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

塔提雅娜低头望着一具尸体。

那具尸体,便是刚才被她一枪打死的上士的尸体。

她发现,尸体的右手上,似乎拿着一张照片。

塔提雅娜半跪下身,将照片捡了起来。

上面,有着一男一女两名中年人,和两名未成年的男孩。看样子,是很幸福的一家人。

“……”

叹了一口气后,塔提雅娜将照片重新放回尸体身上大衣的口袋内。

接着,便是简单的祈福。

“望天父佩龙(斯拉夫神话里的主神)收汝之魂于天界。”

“嘿!”

听到有人喊她,塔提雅娜转过头。

只见安德列,正在向她挥手示意。

“团长同志!”跑到安德列面前后的塔提雅娜敬礼道。

“幸苦了,塔提雅娜。”回礼后,安德列拍了拍塔提雅娜的肩膀,“这次作战战果不错,我方伤亡被降至最低。”

“是吗?”塔提雅娜微微一笑,“真是太好了,安德列。”

“不过这一次伏击获得的物资是少了。”但安德列又话锋一转,稍稍有些无奈地看了看身旁,正在搬运尸体和物资的战友们,“能找到这样容易的目标的几率也是越来越低,恐怕不久以后这一代的游击区任务将会走向终点,我们就该撤入解放区了。”

“情况开始变得严峻起来了呢。”塔提雅娜也叹气道,“白匪民团的再建立,飞行中队的巡逻围剿,城市防卫的强化,我们几乎已经失去了一切可以立足的根本了……明明半年前还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是因为我们小看了我们的敌人!”

随着这一声喊声,安德列和塔提雅娜都转过头去。

一名留着干练的红色中分短发,配有眼镜的有神的红色双瞳,戴着缝有红星徽章的密纹平织盔形帽(通称【博加特尔卡帽】),有着军服也无法遮挡的傲人身材的年轻女性,朝安德列他们那里快步走来。

“啊,学姐。”安德列微笑着敬礼道。

“副团长同志!”塔提雅娜也赶忙敬礼。

“哼。”似乎有些不满,不过被安德列和塔提雅娜分别称为【学姐】以及【副团长同志】的女性还是回礼了。

这名女性,便是安德列所指挥的【南俄罗斯公社联盟红军第三军独立团】的副团长,同时也是安德列和塔提雅娜在大学时期的学姐,引荐安德列加入公社党的引路人,博格达娜·莉娜·诺威科娃,军衔中校。

“米哈耶诺娃同志。”回礼后,博格达娜双手叉腰,重新继续刚才的谈话,“现在之所以我们会处于这样的境地,就是因为我们大意了,以为敌人只是傻乎乎的猪,却忘了他们其实狡猾的和狐狸一样。所以我们现在落入了这种境地,被敌人追击,击溃,东躲西藏,然后慢慢地被他们卡住喉咙,从而渐渐窒息。”

“……”听到这里,塔提雅娜稍稍低下了头。

“学姐。”安德列这时也插话道,希望能够为塔提雅娜开脱一下,“你这样说也——”

“如果我们经历的是一场失败。”博格达娜则毫不理会地继续说道,“那我们公社党人就是从这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站起来的。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对未来的希望。只要我等依旧有命在。”

这时,博格达娜将右手郑重地拍在塔提雅娜的肩膀上。

而塔提雅娜,也抬起了头。

她看到了,那充满希望的坚定的眼神。

“我们将战斗到底。”

这句话,令塔提雅娜心头一热,刚才的负面情绪,也一扫而空了。

“是!副团长同志!”她敬礼道。

“嗯。”博格达娜满意地拍了拍塔提雅娜的肩膀,“这才是合格的红军战士,少女。”

就在这时,三人突然听到了鼓掌声。

“啊啦啊啦,说的不错。”

三人扭头望去。

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名有着褐色顺长发,后脑勺绑着用浅蓝色丝带构成的蝴蝶结,眯着双眼,面相温柔而不失坚毅,有着军服也只能勉强盖住的醒目胸部,戴着红星徽章的大檐帽,佩戴着红底空心红星肩章的成熟女性,面对微笑地站在三人面前,双手交叉摆在前方,脑袋稍稍倾斜,显得特别给人亲切感。

“老师啊。”安德列见此,首先敬礼。

“政委同志!”

“政委同志!”

与之相比,塔提雅娜和博格达娜就显得十分郑重了。

这位女性,便是独立团的团级政委,同时也是三位在大学时期的魔导学老师,维卡·叶雷娜·奥尔诺娃。

“各位幸苦了。”维卡回礼道,“这次战斗进展顺利,至少能够让我团在这一代的游击作战能再持续一段时间了。”

“好消息啊。”安德列右拳击打在左掌上,自信十足,“至少我们在哈尔科夫和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同志们可以稍稍喘口气了。”

“正是如此。”维卡同意道,“我知道,现在我们的情况非常艰辛,但是我们的前辈们是从比我们更艰难的环境中发起了对旧世界的革命,约翰·布朗,加里波第,孙中山,列宁,皆是如此。现在,该是我们了。”

“没错。”博格达娜也点了点头,“白匪军和她的外国主子们以为我们软弱不堪,我们会证明他们大错特错,他们进入解放区和游击区的每一步都会面对我们强有力的还击,我们会确定这里成为他们的坟墓。”

说罢,四人一同笑了起来。

“哟!原来各位在这里啊!”

听到这熟悉声音的四人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汉斯·穆勒下士这时跑了过来。

“穆勒!”安德列敬礼后,便伸手准备握手。

“团长同志!”穆勒回礼后也毫不客气地握住安德列的手。

“对俘虏的审讯做的怎么样?”安德列问道,穆勒是神罗人,所以也负责对神罗俘虏的审问。

“哈!”穆勒苦笑一声,“都是列兵级别的,能知道什么大情报?最多也就是知道他们要送物资到前线,仅此而已。”

“没有希望加入我们的吗?”安德列继续问道。

“别太期待,都说有家人。”穆勒双手一摊,摇了摇头。

“也对,是难为他们了。”安德列点了点头,“不过释放俘虏的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两位的看法呢?”

安德列转头询问博格达娜和维卡。

“有家人也没有办法,不能强求他们。”维卡温和的如同慈母一般。

“他们也不过是拿工资卖命的可怜人罢了。”博格达娜双手交叉在胸前,点了点头,“只不过之后我们得赶快转移,避免被发现行踪。”

“这么说,都同意放人了?”安德列再度确认了一下。

两人都毫无异议地点头同意。

“那么,去负责一下这件事吧。”安德列下令道。

“好的,团长同志。”

敬礼过后,穆勒便一路小跑离开了。

“唉,这场列强为了贪欲让底层人民背负一切的战争。”安德列摇了摇头,“真是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呐。”

这时,四人都听到不远处,有些骚动。

“怎么回事?”安德列很快便带着四人跑了过去。

只见数十名士兵,正围着一辆运输车议论纷纷。

“哦!团长同志!”其中一名士兵看到安德列他们的到来,立刻敬礼,“你们可得看看这个,这次我们赚大发了。”

“哦?什么样的赚大发啊?”安德列打趣地问道,“大炮?还是坦克?”

“嗨!”那名士兵挥了挥手,“比这还要好呢,团长同志。”

“该不会是【骑士机甲】吧。”安德列笑道。

“没错!就是【骑士机甲】。”

“什么!?”

这个回答是让安德列大吃一惊。

他赶忙拨开人群,往运输车那里走去。

“Якого біса.(基辅罗斯语:我的天呐。)”

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

展现在他眼前的,的确是一台【骑士机甲】。

黑色基调的外壳,中间红色的监控眼下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铁三角(日耳曼神教的象征)徽章图案,左臂持有一把机甲用突击步枪,双足配备有滑轮。

“团长同志!”另一名士兵此时又拿来了一份文件给了安德列,“这是从车上搜到的。”

安德列赶忙打开那份文件。

“是【齐格鲁德IV号+突击型骑士机甲】。”安德列的脸上,渐渐充满了笑意,“因为是在量产型上的加强版,所以比一般的量产型在技能上要高出不少……哼,帝国那边这次可真是亏大发了。”

合上文件后,安德列立刻爬上了机甲,按照文件上给予的密码,打开了座舱。

座舱里非常干净,可见这架机甲还没有投入使用过。

“哼哼,不错不错。”

“嘿!”

这时,在机甲下的塔提雅娜突然向安德列抛掷了什么东西。

“别忘了这个!”

“这是……”接过的安德列定睛一看。

是一把钥匙。

“哈哈!”安德列笑了一声,“谢了!”

说罢,便爬入了座舱,将钥匙插入发动口,并关上了舱门。

很快,整台机甲便发动了起来。

“一开始就把燃料充满了,可不错呢。”

安德列看样子是越来越喜欢这台机甲。

在穿好了手部控制外骨架装置后,安德列双手一拍:“Spiritus Patris apparatus, expergiscimini.(拉丁语:机魂,苏醒。)”

刹那间,机舱内的所有系统,全部亮了起来,照亮了原本灰暗的机舱。

安德列也从大屏幕上,看到了正在向他挥手的塔提雅娜,微笑以对的维卡,以及打开了对讲耳机的博格达娜。

【感觉如何?】是博格达娜通过对讲耳机对安德列说话。

“感觉很不错啊,这台机甲。”安德列继续环顾机舱四周,笑了笑,“这次敌人可送上一份大礼了,之后得要好好款待他们一把才是呢。”

说罢,安德列便试着操作了一把。

很快,这台机甲便撑破了运输车,站起了身。

伴随而来的,是周围红军官兵们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