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洋

神话观念中的原始洋。从原始洋中产生大地以及整个宇宙。宇宙洋是一种充满整个空间的自然力。它是混沌的基本体现形式,甚至就是缔造了物质宇宙万物的混沌本身。宇宙洋作为混沌运动中原始物质无处不在。它是无限的,混乱的,危险的,可怕的,不成形的,不和谐的。由无数物质(电子)和反物质(正电子)构成的,物质和反物质的湮灭产生的无数的正负电子海洋组成的虚数之海所谓的宇宙之海或者混沌原初之水,也就是构成这个世界的基础源质。在迪拉克对宇宙洋【迪拉克之海】的描述里当宇宙中源质多过反源质,所以未湮灭的源质【素粒子,如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等等】构成了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宇宙世界,在许多最古老的创世观念中,宇宙洋和混沌是不可分的,是相等的。在苏美尔的创世神话中,最初宇宙洋充满了宇宙空间。宇宙洋无始无终。在它的深处隐藏着始祖母娜姆。从娜姆的腹中长出了半球形的宇宙山。宇宙山变成大地。而由锡做成的弧形则变成了天空。根据巴比伦的创世神话,在原始宇宙洋中,除了两个怪物——始祖父阿普苏和始祖母提阿玛特之外别无他物。在古埃及的创世神话中,最初是以努的形象存在的宇宙洋。原始宇宙洋努自己创造出最初最高天神阿图姆。阿图姆又以努创造了天、地、蛇等物。在有史时代,埃及人认为处于地下的宇宙洋是尼罗河的发源地。在古埃及的赫剌克勒斯城的神话观念中,宇宙洋和混沌存在着内在的联系。亚洲的许多神话都有无限的、永恒的原始宇宙洋的观念。从天上下垂一种东西用铁棒、长枪等等搅拌宇宙洋的水。随着搅动,水逐渐变浓,形成了土地,在蒙古各族的神话中风把水变浓,把水变成奶一样的东西,以后就成了土地。卡尔梅克人认为,从宇宙洋的这种奶状液体中逐渐地生出植物、动物、人和神。这些观念都与印度的搅拌宇宙洋的神话有联系,在这一神话中还包含有水、火两种自然力互相斗争的母题。曼多罗山由于急速的旋转而起火。树和草的汁液都被宇宙洋吸走。通古斯人的神话与此相似:天上的物体用火烧干了一部分宇宙洋,抢回了一片土地。同宇宙洋相联系的水火相斗的主题在各种传说中都得到发展。在许多神话中也还有限制宇宙洋的主题。土地被创造之后,宇宙洋又力图夺回它的无限的统治权。还有一种神话与上述的观念相反,不是从宇宙洋中创造大地,而是大地沉没在宇宙洋中。在恩加纳桑人的创世神话中,开始全部的大地都被水覆盖。以后水退出,露出了科伊卡莫乌山峰。有最初的一男一女落到了山峰上。在玻利尼西亚人的创世神话中,创世者塔涅放出水来。在水神普涅的大水中创造了世界,呼来了光,初创了土地。在古印度的宇宙洋观念中,既有共同的东西,也有特殊的东西。在《梨俱吠陀》第10卷的创世颂歌中,宇宙之初被描写为既无“有”也无“没有”,也无空间和天,也无死亡和不死亡,也无白天和黑夜,只有大洋和无秩序的运动。在此永恒的宇宙洋中包含着生命活动的元素。它是由热的力量产生的。它又生出别的一切。“法和真理从烈火炎炎的热中诞生……由此产生了汹涌的海洋,从汹涌的海洋中生出年,年又分成日和夜……。”伐楼那是创造宇宙洋的化身。他制定了宇宙的边界,把宇宙同混沌分开。伐楼那与破坏性的、似乎是无控制的宇宙洋的力量联系在一起,同时他又与给人们带来财富的,给人们带来丰收的大洋水联系在一起。从类型上说希腊神话中的宇宙洋观念已向前推进了一步。希腊的宇宙洋首先就是指大洋河(q.v.)。它绕着地球和大海,是河流、海流的源头,是日月星辰出没的地方(《伊利亚特》ⅪⅤ,ⅦⅧ)。在荷马的史诗中,大洋河是无头的。而赫西俄德在《神谱》中则称它为大洋河泉。神马佩伽索斯就在它的旁边出生。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对大洋河的存在持否定态度,认为是诗人的创造(《历史》Ⅱ)。欧里庇得斯在《俄瑞斯忒斯》中把大洋河称为海。从这时起人们开始把大洋河视为外海以与内海区别。再稍后大洋河又被划分为各个部分。一直到中世纪,人们也仍是把大洋河主要视为神话中的存在物。从地理大发现的15世纪起,首先在航海者中,逐渐形成了特殊的大洋神话。如从未见过的国度、魔岛、不象人的民族、童话般的宝藏,没有水手,只有死人的船等等。浪漫主义文学传统发展了与大洋流有联系的两个方面:人和海。而海逐渐与自由联系起来。歌德、海涅、拜伦、雪莱、济慈、雨果、普希金、莱蒙托夫等都写过这样的题材。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