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39)

XXXIX

外界的战斗之声,并没有传入会客大厅之内。

相反,会客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在盯着大厅中央,正在翩翩起舞的安娜琪娅。

毕竟,谁不愿意看一位面容姣好,身材完美,穿着还单薄的足以吸引大部分男性眼球的美人跳着让人想入非非的舞蹈呢?配合着那伴奏的霏霏之音,就算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又有谁会关心呢?

而此时此刻,坐在主席上的四人,安德列,莫洛克,卡明斯基,科诺诺夫,也并未将目光从安娜琪娅身上移开。

尽管对于安德列来说,现在的安娜琪娅,的确显得更加诱人了——他甚至都不知道安娜琪娅也会跳神舞。

但更重要的是,他还在等。

等待着来自独立团同志们的报告。

他的对讲耳机藏得很好,但根据事先确定好的规定,除非已经完全压制住整个镇子,否则对他的通信将全程静默。

这是为了避免让卡明斯基和科诺诺夫这两名正规军军官起疑心;但另一方面,也让安德列根本无法把握目前外面作战进行的进展状况。

“……”

安德列握住了酒杯,缓缓将其举起,喝了两口后,重新放回桌子上。

他尽可能地保持表面上的镇静。

但很明显,如果没有手边的葡萄酒在那里稍微缓解一下内心的焦虑的话,也许他根本无法如此保持镇定直到现在。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缓慢。

就连在他眼前跳着舞的安娜琪娅……

“……”

安德列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直在顾及作战可能的结果,却并没有仔细看过安娜琪娅的舞蹈。

伴随着音乐,安娜琪娅此时踮起了自己那有着傲人足弓的左脚,同时笔直地抬起了自己秀美的右腿,轻盈地来了一圈回旋;站稳之后,缓缓将双手举到头顶的安娜琪娅,袒露出了她那被极其暴露的若隐若现的白色纱布制成的上衣所包裹的傲人的前胸,以及那平坦光滑的小腹;而她那身衣物上饰品清脆的碰撞声,也勾引起了人们脑海里的想象。

“……”

这个场景,哪怕是安德列,说不受此吸引,也是胡扯。

但这个场景,却又让安德列回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在那基辅那远比这个乡间华丽上万倍的马林斯基宮……

——在那有着精美花纹的大理石地板;华丽装潢的金边图案墙面;一扇扇宽大的窗户;一盏更为明亮和精致的水晶灯的舞厅。

——在女皇陛下和贵族高官们面前,展示舞艺的美丽女性。

“殿下。”

坐在安德列一旁的莫洛克,将安德列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里。

“有什么事吗?”安德列反问道。

“小人刚刚想起一件事。”莫洛克谄媚的同时又不忘卖关子,“殿下与此女缠绵,肯定愉悦。不过,有些法子可以让这过程更加……美好。殿下懂我意思吧?”

“哦——”安德列意味声长道,“不知道你有什么好主意?毕竟京城那里的玩法都已经玩过一遍了,我也想听听你们这里有什么玩法?”

“哈哈哈哈。”莫洛克笑了笑,随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这个瓶子呈倒梯形,由玻璃制成,整体来说看起来非常普通。

“这个是?”安德列问道。

“一点心意。”莫洛克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着将瓶子递给安德列,“这个可是用各种秘方和黑魔法构成的——药,并不需要口服这些,只需要闻一闻,很快就能让女性进入状态。虽然有点自夸,不过这个药啊,哪怕在京城,也是有价无市。”

“那可真是谢谢了。”

安德列面带着微笑将那瓶药收入自己的囊中。

虽然安德列早就知道莫洛克所说的“药”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戏,总得演下去。

直到最后一刻——

——碰!

一声巨响,大厅的门被粗暴地推开了。

“不许动!”“不许动!”“举起手来!”

突然,一群手持各类枪械的武装人员,冲入大厅内,将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团团围住.

大厅内的众人不知道什么情况,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甚至连莫洛克,也只能看着卡明斯基面面相觑,只有科诺诺夫,已经将腰间的配枪取出,藏在身下。

而安德列,则偷偷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赢了,小镇已经被他们控制了。

“莫洛克,这到底是哪一出啊?”卡明斯基这时候已经喝的有些不知道情况了。

“我也不知道啊。”莫洛克显然也喝的有些上头,“不是阁下的人吗?”

但是,等到一名戴着眼镜,留着黑色刘海,穿着灰色长袍,手持长帐的年轻男子,与一名长着金色狐耳,并有着毛茸茸的金色狐尾,身穿着东洋的红白相间的巫女服,手持东洋长弓的狐族巫女,进入大厅并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甚至连莫洛克和卡明斯基都瞬间醒酒。

“……”站在大厅中央原先跳舞的安娜琪娅这时也让到了一旁,给两人让路。

“你!你们两个!?”莫洛克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逐渐走近的二人,手指二人的同时甚至差点都没坐稳,“怎么可能!?”

但是迎接他的,是一支急速射来的箭。

“!”

等莫洛克再度睁开眼睛时,他才发现,那支箭,仅仅只是插在桌面上,并没有伤到他本人。

“把武器都放在桌上,然后把双手举到妾身看得到的地方。”而那名狐族巫女,再度拉弓对准主位上的四人,“速度慢一些,不然妾身下一箭可不会射空了。”

安德列和莫洛克两人很快就缓缓地举起双手。

随后则是卡明斯基和科诺诺夫,他们两人是在解下配枪放在桌上后才举起手来。

“哼!你们这些个反贼,知道我是谁吗?”卡明斯基尽管是被俘的状态,但依旧是使用命令的口气,“杀了女皇陛下任命的军官,你们会被追杀到最后一人。但是,你要是现在就送我回基地,我可以给你们特赦,甚至可以给你们机会为国效力——”

还没等卡明斯基说完,他就突然发现自己的嘴巴突然紧闭,无法说出任何话语。

而这,却不过只是那名魔导师一个手势的事。

“你的话太多了。”魔导师冷冷说道。

然后他的手向前一推,令卡明斯基直接向后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上。

“Блять……(基辅罗斯语:TMD……)”摔倒在地的卡明斯基似乎因为酒精的影响,连站起来的动力都没有,只能躺在地上。

“纳法尼亚……玉藻伽卢……”莫洛克咬着牙说出眼前这两人的名字,“真是没想到啊……”

“上次汝跑的和兔子一样快,不过这次。”伽卢冷眼相对,“汝的好运结束了。”

“哼,是吗?”

莫洛克此时的脸庞,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然后一瞬间,莫洛克将双手猛地拍到桌面上!

一瞬间从,以莫洛克周围为中心,产生的冲击波直接不分敌我的把游击队员和来宾全部震飞。

“这!这个!”勉强站稳的纳法尼亚突然发现整个房间的光源完全消失了。

只剩下他们所站的地面上出现的,由一个个白色发亮的圆点构成的阵法。

“黑之神切尔纳伯格的!?”

“不错!”站在阵法中间的莫洛克摊开双手,“这里就是【黑之领域】,现在就让你们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生不如死,然后我再送那两个小兔崽子下地狱——”

但就在这时,莫洛克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眼的光亮。

“什——!”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如同烈火般的一拳,便砸在了他的脸上。

与之一同的,是他所构筑的【黑之领域】的崩溃,周围的环境,再度回到刚才的样子。

“啊啊……”

被打倒在地的莫洛克一边摸着左脸一边准备起身,却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一冷,传来金属散发的寒意。

他抬起头,看到了令他更为吃惊的场景。

安德列,(他所认为的)皇差,居然把剑指着他的喉咙,而他的左手,则发出斯瓦罗格的印记。

“殿下,你——”这次,莫洛克是真的惊得说不出话了。

“我可不是什么皇差。”安德列,则微笑着为莫洛克揭开了谜底,“从来就不是。”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