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03

03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03 “没钱过年吃饭,可以吃白菜喝粥,但是谁来拯救我们大明江山。” 嘉靖四十四年腊月,大雪纷飞,西苑禁门外百官讨薪,却遭到太监陈洪派的提刑司镇抚司提刑太监和锦衣卫的毒打。而那时嘉靖皇帝则在城楼上看着这一切,表情冷漠。他并没指示陈洪这么干,但作为照顾嘉靖几十年的人,陈洪是明白人。嘉靖认为自己无非就是修了几间养老的房子,他们就有这么大……

02

02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02 “上校到达舰桥。” 舰桥里最近的一名技术中尉喊道。 坐在船长椅上的中校站了起来,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转身向艾伦敬礼。 艾伦回礼然后穿过中校,停留在舰桥中心,将目光放在舰桥的主屏幕上。 “报告一下情况,中校。” “根据您的指示,三个团已经全部到齐了。” “有多少人?”为了推翻这个腐朽的王朝,艾伦叫来了他能叫来的武装力量,这些……

01

01

回目录 下一页 01 嘉靖四十一年的五月,严嵩致仕回籍,徐阶接任了内阁首辅,将两京一十三省各部衙门深藏的积弊理了一遍,这才发现国事已经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糜烂。 从那时候起,徐阶和高拱张居正等人便开始拆东墙补西墙,更把好些原来被严党瞒着的事一点点透露给了嘉靖。嘉靖便觉着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丹药也吃得更多了。 到了今年,根烂枝枯的几件大事同时发作了:北边陆防和东……

第一章 转折的一天(2)

第一章 转折的一天(2)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II “伤员都送去治疗了吧?” “都送去治疗了,老大。” “很好。” 此时此刻,少年正边走,边听着同行的奥托的汇报。 他们两人的身后,两名【海盗团】的成员,人手一根木棍,警戒着周围的情况。 尽管此时他们所身处的地方,是一条较为热闹的集市街。 人们在街道两旁摆着自己的摊位,贩卖着各种用品。 不论卖的是熟食,水果,蔬菜,还是其他的一些……

第一章 转折的一天(1)

第一章 转折的一天(1)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I 柏林,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世界级都市。 这座城市不仅仅是普鲁士王国的首都,还是神圣罗马帝国实际上的行政中心,更是整个帝国的工商业心脏。 同时,树立在此的建夏洛滕堡宮、军械库、波茨坦离宫、国家剧院、远古博物馆、国立美术馆、勃兰登堡门、菩提樹下大街,以及博物馆岛的众多博物馆建筑等,也让柏林成为了一个文化和艺术圣地,享有【施普雷河畔……

序章 人生就像骰子游戏

序章 人生就像骰子游戏

回目录 下一页 【Das Leben ist auch ein Würfelspiel, wir würfeln alle Tage. Dem einen schenkt das Schicksal viel, dem ander’n Müh’ und Plage. Drum frisch auf, Kameraden, den ……

是,首席捕鼠大臣(3)

是,首席捕鼠大臣(3)

上一页 回目录 未完待续 III 大卫·劳合-乔治伯爵,现任不列颠尼亚首相,也是在不列颠尼亚历史上第一位出身基姆利/沃尔凯尼亚的首相,佩达莉斯目前服务的对象。 内阁办公厅的首席捕鼠大臣办公室内,就有一幅现任首相的肖像画。 而佩达莉斯,依旧身穿着女仆装,坐在精工的木制办公桌前,处理着桌面上摆放着的刚刚从【红箱】里用魔法叠好的一份份的文件,同时将其中一些文件……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7)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7)

上一页 回目录 未完待续 XLVII   “团长同志,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吗?” 马车内,身穿着女仆装的塔提雅娜,面对着坐在对面,身穿着华丽的西欧式礼服的安德列,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两人所坐的马车,这时正在前往【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的路上。 在马车的外,除了由博格达娜率领的伪装成侍卫的独立团红军官兵外,还有就是被安德列通过心控术控制的卡明斯基和科诺诺夫……

关外事变(3)

关外事变(3)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叁   “哈————” 当李学诚打哈欠时,他正坐在黑色警车的副驾驶席上,懒散地望着窗外。 “兄弟,怎么这么早就没干劲啦?” 坐在驾驶席上正驾车前往关外总警司的同行警察打趣地对李学诚说道。 那名警察身穿着黑色大衣,身材稍微比李学诚大一些,梳着一头黑色侧分短发,稍大的有些醒目的鼻梁给人一种厚重感,那时刻带着的微笑给人以亲和感,而那双囧……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6)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6)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XLVI “你们这些该死的赤匪!放开我!别拿你们的脏手碰我!” “……你能闭嘴吗?阁下。” 地牢的走廊,被拷上手铐的卡明斯基和科诺诺夫正分别被两名红军士兵一前一后拖拽着向前而行。 相比做着无用抵抗还骂声连连的卡明斯基,科诺诺夫则显得相当平静。 但不论是卡明斯基还是科诺诺夫,红军士兵仅仅只是押送着他们,并没有对他们的行为做出任何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