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遇(2)

II

罗马历2979年4月18日/国际历62年芽月18日,波尔塔瓦省中部偏东北的丘陵地带。

此时此刻,十四辆灰色基调的运输卡车,在前后两辆装甲车,以及八辆摩托车的保护下,行驶在森林间道路上。

虽然停雨了,但因为之前连续几天的大雨导致的路面泥泞的情况,却没有变化。因而,这支部队走的极其缓慢,好在现在没有下雨,所以路面也有所风干,没有发生前几天那样时常发生的轮胎陷入泥里无法前进的状况。

从这些这个车队的车辆上的黑色双头鹰的标记来看,这是一支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运输队。

而他们的目的地,便是目前还依然掌握在南俄公社联盟手中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省,那里是目前联军的主攻方向之一,另一个便是面向苏俄的门户哈尔科夫省。只要这两地的任何一地重新由联军光复,那么,南俄公社联盟将会被切断与苏俄之间的陆地联系线,而这样的话,他们的灭亡,也将会只是时间性的问题了。

波尔塔瓦省是刚从南俄红军手中光复不足半个月的省份,自然还存在着数量惊人的公社游击队,他们隐藏在乡村,丛林,每一个能够想到的隐秘地带,出其不意,袭击王国军和外国干涉军,在造成一定的伤害后,重新消失在敌军的视野中,只留下了死亡和恐惧。

好在这几天,一路上也是风平浪静,他们出发前所听到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基本上都没有发生过,随着他们逐渐接近目的地,他们的心,也逐渐安定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整个车队,突然停了下来。

“Was ist passiert!?(德语:发生什么了!?)”

从卡车上跳下来的少尉,不顾可能滑倒的危险,快步地走到了车队的最前方。

“Herrleutnant!(德语:少尉阁下!)”早已先一步抵达前方的上士向少尉敬了一个礼,并报告目前的状况,“前方的路面被碎石给堵住了。”

“什么!?”

少尉赶忙拉开上士,向前一步,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确实如同上士所言,前方的道路上,一堆巨大的碎石,堵住了道路。

“该死!”少尉骂了一句。

这也确实,一路上那么多可能的危险状况都没有发生,没想到现在却被一堆碎石给挡了道,这换谁都会感到愤怒。

过了一会儿,稍微平静下心情以后,少尉转头问到:“准备用什么办法?”

“长官,目前只能先用炸药或者炮弹摧毁掉上面部分,然后再用人力搬开地面部分。”士官阐述自己的想法,“不然直接炸路面的话这条路就算废了。”

“呃……”少尉咬了咬牙,他知道,这样做会耗费非常长的时间,但若直接炸路面或者另走别路,耗费的时间将更多,最后,他也只能摇了摇头,挥手道,“就这么办吧。”

工兵们很快就开始了工作,他们开始在碎石的上面部分安置炸药,并测算爆炸范围和碎石波及的可能范围等事务。

而少尉,则坐在一旁,掏出一包香烟盒,从中取出一根烟,叼在嘴边,随后掏出了打火机。

但试了几次,打火机都没能点起,看起来应该是没燃料了。

“切。”有些恼怒的少尉收起了打火机。

不过这个时候,一旁的上士点起了自己的打火机。

“长官。”

少尉看了看眼前的打火机,又看了看上士,点了点头:“Danke.(德语:谢谢。)”

随后,抽着烟的少尉和上士二人,舒缓了心情,并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除了这条泥路外,两旁是森林和丘地,看不清深处的情况,而且,也显得过于安静。

“呼——”吐了一口烟,少尉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这场该死的战争,这里作为远足的地方还是很不错的。”

“是的,长官。”站在一旁的上士也点头表示认同,“虽然只有一个月,但觉得已经很漫长了。”

“想家了吗?”少尉微微一笑,“老实说,我也一样。”

“哼哼,是啊,长官。”上士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有着一男一女两名中年人,和两名未成年的男孩。

“家人吗?”少尉礼貌地问道。

“对,长官。”上士示意了一下,“我的妻子和我的两个儿子,我们家原先经营面包店,现在只剩下我老婆独自支撑,两个孩子还在上小学。”

“嗯。”少尉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等对哈尔科夫和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战役结束,我想你应该有机会可以申请得到假期。”

“谢谢长官!”上士赶忙敬了一个礼。

寒暄了一会儿后,两人开始聊起了一些别的事。

“长官,您听说过吗?有关科西切出现的传闻?”

“科西切?不死者科西切?有啊。”少尉吐了一口烟,“传得各种神乎其神的,什么英军上校脑袋被割了,我军中尉心脏被挖了,还有什么西班牙准将脑袋被爆了,一个比一个离奇。”

“那长官,您怎么看?”上士问道。

“哼哼。”少尉笑了笑,“应该是这帮小红匪队伍里也有幻想种吧。”

“那……那也足够吓人了。”上士苦笑一声,不过还是显露出部分恐惧感。

“怕什么?”少尉则是笑着拍了拍上士的后背,“我们也有不少幻想种的同志啊,这有什么吓人的?自从彩虹之约以来人类就和幻想种和平共存,只不过一些小冲突被人为夸大罢了。你看看咱们这次联军的总司令瓦尔德玛亲王殿下,人家身旁都是幻想种的美女陪伴,很可怕吗?”

“哈哈,是啊,亲王殿下还真是令人羡慕。”上士也被逗笑了。

“所以嘛,就算有这种事,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要我们这里能够加以防备就可以了。”少尉笑道,“不过的确,这一带的环境确实会令人有所恐惧。让我想起了一个地名。”

“什么地方?长官。”

“条顿堡。”

话音刚落——

咻——————————!

低沉的枪声划过。

少尉亲眼看着上士的脑袋,如同西瓜一样,被爆成了粉末。

随后是前后两声巨响。

哄——————————!

哄——————————!

前后两辆装甲车也在爆炸声中被瞬间炸毁。

接下来,从两侧的森林里,密集的子弹,开始朝车队射来。

“Achtung!(德语:注意!)”

“Feindlicher Angriff!(德语:敌袭!)”

“Hinterhalt!(德语:是埋伏!)”

守卫的神罗士兵们开始对两侧的敌军展开还击,但因为之前没有心理准备,外加敌明我暗,他们早已落入下风。

甚至于敌军都敢大胆地吹响冲锋号,跑出树林直接近战。

拔出手枪还击的少尉看到了那些敌军军帽上的红星徽章。

“该死!居然在这最后关头——”

还没等少尉骂完,他突然发现——

——一名红军军官,正举着一把剑,从天而降,朝他这里砍来。

少尉慌忙准备开枪,却发现这个时候,枪居然卡壳了。

因而,他丢掉了枪,准备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佩剑。

可惜晚了。

临死前的少尉,亲眼看着这名红军军官,将剑插入他的心脏。

赞赏

国际赞赏国内赞赏