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第二章 青春时光转瞬即逝(XVIV)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3个月前 (04-05) 33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XVIV

“Toga tua tota inmaculata est?

Suntne alba sicut nix?

Tu Solis luce perfunderis?

numquid tota immaculata anima tua?

Estne mundus sicut nix?

Tu Solis luce perfunderis?

 

lotus sum, lotus sum;

in luce lavaor.

Totus sum lumine Solis lotus.

Mundus sum, totus sum integer.

Ego quasi nix tota munda sum.

Totus sum lumine Solis lotus.”

 

(拉丁语:你的托加一尘不染吗?

它们像雪一样洁白吗?

你沐浴在阳光下吗?

你的灵魂一尘不染吗?

是不是像雪一样干净?

你沐浴在阳光下吗?

 

我已洗涤,是的,我已洗涤。

我在圣光中被洗涤。

我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

我一切都干净了,我一尘不染。

我的一切都像雪一样纯洁。

我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

 

阿尔法与奥米茄两人,此刻正在舞台的幕后,看着他们二人的母亲贝拉多娜,咏唱着卡拉菲亚圣歌【Tu Solis luce perfunderis?】(拉丁语:你沐浴在阳光下吗?)

此时的贝拉多娜,身穿着纯白色的女神官斯托拉连衣长裙,在欢快的伴奏下,虔诚且悦耳地咏唱着。

而在台下,数以百计的听众们,也受到了影响,开始跟着一起唱了起来。

“母亲大人的功力不减当年呐。”奥米茄也十分入迷地哼着曲调。

“毕竟听说母亲大人还在罗马的时候,面对的可是数以万计的信众。”阿尔法对此没有觉得有丝毫意外的地方,“这里还是太小了。”

贝拉多娜的咏唱,仍旧继续着:

“Posuisti onera tua?

Nunquid pacem et requiem invenisti?

Tu luce Solis ablutus es?

Omnia posui mala mea.

Pacem repperi et requiem.

Totus sum lumine Solis lotus.

 

lotus sum, lotus sum;

in luce lavaor.

Totus sum lumine Solis lotus.

Mundus sum, totus sum integer.

Ego quasi nix tota munda sum.

Totus sum lumine Solis lotus.”

 

(拉丁语:你放下你的负担了吗?

你找到平静与安宁了吗?

你沐浴在阳光下吗?

我已经放下了所有的负担。

我找到了平静与安宁。

我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

 

我已洗涤,是的,我已洗涤。

我在圣光中被洗涤。

我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

我一切都干净了,我一尘不染。

我的一切都像雪一样纯洁。

我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

 

“确实是这样。”

听到熟悉声音的阿尔法与奥米茄二人转过头去。

原本他们以为应该在特邀观众席上的马尼乌斯,二人的父亲,此时正微笑着站在二人身后。

“父亲大人。”两人异口同声地迎了上去。

“正如你们所说,这个舞台确实小了。”马尼乌斯和蔼地拍了拍二人的肩膀,同时重新抬头看向舞台上的贝拉娜多,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但这从来就没有任何影响,从来。”

与此同时,舞台上的贝拉娜多,也将结束自己的献歌:

 

“Didicistis proximos diligere

Omnium colorum, Symbolorum, & generum?

Tu luce Solis ablutus es?

Didici amare meos.

Omnium colorum, Symbolorum, & generum.

Totus sum lumine Solis lotus.

 

lotus sum, lotus sum;

in luce lavaor.

Totus sum lumine Solis lotus.

Mundus sum, totus sum integer.

Ego quasi nix tota munda sum.

Totus sum lumine Solis lotus.”

 

(拉丁语:你学会爱你的邻居了吗

不论肤色、信仰和性格?

你沐浴在阳光之下吗?

我学会了爱我的人民。

不论肤色、信仰和性格。

我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

 

我已洗涤,是的,我已洗涤。

我在圣光中被洗涤。

我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

我一切都干净了,我一尘不染。

我的一切都像雪一样纯洁。

我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

 

当歌声渐渐停止,贝拉娜多优雅地向观众们微微鞠躬行礼后,全场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同样在后台的阿尔法,奥米茄,马尼乌斯三人也一同鼓掌。

“那么,下面是你们的出场了。”马尼乌斯再度拍了拍二人的肩膀,“第一次你们独自上场,没有问题吧?”

“放心吧。”奥米茄笑道,“我们可是为了今天训练多时了,是吧,哥哥?”

“我这边是准备了,这大可以放心,妹妹。”阿尔法微笑以对。

“很好,那我和你们亲爱的母亲到时候就在观众席上好好欣赏你们的的演出了。”马尼乌斯三度拍了拍二人的肩膀后,才微笑着离开后台。

“很好。”奥米茄的目光再度看向前台,只见他们的母亲马尼乌斯已经在一片鼓掌声中走下了台,“下面就轮到我们了。”

“还用你说?”阿尔法笑道。

当阿尔法与奥米茄二人手握吉他,并列而立时,他们正站在舞台的帷幕之后。

准确来说,也不是只有他们二人。

在他们身后两边,分别坐着正在钢琴面前的塞尔维乌斯,以及正坐在架子鼓前的奥卢西亚。

现在是为马尔斯献歌之时。

今晚的罗比古斯的献歌,由他们四人来完成。

阿尔法与奥米茄作为主唱,塞尔维乌斯与奥卢西亚作为和唱。

尽管这并非他们第一次参加献歌,但在这之前,所有相关的仪式,都是在父母等长辈的带领下进行的。

第一次由自己来单独完成,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呼——”奥米茄深呼吸一口气,将手中的吉他握的更紧了。

“放心,我也是第一次。”相比之下,一旁的阿尔法却显得镇定了些。

“希望你在演奏时也能像现在一样,哥哥。”奥米茄笑了笑,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要是你出了差错,我也会陪你一起挨骂。”

“那就谢谢了。”阿尔法也笑着看向一旁的奥米茄,“不过还没必要这么悲观,毕竟还没开始呢。”

很快,帷幕便左右缓缓拉开了。

原先在台下观看贝拉娜多的数以百计的观众们,这时自然成了他们的观众。

在观众当中,阿尔法与奥米茄二人,看到了面带微笑的阿穆利乌斯与充满期待的克里斯蒂娜;看到了豪迈举杯致敬的瓦尔德马与特鲁德及其其他两位同伴;看到了挥手示意的斯蕾雅克莉斯,梅芙,奥拉,以及依旧冷淡地守卫在斯蕾雅克莉斯身旁的多纳尔。

当然,他们也看到了不远处,坐在特邀观众席上的,亲爱的父母大人:马尼乌斯与贝拉娜多。

看到旧识,新友,家人们的在场与支持,两人内心的紧张,顿时放松了不少。

“开始吧。”阿尔法将戴在耳旁的对讲器扶正,微笑着看了一眼身旁的奥米茄。

“嗯。”而奥米茄的手,也很有默契地放在了吉他弦上。

与此同时,塞尔维乌斯与奥卢西亚也很有默契地做好了弹奏的准备。

很快,乐声与歌声,将响彻全场,为晚宴画上圆满的句号。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第二章 青春时光转瞬即逝(XVIV)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