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III

在一名女仆的带领下,安德列三人一同走在这构造复杂的豪宅内,那用勃艮第酒红色的昂贵壁纸装修的走廊上,向着会餐之所而去。

那名女仆走在前明稳步带路;安德列和安娜琪娅一左一右并肩而行,同时安娜琪娅也挽着安德列的右臂以给他人亲切之感;塔提雅娜,则走在最后,面对着前面挽臂的二人,表情有些复杂。

尽管这并不是一段很长的路程,但从这其中,安德列和安娜琪娅也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几乎每走过一个交叉口,都能看到一台【齿轮士兵】,站在一旁处于待命状态。虽然现在看起来只是像一台有些诡异的金属雕像,但是只要【齿轮士兵】收到命令或者感应到异常魔力,他们便会立刻启动,成为致命的杀人武器。

“你们家的主人很喜欢【齿轮士兵】啊。”安德列摊手对前面莫洛克家的女仆说道。

“是的,殿下。”女仆平静地回答道,“老爷不喜欢【R.U.R】(罗索全能机器人公司)或者【方块动力公司】的产品,喜欢来自瑞士的纯手工魔导精工打造的【齿轮士兵】。”

“哦——”安德列故作惊叹地点了点头。

终于,三人在那名女仆的一同抵达了会餐之所。

有趣的是,似乎是别出心裁,他们今晚会餐的地方并不是室内。

而是作为是室外的后院。

走过由鹅卵石铺成的石路,经过两旁由各色鲜花构成的篱笆,终于,抵达了一座白色的欧式亭子前。

而在那里,莫洛克早就站在那里等候多时。

玛琳娜和卡琳卡二人也站在其身后。

“欢迎殿下。”莫洛克毕恭毕敬地鞠躬道。

“哪里哪里。”安德列也微笑着优雅回礼,“感谢您特地设此欢迎的宴席,彼得洛维奇阁下。”

“虽然不是什么奇珍,比不上京城的名厨。”莫洛克脸上依旧面带微笑,“但还请尽情享用,殿下。”

“当然。”安德列点了点头,“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请,殿下。”莫洛克自然且恭敬地举手示意。

安德列点头后,也挽着安娜琪娅,进入亭子,一同入座。

待安德列和安娜琪娅坐好后,莫洛克才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安德列和莫洛克互相坐在长桌的一左一右两头,安娜琪娅坐在安德列右侧一旁的位子,玛丽娜和卡琳卡站在莫洛克身后两旁,而娜塔莉亚则站在安德列身后左侧的地方。

那位领路的女仆在恭敬地朝众人鞠躬后,也转身缓步离去。

伴随而来的,是更多的女仆。

准确的来说,是更多推着餐车而来的女仆。

从汤和小馅饼、长形馅饼或者奶酪小圆面包开始,然后依次是松露拌鸡肉和松鸡肉、开心果炖野山鸡、火腿煎鲈鱼、黑橄榄炖小水鸭、甲鱼肉、烤羊羔肉、红葡萄酒……

此外,五名小提琴手也节奏一致地演奏者莫扎特的【D大调第四小提琴协奏曲】,优雅地琴声传遍整个后花园。

外加今晚夜空中的月亮出奇的圆,也给这顿晚餐,增添了几分色彩。

“我们生活在一个奇妙的年代。”吃过一口鸡肉后,安德列端起倒满红葡萄酒的高脚杯,一面均匀摇晃,一面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曾经只能对之感叹的月亮,现在在上面也建满了月面都市。”

“是啊,殿下。”莫洛克这时也放慢了切肉速度,附和道,“像康斯坦丁·齐奥尔科夫斯基先生早就在2656年建立了全世界第一个圆筒式移民卫星。要不是乌里扬诺夫那些乱党们作乱,也许我们能进一步建立更多的移民卫星。”

“是啊,一切本来都该如同预想的那般。”安德列闻了闻杯中的红葡萄酒,随后喝了一口,“好酒。”

一旁的安娜琪娅也是在吃着盘中的肉,并没有在意两人的谈话。

“过奖了,殿下。”莫洛克微笑道,“话说殿下。”

“嗯?”注意到莫洛克要提问,安德列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

“殿下是如何抓到那两个小毛贼的?”莫洛克的微笑中,依旧带着奉承,“应该是废了不少劲吧?”

“哪里的话。”安德列听完,笑了笑,“就那两个小毛贼,那里还要我来出手?”
“哦?”莫洛克愣了一下。

“哼哼。”安德列笑了笑,“别看我们人少,我那个侍剑骑士可是百里挑一的名家。面对这种土匪武装,她可是身经百战了。”

“原来如此啊。”莫洛克点了点头。

“如果是要我出手。”放下杯子的安德列,将一小块鸡肉切下,放入嘴中,细嚼慢咽后,方才开口,“我会害怕等下把他们打得连灰都不剩。”

“也是啊,殿下。”莫洛克附和,“几个小毛贼,岂能当殿下的对手呢?”

随后两人一同笑出了声。

“阁下。”笑后,安德列开始发问,“听您对这两个小毛贼的‘关心’,感觉您有些……难言之隐?“

“哈哈。”莫洛克这时苦笑了两声,“殿下英明。这两个小毛贼对殿下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小人这里是小地方,这类毛贼也是大患了。”

“哦?”安德列示意莫洛克继续讲下去。

“殿下也知道,如今那些天杀的乱党到处叛乱,我们这里也不例外。”莫洛克拿起了高脚杯,不过却稍稍握紧,似乎想起了什么来气的事,“我们这些贵族士绅,对这些刁民们可是仁义至尽,让他们有口饭吃,有间房子。可是那些该死的赤匪,就爱隐藏其中,煽动那些刁民造反。那两个小毛贼,还有另外两个还没抓到的小毛贼,就是在那个时候勾结赤匪,害得小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如今好不容易有上天赐福才得以回来。”

说到这里,莫洛克似乎有些痛心的暗示安德列环顾四周。

“实不相瞒,如果是暴乱前阁下来拜访小人寒舍的话,肯定不会如同现在这样寒碜。”莫洛克说道,“重修被烧毁的房子,雇佣佣人,招募护卫,社交,上下打点,这些都要花一大笔钱。而且现在因为那些赤匪依然在作乱,让那些刁民把吃了的吐出来还给小人也不比以前那样容易了。唉……”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安德列感叹了一句。

“那个,殿下。”这时的莫洛克,试探且充满请求地,小心翼翼地问道,“小人和镇子的各类收入依然是赤字状态,而且很多钱依旧没有着陆。小人知道女皇陛下爱民,不知殿下能否在女皇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这是自然。”安德列笑了笑,“不过,这段时间,朝廷也难啊。征兵要钱,剿匪要钱,重建更是要钱。更何况就是重建,也要排个先后顺序。这个……你懂吧?”

“那是当然。”莫洛克心领神会,“小人今晚一定不会让殿下失望的,殿下定能收到惊喜。”

“哦?”安德列稍稍将身子探前,“什么样的惊喜啊?”

“不小的惊喜。”莫洛克也稍稍探身。

“那么。”安德列这时举杯道,“有劳阁下了。”

“一言为定,殿下。”莫洛克也举起了杯子。

互敬之后,两人一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而安娜琪娅,仅仅只是在那里,默默进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