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外的重逢

I

“话说你们的游击队叫什么名字啊?”

“叫【森林旅】。”

此时已是下午。

南俄公社红军第三军独立团的团长安德列,与他的警卫连长塔提雅娜,和加入他不久的安娜琪娅,还有那位自称叫科西切的神秘人,正跟着刚刚救下不久的少女,阿加塔,一同向着森林深入前进。

行进的路上,安德列一直走在阿加塔身旁,不断地与阿加塔聊天,来尽可能地得到更多的有用信息。

身后,端着什帕金2671型冲锋枪的塔提雅娜,与背着狙击枪的安娜琪娅二人,如临大敌地警戒着周围的一草一木。

走在最后的科西切,一脸轻松悠闲,压根就没对可能出现的袭击有任何警戒心,或者说,他不在乎。

在之前与阿加塔的交流中,安德列得知了阿加塔所在的镇子名字叫【卡尔格】,长期以来处于当地的一名名叫莫洛克的劣绅的统治下,这名劣绅在继承了他仁慈的父亲原本的地位以后,仗着自己的血统和财富所带来的力量,干尽各类恶行:强占土地,提高地租,强抢民女进自己的府邸,与当地被自己收卖的流氓无赖们和自己手下雇佣的打手以及黑魔法使一同镇压反抗的镇民……凡是能够想到的恶行,他一个都没落下;而后,他用这些从他治下领民身上搜刮上来的财富,将自己的别墅越建越大,越建越豪华;每晚的宴会从来就没间断过,而每天早上从府上拉出去的一车车垃圾里,堆满了没有吃完的食物……

镇上的居民们自然对此积累了大量的愤怒,但鉴于莫洛克的实力过于强大,没人敢反抗他,只能忍耐着。

直到革命的浪潮逐渐接近卡尔格。

在恐惧和害怕当中,莫洛克选择了更加强硬的镇压活动。

陌生且凶恶的面孔越发多地出现在卡尔格内——那些是莫洛克从外地雇佣而来的雇佣兵。

并且宵禁令也被冷酷无情地严格执行,多名无辜平民仅仅只是稍稍违背便被送上了绞刑架。

征发的地租和粮食比往日更多了。

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当卡尔格的斯拉夫神教神殿的半兽人族女神官,约尔卡,带领着饥肠辘辘的镇民前去和平请愿,反而直接被莫洛克下令武力驱散并直接逮捕了女神官。

这件事,终于让镇民的不满情绪,彻底爆发了。

镇上出生的两名冒险者,剑士的瓦瓦拉齐和魔法使的纳法尼亚,与旅行至此的来自远东善使弓箭的狐族巫女玉藻伽卢,团结了镇民们,并暗中与接近的红军联系,最终里应外合,赶走了莫洛克和他的走狗们,并从地牢中救下了女神官约尔卡,让卡尔格得到了解放。

“红军的哥哥姐姐们和瓦瓦拉齐哥哥他们赶走了莫洛克老爷以后,我们很快就收回了当年莫洛克老爷从我们家里抢走的东西,还分到了土地。”

当阿加塔聊起这些时,脸上依然浮现着对过往美好回忆所带来的笑容。

“是吗?那还真是不错。”安德列点了点头。

尽管在进军王都的作战当中,安德列走的是另外一条【右旋大迂回】的路线,并没有经过这里。

但在一路上的解放任务中,他也看到了分到了土地的贫民们脸上的喜悦,和他们对红军队伍的欢呼声。

那是个美好的时刻。

“可是后来……”阿加塔这时话音一转,情绪也低落了下来,“莫洛克老爷……又带着那些……叫做【绿军】的坏蛋们……回来了……他们……”

阿加塔突然保住了自己,浑身开始轻微地发抖,声音里也充满了对接下里所说之事所感到的恐惧。

“他们……杀死了好多人……阿历克赛叔叔,卡佳阿姨……大家……一个接着一个被……”

说到这里阿加塔似乎再也说不下去了,伴随着一阵哭泣,几滴泪水滴落在松软的地面上。

安德列见状,也下意识地抚摸在了阿加塔的右肩膀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走在后面的塔提雅娜和安娜琪娅二人也是不由地稍稍叹了一口气。

只有最后面的科西切,继续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顺带还拿出了烟斗,抽了起来,高兴之余还吐了几个烟圈。

小泣一阵后,阿加塔擦干了眼泪,稳定了心情。如此小的年龄,情绪恢复速度之快,也是让安德列暗暗称赞。

“留下来的瓦瓦拉齐哥哥他们逃进了这里的森林,组建了【森林旅】进行游击作战。但是,莫洛克老爷联合周围的村镇加大了对大家的控制,好几支游击队都被摧毁了,剩下的不是变成土匪,就是艰难度日。瓦瓦拉齐哥哥他们也是……”阿加塔继续说道,“虽然大家暗中一直在为哥哥姐姐他们送粮食,但是那些绿军的坏蛋对镇子的封锁过于严格,经常是在半路就被截获了。我这次还好安全把粮食送到了,只不过回来的路上被那帮绿军碰到,如果不是遇到哥哥姐姐们,恐怕……”

阿加塔这时下意识地握住了安德列的手,似乎仍然对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心有余悸。

“……”

安德列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将阿加塔抱入自己的腰间,温柔地抚摸了阿加塔的头。

“放心,我保证,那些混蛋不会再伤害你了。”

“真的吗?”阿加塔抬头望向远比自己来得高的安德列,“大哥哥,你能救出我的爸爸妈妈和镇子里的大家吗?”

“只要能够见到你所说的【森林旅】的各位,我认为我们一定能够找到办法的。”安德列的态度坚定,阿加塔丝毫没有听出哪怕一丝动摇。

“谢谢大哥哥!”

阿加塔一把抱住了安德列。

而安德列,则回以微笑。

“也谢谢两位大姐姐。”

阿加塔同时也回过头看向了身后的塔提雅娜和安娜琪娅,微笑以对。

“这是应该做的。”塔提雅娜也微微一笑。

“……感谢还早了些。”安娜琪娅则故意装作不领情。

至于科西切?他只是玩味地看着这一切。

“!”

突然,安德列停下了脚步。

“嗯?”阿加塔不明白安德列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怎么了?大哥哥。”

“阿加塔,这里距离你们的营地还有多远?”

“很快就能到了——诶?!”

只见安德列一把将阿加塔拉到自己左侧并按下起身,随后瞬间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长剑。

喀!

下一刻,便是金属猛烈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与安德列的长剑拼在一起,是一把宽刃的双手阔剑。

出现在安德列面前的,是一名留着黑色短发,浑身上下留有数到看起来吓人的疤痕,但却有着健壮体魄的男性。

与此同时,安德列一行人的周围的丛林里也迅速冲出9名身穿平民服饰,但却手持武器的武装人员,要不是这些人肩膀上的红色袖章,估计还以为他们又遭遇了绿军。

塔提雅娜立刻举起手中的枪,安娜琪娅也拔出了手枪。

至于科西切?见到这种情况,只是笑了笑,继续抽烟。

“阿加塔!”男子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安德列,“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瓦瓦拉齐哥哥!”一旁的阿加塔见到男子,立刻说道,“他是来自红军的大哥哥!”

“红军?”男子听闻阿加塔的话,皱了皱眉。

“同志,你就是瓦瓦拉齐?”安德列看着眼前男子的神情,则显得十分缓和。

“你叫什么名字?”被称为瓦瓦拉齐的男子没有废话,立刻反问,手中使剑的力道,也加大了起来,“还有你的职务?军衔?”

“我的名字叫做安德列·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安德列也多用了力道,但这不妨碍他说话的口气正常,“南俄罗斯公社联盟红军第三军独立团团长,上校。”

“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所说的一切?”瓦瓦拉齐显然是不相信安德列所说的话。

“这个大哥哥刚刚救了我!”阿加塔插嘴道,“他不会——”

“这也不能排除他可能是个间谍!”瓦瓦拉齐直接将阿加塔喊闭嘴了。

“我的证件在我的右胸口袋里。”安德列缓缓说道,“我能够拿出来吗?”

“可以,但是动作要慢。”瓦瓦拉齐严肃地说道,“你要是有什么小动作,你和你的人都得死。”

安德列没有回话,他慢慢地将左手伸向右手的口袋里,从中取出了一本军官证,将其单手打开后,展现在瓦瓦拉齐面前。

瓦瓦拉齐一只眼比对着证件上的照片与安德列本人的样貌,另一面也时刻注意着安德列的动作。

“怎么样?没有问题吧?同志。”安德列问道。

“……看起来是没有问题。”瓦瓦拉齐说道,“但这并没有解除嫌疑……你和你的人要立刻放下武器,和我们走一趟。”

“……明白。”

安德列点了点头。

随后他说道:“米哈耶诺娃同志,安娜琪娅同志,放下武器。”

听到这句话,塔提雅娜愣了一下,安娜琪娅虽然没有任何反应,但也没有其他任何动作。

“我说了,放下武器。”安德列提高了音量,重复了一遍,“这是命令。”

“……是,团长同志。”

塔提雅娜首先将手中的冲锋枪丢在了地上。

“……”

安娜琪娅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不过也一松手,任由手中的手枪掉在地上。

安德列也很快将剑一转剑尖,刺入地面,并松开了手。

至于科西切?只是觉得颇为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

“如你所愿了,同志。”安德列双手一摊。

“把他们带走!”瓦瓦拉齐将剑重新插回背后的剑鞘以后也毫不拖泥带水地下令道。

随后,安德列的头,便被其中一名游击队员给套上了麻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