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珀列维特】/【博加蒂尔】

I

“心跳没有问题,脉搏没有问题,呼吸没有问题,血压没有问题,肌肉活动也没有问题……根据结果,没有任何问题。”

在【珀列维特】的第一医务室(专门为舰长和副舰长以及大士在内的最高指挥层治疗的医疗室)内,身穿白大褂的李小玉一面翻着报告,一面给坐在自己面前,刚刚做完身体检查的安德列汇报检查结果。

“我该说……‘一切正常,真是好事’,吗?”

坐在病床上的安德列因为身体检查的原因,脱掉了上半身的衣服,所以这时也把他健壮的腹肌给展示了出来。

当然李小玉作为医务人员,对此情景司空见惯,也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当然不是喽,很多事情一般的身体检查报告是没什么用的。”李小玉微微一笑,直接把手中的报告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随后一下坐到身前的黑皮靠背移动办公椅上,移动到安德列面前,顺带对着身后的医疗辅助机器人打了一个响指,“来两杯咖啡。”

【好的。】

如同八爪鱼一样的医疗辅助机器人立刻开始了操作,很快,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便制作完成,用机械臂分别递给的两人。

“谢谢。”“谢了。”

两人接过咖啡后道谢道(哪怕对方只是机器人)。

“而且啊。”李小玉喝了一口咖啡后,继续说道,“某个‘头都被打爆了居然还能瞬间恢复’的家伙,真的正常吗?”

“噗!”安德列差点没把嘴中的咖啡吐出来,“确实不正常。”

“而且这次居然是一大帮子人都看到了。”李小玉双手捧着咖啡,文雅地又喝了一口,“这种事情应该多少有一点保密的想法好不好?搞得现在整个团里传的沸沸扬扬的。”

“可关键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获得这个能力的。”安德列苦笑着将咖啡放到一旁,“而且令尊也是至今都没搞明白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吗?”

“所以我要搞明白。”李小玉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地下意识将咖啡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发出敲击声,并站起身来,将右手拍在胸前,宣言道,“身为四大医家之一的蕲州李家的传人,不能对未知状况钻研出结果乃是医者之耻,这绝对是不能够接受的,懂了吗?团长同志。”

“呃……”被这突如其来的宣扬吓了一跳的安德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微微一笑,点头道,“真正贯彻了革命精神,我喜欢,李同志。”

“哼哼。”李小玉自信的笑容,似乎是对安德列的回答的肯定,她重新坐回原位,“话说自从上次送到父亲的诊所里检查也有些年份了,还是记不起什么特别的线索吗?”

“抱歉,确实记不起来。”安德列挠了挠后脑勺,“毕竟那次也是第一次知道——”

“然后第二次是在革命初期的时候。”李小玉打断道,“记得是在叶莉沙维特格勒省的时候吧?机甲损坏导致钢管直接穿过你的右肩,不过被解救出来以后不到12个小时就恢复了。”

“对。”安德列点了点头,“然后就是最近这一次爆头了。”

“你确定你没有被血族咬过吧?”李小玉问道,“虽然还是有所不同,不过要是血族的话也能产生类似的效果。”

“我的记忆里可不记得被血族咬过。”安德列十分肯定地回答。

“也确实不像是血族咬过后的状况……不过你也真是的。”李小玉责备道,“在不能确定的情况下居然会这么去送死,还好你这特异身体还有效,不然早就没了。”

“哈哈。”安德列苦笑一声,“毕竟当时情况紧急,不冒险一搏整个团就完蛋了。”

“可你也别忘了你的身份啊,团长同志。”李小玉摇了摇头,“说句不好听的,团里谁都能死,就你死不得。”

“严重啦。”安德列并不是那么认同,不过也理解李小玉的心情,“不过我会注意的。”

“但愿吧,团长同志。”李小玉并不是太信安德列的话。

“不过完全没有头绪倒也不是。”安德列把住下巴想了想,“我是想起了不死者科西切的故事了。”

“科西切?”李小玉歪了歪头,作为来自东方的少女,她对斯拉夫神话并不是太过于了解。

“对,科西切。”安德列解释道,“他曾经是一名勇猛正直的骑士,直到后面被人陷害成为了俘虏,失去了一切荣耀。为了向背叛者复仇,他向鞑靼人的冥王埃尔利克签订了契约,成为了不死的巫妖,将所有背叛者全部斩尽杀绝,完成了他的复仇。不过在这之后他也成了一个欺男霸女的恶棍,最后被大英雄伊凡沙皇给斩杀了。”

“哦?这个故事有点意思啊。”李小玉玩味地点了点头,“不过这和你那莫名其妙的体质有什么关系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科西切除了在冥王那里的命匣被破坏以外,任何东西都无法杀死他。”安德列继续回想故事,“而且记得伊凡沙皇也没有真正杀掉科西切,科西切应该还活着……等一下。”

安德列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科西切,冥王埃尔利克……克里米亚那里也有鞑靼人建立的埃尔利克的神殿……难道说!?”

安德列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猛地站起身。

但却一个不注意,突然向前倒去。

向着李小玉所在的方向。

“喂!你!?”

“痛!”

一个不小心,安德列和李小玉二人都被撞到了地板上。

更糟糕的是,光着上身的安德列,就这么压在了李小玉身上。

“对!对不起!”安德列赶忙撑起身。

“团长同志!!”李小玉责备道,“注意一点!!”

“明白了!真对不起!”安德列又道歉了一声。

但奇怪的是,安德列依然没有起身。

而李小玉似乎接手了现在的体态,与安德列对目一视。

随后两人的脸颊都红了。

“安德列……”李小玉抛弃了团长同志的称呼。

“小玉。”安德列这边也一样。

不过在很多时候,总有来破坏场景的。

“团长同志!李同志!怎么突然发出那么大的响声啊!?”

开门而入的人,名字叫做汉斯·穆勒。

而两人的姿态,就这么展现在穆勒面前。

全场顿时,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