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奇怪……这里是哪?

  ——我记得我刚刚还和大家在一起……

  ——为什么一片漆黑……

  ——难不成……我死了?

  ——不!不!不!不!不!

  ——我还不能死!!

  ——这场革命还没有结束!

  ——独立团的大家还在!

  ——我绝不能倒在这里!

  ——至少不是这里!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哈……哈……

  ——……

  ——为什么……

  ——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

  ——就这么结束了?

  ——不甘心呐……

  ——就这么什么都没干成的离开……

  ——明明……大家都这么努力着,为什么……

  ——嗯?那是什么?

  ——光?

—————————————————————————————————————————

  安德列睁开了双眼。

  他发现,自己似乎被某种迷彩伪装给盖在身上。

  他刚想起身,却突然被人按下身。

  “别动。”

  听到声音,安德列稍微安心了一下,他将头向一旁一扭,证明了自己的想法。

  是安娜琪娅。

  从这个场景来看,他并没有被绿军的武装人员俘虏。

  但很快,安德列的心中,不安感瞬间提高。

  “其他人呢?”

  安德列问道。

  安娜琪娅并没有回话,只是眨眼示意他向前看。

  在小心翼翼地翻身后,安德列向前望去。

  一刹那,他的双瞳便缩小了。

  不远处,刚刚他和战友们还在抵御绿军武装分子的大树掩体,此时此刻其周围都是绿军武装分子围绕着。

  而他赫然看到,他最不想看到了景象——

  ——被绑住双手的医护兵波波夫,正在被五名远比自己身强力壮的多的武装分子拳打脚踢,口吐鲜血,但依旧咬着牙不发出声。

  ——捆绑以后蒙上眼睛被迫跪在地上的阿克珊娜和萨拉。

  ——脖子上被架着匕首,瑟瑟发抖的看着一切的那位少女。

  以及——

  ——同样被紧绑,但并没被蒙上眼睛,而且正在怒视着领头的绿军武装分子的塔提雅娜。

  “塔提雅娜!?”

  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安德列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你要干什么?”安娜琪娅突然说道,“送死吗?”

  “我不能坐视我的部下们深陷危机而见死不救!”安德列有些急躁了起来。

  “那你就给我闭嘴。”安娜琪娅依旧通过狙击枪注视前方,她的语气平静,但也严厉,“在他们发现并干掉我们之前。”

  “……”安德列也只能按下内心的躁动,继续向前观察情况——在手依旧握在剑柄上的状态下。

  远处,有了动静——

  “呜啊!”

  波波夫又被狠狠地揍了一拳在肚子上。

  鲜血从嘴里吐出了一口。

  但他依旧咬牙不吭声。

  虽然他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眼,但他从他嘴角依旧留着血迹的轻蔑一笑,可以看出他现在的态度。

  “你们……就这么点……本事吗?”波波夫用仅存的一口气说道,“还没……你祖母……来的有力气呢……”

  “你小子特么欠揍!”

  拉住波波夫领口的一名绿军武装人员准备再给波波夫一拳。

  “停。”坐在倒下的大树干上的领头的绿军武装人员则一面点起了香烟,吸了一口后,挥了挥手,“看来从这小子嘴里是套不出什么。”

  他缓缓起身,抖了抖灰色大衣上的灰尘,缓缓走到一旁被人用匕首架在脖子上,瑟瑟发抖的同时还在流着眼泪哽咽的那位他们刚才一直在追击的少女面前,弯下腰,玩味地看着少女的样子,似乎很享受少女现在的状态。

  “小丫头,想向那帮藏在山里的小赤佬们通风报信是吧?”领头拍了拍少女的脸,让少女浑身一抖,“结果被抓了个现行吧?真乖。好了,现在告诉我,这些小赤佬们藏在什么地方?啊?说得对,也许还能饶你父母一命也说不定哦。哈哈哈哈哈!”

  “我……我……”少女显然是被吓坏了,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

  “啊——”领头双手一摊,依然面带微笑,“这是非常简单的问题,小丫头。告诉我这帮小赤佬们的藏身洞穴在什么地方?或者,送你全家入土?”

  “不!不要!”少女赶忙回话,“求求你!不要伤害爸爸妈妈!”

  “好好好,我不会动他们的。”领头的笑容越发显得意味深长,“但是,告诉叔叔,那些小赤佬们藏在什么地方?我可以立刻放了你和你的父母团聚,如何?”

  “真的?”少女愣愣地看着领头,略有被说动的样子。

  “当然,我一向说话算话,只要——”

  ——“Не говори ему ничего!(俄语:不要告诉他任何事!)”

  在场所有人都闻声望去。

  喊话的,正是怒视着领头的塔提雅娜。

  “哟哟哟。”领头站起了身,走到了塔提雅娜面前,双眼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她,“你这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去强迫一个善良的小女孩放弃拯救自己父母的机会哦,小妞。你们这帮小赤佬们就这么毫无人性吗?啊?”

  “人性?哼。”塔提雅娜冷冷回复,“我不知道你们这帮家伙刚才不停追杀那孩子和我们的时候,你们的人性在什么地方?现在又装作自己是好人,你骗谁呢?”

  “哼哼哼哼哼哼哼。”领头看着塔提雅娜的样子,笑出声来,“你说的很对,小妞。老子们对你们这些小赤佬们,哪怕是沾点边的,都要一个一个弄死。是不是啊?兄弟们?”

  其他绿军武装分子们一起狂笑了起来。

  少女也像是瞬间丧失希望一样,瘫了下来。

  “不过,像你这样的女赤佬——嘿嘿嘿嘿嘿嘿嘿!”

  而此时,领头淫笑着的突然将塔提雅娜推倒在地上。

  “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和你以及那两个女赤佬在这里玩啊。”

  领头一下就骑到了塔提雅娜身上,力气远比塔提雅娜大的他很轻松地就压制住了身下的女孩。

  然后,他一用力,就将塔提雅娜的上衣给撕开了。

  “住手!你!”

  这一下,塔提雅娜的肌肤和白色内衣,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领头的面前,而因为自己的双手还被捆绑着的缘故,她根本无法遮住自己的身体。

  “喂!愣着干什么?”领头笑嘻嘻地对着他的部下们招呼道,“那两个小妞归你们了!等一下开发完还要带回去给兄弟们享受呢!”

  “那这小子怎么办?”其中一名绿军武装人员指了指倒在地上的波波夫。

  “吊在一旁的树上就可以了。”领头的命令简单明了。

  “特么的你们这帮畜生——”

  骂声不止的波波夫很快就被两名绿军武装分子架了起来,拉到了一旁的一棵树上,并在他脖子上套上绳索。

  “别碰老娘!人渣们!”

  “不!不!”

  其他绿军武装人员也很快围向阿克珊娜和萨拉,有的开始玩弄起阿克珊娜的胸部,有的则试图拉开萨拉的裙子。

  “你们这群混蛋!”

  看着这个场景,塔提雅娜对着领头就是一阵骂。

  当然领头完全不在乎。

  而是准备把塔提雅娜的内衣也撕碎掉。

  “好好用你这下贱的肉体服侍我们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

  咻——!

  “噶啊!”

  陷入绝望的塔提雅娜突然看到,那名领头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消失了。

  或者说,掉在了不远处。

  与此同时,刚刚被吊起来还在半空挣扎的波波夫脖子上的绳子,突然断了,让他摔在了地上。

  塔提雅娜这时也看清了情况——

  ——安德列,正举着他手里那沾满鲜血的剑,出现在她面前。

  “塔提雅娜的身体……只有我才能看。”

  他缓缓说道。

  “安德列!”

  塔提雅娜也一瞬间兴奋了起来。

  当然,其他绿军武装分子也拿起了武器,对准了安德列就是一顿扫射。

  “小心!”

  塔提雅娜见状,赶忙喊道。

  而安德列,却仅仅只是朝地一踏脚。

  一瞬间——

  一道由大地上的土构筑而成的【墙】,出现在安德列面前,一下挡住所有子弹。

  “什么!?”

  “魔!魔导武器的使用者!?”

  剩余的绿军武装分子们很快就慌了神。

  “快!快放下武器!!”

  其中一名绿军武装分子突然抓起那名少女,将枪口对准少女的太阳穴。

  安德列看了过去。

  “不赶快放下武器!我就把这小丫头给——”

  咻!

  然后这名绿军武装分子的脑袋,就和被狙击枪子弹集中一样,被打破了。

  这让在场的绿军武装分子更加紧张了。

  因为还有一个他们并没有发现的敌人,躲在暗处配合作战。

  更奇妙的是,接下来的情况,连安德列他们,也无法预测。

  ——“局势已定了,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啊?”

  绿军武装分子们一听到声音,立刻转过身去。

  一名看起来只有20来岁左右,可却穿着传统斯拉夫服饰的宽大袍子,以及一顶老旧的尖帽的男子,微笑着站在他们身后。

  然后,未等绿军武装分子们反应过来,男子便打了一个响指。

  一切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