拉夫·瓦迪斯拉沃维奇·卡明斯基上校;以及【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总司令安德烈·安德烈耶维奇·弗拉索夫中将的副官,伊万·尼基季奇·科诺诺夫少校。

“这么说来,就是那位皇差大人亲手打败抓住了那两个臭名昭著的小毛贼?”听完毕恭毕敬地在自己和科诺诺夫面前陈述完所有事情的莫洛克所说的事以后,卡明斯基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是的,阁下。”莫洛克尽管在当地是只手遮天,但面对这些个“大官人”,他也不过只是个小角色,自然也只能是点头哈腰,“那两毛贼现在就关在地牢里,到时候两位阁下可以随我——”

“这个事无关紧要。”科诺诺夫挥手直接打断了莫洛克的话,“你说的那个龙是怎么回事?”

“那个龙啊……”莫洛克稍微拿起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莫名其妙跑到我家来闹事……两位阁下也是知道的,我们这里已经有百年多没见过龙了……感觉这龙可能是冲着皇差大人来的,要是皇差大人有什么闪失的话,小人也承担不起啊。”

“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卡明斯基这时终于露出了微笑,他拍了拍莫洛克的肩膀,“我今天带来的人马可都是万中挑一的好手,别说是一只龙了,十只都给他打下来。”

“那真是谢谢了,阁下。”莫洛克赶忙弯腰配上假笑,“到时候阁下需要什么,在下一定——”

“诶,哪的话。”卡明斯基挥了挥手,同时挽住莫洛克的肩膀,仿佛两人像是亲密的伙伴一样,也直接把科诺诺夫晾在了一旁,“你我的关系还需要那么拘谨吗?更何况这次招待皇差,本身就是一份大礼了。不是吗?”

“嘿嘿,那是那是。”莫洛克自然明白卡明斯基的意思,也是点头陪笑。

“话说回来。”站在两人背后的科诺诺夫突然说道,“那位‘皇差’大人怎么还没来?”

“嘿,放尊重一些,科诺诺夫。”军衔比科诺诺夫高了两级的卡明斯基这时转过身来,教训道,“敢这么说皇差大人?你挺有种的啊。”

“不敢,长官。”科诺诺夫虽然还保持表面上的尊重,但实际上怎么想,便无人知晓了。

就在这时——

——“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侯爵殿下!”

响亮的女声,响彻整个大厅。

大厅内的所有人,此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全部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一名双马尾的女仆,宣告了来者的头衔。

而那名来者,在其他三名女性的陪同下,缓缓从楼梯上走下。

他身穿深蓝色的金边礼服,脖子上披着白色领巾,头发梳理的十分修正,脸上的胡子也刮得干净,十足的贵族气派。

来者,便是伪装成所谓“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侯爵殿下”的安德列·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

一见到安德列的到来,在场的所有人一同肃静,低头鞠躬,以示敬意。

“帝国最忠诚的子民们!我!便是蒙城女皇陛下厚恩!前来此地视察的皮埃尔·谢尔盖·留里克-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当安德列走到楼梯的最下层时,他迅速站好,随后右手一挥,宣言道,“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一个艰难的时刻,陛下也了解你们的痛苦。但是现在,浪潮已经转向了!很快,你们的忠诚将会得到相应的奖赏!为女皇陛下!为帝国!三呼万岁!”

说罢,安德列立刻握拳,举起了双手。

很快,全场人都一致握拳举手,并高呼——

——“Ура!Ура!Ура!(俄语:万岁!万岁!万岁!)”

随后,安德列便和尾随的四位女性一起,走入了人群当中。

所有人见状,几乎都不约而同地围了上来。

他们有的争先向安德列鞠躬握手并介绍自己;有的直接向安娜琪娅,维卡,博格达娜三人献殷以便侧面讨好安德列;有的则直接把手中的礼物塞到装扮成女仆塔提雅娜手中。

总之,所有人都想在安德列面前留下好印象,好从中给自己谋求哪怕是一丁点的利益。

他们都是地方的地头蛇,但是相对安德列来说,他们不过只是一个个小人物罢了。

而这稍微有些混乱的局面,很快又因为另外三人的靠近,而再度安静了下来。

只见前来的三人,便是豪宅的主人莫洛克,以及两名来自机场的军官,卡明斯基和科诺诺夫。

“殿下。”莫洛克赶忙为安德列介绍了两人,“这位是波洛尼斯拉夫·瓦迪斯拉沃维奇·卡明斯基上校,【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机动防卫部队总指挥;这位是伊万·尼基季奇·科诺诺夫少校,总司令安德烈·安德烈耶维奇·弗拉索夫中将的副官。”

“弗拉索夫阁下他还需要负责【机场】的日常工作,因而不能到来,还望殿下谅解。”早已向安德列鞠躬的科诺诺夫解释道。

“目前战况紧急,弗拉索夫将军他能有如此忠心,着实令人敬佩。”安德列点了点头,客气道。

“如果不介意的话,弗拉索夫阁下希望殿下能够去【机场】视察,不知殿下是否赏脸?”

科诺诺夫转达了弗拉索夫的话,同时也注意安德列的反应。

“啊,那是自然。”安德列倒是十分爽快的同意了,“陛下也关心【机场】的情况,下一程我就要去那里了。”

“感谢殿下。”得到这个答复,科诺诺夫再度鞠躬。

“比起这个,殿下。”相比科诺诺夫,卡明斯基则是迫不及待了,“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您。”

说罢,四名士兵搬运着一副巨大的油画,分开人群,来到了八人面前。

安德列仔细一看,是一副人物画。

画像中的女性,有着一头棕色的长发,明亮的双瞳,面容姣好迷人,身着华丽的白色礼服,第一眼看上去,给人感觉是一位很温柔 ,相当是纯粹无垢的女孩。

最重要的是,她戴着精美华丽的皇冠。

而安德列,一下便认出了她是谁。

“女皇陛下的画像……不错。”安德列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卡明斯基,“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