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圣诞节特别短篇】圣诞快乐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9个月前 (12-26) 2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I

圣诞节,是一项综合性的宗教节日。

对于奥林匹斯信徒来说,这是纪念宙斯的节日;对于阿斯加德信徒来说,这是纪念奥丁的节日;对于密特拉教徒来说,这是纪念密特拉的节日;对于基督徒来说,这是纪念基督耶稣的节日……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都选择在同一天庆贺他们各自的神?

也许是因为人类就是这样?

不管怎么说,为了解决这个冲突,在罗马历1078年的尼西亚会议上,会议中决定的一个章程便是设立了圣诞节这个“属于所有信仰的节日”,并将这一传统流传至今。

II

亲爱的母亲,哥哥,姐姐,妹妹:

你们还好吗?

    在非洲的这场战争已经打了快两年了,再过几天便是圣诞节了。但很可惜,如同去年一样,我也一样没有机会回家去和你们一起庆祝。

    和波茨坦不同,阿扎尼亚地区气候炎热,几乎没有见到下雪的可能。

    这就意味着,不可能像在无忧宫那样痛痛快快地打一场雪仗以及堆雪人了。

    虽然还是能和战友们找到些别的乐子,但总感觉缺了些什么。

    对,缺了些什么。

    虽然我在非洲的这两年学会了很多,但总感觉,也失去了不少。

希望战争结束时,一切都能够回归正常。

我知道,目前前线处于停火状态,没有什么大的战役,外交官们也在为和谈积极奔走,也许明年我和战友们就能回归祖国了。

荣耀属于众神,胜利属于我们。

你们的儿子和兄弟,约阿希姆·弗里德里希·恩斯特·瓦尔德马·冯·霍亨索伦

III

罗马历2664年12月24日,平安夜,阿扎尼亚大陡崖中端附近,布尔兰-阿扎尼亚前线,布尔兰-祖鲁联军及神圣罗马帝国奧古斯塔军团阵地。

此时此刻已是夜晚,相比白天来说,晚上凉快了不少。

尽管依然处于战争状态,但营地里却没有任何紧迫感,反倒是四处张灯结彩,官兵们欢声笑语,总而言之,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毕竟是平安夜,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对面不列颠尼亚人为首的帝国联邦军的阵地似乎也没有任何要进攻的意思,何不就此放松一下呢?

况且自2664年中旬以来战线就已经基本固定了,除了对后方的一些渗透作战和特别作战以及空袭以外,大规模主力会战几乎就没有发生过几次。根据报纸上的信息,在遥远的欧洲,外交官们已经在四处往返,就战争的结束进行谈判了。兴许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也说不定。

更何况,这场由帝国联邦挑起的战争,现在却打成了僵持状态,很明显也让布尔兰-祖鲁联军及神圣罗马帝国的奥古斯塔军团的士气更为高涨,毕竟,无论怎么说,他们现在可是以劣势的姿态,与强势的对手打成平手。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在营地当中,此时一位身穿见习骑士服的,有着闪耀的金色短发,明亮的浅蓝色双瞳的少年,正一边哼着歌,一边环顾四周。

他所经过之处,无论是士兵,士官,甚至是军官,都立刻向他敬礼。

按照常理来说,一名见习骑士,显然不会让甚至军官都必须向他敬礼的地步。

但他不一样。

这位十四岁的少年,他的名字叫做约阿希姆·弗里德里希·恩斯特·瓦尔德马·冯·霍亨索伦。

官兵们向他敬礼的原因之一,是他那价值连城的姓氏,【霍亨索伦】。

但另一点也很重要。

作为一名皇室成员,他也同这些官兵们一起冲锋陷阵。

这也为他赢得了官兵们的尊重。

很快,瓦尔德马来到了营地中心的圣诞树前。

这是一棵从欧洲空运过来的圣诞树,有两层楼那么高,不论是其顶上的星星,还是别的装饰,均显得十分耀眼。

树下,摆满了成堆包装好的礼物。

“殿下!节日快乐!”

一名神圣罗马帝国的军官这时向瓦尔德马行礼问好。

“啊,弗兰克,节日快乐。”瓦尔德马也很快回礼,随后重新看向圣诞树,“送达的礼品还真不少呢。”

“是啊殿下,我听说这次因为需要运的礼品太多,连戈林舰长都带头志愿加入运输队伍。”那位名叫弗兰克的军官感叹道。

“戈林吗?还真是他的风格呢。”听到这个名字,瓦尔德马笑了笑,“话说弗兰克,你的家人还好吗?”

“蒙主神厚恩,一切都好。”弗兰克点头道,“刚刚收到来自家里的礼物和信件。”

“嗯,那就好。”瓦尔德马听罢,也点了点头,随后叹了一口,“不过可惜,因为战争的事,我们都没机会回去和家人一起过。”

“这点确实有些遗憾,殿下。”弗兰克也表示赞同,“不过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的家人能够平安地在大后方度过节日,不是吗?”

“哼哼。”听到这里,瓦尔德马微微一笑,“虽然不能完全同意,不过你说的也有些道理。”

随后,瓦尔德马在弗兰克的陪同下,走向正在给众人分发礼物的大桌前。

“来来来!不要挤!一人一盒!人人有份!”分配礼物的士官一面给官兵派发来自皇室的礼物,一面和手下维持秩序,当他看到瓦尔德马时,他立刻敬礼道,“殿下!”

“我能来一份吗?”瓦尔德马回礼以后问道。

“Ja! Ja! Eure Hoheit.(日耳曼语:当然!当然!殿下。)”士官很快便把一盒皇室礼物送到瓦尔德马手中,随后,他转过身,又拿出另一份包裹,递给了瓦尔德马,“这是皇太后殿下寄给您的,殿下。”

“来自母亲大人的?”瓦尔德马接过了包裹,看了看上面作为霍亨索伦家族徽章的灰色狗头徽章,以及收件人处写着自己名字,确认了这是自己的包裹,“谢谢。”

在弗兰克也拿到一份皇室礼物后,两人前往了军官休息帐篷,面对面坐了下来,打开了礼物。

“皇室礼物也就这老五样了。”瓦尔德马看着皇室礼物盒里的东西,笑了笑,“雪茄,干邑,香肠,巧克力,贺卡。”

“大家都喜欢嘛,不是吗?殿下。”弗兰克也笑道。

“然后就是看看母亲大人寄来什么了。”

拆开包裹的瓦尔德马,看到包裹里有一个精致的盒子,一张照片,和一张明信片。

照片上,是一名坐在花园之中的端庄典雅的女性,其外貌似乎能让每个看到她的人动容。

这便是瓦尔德马的母亲,神圣罗马帝国皇太后,芙蕾雅一世。

明信片上,是芙蕾雅写给瓦尔德马的话。

【希望你喜欢这个礼物。】

随后,瓦尔德马打开了盒子。

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由三个黑色三角形以及橡叶宝剑构成的勋章。

“【骑士铁三角勋章】!”一看到这个,坐在对面的弗兰克一阵惊呼,“这可真是个不得了的礼物啊!还是橡叶宝剑级别的!”

瓦尔德马见状,自然也很兴奋。

他很快便把徽章戴在了自己的胸前。

“怎么样?弗兰克。”瓦尔德马一面摆了几个正坐,一面问道。

“感觉好极了。”弗兰克恭维道。

随后两人一同笑了起来。

IV

戴着勋章的瓦尔德马和弗兰克来到前线战壕当中视察。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在这一天放假,不少人还是需要在战壕里值班和警戒。

瓦尔德马自然明白这一点,他希望通过视察来确保手下的士气。

同时,他也志愿给后勤人员帮忙,帮助他们向在前线执勤的官兵们派发皇室礼物。

毕竟他本人就是皇室,这样做的话更具有意义。

很快,他手中的礼物便派发完了。

而节日的喜庆气氛,也在战壕里传播着,这让瓦尔德马感到十分满意。

“殿下!”一名士兵这时向瓦尔德马敬礼道,“我们希望能够唱歌来庆贺节日,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瓦尔德马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又不是隐蔽作战,怕什么?”

“殿下同意了!”得到许可的士兵赶忙将这个消息传达给了其他人。

很快,歌声在战壕中开始回荡:

“Rudolph mit rotem Näschen

Hatte eine Lampe rot,

Und wer sie je gesehen,

Der wird sagen, dass sie loht.

Alle die andren Hirschlein,

Lachten oft und schalten ihn

Sie ließen den armen Rudolph

Nie auf ihren Spielplatz geh’n.”

(日耳曼语:鲁道夫,红鼻子的鹿
有一个发红的鼻子

如果你见到他
你会看到它在发光

其他的驯鹿

都嘲笑他的名字

他们从来不让可怜的鲁道夫

跟他们一起玩)

起初瓦尔德马也跟着一起唱,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很快,他似乎听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Rudolph, the red-nosed reindeer

had a very shiny nose.

And if you ever saw him,

you would even say it glows.

All of the other reindeer

used to laugh and call him names.

They never let poor Rudolph

join in any reindeer games.”

(英语:鲁道夫,红鼻子的鹿

有一个发红的鼻子

如果你见到他

你会看到它在发光

其他的驯鹿

都嘲笑他的名字

他们从来不让可怜的鲁道夫

跟他们一起玩)

——哪来的在唱英语?

瓦尔德马疑惑地想判断英语歌词是来自何方。

结果不仅仅是他,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英语歌词的出现。

而英语歌词的歌声,竟然来自对面。

敌人的阵地上。

“看来我们被英国佬反超了。”弗兰克望着对面说道。

“这可不行。”

瓦尔德马不管那么多。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首先踏出了战壕,站在战壕之上。

然后,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了复杂的圆形魔法阵。

伴随着他的开口,他的声音,在魔法的帮助下,迅速盖过了对面:

“Als in einer Nebelnacht,

Christkind kam und sagt:

Rudolph mit der Nas’, die glüht,

Bist du’s, der den Schlitten zieht?”

(日耳曼语:一个雾蒙蒙的圣诞前夜

圣诞老人来了

“鲁道夫,有很明亮的鼻子!

今晚为我的雪橇指路怎么样?”)

但很快,瓦尔德马就发现对方似乎也用了一样的法子。

只听同样响亮的女声,开始对阵瓦尔德马:

“Then one foggy Christmas Eve

Santa came to say:

Rudolph with your nose so bright,

won’t you guide my sleigh tonight?”

(英语:一个蒙蒙的圣诞前夜

圣诞老人来了

“鲁道夫,有很明亮的鼻子!

今晚为我的雪橇指路怎么样?”)

最终,两人的歌声,重合在了一起:

“Und wie die Hirsch’ ihn liebten,

Als sie machten laut: Juch-he!

Rudolph mit rotem Näschen,

Wirst nun leben ewiglich.”

“Then all the reindeer loved him

as they shouted out with glee,

Rudolph the red-nosed reindeer,

you’ll go down in history!”

(日耳曼语&英语:现在驯鹿们都喜欢他
他们为他欢呼道,

“鲁道夫, 红鼻子的驯鹿
人们会永远记住你!!”)

待歌声结束之时,两边阵地都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V

主唱的二人均举着白旗,面对面地在阵地之间的无人区见面了。

“Good singing.(英语:唱得好。)”瓦尔德马首先伸手致意。

“Gleichfalls.(日耳曼语:你也是。)”对方也握住了瓦尔德马的手。

瓦尔德马仔细观察起对方来。

对方是一名女性,年龄比瓦尔德马大出不少,黑发,留着马尾辫,面容姣好,身穿帕拉丁(圣骑士)服,从这便可以看出其实力远在瓦尔德马之上。

寒暄过后,便是互相介绍。

“我是神圣罗马帝国霍亨索伦家族的王子,见习骑士,瓦尔德马·冯·霍亨索伦。”瓦尔德马首先自我介绍道。

“我是大不列颠尼亚及希伯尼亚联合王国圆桌骑士团骑士,兰斯洛特爵士,伊莱雅斯·贝洛尼克。”女骑士也做了自我介绍,“叫我伊莱雅斯就可以了,王子殿下。”

“久闻大名,爵士阁下。”

瓦尔德马这番话,半带恭维,半带现实。

毕竟能够继承圆桌骑士团中【兰斯洛特爵士】之位的人,那可绝对是骑士中的骑士。能力出众自然不用提,武功也是战功赫赫。能够亲眼所见,那可谓是三生有幸。

“回到正题。”伊利雅斯说道,“我觉得现在这个情况,停战一晚如何?”

“我不知道别的战壕怎么想,但我觉得可以。”瓦尔德马点头道,“打了这么久,我也想放松一下神经。”

“那就是同意了?”

“自然。”

“哼哼哼。”伊利雅斯笑了笑,“看来莉莉卡殿下确实说的没错。”

“莉莉卡他在这里吗?”瓦尔德马问道。

“不,她有些事,还在后方。”伊利雅斯说道,“详细的话我不能说太多。”

“明白,保密原则。”瓦尔德马点头表示理解。

伴随着两人一同朝天放出的照明魔法,双方阵地也纷纷放出各自的照明弹。这个场景宛如在放烟花一般。

VI

“这个才应该是节日该有的样子。”

当瓦尔德马对伊利雅斯说这句话的时候,两边战壕里的官兵都已经走到了无人区,开始设立起了篝火等设施庆贺,共同庆贺节日。

很难想象,就在几个小时前还想着要对方命的双方,此时此刻却亲如兄弟一般地相互祝贺。

他们有的交换礼物,有的在唱歌跳舞,还有的甚至找到了足球组织起了球赛。

总而言之,这是在战争中所难以看到的景象。

一个奇迹。

“你知道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违背了司令部的命令吧?”伊利雅斯喝了一口杯中的酒,说道。

“当然知道,但是现在,我才不想管那些事呢。”瓦尔德马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们还要我们来打仗呢,不会舍得处理我们的。”

“很有趣的观点。”伊利雅斯听罢,笑了笑。

“不过我倒希望,有一天祖国不再需要我去为他卖命。”瓦尔德马这时话锋一转,“当有一天帝国不再需要人民继续为他流血,而是可以和平地屹立在这个世界的时候。”

“……”伊利雅斯没有回复,而是观望起身旁的少年来。

这位少年尽管年龄比她要小得多,但却异常的成熟,与他的年龄完全不符的成熟。

“对了!”突然,瓦尔德马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了伊利雅斯,“节日快乐。”

“这是……”伊利雅斯接过盒子,将其打开。

里面放置着一枚勋章。

【橡叶宝剑骑士铁三角勋章】。

“这!”伊利雅斯愣了一下,毕竟这个可是级别非常高的勋章了,“是给我的?”

“你值得获得这个勋章。”瓦尔德马笑了笑,随后向着正在庆贺的双方官兵们摊手道,“这是一个伟大的功绩。”

“……”伊利雅斯听到这里以后,脸稍稍泛红,微微一笑。

她的手,下意识地摸到了她的口袋里。

口袋中,放着一只全金的刻着不列颠尼亚国徽的怀表。

下定决心后,伊利雅斯解下了自己的怀表,将它递给了瓦尔德马。

“节日快乐,希望你能喜欢。”

“怀表……吗?”瓦尔德马接过了怀表,按下按钮弹开了盖子,“谢谢,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VII

瓦尔德马和伊利雅斯所在的阵地庆贺了一整个晚上,一直到中午才正式结束庆贺,回到各自的阵地上。

事后他们才知道,不仅仅是他们的阵地,几乎其他阵地也发生了同样的庆贺,有的地方甚至一直庆贺到元旦。

而在此之后,一直到半年后在伦敦签署和约为止,双方未在发生任何大规模的主力会战。

因而也有人认为战争实际上在2664年的圣诞节那天便已结束,半年后的和约不过只是一个补充而已。

不管怎么说,2664年的圣诞节,注定要被载入史册。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圣诞节特别短篇】圣诞快乐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