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VII

“有没有什么消息?”

“没有。”

距离士兵们的宴会营地有一段距离帐篷内,两名士兵正在一堆仪器前操作。

通过这些作用不同的仪器,他们侦测着整个卡尔克镇内外的情况,以及保障与内外的通信状况。只要出现任何意外状况,他们便能立刻发动警报,让所有人进入战斗状态,并向机场以及周围其他友军发送援助请求。

“这一代几天前才清扫过,不会还有赤匪吧?”坐在左边的士兵问道。

“我看就算有也就一两个人吧,估计躲我们还来不及。”坐在右边的士兵回答道,“科诺诺夫阁下疑心病太重了。”

“不然弗拉索夫阁下怎么会如此信任倚重科诺诺夫阁下呢?”坐在左边的士兵笑了笑。

——“你们那个科诺诺夫阁下的直觉是对的。”

“什——”

还没等那两名士兵反应过来,他们突然感觉脖子一凉,然后鲜血喷溅四处。

“呃啊!嘎嘎!啊!”

很快,两名士兵便因为失血过多,倒在了桌子上。

鲜红的血液,沾满在那些机器上。

而在两名士兵背后,是一男一女两名身穿红军军服,手持匕首的红军官兵。

准确来说,是独立团第一营营长伊万·赫梅利尼切克·特里格拉诺夫·切尔诺维奇,以及独立团第二营营长波利斯拉娃·利奥切娜·莫洛佐娜。

根据安排,包括他们指挥下的三个营将立刻控制全镇的所有要地,并消灭和切断一切可能的对外警报和通讯部队,

这两人的下手之精确和干练,让人感到一丝寒意。

待莫洛佐娜和切尔诺维奇两人将尸体从位子上移开并丢到一旁后,两人马上坐到机器前,操作了一番。

“很好,没有受损。”切尔诺维奇在操作完一番后说道。

“有人来吗?”莫洛佐娜这时对帐篷外问道,“我们这里处理好了。”

“那就好。”从帐篷外面探入头的,是两人的好友,独立团第三营营长

帕沃尔·佐洛塔连科·巴拉洛夫,“这样一来,他们便没有办法向基地方面要求援助了。”

“好样的。”切尔诺维奇点了点头,随后便和莫洛佐娜二人一同离开了帐篷。

帐篷门口,巴拉洛夫脚下,也躺着两具士兵的遗体。

而不远处的宴会营地,这时却突然火光冲天,喊杀声连连。

对当地营地守军的全面进攻,开始了。

“愣着干什么啊?”巴拉洛夫微笑着对两人说道,“同志们都开始行动了,没理由继续待在这里只是瞎看着。不要等下连游击队的同志们都不如喽。”

———————————————————————————————————————

“嗯?”

豪宅内,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参与在那奢侈的晚宴当中。

还是有不少卫兵正在豪宅内的每一个地方巡逻着。

而这个时候,其中一名卫兵,望向了窗外。

因为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尽管知道晚宴营地的士兵们可能会玩的很疯,但会疯到发生爆炸的声音吗?而且明显听到的惨叫和枪声。

“奇怪了……是不是着火了?”

卫兵通过窗户,望向不远处,正在开始火光冲天的士兵晚宴营地,开始犯了嘀咕。

“总之,赶紧去汇报一下吧。”

正当卫兵打算前去汇报时——

——“小哥,准备去哪儿呢?”

“哈?”

卫兵闻声,赶忙转过身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名有着黑色长发,傲人身材,带着猜不透的眯着双眼微笑的表情的,名为“维卡”的家庭教师,正站在他的身后。

“这位女士!”卫兵的脸短暂的红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毕竟现在看起来情况紧急,不是动歪心思的时候,“外面可能出了点事,请您回房间——”

但很快,卫兵便愣住了。

因为那名家庭教师的背后,还有一个东西。

一个巨大的,长着利爪和獠牙的,怪鸟。

“Отримайте його.(基辅罗斯语:解决他。)”

一个简短的命令,那名怪鸟迅速扑向了卫兵。

还没等卫兵喊出来,他就发现自己的脖子直接被怪鸟咬住了,根本无法发出声。

到他最后闭眼前,他只能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这只怪鸟所啃食。

“……”

望着被啃食殆尽的卫兵,维卡只是立刻开始使用佩戴着的对讲耳机。

“米哈耶诺娃同志,你那里怎么样了?”

对讲机的那一边,传来了塔提雅娜的声音。

【我这里很好,政委同志,刚刚把待班室的丘八们给解决了,同时也接应了索科诺夫和穆哈诺娃两位同志。不过那位科西切似乎还在地下室对付那两个魅魔,要不要我去帮助他?】

“不用了。”维卡很直接地说道,“他的潜力应该还是可以应对的,我们现在人手有限,就不必多分心了。”

【明白,同志。】

结束通话后,维卡走到刚刚吃完的那只怪鸟身旁,抚摸了一下。

那名对于敌人宛如凶神恶煞般的怪鸟,面对维卡,倒是相当的恭敬。

“很好,我们继续执行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