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6)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1年前 (2020-09-22) 21次浏览 3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VI

——好快。

——安德列感觉自己正在急速向着深不见底的深渊下滑。

——周围一开始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但是,又不是完全漆黑。

——因为安德列,还能看到自己正在向下坠落的身体。

——也就是说,自己的身体,成为了光源所在。

——很快,在下坠的过程中,安德列开始听到无数声音。

——无数熟悉的声音。

——来自过去的声音。

——有的是别人的。

——有的是自己的。

——“你们这帮混蛋!不要碰塔提雅娜!不然我——”

——【小子你还是好好看着吧,这可是身为贵族的‘圣务’哟。】

——“可恶!你们这些——”

——接着。

——“叔叔……真的会有那样的世界,在未来存在吗?”

——【孩子,记住,对于所有有良知的人来说,没有比为了真理,正义,平等的生活不断斗争而更崇高的事业存在。革命的成功,在于希望,而不在于绝望。明白了吗?】

——“……明白了,克鲁泡特金叔叔。”

——随后。

——【你确定要这样吗?皮埃尔。】

——“我确定。”

——【你要明白,你对斯瓦罗格娜的效忠誓言并没有解除,也就说,你还是她的眷属。作为眷属,背叛契约者,是为天地不容的大罪,你真的要这样做?】

——“……相比于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这点对我个人降下的惩罚,算得上什么呢?爱尔莲妹妹。”

——【……好吧,我接受你的请求。不过,你也不能用着原来的名字加入革命,这样不安全。让我想一个新名字,嗯……啊,有了,安德列·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这个名字怎么样?”

——越来越多的声音,传入安德列的耳中。

——来自记忆中的声音。

——下坠的速度,也越发地快了起来。

——直到最后。

——“嗯!?”

——一直纤细洁白的手,拉住了他的右手,阻止他继续向下坠落。

——“爱尔——莲?”

——安德列抬头后,大吃一惊。

——“为什么——”

——————————————————————————————————————

“!”

安德列睁开双眼。

这个时候的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不过,并不是原来关押自己的那间简陋的房间了。

他坐起了身,迅速环顾四周——这是在骑士科上学时就养成的习惯了,也是过去在骑士科教学时经常强调的一点。

这间房间说实在的,还是很简陋,但很明显,比刚才关他的那间房间相比的话,显然好很多了。

房间里的这张床相比原先房间里那个就是几个木板组合起来的所谓“床”来说,更为结实和舒服;盖在身上的被子,虽然显旧,而且还有多个补丁,不过其保暖功能却无可置疑;床的一旁,是一个床头桌和衣架,桌上摆着一个洗的干净的碗,碗里有着几个苹果,一旁是自己的大檐军帽,衣架上则挂着自己的外衣;对面不远处的木制柜子上,摆满了各类药瓶和绷带,可以看出,这些都是用来治疗战斗中所受的外伤而用到的;一张有些简陋但干净的写字桌上,摆着纸和笔,以及几本笔记本。

很明显,这里是一间单独的病房。

旁边就是窗户,由一条单薄的白色被单制成的窗帘遮着。

稍稍拉开窗帘向外一探。

还是那个在森林之中的游击队营地。

“呼——”

安德列松了一口气,然后重重地再度躺下了身,让自己的后脑勺得以躺在枕头上——虽然那个枕头上也是布满了补丁,但也足够舒服。

他不知道,那位叫伽卢的狐族少女给他做了什么法术。

但他知道一点,他已经得到了他们的信任。

证据就是,他是躺在病房舒服的病床上,而不是被人蒙住眼睛反手绑在椅子上。

他成功了,成功地通了他们的测验。

不仅是他,塔提雅娜,安娜琪娅,科西切,甚至阿加塔,都安全了。

稍微闭眼一会儿后,安德列听到了敲门声。

“谁在那里?”安德列睁开了双眼,再度坐起了身。

“是我。”安德列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正是那名狐族少女,伽卢。

“请进。”安德列说道。

门被推开了。

只见伽卢,身穿着大和神道样式的显眼的红白色调为基准的巫女服(实际上,东方神道圈的巫女服主色调都是红白为主,只不过就是在样式上有些不同),右手拿着一只马克杯,伴随着木屐与木板轻微碰撞带来的清脆而微弱的声响,走到安德列身旁。

“刚刚阁下昏迷在地,妾身便和同伴们把阁下先送入病房休整。多有得罪,还望谅解。”伽卢在稳健叙述的同时,也不忘再度双手将手中的马克杯恭敬地呈给安德列,“一杯浊茶,还望阁下见笑。”

“……”安德列看了那个马克杯一会儿后,又看了看伽卢,“这次里面不是符水了吧?”

“这次不是了,阁下。”伽卢微微一笑,随后补充道,“忘了自我介绍了,妾身之名为玉藻伽卢,原先在伊势神宫任职,两年前受命以冒险者的身份到东欧传教,碰到三位同伴在对抗当地暴政,便一同留下。”

“谢谢。”安德列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这次没有错了,杯子里的茶没有任何问题,“玉藻伽卢吗……好名字。”

安德列也听说过,在遥远的远东,那个名为日本的岛上,生活在上面的狐族,因为其祖上曾嫁给天皇,受天皇恩宠,被天皇赐名【玉藻前】,故而之后的日本狐族,皆以【玉藻】为姓氏。

“茶也不错。”安德列补充道。

“哼哼,多谢阁下美言。”伽卢微微一笑,随后稍稍欠身鞠躬,“可惜因为情况不佳,妾身找不到好的茶叶,还望谅解。”

就在这时,门又被敲响了。

“请进。”安德列闻声说道。

这次推开后,一下出现四个人。

不过也都是安德列认识的。

瓦瓦拉齐,约尔卡,纳法尼亚,阿加塔。

“安德列哥哥!”首先行动的是阿加塔,她赶忙跑到安德列身旁,给安德列来了一个拥抱,“你没事吧?”

“我没事。”安德列笑着摸了摸阿加塔的头,“谢谢了。”

“彼得罗夫上校。”纳法尼亚这时主动向安德列伸出了手,“刚才实在是抱歉,冒犯了上校,我想应该要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纳法尼亚·斯米尔诺夫,阿尔法级冒险者,同时也是4=7级魔法使。”

“很高兴认识你,斯米尔诺夫同志。”安德列也郑重地握住了纳法尼亚的手。

“还有,这位是瓦瓦拉齐·索科诺夫,和我是多年的同伴,欧米茄级冒险者。”纳法尼亚首先指了指自己左侧的瓦瓦拉齐,随后又指了指自己右侧的约尔卡,“这位是——”

“约尔卡·穆哈诺娃。”约尔卡,这位兽耳少女,也向安德列伸出了手,“在这里的狄瓦娜神殿担任女神官。”

“阿加塔一直提到你。”安德列也微笑着握住了约尔卡的手。

“我过去也多受这孩子的父母照顾了。”约尔卡看了看一旁的阿加塔,笑了笑。

“话说回来。”安德列这时突然想起了什么,“我的同伴——”

“安德列!!”

熟悉的喊声,传入安德列的耳边。

安德列等人朝门那边望去。

只见塔提雅娜,气喘吁吁地依着门框,可以看出,是用力跑过来的。见安德列无事,塔提雅娜终于露出了微笑,又一口气冲了过去,拨开众人,直接抱住在床上的安德列。

“塔,塔提雅娜。”安德列先是一惊,随后微笑以对,拍了拍塔提雅娜的后背,“我不是没事吗——”

“出事了的话!我可不知道我会——”塔提雅娜听闻,一开始有些急了,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抱歉。”

“哈哈!”安德列笑了笑。

同时——

“哟!你没缺胳膊少腿啊,小子。”

“看来是没什么情况,团长同志。”

安德列抬头望去。

不知何时,科西切和安娜琪娅二人,也进入了门内。

“科西切!安娜琪娅!”安德列招呼起二人,“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废话。”科西切笑着吸了一口嘴边的烟斗,看来他的东西已经都得到了归还,“你都没事,我们还能有事吗?”

“也是啊。”安德列摸了摸后脑勺,“的确是句废话。”

笑声,从病房中传到外面。

——————————————————————————————————————

“喂,伽卢,你确定那家伙真的没有问题吗?”

乘着安德列他们寒暄,游击队的四人便先来到了病房外。

首先向伽卢发问的便是瓦瓦拉齐,他似乎仍然有些不信任感。

“没有问题,妾身过他的记忆了。”伽卢缓缓说道,“他的确是红军军官,也的确是独立团的团长,这些都没有问题。”

“那你说奇怪的地方在哪里?”纳法尼亚双手插在胸前,问道。

“妾身发现,他也是直接和某位神明大人缔结了契约。”伽卢继续说道,“他的一些记忆被封锁,并且,妾身也被警告不得继续深挖。”

“某位神明?”约尔卡皱起了眉头,“你能确定是谁吗?伽卢。”

“肯定不是大和神道的神明。”伽卢抖动了一下自己的狐耳,稍微思考了一下,“但似乎也不是我所知道的斯拉夫神教的神明……兴许是长生天的?”

“Тенгри?(俄语:腾格里?)”约尔卡问道。

“有这个可能。”伽卢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而且妾身断言,绝非是一般的神明。”

“……”瓦瓦拉齐听完,重新把目光投向房间内,正在和同伴以及阿加塔聊天的安德列,“有些奇怪……还需要好好看着。”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6)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3)个小伙伴在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