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5)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5)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V 当贝拉多娜,奥米茄,以及奥卢西亚,在塞尔维乌斯的驾驶下,来到了现场。 当她们下车后,她们所处的地方,是一处一望无际的,准备播种的田野。 但此时此刻,原本并无什么特别之处的田野,这时却相当热闹。 丢下农业机械匆忙逃命的农民们,手持重型榴弹枪并身披防爆甲的重装执法大队队员,数台有两人高的,侧面涂着白色【LEGIO LEGIS】(拉丁语……

起源1:狐

起源1:狐

回上页 1943年3月20日,一则震惊世界的消息,从柏林传向世界——   ——德意志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于1943年3月17日19:45,死于空难。德意志国防军临时军事委员会正式接管全国与占领区,由埃尔温·隆美尔元帅担任委员长。   1944年7月20日,瑞士,日内瓦,万国宫。 在记者的环绕与相机的拍摄声中,各国代表开始在条约上签字……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4)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4)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IV “奥米茄,帮我把那瓶甘露拿来。” “好的,母亲大人。” 贝拉多娜和奥米茄母女两人此时此刻正一同在一间四周墙上的架子上摆放着各类大小不一的玻璃或金属罐装品的房间之内。而贝拉多娜正指示奥米茄将其中一个玻璃瓶从高处拿下,交给正在一张长桌前调制些什么的贝拉多娜。 奥卢西亚也正在一旁帮贝拉多娜用捣药钵磨药。 整个房间里充满着各类不同的草药……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3)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3)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III “准备好了吗?孩子。” “时刻都准备着,父亲大人。” 别墅内一处同样是露天的场所。 马尼乌斯与阿尔法,父与子,两人都已经穿上了散发着金属反光的护甲和头盔,一手长剑,一手盾牌,面对面而立。 这里的大理石地面上,似乎有着较为严重的磨损痕迹;而在不远处,则是一个放置着长剑和长盾的武器架,以及两个沙袋。 这里,是埃律西亚家中的训练场。……

序章 那一切终结与开始的地方(C)

序章 那一切终结与开始的地方(C)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C “额……” 当金瞳的男子睁开双眼时,他正在被金瞳的女子背着左臂,吃力地向前而行。 男子本身就已经是遍体鳞伤了,女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原本华丽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愈加凸显他们此时的狼狈。 “妹妹……我们……”男子正准备问些什么。 “别说话,哥哥。”女子望向前方,继续前行,“我们还没有完全摆脱危险。” “……”男子见状,也不再说什……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2)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2)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II 这是一座罗马式乡野别墅。 其中庭内,是由白色大理石构成的希腊式喷泉和水池,以及环绕院子玫瑰花栏,大理石走道,和希腊式石柱。 在水池前,一名身穿着浅蓝色束身外衣的黑发中年男性,此时正看着水池中的水面,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是在沉思些什么。 中年男性的黑发色短卷发中参杂着一些白发,其脸庞也开始初现皱纹,但从他健壮魁梧的身躯来看,他依旧十……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1)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1)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一章 罗比古斯日 I “!” 阿尔法·帕拉达库斯·埃律西亚,一瞬间睁开了他的浅蓝色双瞳。 此时的他,正坐在一辆长途公共汽车的一个靠窗的桌位上。 这辆车上的乘客寥寥无几,在他眼前的只有一名身穿着褐色兜帽长袍的老人,以及一对身穿白色罗马式连衣长裙的手持一篮子各类花朵的母女。 而穿着红色高领式单排纽扣长袖上衣和白色的长裤,以及擦得闪亮的黑……

序章 那一切终结与开始的地方(∞)

序章 那一切终结与开始的地方(∞)

回目录 下一页 序章 那一切终结与开始的地方 ∞ 这是一个奇妙的空间。 可以是一维,可以是二维,可以是三维,可以是四维,甚至于可以是十二维,乃至负维。 不知道是白天还是夜晚;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星空;遥远且耀眼的光亮之中,无数如同雨点般的物体正在喷涌而出,或是被吞噬殆尽;这些漂浮着的物体,像是一座座浮在空中的岛屿,或者是大陆;在这之上的,则是像是自然形成的景观,……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4)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4)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XLIV “你好,你们就是斯别洛维娅的父母吧?” 在塔提雅娜与安娜琪娅的陪同下,安德列亲自访问了卡尔克镇上一家又一家的镇民,与这些镇民们亲自面对面的相互交谈,听取的意见与诉求,以及搜集有关莫洛克等人的罪证。 而在这一系列过程当中,镇民对于安德列的到来还是表示出欢迎……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3)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3)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XLIII 莫洛克豪宅地下的地牢。 地牢依旧如同往常一般,阴森,昏暗。 不过不同的是,此时此刻把守在地牢的,不再是莫洛克手下的绿军武装分子。 而是独立团的红军士兵与森林旅的游击队员。 地牢里依然关押着犯人。 但不再是那些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