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40)

XL

“情况怎么样了?同志。”

当切尔诺维奇跑到沃斯身后并敬礼询问状况时,沃斯也正在听取其他部下汇报现况。

“哦,切尔诺维奇同志。”沃斯一见到切尔诺维奇的到来时,也回了一个礼,“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一切顺利。团长他安全了,莫洛克和别的村子的土豪以及从机场来的白军军官都被我们抓获了。你们那边呢?”

“我们这边已经控制了镇子上所有重要据点了。”切尔诺维奇报告道,“幸好我们有内应,那些白匪军和绿军土匪基本上连零星的抵抗都做不到。”

“他们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所以就开始摆宴席喝的伶仃大醉,甚至连基本的安保都没有。”沃斯冷笑一声,顺带摸了摸自己的獠牙,“然后他们这一餐宴席,就属于革命者了。”

随后便是二人的一阵笑声。

“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掉以轻心。”很快,沃斯便收起笑容,“刚才有回报,说是有一支部队还是从我们的薄弱处突围出去了。”

“别的部队?”切尔诺维奇也警觉了起来,“是哪支白匪军或者绿军土匪?”

“都不是。”沃斯摇了摇头,“是一支佣兵部队。”

“佣兵?”切尔诺维奇不屑地一笑,“你说那些秃鹫啊,我看他们见局势不妙,跑了也说不定。”

“但他们要是跑去通报附近的白匪军的话,那我们的情况也不会很好。”作为作战参谋沃斯明显考虑的要比作为营长的切尔诺维奇更多,“暴露了我们的行踪可不是一件好事,至少现在的话。”

“那要不然我立刻召集一支部队前去——”

“现在追击来不及了。”沃斯挥手阻止了正准备行动的切尔诺维奇,“那个佣兵团的指挥官看来是一个老手,在情况发生的第一时间就让佣兵团行动了起来。不过还好他选择的是逃跑而不是抵抗,不然就算最终的胜利属于我们,但代价也会多出不少。”

“确实。”切尔诺维奇点了点头,“不过这么说来,他们应该也只顾着逃命为主吧,至少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去找附近的白匪军。”

“对。”沃斯点头回复,“毕竟我们也不打算在这里久留,唯一要考虑的是白匪军不会报复当地百姓。不过现在——”

沃斯环顾四周,看着周围的景象以及往来的人们。

因为已经是夜晚,外加刚才的战斗,并没有任何居民的身影——事实上,沃斯也已经按照原本所要求的命令,为了全镇百姓的安全,派人向全镇传达了【今晚执行宵禁】的命令。不过好在镇上的正规军和绿军,一半中毒,一半喝的宁酊大醉,外加有内应,所以几乎没有造成任何破坏,他们就拿下了完整的小镇。而现在,独立团的官兵们以及周围各个游击部队,除了在进行巡逻和把守重要关口外,便是在押送那些中毒或者喝醉的被俘的白军和绿军人员。

“哪怕只是呆上极短的一段时间,我们也要试着改变这里。”沃斯缓缓说道,“我们不是过客,更不是所谓土匪强盗之流。我们将会在这里留下希望与火种,而这不是单纯的武力能够解决的事了。尤其是,我们现在距离基辅城的【黄金之门】,已经那么遥远了。”

“……是!参谋同志!”

两人再度敬礼以后,切尔诺维奇便先行离开了。

只留下沃斯,还留在当地。

“……”

尽管是久违的胜利,但沃斯却并没有那么兴奋。

——到底什么时候,我们才能重新打回去?

“看样子我们已经完全压制了整个镇子了。”

“嗯?”

当切尔诺维奇听到这熟悉的女声时,他扭过头去。

站在切尔诺维奇身旁的,正是一身骑士装的博格达娜。

只不过此时的博格达娜浑身上下都沾满了土和灰,甚至还有一些伤痕,看起来是经历了一场艰苦的战斗。

“挺难缠的对手啊,看起来。”沃斯笑了笑。

“是啊,佣兵团的头子,确实不好对付。”博格达娜则不紧不慢地从怀中掏出眼镜,重新给自己戴上,之后继续轻描淡写,“不过那佣兵头子只是是拿自己当诱饵和火力集中点罢了,而且也不恋战,等到自己人都撤远了,也很快就脱离战斗了。”

“毕竟是佣兵。”沃斯回答道,“只认钱。”

“但是这个国家的内战,足够让全世界的佣兵如同秃鹫一般的蜂拥而来了。”博格达娜叹了一口气,“也许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佣兵,要比那些白匪军,绿军,甚至外国干涉军还要多。”

“这些流氓无产者,既然选择了与广大无产阶级为敌……”沃斯再度望向博格达娜,眼神与预期都十分坚定,“那就只有毁灭。”

“正是如此。”

博格达娜点头道,“不过……现在就先享受这个时刻吧,这难得的胜利。”

沃斯顺着博格达娜的眼神看去。

不远处的那里,是莫洛克的豪宅。

那是卡尔克镇的中心,也是莫洛克发布那些剥削命令的所在,被当地居民所害怕的地方。

但现在,在豪宅顶端,一面旗帜,在火光的照耀下,飘扬着。

一面红旗。

“батько! мамо!(基辅罗斯语:爸爸!妈妈!)”

听到稚嫩的叫喊声的二人转过身去。

一名小女孩,一边喊着一边跑向半跪下身的男女两名中年人,然后三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而在不远处站着的,是还没有换下女仆装的,正微笑着向二人挥手致意的塔提雅娜。

“是啊。”看着这情景,沃斯点头道,“先好好享受这一刻吧。”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