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

晚宴正式开始了。

在这能容纳百人有余,挂着三盏明亮的圆形水晶灯的拱顶,依此竖着排列五条来宾长桌和在其前端的一条横着排列的主席长桌的宴会大厅内,宾客们此时已依此入席来宾长桌,在听着乐队演奏的音乐的同时,也享受着不断被端上来的美食,同时欢快地交谈着——毕竟这也是他们的社交方式之一了。

而在前端的主席长桌上,安娜琪娅,安德列,莫洛克,卡明斯基,科诺诺夫也依此入座,除了安娜琪娅只是冷眼看待一切,科诺诺夫则是紧盯着安德列以外,安德列,莫洛克,卡明斯基三人则相谈甚欢。

至于那副【女皇的画像】,就被放置在安德列他们的身后,女皇斯瓦罗格娜的那双明亮的双瞳,正俯视着下方,那些正在一堆美食和美酒前如饕餮般狂食狂饮的土豪们。

那些几乎人均大腹便便,其治下百姓却每日在为生计发愁的土豪们。

那些在这里狂欢庆贺宛如盛世,却完全不在意外面兵荒马乱之况的土豪们。

那些在这里朱门酒肉臭,却忘了外面路有冻死骨的土豪们。

——真特么的恶心,这帮该死的土豪劣绅。

这是对着莫洛克他们笑颜相对的安德列心中对这些人的评价。

随后,他的目光,重新落在了身后,那副巨大的【女皇的画像】上。

——陛下……姐姐……这些就是为您的帝国在基层忙碌的豪族们……您,看见了吗?或者是您没有看见?还是您看见了,却装作没有看见?

“看来殿下还是很喜欢我的这幅画的嘛。”

卡明斯基的一句话,将安德列的思绪拉了回来。

“哦,那是自然。”安德列微微一笑,“能够将陛下的尊容画的如此优美的,也没有几个。”

“这确实,毕竟我可是花了大力气大价钱才到手的。”卡明斯基点了点头,“不过再优美的画作,也依然只是画作而已,和陛下本人比起来,那可就什么都不算了。”

“确实。”安德列也表示赞同,“毕竟陛下可是【基辅明珠】,不然也不会让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一世一见钟情,并主动求婚了。”

“很快了,我们会见到罗马皇冠的重新合并。”卡明斯基继续说道,“有可能将会是【大分裂】的终结,不是吗?”

“这也是为什么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陛下会如此急于投入大量兵力在我国了。”安德列举起了酒杯,“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至少不是像他的外表所展示的那样。”

“陛下也不会看上一个废物的。”卡明斯基将盘中的鸡肉切成一小块,喂入嘴中,“不论怎么说,来自神圣罗马帝国世界第一的陆军将会帮助我们彻底扫荡掉那些赤匪们。”

“话说你不会担心那些来自日耳曼的罗马军队会取代你们的工作?”安德列打趣地问了一句后,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照现在他们在各个战线部署的情况来看。”

“他们需要我们的协助的。”卡明斯基笑了笑,“没有我们,他们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在这里站稳脚跟的。更何况,我们的陛下也不是等闲之辈,自然不会让他们夺走了权柄。”

“这样啊。”安德列稍稍点头。

“话说回来。”卡明斯基这时突然说道,“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亲王殿下最近过的如何啊?殿下。”

“……”一听到这里,安德列愣了一下。

虽然过去他也是经常见到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亲王,但是自从他离开京城基辅以来,他就没有那位女皇身边的近臣,多年担任帝国议会议长的老人有关的近期消息了。

现在却突然被卡明斯基这么有意或者无意地一问,倒是难住了安德列。

安德列不知道卡明斯基这么询问,是对他依旧有所怀疑,还是只是想进一步巴结奉承好给自己的未来某一个更好的地位。

但很明显,现在他必须做出回答。

一旦让卡明斯基,甚至让那个科诺诺夫看出了什么问题来的话,那他和他的同志们会立刻在此完蛋。

“……”略加思考一番,安德列的双眼,重新看向卡明斯基,表情镇静,“殿下他最近还好,只不过最近帝国议会和国家杜马的那帮子议员们一直在烦着殿下,令他老人家是只能疲于应对。”

“这样啊。”卡明斯基稍作思考后,点头道,“那还真是辛苦亲王殿下了。希望那些反对派们不会给阁下造成什么太大的问题。”

“放心。”一听到卡明斯基的回答,安德列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殿下他自有妙计去应对那些家伙们。”

“那是自然,也拜托到时候殿下能在亲王殿下面前美言几句了。”卡明斯基见状,也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也希望殿下也能帮小人这个忙。”莫洛克见状,也赶忙小心翼翼地提出同样的请求。

“亲王殿下他会听到两位阁下的名字的,我保证。”安德列举起酒杯,缓缓说道,“而且在殿下的耳中,两位阁下的名字将会是业绩颇丰的美名,如何啊?”

“有劳殿下了。”卡明斯基迅速举杯并对安德列碰杯。

莫洛克紧随其后。

随后,三人便一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算是打成了一个良好的“共识”。

对于安德列来说,尽管那个科诺诺夫依然是一副不信任的表情,不过只要卡明斯基和莫洛克这两个被稳住的话,那么就算是科诺诺夫,他能做的也不多。更何况。自己身旁还有【安娜琪娅】,只要需要,便能随时出手掩护。

唯一令人比较担忧的,反倒在这个宴会之外了。

那些按照他的安排,在暗地里正在准备对这座小镇发动一场解放之战的同志们。

他们的行动结果,将会决定一切。

——埃尔里克汗在上,希望一切都能如计划所愿。

这是安德列·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这位独立团长心中所期盼的。

——成败在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