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起源1:狐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1个月前 (11-04) 5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回上页

1943年3月20日,一则震惊世界的消息,从柏林传向世界——

 

——德意志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于1943年3月17日19:45,死于空难。德意志国防军临时军事委员会正式接管全国与占领区,由埃尔温·隆美尔元帅担任委员长。

起源1:狐

隆美尔宣布成为临时军事委员会委员长,1943年

 

1944年7月20日,瑞士,日内瓦,万国宫。

在记者的环绕与相机的拍摄声中,各国代表开始在条约上签字。

首先是美国副总统亨利·阿加德·华莱士。

紧接着是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

随后是苏联人民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外交人民委员维亚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维奇·莫洛托夫。

然后是法兰西民族委员会主席夏尔·戴高乐将军。

而意大利首相加莱阿佐·齐亚诺也在条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最后——

——身穿笔挺的,挂有包括铁十字勋章和蓝马克斯勋章在内的各类勋章的灰色德国陆军军服,有着一头黑色短发以及威严面容的男子,此时正坐在宽大,放置着条约的黑色长桌前,拿着钢笔,准备签字。

条约一旁放置着的元帅杖,显示了此人的身份。

记者们手中的相机依然在不断地作响。

尽管早已知道,他将签署的条约的内容是什么,这也是他和他的同僚们在这一年零四个月与西方同盟国和苏联谈出的结果。

但当条约真的摆在他面前要他签署的时候,他还是犹豫了一下。

他闭上了双眼,然后叹了一口气,在条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埃尔温·隆美尔】。

伴随着隆美尔元帅的签字,【万国宫条约】正式生效。

这一天,也被后世铭记为,【欧洲和平日】。

起源1:狐

前去参加【万国宫条约】签字仪式的隆美尔,1944年

1948年6月24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柏林,德国总理府

一名身穿海军将官服,虽年老但依旧硬朗的男子,提着公文包,在走过一条条漫长但豪华的大理石制走廊,穿过一道道卫兵把守的黑色大门后,终于来到了一间宽大的办公室内。

这里,原本是前德意志元首,阿道夫·希特勒的办公室。

但现在希特勒已经死了,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自然也换了人。

而办公室的主人,德意志国防军临时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埃尔温·隆美尔元帅,此时正面对着宽大的落地窗,看着窗外,双手背后,背对着办公室正门。

“委员长阁下。”

男子恭敬地对隆美尔问好。

“啊,卡纳里斯。”隆美尔转过身来,走向来者,与之握手,“欢迎。”

来者全名为威廉·弗兰茨·卡纳里斯,德国海军上将,阿勃维尔的负责人。

起源1:狐

威廉·弗兰茨·卡纳里斯,德国海军上将,阿勃维尔的负责人

“阁下。”卡纳里斯也握手道。

随后,二人分别坐在单人会客沙发上,面对面而坐。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啊。”隆美尔坐下后,首先开口,“美利坚与不列颠姑且不谈,斯大林也会同意议和,这真是超出了我的预想。”

“英美与苏联并非铁板一块,英美之间也不是。”卡纳里斯的神情就显得很平淡,“罗斯福那个时候身体就不大好了,被丘吉尔说服也不是不可能;至于斯大林,他比任何人都更想要弄死我们,但是贝利亚,他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能够让斯大林听得进话的人了。更重要的是,英美与苏联之间互相并不是太信任,这一点被我们充分运用到了。”

“是啊,要是晚一点的话,恐怕就没这么顺利了。”隆美尔点了点头,沉默片刻。

他的目光,放在了房间里的地球仪上。

准确的来说,是地球仪上德国所在的位置。

“西方盟国和苏联在我国的驻军情况怎么样?”隆美尔开口道,“目前没有发生什么冲突吧?”

“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卡纳里斯放松地将双手扶在两边的沙发扶手上,“古德里安大将监视着莱茵兰的西方盟军,曼施坦因元帅监视着东普鲁士的苏军,至于柏林的联合驻军,有斯派达尔上将负责的话,问题应该也不大。毕竟他们在我国驻军的目的是为了确保‘重建赔款’的支付,遵守条约规定的军队规模,以及我们的中立态度的不变。过激的行动反而只会迫使我们倒向另一方,我想他们应该清楚这个后果的。”

起源1:狐

蓝色为西方盟国驻军区,红色为苏联驻军区,褐色为双方共同驻军区。根据【万国宫条约】,在德国偿还完【重建赔款】前,柏林将会留有西方盟国与苏联的驻军;而为了确保德国不破坏【万国宫条约】中关于【军队规模的限制】的条款,西方盟国与苏联将分别在莱茵兰与东普鲁士永久驻军。

“我们沦为棋子了啊。”隆美尔稍稍叹了口气。

“至少我们避免了更糟的结果。”卡纳里斯说道,“【万国宫条约】后一年美国就成功试爆了第一枚【末日炸弹】。就在今年,苏联也完成了对【末日炸弹】的试爆。根据我们获得的参数,一枚【末日炸弹】就足够把像汉堡这样的大城市夷为平地,而美苏现在正在像生产香肠一样大量生产着【末日炸弹】。想想如果战争持续到那个时候,我们还有资格坐在谈判桌前吗?或者说,我们还有资格当棋子吗?”

“可是成千上万的德国人正在被从原本的故乡所驱逐。”隆美尔说道,“苏台德,波美拉尼亚,罗马尼亚……这真的算是避免了更糟的结果吗?”

“阁下。”卡纳里斯反驳道,“波兰人可还想要推进到奥德河,法国人甚至还想要整个莱茵兰。与这样的结果相比,现在难道不算是最好的结果吗?至少我们还有力量收留落难的同胞们。”

“……”隆美尔对此不置可否,又是一阵沉默后,才再度开口,“戈培尔……还没被抓到吗?”

“很抱歉,阁下。”卡纳里斯的神情略带歉意,“自从他逃亡南方领导最后一次纳粹党的叛乱被镇压以后,我们就失去了对他的一切行踪。有情报说他已经死了,有情报表示他可能已经逃到瑞士,也有情报显示他可能已经逃到巴西,甚至还有情报说他还躲在国内,暗中指挥残存的狂热分子进行恐怖袭击。”

“对戈培尔家监视的情况如何?”

“没有发现戈培尔的其他家人与他有接触的情况,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

看着隆美尔没有继续发问,卡纳里斯便接着说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成建制的纳粹系统已经被完全摧毁了,希姆莱给我们的资料帮了大忙。”

“然后作为交换我们给他伪造了死亡报告,让他可以逃到阿根廷去度过他的余生,从而逃过审判。”隆美尔说到这里,眼神中带着一丝愤怒和不甘,“那个该死的破产鸡农。”

“但如果没有他给予的资料让我们能够迅速瓦解整个纳粹体系的话,我们也许真的要面临一场全面内战,而非简单的小股叛乱。”卡纳里斯对于隆美尔的态度表示同情,“没有人喜欢那家伙,但为了更长远的计划,和魔鬼握手是必要的。至少戈林,鲍曼这些,一个都没跑得掉。”

“……这样看来。”

隆美尔再度起身,缓步走到窗前。

“我的使命也快结束了……现在,就等着选举的结果吧。”

他闭上了双眼。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的景象,是家乡的海登海姆,是自己深爱着的妻子露西亚与儿子曼佛雷德。

是他接下来将要平静度过的余生。

但卡纳里斯,又开口了。

“很抱歉,阁下,我并不认为您的使命将要结束。”

“……”睁开双眼的隆美尔转过身来,盯着卡纳里斯,“什么意思?”

“阁下,祖国的情况并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卡纳里斯说道,“您知道的,社会民主党的舒马赫和共产党的台尔曼可是对您有公开的质疑与不满的,更别提他们背后还分别有西方盟国以及苏联的支持。”

“这个我知道,但现在不是纳粹统治的时代了。”隆美尔说道,“如果他们要把我送上法庭我也不会害怕的,我完全有能力为自己的任何行为辩护。”

“除非出现突发情况,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的支持率不足以让他们赢得这次选举的。”卡纳里斯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假如我们的‘自己人’,为了迎合利用这股浪潮来洗白自己,把一切的罪名都推到阁下头上……”

“自己人?”隆美尔问道。

“阁下请看。”

卡纳里斯打开了公文包,从中拿出一份文件,将其交给隆美尔。

隆美尔接过后,翻开了文件。

仅仅只是看了一会儿,他的神色就开始变得有些不妙了。

“贝克和巴本……他们真的打算要这样?”

“贝克大将一直想当另一个兴登堡元帅。而他的这一点,被巴本充分利用了。至于巴本,他在背后捅人不是一次两次了,只不过在1933年,他失手让希特勒捧上台了。”卡纳里斯不动声色,“1943年时他们把阁下推出来不过就是想要一个有名又可控的替死鬼或者白手套而已,现在他们这么背后捅阁下一刀,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当我坐上这个位子的时候,我早就做好了所有准备。但没想到已经到了现在了,还会是这样。”

虽然强压着怒火,但隆美尔还是把手中的文件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阁下。”卡纳里斯继续说道,“如果让贝克和巴本,或者说,民主自由党,取得胜利的话,那情况将会变得非常糟糕。我们在1943年为这个国家所做的一切都将会成为无用功。”

“可是,如果我发动兵变的话,那将会把这个国家重新推入内战当中。”隆美尔犹豫道,“那这样,我就是祖国最大的罪人……”

“阁下,我没有劝你发动兵变的打算,我也反对这么做。”卡纳里斯接过隆美尔的话,“我是说,我们有别的办法来挫败他们的阴谋。”

“别的办法?”隆美尔察觉到了什么,看着卡纳里斯。

“巴本确实很有优势,但他不能完全胜券在握。”卡纳里斯缓缓说道,“这次选举里,他最大的对手,就是基督教社会民主联盟党的阿登纳。”

“阿登纳?”隆美尔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支持阿登纳赢得选举?”

起源1:狐

希望重回顶峰的弗朗茨·冯·巴本

起源1:狐

巴本最大的对手,康拉德·阿登纳

“不是单纯的支持。”卡纳里斯说道,“阿登纳先生希望您能成为他的选举伙伴,作为联邦大总统的候选人参选。”

“我?总统?”

听到这句话,隆美尔迟疑了一下。

“……你是要我,坐上兴登堡元帅曾经坐过的位子?”

“艾伯特一个社会民主党人的都能坐,希特勒一个下士也能坐,贝克作为大将也想坐。”卡纳里斯说道,“阁下您也是元帅,为什么坐不得?”

“我是一个军人。”隆美尔摇了摇头,“坐上现在这个位置也仅仅只是为了国家和人民,我……在此之间从来没想过这些……”

“那么国家和人民如果希望您继续作为总统,为这个国家服务,您愿意吗?”卡纳里斯问道。

“……”

隆美尔没有回答。

他看了看桌上的文件,沉默了片刻。

“……我不能以现役军人和委员长的身份参加竞选。”隆美尔开口道,“如果我辞职参选,谁会接替委员长的职务?”

“如果您辞职了,根据约定,弗洛姆大将将会继任。”卡纳里斯回答道,“他对于现状是中立态度,这就足够了。”

“其他人呢?”隆美尔接着问道。

“维茨莱本元帅和约德尔大将对此也是中立态度,凯塞林元帅和邓尼茨元帅也一样,他们至少不会站到贝克和巴本那边。”卡纳里斯说道,“斯派达尔上将在柏林已经做好了准备,来应对贝克和巴本他们可能的行动;曼施坦因元帅的态度不大明朗,不排除他会支持贝克和巴本,不过鉴于苏联的军事压力,他能做的也不多;古德里安大将表示会支持您,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您当选总统以后,将授予他元帅头衔与国防部长一职。”

“哼哼哼哼。”隆美尔听完卡纳里斯的话,笑出了声,“他就这么想要元帅杖吗?好吧。”

“谁不想要呢?而且他也足够有资格。”卡纳里斯说道,“那么,阁下,您打算接受吗?”

“……”隆美尔低头思索了一番,然后说道,“你早就预料到了答案了吧?所以才会做了这么多准备?”

“我没有要强迫阁下的意思,但是希望阁下能够为了国家和人民,能够接受我的提议。”卡纳里斯不卑不亢道,“德意志需要一位卡米卢斯。”

“……阿登纳先生,他能击败巴本吗?”

“巴本和纳粹合作的黑料可不少。”卡纳里斯自信地说道,“只要我们找到合适的时间一条条发出来,让他疲于灭火,那我们的胜算就很大了。”

“……”

隆美尔再次转身望向窗外。

这次沉默的时间,比之前都要长。

但沉默,终究是会被打破的。

“……帮我和阿登纳先生联系一下。”

起源1:狐

参与总统竞选的隆美尔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起源1:狐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