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这里是我们【森林旅】暂时驻扎的营地,距离卡尔克镇约一个小时的距离,目前共有926人正在待命。”

【森林旅】的营地内,安德列正在约尔卡的带领下,详细参观整个营地,并从约尔卡口中听闻现况。

而这时,营地内众人对安德列的态度显然改变了不少,再加上约尔卡的随同,当游击队员们一见到两人从他们身旁经过,便立刻起身敬礼。

看着这些眼神中充满希望的游击队员们,安德列也不禁回礼以对。

——他们依然没有丧失斗志。

安德列这样想着。

随后,他转过头,对约尔卡询问了一些问题。

毕竟,意志上可用是一回事,实际上是否可用,又是另外一回事。

“穆哈诺娃同志。”安德列双手背到背后,“你的队伍有多少把枪?子弹平均多少?”

“我们目前有步枪1126支,冲锋枪213支,重机枪3挺,摩托搭枪卡一挺。”约尔卡详细地回答道,“最近一段时间没什么仗打,平均每人可以分得12发子弹,每挺重机枪平均1300发子弹。”

“嗯。”安德列点了点头。虽然子弹数量不算多,基本上一场中小规模战斗就能全部打光的状态,不过鉴于对方是游击队,这点倒无可厚非,“你们有任何重武器或者高爆武器吗?”

“有。”约尔卡点头道,“两门反装甲炮和三门迫击炮,以及八发火箭筒,共三个发射杆。”

“嗯。”安德列再度点了点头,也开始低头盘算了一番,“你们在卡尔克镇内有内应吗?”

“有一名内线,还可以时常联系上。”约尔卡点了点头,“不过,随着情况的恶化,他被曝光的危险度也在上升。”

“这样啊。”安德列低下头,稍微思考了一番,“那么……卡尔克镇的防御如何?”

“……”约尔卡沉默了片刻,随后,缓缓说道,“……绿匪们在镇子的四周挖掘了壕沟,并安装了铁丝网;村中唯一的出入口前,有修筑一座炮楼,四周也有六座警戒塔;莫洛克那家伙,在自己家里还有通信装置,可以直接和【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的守军联系,请求增援。好几次进攻的失败,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你说那家伙可以直接和【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的人直接联系?”安德列注意到了这个点。

“对。”约尔卡点头道,“莫洛克那个家伙和机场守军总指挥卡明斯基关系匪浅。”

“这样啊……”听完,安德列略有所思。

“……”似乎也从安德列的脸上看出了些什么,约尔卡说道,“我知道,也许卡尔克镇的情况并不是那么适合前去救援,但是,你们是唯一的希望了。如果连你们都没有办法去救的话,那我们就更没有这个力量了。”

“……”

安德列并没有回话。

而是将目光环顾四周。

这支游击队,尽管装备简陋,且屡战屡败,但是,从上到下,他们都没有放弃希望,都在为了能够打倒劣绅,解救乡亲而战。

他们需要帮助。

而如果在这个时候,拒绝了他们的话,那无疑是与亲手将他们推下悬崖的帮凶无异。

特别是,他们还是红军。

“……”约尔卡也没有回话。

她静静地注视着安德列,等待着安德列的回复。

这时,安德列开口了:

“虽然达尔文认为自然界的法则是“适者生存”,但在动物世界存在另一种重要的法则——合作,动物组成群体更利于生存竞争,在群体中年长的动物更容易生存下来,因此也更能积累经验,不会互助合作的动物种类,更容易灭亡。”

然后,安德列望向约尔卡,微微一笑。

“这是当年克鲁泡特金叔叔和我说的。”

“克鲁泡特金亲王吗?”约尔卡的表情略微显得有些诧异,“你认识他?上校同志。”

“也算是我的一个远亲了。”回想起过去,安德列的脸上,多出了一丝喜悦,“过去经常到我家来做客,也和我讲解有关公社主义的知识。老实说,没有叔叔的话,也许我今天就不是站在这里了。”

“可惜五年前克鲁泡特金亲王去世了。”约尔卡叹了一口气,“没能看到革命之火燃烧起来的今天。”

“是啊。”安德列点了点头,随后,也叹了一口气,“可惜了……而且现在,这把革命之火,还能够燃烧多久,也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我并不畏惧死亡。”约尔卡这时说道,“但是我畏惧失败……我害怕会有更多的人因为我们的失败而受到伤害乃至死亡。”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勇猛直前。”安德列看了看手中的剑,“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毁灭,我们也要让那些家伙们付出代价。”

“说得好。”约尔卡微笑道,“所以,你愿意帮助我们吗?上校同志。愿意帮助我们一起解放卡尔格镇吗?”

说罢,约尔卡伸出了手。

“……”看着眼前的这位兽耳女神官,安德列询问道,“你们对【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了解多少?”

“了解不少。”约尔卡回答道,“毕竟没少和他们‘打交道’。”

“事成之后,你们能够帮我们一把吗?”安德列继续说道,“在关于那个【克列缅丘格军用机场】的事情上?”

“虽然不知道你们想在那里获得什么,不过感觉你们是准备玩一票大的。”约尔卡的表情玩味了起来,“好的,如果你们能帮我们从莫洛克那混蛋手中解放卡尔格镇,那我们也会尽我们所能来帮助你们。”

“一言为定。”

安德列握住了约尔卡的手。

“一言为定。”

约尔卡回答道。

就在这时,有人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

“穆哈诺娃姐姐!”

两人转过头去。

出现在两人身后的,是阿加塔。

“怎么了?”约尔卡转过身,并半跪下来,聆听阿加塔的回答。

“哈……哈……”小跑过来的阿加塔喘了两口气后,说道,“刚刚……又有一位红军的大姐姐……倒在我们营地外……”

“什么!?”安德列听完,立刻也转过身并半跪下来,双手抓住阿加塔的双肩,“是真的吗!?”

“是,是的——”

“她现在在什么地方!?”这是安德列接下来问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