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你们超人。人是应该被超越的东西。你们做了什么来超越他呢? …..

对人类来说,猿猴是什么? 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对超人来说,人也一样:一个笑柄或是一个痛苦的耻辱。

真的,人是一条污水河。你必须是大海,才能接受一条污水河而不致自污。瞧,我教你们超人:他便是这大海,你们的伟大轻蔑可以在其中下沉。

人是一根绳索,系在动物与超人之间。一根悬于深渊之上的绳索。 一个危险的前瞻,一个危险的中途,一个危险的后顾,一个危险的战栗和停留。 人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人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是一个过渡,也是一个沉沦。

我爱那些不懂得生活的人,假如他们不是沉沦者,那他们就是超越者。

我爱那些先有金玉良言,后有行动,并且坚持做的比许诺更多的人:因为他想要的,是他自己的沉沦。

我爱那灵魂即便在受伤害时仍然深沉,而且在一个很平凡的经历中就能毁灭的人:所以他愿意越过桥梁。

我要教给人类他们存在的意义:这就是超人,从人这乌云中射出的闪电。

我希望我更加聪明!我希望我从根本上就是聪明的,像我的蛇一样!

但是我要求了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就要求我的高傲,让它始终和我的智慧同行。

如果有一天我的智慧离开了我—–啊,它喜欢离我而去——-那么就让我的高傲同我的愚蠢一起飞行。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有机社团主义将社会看做一个高级的生物有机体,社会与个人的关系犹如生物体和细胞的关系一样;生物的器官有营养、分配和调节三个系统,同样,在社会中工人担任“营养职能”,商人担任“分配和交换职能”,工业资本家“调节社会生产”,而政府则“代表神经系统”。当然,有机社团主义的有机社会将所有的一切都归功于国家整体—或者他的神秘过去。有机社团主义政治下的社会是非常秩序井然的,经济和建设的目标也是非常受到重视的,一切要让步国家的崛起之路。确实,要改变弱小国家的命运,的确要做出一些牺牲。传统道德或者国家伟大愿景作为这个有机体的执念存在,并且让人们为他的代表,或者直接这个主体而奋斗。通过无孔不入和大量的警察组织,政府维持着这个有机体的健康。

永恒世界线的例子:神圣罗马帝国大日耳曼尼亚党、大华帝国复兴党。

OTL的例子:朴正熙的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