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I

“什么!?他们直接冲进森林里了!?”

南俄红军第四军第三师第五旅旅长叶戈尔·叶夫根尼切克·马特维耶夫,这位前王国时代的中下层军官,身经百战的老兵,经验丰富的指挥官,此时此刻,正在森林中的战地指挥中心,神情凝重地听着来自电话中的回报。

他的身旁与周围,除了正在摆满了各种通信与搜索仪器前操作的通信员和雷达兵,就是他手下围绕着放置地图的长方形木桌前的参谋军官们。

不,还有一个人。

一名中年斯拉夫裔男性,一脸大胡子,一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民服饰。要不是他右肩上的红色肩章,所有人都会怀疑,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平民?

卡索伊·马图谢耶维奇·里尔尼夫,波尔塔瓦地方游击队【第一千人队】的队长。

此时,他的脸上开始莫名地冒汗,神色也不大好看,以至于时不时地就要把领口摊开来散散热,并故意把视线瞄向周围,尽可能地不与在场的其他任何人对上视线。

当然,当叶戈尔转过身,将凌厉的目光放在卡索伊身上时,卡索伊也不敢再继续这样,直接挺直了腰板,故作镇静。

“里尔尼夫同志。”叶戈尔直径走到卡索伊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问道,“之前你说过,在利尔斯克,除了当地的白匪民兵外,没有其他任何白匪部队,甚至连绿匪也没有。然后现在,那些从天而降的白匪们是怎么回事?”

“呃……”卡索伊语塞,脸色越发的僵硬,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越发的湿润。

不仅仅叶戈尔,在场的所有官兵,甚至那些忙着在操作仪器的技术兵们,也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在了卡索伊身上。

可是,卡索伊给不出答案。

——干!我怎么知道这个时候会从天上跳下来一堆白匪来!?

本来想拉上这支准备南下对当地不甚了解但又有着强大战力的红军部队前来围攻这个他几次都没能拿下的刺头好劫掠一番,没想到今天走背运居然遇到了来自王国军的大部队,而且听目前的情报来看,应该还是精锐部队。

这下可好,不但无法轻松劫掠利尔斯克,反而还有可能和这支红军部队一起葬身于此,真是好处没捞到,连本钱和小命都要赔在这里了。

不论是被王国军的人打死。

还是在这里被这帮红军当作奸细给打死。

“怎么了?里尔尼夫同志。”见卡索伊没有说话,叶戈尔继续说道,“有什么疑问吗?还是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个……”卡索伊见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的额头上开始流下汗水,但他根本不敢随便擦汗,生怕自己的任何举动都被当作敌对行为。

指挥中心内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

就在此时——

“是吗?好的。”

一名红色短发的年轻女军官,在接过电话对话后,转身对叶戈尔说道:“旅长同志!来自前线的急报!他们已经确认对方的身份了!”

“是吗!?”

叶戈尔赶忙来到那名女军官身旁,接过电话。

“喂!是我。”

【旅长同志!】

“你说你确认对方身份了?”叶戈尔没有丝毫客套,直接问话。

【对!旅长同志!对——是——】

突然,叶戈尔这边听到的声音不是太清晰。

“喂!喂!你那里怎么了!?”叶戈尔用双手抓住话筒,“听得见吗!?”

【他们打——来——了!对方——近卫骑士团!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电话一头的一声惨叫,留给叶戈尔这边的,只剩下一片死寂。

但叶戈尔,也明白了自己的对手是谁了。

“近卫骑士团……还真是荣幸啊,能够在这里遇到白匪中的精锐。”

当叶戈尔说出【近卫骑士团】这个词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充满了慌张与震惊。

而卡索伊,则是面如死灰,就差要跪倒在地了。

【近卫骑士团】。

这个是基辅罗斯王国最强大的精锐。

也许地方自卫队的武力不值一提,也许绿军们不过只是一帮欺软怕硬的土匪武装,也许领地骑士团和王国正规军有被内部腐蚀掏空了战斗力的可能。

但这些,绝对不会发生在【近卫骑士团】身上。

即便是在优势时期,他们也能以少胜多,给予红军重大伤亡,甚至在基辅战役中打退了红军主力的全部攻势,坚持到了神罗与英国以及各地正规军援军的抵达,最终扭转了战局。

碰上【近卫骑士团】,能够全身而退都算是幸运的。

因为大部分情况下,被其歼灭是正常结局。

能够击败他们的情况,则是少之又少,而且还要在有优势兵力或者同等优质的部队的情况下。

沉默了许久以后。

“旅长同志。”那名女军官这时说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叶戈尔听闻,抬起头,转过身,环顾在场所有人。

所有人——甚至包括卡索伊——都在静静等候叶戈尔的答复。

“……同志们。”叶戈尔的口气,伴随着沉重,可以听得出,他的心,在流血,“我们走到了这一步,但看起来,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南俄红军第四军第三师第五旅……作为一个建制,很快便将不复存在……”

“……”

没有人答复,每一个人都知道,叶戈尔话中的含义。

“但是,投降是不可能的。”叶戈尔话锋一转,“就算没有建制,我们依然是红军。他们可以对一个整体进行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化整为零的小队撤退,就不是那么容易能够一网打尽的了。他们人数不多,无法构筑完善的包围圈。这个也是【近卫骑士团】的弱点了。”

随后,叶戈尔转身,下令道:“对各部队命令!立刻化整为零!分散突围!”

“明白!”

通信兵们立刻开始传达命令。

也在同一时间——

轰——————!

一声巨响,似乎有一发炮弹,命中了指挥中心。

硝烟弥漫。

“咳咳!”

在一片硝烟中,女军官咳了两声,站起了身。

“旅长同志!”

女军官见周围的一片狼藉,赶忙喊道。

除了她以外,其他几名没有昏迷的官兵也开始救助在场的其他受伤的伤员。

很快,女军官便找到了叶戈尔。

他正躺在地面上,额头上还流着血。

“旅长同志!!”

女军官立刻冲了上去,扶起了叶戈尔的上半身。

“咳咳!”很快,叶戈尔便醒来了,他看了看扶起自己的女军官,微微一笑,“我没事,同志。”

见叶戈尔并无大碍,女军官也松了一口气。

“话说回来,怎么没看到里尔尼夫那家伙?”环顾四周以后,叶戈尔问道。

“不知道。”女军官有些生气地摇了摇头。

“看来你的判断是对的,那混蛋的确不该信任。达里娅同志。”叶戈尔苦笑了两声,“不过看样子,我们这支部队也要到头了……达里娅。”

“叶戈尔。”被称作达里娅的女军官回话道。

“答应我一件事。”叶戈尔缓缓说道,“逃出去,活下去,不要被抓到……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后辈。”

“……你也是我遇到的最好的前辈。”

达里娅回答道。

脸上也多出了两道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