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女神幻想中文网,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订阅本站会员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基辅罗斯建国战记(1)

正文类 飞堡 奇人 7个月前 (03-01) 16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Соками клевер полон,

三叶草被割掉榨汁,

Ветер по полю вьюжит,

狂风在田野上呼啸,

И над полями ворон,

渡鸦在野地上盘旋,

Не умолкая, кружит.

逡巡徘徊,万籁俱寂……

Клевер бросит в ясли,

三叶草被撷进篮子,

Дед проворчит несмело,

老大爷怯懦地抱怨,

Белые рубят красных,

白军杀红军,

Красные рубят белых.

红军杀白军。

Мир далеко-далеко

和平遥遥无期,

Виден в окошках узких,

望着窗外的世界,

Русские рубят русских,

俄罗斯人自相残杀,

Русские рубят русских.

俄罗斯人自相残杀。

Мир далеко-далеко

和平遥遥无期,

Виден в окошках узких,

望着窗外的世界,

Русские…рубят русских,

俄罗斯人……自相残杀,

Русские рубят русских.

俄罗斯人自相残杀

Русские рубят русских,

俄罗斯人自相残杀,

Русские рубят русских.

俄罗斯人自相残杀,

Русские рубят русских.

俄罗斯人自相残杀。

Дед, а за что воевали,

老人家,您为何而战,

Что не сиделось в хатах.

为何不待在农舍,

Эти-чтоб не было бедных,

是为不再贫穷,

Те-чтоб не стало богатых.

还是扼杀新贵。

 

——米哈伊尔·瓦西里耶维奇·安德烈耶夫,【俄罗斯人们】

 

Αʹ

罗马历2658年1月19日,俄罗斯帝国,切尔尼戈夫省,切尔尼戈夫市外。

寒冬已至,大雪纷飞。

苍白的雪,将大地上的一切都染成了白色。

不论是田野,森林,城市,还是乡村,都是一片苍白。

但若是从空中来看,说是完全苍白,也并不正确。

在田野中的车道两旁,是一列列衣衫褴褛的难民。

这些难民,有年老的,有年轻的,有残疾的,有生病的,有的饿的只剩下皮包骨头,有的则肚子浮肿,大的惊人。

他们是因饥荒而从坦波夫逃亡至此的灾民。

之所以从俄罗斯帝国的腹地一路向西逃到这里,只因为他们听说统治这里的切尔尼戈夫公爵家设立了救济站。

尽管从遥远的坦波夫来到这里的途中,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倒在了路上,沦为乌鸦们的口粮,但他们依旧坚持着向前。

毕竟留在故乡死路一条。

而逃到这里,还有一线生机。

大亚战争仅仅只过了一年,但一切状况对于俄罗斯帝国来说,都向着预想的反方向飞速前进。

不仅仅是在前线上的溃败。

在后方,各地爆发的饥荒,崩溃的经济,此起彼伏的抗议,让这个不久前还不可一世的帝国开始摇摇欲坠。

不论是贵族高官,还是底层百姓,都在思考一件事——

——俄罗斯帝国,是如何走入这种地步的?

——俄罗斯帝国,还有未来可言吗?

在切尔尼戈夫市外的一座由红砖构成的斯拉夫式尖塔式的庄园外,一名身穿着包括褐色熊皮的大衣和毛帽在内的斯拉夫式贵族服饰的黑发年轻男子,与一名身穿着以红色为主基调的萨拉范且头戴镶嵌满宝石的头冠的褐色长发的年轻女子并列而立。可以看出,他们是一对夫妻,也是这个庄园的男女主人。

而在女子身旁,则是一名只到她腿高的小男孩,一头黑色短发,身穿着蓝色的儿童版骑兵服,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应该是两人的儿子

除了他们以外,燕尾服外披着一件皮大衣的管家,仆人,女仆,以及一列卫兵也分别站在左右待命。

此时的气温十分寒冷,长时间站在外面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他们,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因而亲自在此等候。

来了。

一辆黑色的戴勒姆-奔驰牌轿车,在前后左右四辆摩托车的护卫下,从远处缓缓驶来,最终停在了庄园正门的门口。

很快,管家便亲自上前打开了车门。

这一刻,所有仆人和女仆都低头鞠躬,所有卫兵都立枪行礼。

从车上下来的,也是三人。

首先,是一位有着褐色密发,身材高大健壮,配上挂满了各式勋章的圣骑士服显得不怒自威的年轻男性骑士。

随后,在男性骑士伸手作为扶手的辅助下,一名在白色的连衣裙外穿着白色皮大衣的银色长发的有着绿色双瞳的年轻貌美的女性下了车。尽管这名女性外面穿着一件皮大衣,但整体来说还是太单薄了,可女性却并没有任何寒意,相反这样的着装还体现出了女性前凸后翘的身材。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名女性的耳朵是长长的尖耳,那是精灵才有的外貌特征。

最后,则是一名穿着小号的白色皮大衣与白色毛帽的小女孩,被精灵女性抱下了车。这名小女孩除了没有长长的尖耳,整体看起来就像是精灵女性的缩小版。

“布尔巴!欢迎!”

庄园的男主人首先迈步向前,向那名男性圣骑士张开双臂。

“塔拉斯!我的好兄弟!”

男性圣骑士也张开双臂,与庄园的男主人拥抱在了一起。

庄园的男主人,塔拉斯·鲁斯兰切克·留里克-切尔尼戈夫公爵,与那名圣骑士,布尔巴·密尔格拉德切克·留里克-诺夫哥罗德-谢韦尔斯基公爵,两人都是留里克家族的成员,同时也是堂兄弟,甚至他们的祖上也是兄弟关系。

“好久不见了,叶罗娜。”

庄园的女主人微笑着向精灵伸出双手。

“娜塔莎,最近过得如何?”

精灵也亲切地握住了庄园的女主人的双手以示友好。

娜塔莎·扎尔奈夫娜·留里克-切尔尼戈夫公爵夫人,塔拉斯的妻子,与那名精灵,叶罗娜·诺夫哥罗德-谢韦尔斯基公爵夫人,布尔巴的妻子,虽然是通过各自的丈夫才相互认识对方,但已经有了非常紧密的关系了。

“奥斯塔普!”

小女孩主动抱住了小男孩。

“娜……娜塔莉亚……”

小男孩虽然依旧希望保持自己小大人的样子,但面对小女孩的主动,似乎并不是那么有用。

奥斯塔普·谢尔盖·留里克-切尔尼戈夫,塔拉斯与娜塔莎之子,与娜塔莉亚·阿加塔·留里克-诺夫哥罗德-谢韦尔斯基,布尔巴与叶罗娜之女,两人因为父母的关系,从而成为了青梅竹马。

寒暄过后,两位孩子首先便自个儿先跑去别的地方玩,而四名大人,则在庄园的走廊中漫步着。

“恭喜了,布尔巴。”塔拉斯示意地看了看布尔巴胸口的勋章,笑道,“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啊。”

戴在布尔巴胸前的勋章非常多,而其中最耀眼的,便是一枚白底蓝边的铁三角型大勋章。

【至高主神佩龙勋章】。

这是彼得大帝在2451年颁发的为纪念斯拉夫真理教的最高主神佩龙所设立的勋章,是俄罗斯有史以来的第一种勋章,也是最高级别的勋章,只有重大贡献者才有资格获得。

“别提了,我一个人没有办法阻止前线整体的颓势。”布尔巴苦笑着挥了挥手,“相较来说,你在领地里不断的为前线的产出以及对难民的救助才更值得获得嘉奖。如果没有这些,不单单是将士们得要遭受更多物资短缺之苦,而且后方也会更加动荡。”

“过奖了。”说到这里,塔拉斯也摇了摇头,“不过没想到,这场战争竟然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对马岛海战我们的舰队被日本皇国歼灭,盛京会战上我们又被大华军击败,陛下所言的一脚就能让大华门户洞开已经是彻底破产了。”布尔巴的口气中,满是叹息,“我们面对的不再是那些只会使用冷兵器作战的部落了,我们面对的是同样有着骑士机甲,飞行战舰,浮空要塞,甚至同样有着神佑的国家。”

“不仅仅是这样,他们似乎都开始要反推我们了,我们在远东能否继续确保下去,也还是个问题。”塔拉斯说道这句话的时候,四人来到了一副油画前。

油画上,画着一名身穿着绿色军装,黑色头发,有着浓密的胡子的男子。

俄罗斯帝国的皇帝,尼古拉二世。

“甚至现在在帝国内还能不能稳定,也是个问题了。”塔拉斯神情复杂地看着这副肖像画。

“是啊。”娜塔莉也点头道,“现在各个城市到处都是游行和抗议的平民,这种情况甚至蔓延到了乡村,如果不是我们这边向村会这些做出了妥协,恐怕也闹了起来了吧。”

“好在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危险。”叶莲娜说道,“目前各地还只是和平的向陛下劝进,只要陛下能够接受的话,事态应该能够缓和。”

“问题就在这里了。”布尔巴说道,“陛下……并不是一个特别会听人意见的人。假如陛下一直以这样强硬的态度来的话,我看接下来会很难收场。”

“只能希望和谈能够早点开始吧。”塔拉斯摇了摇头,“这样多少能够平息现在的混乱局势。”

四人的目光,又再度望向尼古拉二世的肖像。

现在,他们只能期望眼前这个不靠谱的皇帝,能够做出一个靠谱的决断。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基辅罗斯建国战记(1)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