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第一回 董卓贾诩定下阴谋 新司空审惩恶太后(2)

未分类 飞堡 奇人 1年前 (2023-06-18) 189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文章目录[隐藏]

雒阳(洛阳)已入夜,此时已是宵禁之时。

但一辆马车,依旧在随从骑兵的护卫下,抵达了北宫之外。

北宫,乃皇帝,皇太后,以及嫔妃等后宫人员的居所,一般来说,外人是根本不可能有权进入这里的。

但今晚却是个例外。

只见身穿昂贵的紫袍的董卓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正门外,一群卫兵在一位全副武装的军官的带领下,向董卓拱手行礼。

“恭迎主公。”

“啊,孝父啊,不用多礼了。”

董卓微笑着向领头的军官挥手示意。

那名领头的军官,便是董卓的亲军统领高顺(字孝父),在董卓就任并州刺史期间与其部【陷阵营】一同被董卓拉拢并收编,此后就作为董卓的亲军统帅在董卓左右负责其安全。目前暂时代理皇宫的护卫事务,以及监视皇帝与何太后。

“主公。”高顺是一个较为寡言的人,其言语也十分简洁,只回答必要的答案,“太后陛下已经在恭候您的到来。”

“很好。”董卓点了点头,“确定永安宫除了太后陛下以外没有别人了吧?”

“确定,主公。”高顺回答道,“太后陛下已经按照主公的请求,宦官和宫女没有命令不得入内。”

“甚好。”董卓听后,笑得更开心了,他卸下挂在腰间的佩剑,单手将其交给高顺,“帮咱家收着吧。”

“主公。”高顺并没有立刻接过佩剑,“您真的不需要佩剑吗?”

“咱家又不是去逼宫的,更没要杀谁,带着把剑等下也不好办事。”董卓爽快地说道,“再说了,有孝父(高顺的字)在,谁敢行张让杀何大将军之事?”

“……是,主公。”高顺双手从董卓手中接过佩剑。

“好了。”董卓看了一眼打开的宫门,下令道,“今晚,除非有突发事件发生,或者有文和(贾诩的字)的消息,否则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永安宫打搅咱家和太后陛下‘议事’。”

“是!主公!”高顺微微鞠躬。

“下面,该去会会太后陛下了。”董卓的脸上,划过一丝X笑,“可不能让美人儿等急了。”

***

何太后此时正跪坐在帷幕后,静静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来访者——平乱功臣,新任司空,董卓。

宫内按照董卓的要求,除了何太后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宦官宫女。

此时的永安宫内,由数盏忽明忽暗的油灯所照亮着,其光芒也照在了何太后身上。

何太后身穿丝绸制的深青带红的上衣与黑色的长裙构成的深衣(单衣)制太后服,绑成堕马髻的秀发上戴上了太后所用的金饰,但更重要的是何太后的姿色:七尺一寸(约164公分)的高挑身材,丝毫看不出她已有生育;一双健康且丰满的XX,仅仅只是被衣服勉强遮盖住;尽管因为时间问题没有做什么化妆,但那脸庞还是那么迷人,难怪能够因而获得灵帝宠爱独霸后宫。

但此时的何太后内心,更多的是对未来的不安乃至恐惧。

毕竟丈夫才死几个月,自己的亲信十常侍就和两个哥哥发生火并同归于尽,导致雒阳(洛阳)大乱,直到董卓进京,才重新安定下了局势。

但现在情况大大不同了。

伴随着她的亲信和两个哥哥的死亡,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对朝廷的控制。

而实权,则尽归董卓所有。

尽管董卓目前依旧尊奉她的儿子刘辩,但刘协——那个她毒死的情敌的儿子——却被董卓移居别宫照看。

更别提现在董卓还令其手下限制并监视她和她儿子之间的往来。

这一切,让她越来越不安。

——这个董卓,到底想干什么?

一想到这里,何太后细腻的肌肤就打了一个寒颤。

因而这次董卓要求与她单独相见,她不但立刻同意,还答应了董卓的所有要求——甚至有些要求看起来相当无礼。

毕竟现在,她和她儿子的生死,全在董卓的一念之间。

为此,她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想到这里,何太后稍稍搓了搓自己有些困意的双眼。

现在她必须打起精神。

否则,万事休矣。

也就在此时,一名宫女走了进来。

“太后娘娘。”宫女恭敬地鞠躬道,“司空大人来了。”

“让他进来吧。”何太后庄重地说道,“还有,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是,娘娘。”宫女再度鞠躬后,便缓缓退出了宫。

很快,一名身穿紫袍的魁梧男子,走进了宫中,向着何太后拱手行礼。

“臣董卓,拜见太后陛下!”

***

“爱卿免礼,请入座。”

“谢太后!”

董卓行礼之后,便很快跪坐在了何太后帷幕前准备好的垫席上。

尽管只是隔着帷幕,但董卓还是多少看清楚了何太后的样子。

——果然是国色天香,难怪能够魅惑刘宏独霸后宫,乃至开启汉末之乱。

董卓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对于这个董卓来说,自从他知道了自己转生为谁的那一刻起,他就无时无刻不在为了避免那个“最坏的未来”而奋斗着。为了身体健康和时刻保持清晰的思绪,他几乎极少饮酒,并且在饮食方面也多听从华佗等人的安排,甚至只要一有空就在锻炼身体;为了能够更大程度提升自己的潜力,他不断地读书学习兵法和文艺,并成功拜在大英雄张奂名下,成为了一位文武双全的名将;为了能够让自己更得人心,他礼贤下士结交豪门,在担任并州刺史与河东太守时均取得不错的民望。

但这一切也都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和谐段落】

 

跪坐在帷幕后面的何太后自然不知道董卓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只觉得董卓的笑容显得那么深不可测,只能先开口。

“董爱卿,这么晚了,可有要事禀报?”

“太后陛下。”董卓清了清思绪和嗓子,正色道,“臣今晚前来,是为了与陛下商议日后的天下之计。”

何太后听罢,明白果然董卓是为她和她儿子的事而来,不安的情绪又上升了几分,但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天下之计的话,倘若董爱卿愿意帮助哀家,辅佐辩儿,那天下自可大定。不知司空大人意下如何?”

——就这也想收买我?你以为现在的你是什么东西啊?

董卓心里一阵暗笑。

而很快,内心的暗笑,变成了外在的冷笑,最后是大笑。

“董……董爱卿何故发笑?”何太后被董卓的一阵大笑搞得心里发麻,但她不能也不敢露怯,只能继续伪装自己,”若,若是觉得赏赐不够的话,哀家也可以让辩儿再——”

“太后啊。”

董卓这时打断了何太后的话,刚才正规的跪坐也变成了无礼的盘坐。

“你说的这些东西,你以为老夫自己搞不到吗?”

“你——”何太后被董卓的回答惊的说不出话来,但又无法反驳。

毕竟,失去了十常侍和两个哥哥以后,她除了太后的名分,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董卓只不过是说出了这个事实而已。

“你以为你干的那些事,天下人都不记得了吗?”董卓继续微笑着发出一道道质问,“朝野不过只是看你还是天子陛下的母亲,一国的太后,才能容忍你罢了。但是啊——”

董卓这时玩味地斜了一眼帷幕后早就不知如何答复的何太后,微笑且慢条斯语地说道:

“我朝幼帝可不少,经常没几岁就驾崩了。我不知道当今圣上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你想干什么!董卓!?”帷幕后的何太后终于失态了。

见状的董卓心里暗喜,知道何太后的心房已经被瓦解了,下面就是进攻的时刻了。

但表面上的董卓,依旧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他慢悠悠地继续说道:

“老夫可没想干什么,杀小孩这种事,老夫怎么会去做了?但老夫就不知道会不会有些‘孝子贤孙’误解了老夫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或者太后你的辩儿的确无福消受这皇位,突然就去见你那死鬼丈夫刘宏(灵帝的名字)去了也说不定啊。”

此时帷幕后的何太后是又惊又怕,早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董卓的话语了。

见何太后没有说话,董卓便继续说道:

“然后要是你的辩儿死了,那下面要即位的肯定是刘协那小子了。想想吧,你杀了那小子的母亲王美人,又迫害死了他的养母和老夫的同族永乐太皇太后(董太皇太后),你觉得刘协坐上了皇位,他会怎么看待你这个二度杀母的仇人呢?你觉得你还能再当你的太后吗?哦对了,这个永乐宫就是当年你逼死了永乐太皇太后(董太皇太后)的地方吧?知道老夫为什么要选这个地方会面了吧?”

听到这里的何太后,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冷,思绪混乱,呼吸困难。

现在的她,完全知道了董卓的意图——

——董卓已经起了杀心了,辩儿和她都会死。

顾不得再摆太后的架子,何太后掀开了帷幕,赶忙冲到董卓面前,里面跪在其面前开始磕头哭喊:

“不!董爱卿!求求爱卿!求求爱卿放过辩儿和妾身一马吧!妾身会让辩儿事爱卿如父!绝对不会有半点忤逆!所以!爱卿!”

——成了。

看着眼前朝着自己磕头的何太后,董卓知道他的攻势已经成了,只剩下最后一击。

“太后你刚才说,要刘辩那孩子事老夫为父,是吧?”

董卓伸手捧住何太后的下巴,将其脸庞轻轻抬起。

脸上两道泪痕,还在哽咽的何太后,此时美的令人心碎,完全看不出她是个作恶多端的恶女。

“是,是的,爱卿……”听到董卓的回答,何太后像是察觉到一线生机一般地想要抓住,“只要爱卿能够——”

“那么既然你要他事老夫如父,你又是他的母亲……”董卓一边依旧把着何太后的下巴端详其美颜,一面玩味地说道,“你知道老夫的意思吧?”

“……”看着董卓那充满了欲望的双眼,何太后脸一红,完全明白了董卓的真实意图。但这一切,又让她内心十分混乱,不敢开口。

毕竟,她可是贵为太后,就算她再作恶多端,那最后的“底线”她也不敢突破;但若不答应董卓的要求,那她和她儿子的命……

“……”

看着何太后一副纠结的神情,董卓知道何太后已经在悬崖边了。

只需要自己轻轻一推,那何太后这辈子都别想逃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于是,董卓推了何太后一把。

“既然太后如此没有诚意,那老夫便告退了。”

说罢,董卓立刻起身,转身就做离开样。

“不要!爱卿!”

跪在地上的何太后一把抓住董卓的衣角。

“妾身!妾身答应爱卿的全部要求!爱卿要妾身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保住辩儿和妾身就——”

——“什么都可以,是吗?”

董卓像是刚打了胜仗一番,笑着扭过了头,看着跪在地上挽留自己的何太后。

“……是。”

何太后咬了咬嫩唇,艰难地做出了自己的答复。

***

在几名宫女的一阵忙碌以后,永乐宫再度只剩下董卓和何太后两人。

不同的是,此时原本何太后所坐之处的帷幕已被撤去,换上了一张矮桌,上面摆上了笔墨和公文,以及太后的玺印。

原本在下面,董卓之前所坐之处,则被撤掉了垫席。

此时的董卓,正盘腿坐在桌前。

而何太后这时则规规矩矩地跪在董卓的正前方,双手伏地,额头碰在地板上,不敢抬头。

“写得好。”董卓看完懿旨后笑道。

现在的董卓可谓相当得意。

因为他的手中,现在正拿着一卷何太后刚才跪在地上写好的懿旨。

准确来说,应该是何太后写的罪己诏。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清了何太后这些年来所犯下的一切罪行,有的罪行甚至连董卓都不知道。

将这份懿旨放到一旁后,董卓摊开公文,拿起毛笔,开始写判词。

准确来说,是审判何太后的判词,也不枉他这几十年努力重新学习怎么写字。

“罪妇何婉!”董卓直呼了他刚刚问出的何太后的真名——何婉,“汝污蔑孝灵皇后(宋皇后)致使宋氏一族无辜被族,鸩死灵怀皇后(王美人),逼死永乐太皇太后(董太皇太后),听信奸诈小人致使祸乱发生。无孝顺之节,教无母仪,统政荒乱,罪孽深重。汝可认罪否?”

“罪妾认罪……任凭司空大人发落。”何太后——或者何婉,此时已经没有抵抗的意志了。更别提董卓所说,句句属实。

“很好。按汉律,汝犯了恶逆与不道两大恶行,本可论死,但鉴于汝为当今圣上之母,可免汝一死。

【和谐段落】

***

  “哈……哈……哈……”

执金吾府内,浑身沾满鲜血的吕布,拿着滴着血的刀,喘着大气,看着地上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

倒在血泊之中的,正是他的顶头上司,现任执金吾,丁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才行凶杀害丁原的吕布,反而笑出了声。

他的脑海里,只记得前来送礼的董卓心腹贾诩所言——

——“阁下追随丁建阳,止为区区主簿,敢问如何建功立业?董公赏识阁下之才,若阁下能识大务,弃暗投明,仍不失封侯之位,岂不美哉?”

“好……好……”看着地上丁原的尸体,吕布笑着自言自语道,“现在……我只需要把他的头砍下来,送给董公,那接下来……”

在吕布的眼中所呈现的,不是凶杀现场和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而是金银珠宝,是豪宅宝马,是阳光大道。

只要把那具尸体的脑袋砍下来,作为献给董卓的见面礼,那这一切,都将不是梦——

“大人!不好了!”

就在此时,一声惊慌的喊叫,打断了吕布的梦。

吕布不耐烦地转过头,只见跑进来的,是他安排控制府邸并望风的部下李肃。

“什么事啊?”吕布微怒道,“大呼小叫的。”

“不!不好了!大人!”李肃赶忙回复道,“外面有大批人马闯进府里了!我们带来的那点人根本挡不住!”

“什么!?”吕布大惊,“不可能啊!这事根本没有别人知道!?到底是——”

还没等吕布反应过来,他们所在的房间大门就被一脚踹开。

“你们——!”

吕布刚想呵斥并试图抵抗,就被第一个冲进来的将官给一脚踹倒在地,随后便被一拥而入的官兵给死死地压制在地上。

而一旁的李肃完全没有抵抗就直接伏地投降了。

“你们是……什么人……”哪怕吕布再力大无穷,此时被一堆官兵捆绑押在地上也无力反抗。他挣扎着抬起头想看来者是何人,却立马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站在他面前的两名将官,居然是新任的北军中候李傕和同样是新任的城门校尉徐荣。

而这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都是董卓的部将。

“啊,哈哈哈。”一看到来者,吕布又再度从惊恐转变为了喜悦,“你们是董公派来接应的吧!?我这是——”

但下一秒,李傕所言,却让吕布如同坠入冰窟——

“末将接到举报,说有人要来刺杀丁大人,因而奉董公之命前来护卫。”

李傕一边说一边半蹲下身,查看倒在血泊中的丁原的尸体。

“……可惜晚来了一步啊。”

随后,李傕冷眼看向一旁被部下们死死押着的吕布。

“是你杀的?”

“是我杀的!!”面对李傕的质问,吕布赶忙解释,“我是奉董公之命,诛杀丁原——”

还没等吕布说完,站在一旁的徐荣一脚踹到吕布脸上,骂道:“放肆!竟然敢污蔑主公是凶手!定是阉党余孽,给我押下去!”

被一脚踹得半晕得吕布和早就吓破胆的李肃二人被官兵们一同押出了房间。

“荥阳(徐荣的字)兄。”重新站起身的李傕依旧看着地上丁原的尸体,“你去和贾大人禀报一下情况,我来负责现场的事。”

“是,稚然(李傕的字)兄。”徐荣拱手道。

“可惜啊。”李傕摇了摇头,“丁建阳也算是一代豪杰,竟然是这么死的。”

“生死有命。”徐荣拍了拍李傕的肩膀,“我们不也是吗?”

***

和谐段落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第一回 董卓贾诩定下阴谋 新司空审惩恶太后(2)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